“少爷,真的全权交给墓家处理吗?”林一犹豫了半会儿,依旧是看不懂林陌桀那心中是想的什么,不由出声问道。少爷这性子说也奇怪,明明就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却心机深重,深沉地连他这个几十岁的人都看不出来。

    “这件事情,若是他不能解决好,便由我们再出手也不迟。”若是墓离不能将这件事情处理好,又怎么配得上她妈咪?林陌桀唇瓣扬着笑,却让林一觉得这笑有些别的意味。但想想又作罢,这也只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不是?

    这都直接查出凶手是谁了,若是还不能解决,那么这楚家和墓家的面子就不需要给了。

    “少爷,这是想卖个人情,给墓老大?”林一看这林陌桀小脸上的沉静之色,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件事情,先看墓家怎么做。”这件事若是不能给个交代的话,哼!以德报怨的说话那也只是在神话中,这是现实生活中,他可没那么好心,而且,妈咪若是知道,爹地连这件事情都处理不好的话,林陌桀摇摇头,那可就真是没戏了。

    林一看着自家少爷信誓旦旦的模样,也不好说些什么。

    林陌桀撑着小巴看着窗外,黑漆漆地,路上偶尔有那么几个行人经过。竟是睡了过去,到了公寓的时候,林一才出声将他叫醒。

    一直没有吃东西,林陌桀的肚子已经饿得呱呱叫了,好在刚回到公寓没多久,便有个黑衣男敲门,送了一堆吃的过来。林陌桀洗完澡之后这才坐在电视前吃着,嘴角全是满足的笑意,有爹地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啊!

    墓家,墓离将车子停好之后,冷着面孔走进墓家大宅。眉心紧紧锁着。这件事情,若是解决的不好……恐怕就不是落人话柄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楚怜儿坐在自己的房间内,心中总有些不宁。早晨斯托姆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是迷迷糊糊地。直到后面睡醒了才发现自己接了电话。她的手机一向有自动录音功能,反复听了几遍自己的电话,她才有感觉坏事了。后来一直给斯托姆打电话,斯托姆都没有接。

    今天午斯托姆又主动联系自己说,事情办好了!可是她都不记得吩咐了斯托姆办了什么事情了?

    “哐当!”房门被踢开的声音,楚怜儿被一声巨响吓得一抖,抬起头看着墓离朝着自己不断逼近。精致妖孽的脸上没有意思笑意,楚怜儿站起身子想要解释些什么,墓离却不给她机会解释,一巴掌就直接拍到了楚怜儿身上。

    “啪!”的一声。

    楚怜儿瞬间红了眼眶。一只手摸上被打的面孔,倔强地看着墓离,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眼泪唰唰地流个不停,目光很是委屈。不满。

    墓离回来的时候,李嘉怡本准备跟他说些什么,可见他直接略过自己朝着楚怜儿的房间走去。心中起了疑惑,这才跟了上去。看到自己儿子打楚怜儿的时候,惊讶的捂住了小嘴,对于眼前这一幕十分诧异,墓离的优雅是出了名的。可没想到却直接给了楚怜儿一巴掌。

    而且,面色铁青,模样特别吓人;明显就是一副风雨欲来的表情,邪魅的眸中全是暴戾。

    “阿离,这是怎么回事啊?”李嘉怡咬了咬唇,轻声道。这楚怜儿再怎么也是楚家的人,过份了总是不大好。

    见墓离不说话,李嘉怡又看着咬着唇都出了血,目光带着委屈的楚怜儿,消瘦的身子摇摇晃晃。看起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眉头一皱,声音有些冷淡道:“楚小姐,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离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又为何会打你?”

    楚怜儿依旧咬着唇,倔强着不肯说话,看着墓离,一阵心酸。哪怕你心底只有一分的我,你都不会这般不分青红皂白,问都不问,上来就直接给自己一巴掌,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曾给?这二十几年,跟在你身边到底算什么?

    自作多情吗?

    若是真问出来,墓离也的确会给个答案!就是自作动情!

