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是谁做的?你告诉妈,这是谁做的?”李嘉怡面上的怒气挡都挡不住,大吼一声:“克洛斯,你给我过来!我不是让你派人去保护了吗?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事情?”

    克洛斯从一旁站出来,面色也有些不好看,看着墓离和李嘉怡,抿了抿唇道:“爷,夫人,我们的人当时被困住了,到场的时候已经晚了。”多解释也是没用的,避重就轻,被困住了,也就说明这件事情绝对是有预谋的!

    “废物!废物!连一个女子都保护不了,我还要你们干什么!”李嘉怡后退一步,握住沙发,直接将沙发上面扯了一个大洞,面上的表情阴沉地可怕。克洛斯面色没变,“夫人,我会去好好训练他们!”

    楚怜儿在一旁也不哭了,李嘉怡派人去保护林清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保护她?好不容易平静来的心顿时又乱了,她站起身子道:“伯母,你为什么要派人去保护一个秘书?”公司的秘书有什么可保护的?

    “你给我闭嘴!”墓离怒声,“斯托姆是你的手吧?这件事情,若是没有你的授意,他怎么敢去