    “你倒是说啊!你这是做了什么事情让阿离这么生气?你再不说话,莫怪我也不管这事儿了。”李嘉怡看着楚怜儿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睫毛微微颤抖着,唇瓣紧咬着,眼泪依旧不停地留,看着模样就是受了偌大的委屈。

    这楚怜儿做事也是有分寸的,虽然也干过一些荒唐事儿。但也没什么大问题,墓离生这么大的气,李嘉怡还真一时间猜不到出了什么事情。

    而手的人也没来报告,李嘉怡自然不知道,她那乖巧地儿媳妇如今正像一朵溃败的花朵一样,躺在病床上,呼吸微弱地,一个不注意就会消失了一般。

    墓离看着楚怜儿这样,眉间抹上了一抹厌恶,这般柔柔弱弱,装得可真像!这股惺惺作态,也让人作呕!

    吩咐别人手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多想想?这个时候像是有多委屈似得,你委屈?谁替那依旧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的林清好委屈?墓离越想越气,见楚怜儿一副倔强的模样就厌恶道:“你收拾东西回去吧,我们墓家可容不你这尊大佛!”

    楚怜儿这才张了张唇,不可置信地看着墓离,大大的眼睛又是红了,眼泪说落就落,睫毛轻轻颤抖着,委屈地出声道:“离哥哥,你从一进来开始,可曾有说过什么?可曾问过什么?一进来就打我一巴掌,怜儿自认为没有做对不起离哥哥的事,离哥哥就算有万般厌恶我,不喜我。直接说可好,何必这么糟蹋我?我只是喜欢离哥哥我有错吗?我知道待在你们家是不对,可我也只是想看见你而已,二十几年,我一直都跟随你的脚步。却连你一个信任都换不到吗?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啊?为何要这么对我?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尖锐地声音吼着出口,李嘉怡也从未见过楚怜儿有这么失态的时候,每次见面都是笑得柔柔弱弱,温温柔柔,一副乖巧的模样。

    这虽然看起来尖锐,倒也是有几分真性子!

    语罢,楚怜儿伤心地蹲了身子,一只手捂住胸口,不在去看墓离。眼泪落在地上,一会儿便将地毯打湿了一块,墓离微微皱眉。m说,查探的消息是没错的,那些人的却是楚怜儿的直系属,所以他这才直接过来找楚怜儿,都还没来得急告知楚霸天一声。

    墓离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李嘉怡见墓离这面色,也不好怎么开口,就在一边看着两人。

    楚怜儿难受得捂住胸口,只觉得疼得快要死过去,为什么啊?

    见一直沉默着也不是办法,李嘉怡看了看从开始哭了就没停的楚怜儿一眼,叹了一口气道:“阿离,若是怜儿做错了什么,你说个清楚。你这话要说不说的,我们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肥虫,哪里能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怜儿从小就身子弱,情绪起伏不能太大。”终究是觉得这么去不是办法的。

    听到李嘉怡的话,楚怜儿这才梨花带雨地带起了头,见李嘉怡一口一个怜儿。心底温暖了一,可见着墓离依旧铁青的脸,又是心底一酸,撑起身子准备站起来,却因为心痛没了力气。一时间面色也有些红,看起来好不凄惨。

    李嘉怡走上前将楚怜儿扶起,让她在沙发上坐,然后这才对着墓离道:“阿离,你一直都不开口,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墓离见着自家母亲的样子,脸上依旧带着冷意道:“妈,你可知道今日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说阿离,你故意的是不是?你妈我要是知道,我还用问?”李嘉怡瞪了一眼吗,墓离,对于他卖关子的这种做法,不屑一顾。

    “林清好,我的首席秘书,你也见过。”李嘉怡听到墓离说林清好的时候,心底一个咯噔,面上却不露山水,皱了皱眉道:“你的秘书怎么了?”语气听不出来有什么关心的意味,面上也看不出来什么。

    “早上出门,被人冤枉是小三,还差点挨了打。午班回家却被人车撞。撞了一次还不罢休,还撞了第二次。”墓离咬着牙叫这些话说出口,一次没撞好,又撞第二次。那漫天的雪舞着,那一面似乎还停留在眼前。

    “什么!”李嘉怡一子站起身子,差点没摔倒。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前一步,扯住墓离的手紧张道。

    “怎么回事?妈,你知道早上雇佣的人是谁吗?你知道午开车撞人的人是谁的手吗?你知道,那看着漫天舞的血花是什么感受吗?看着那一切就在你眼前发生你却无能为力是什么感受吗?”墓离说着,语气有些哽咽,“若不是我是墓离,若不是我有j这么个鬼才医生在,你可知道那女子会怎样?轻者截肢,重者植物人!”

    轻者,截肢?重者,植物人?李嘉怡不由得面色一白。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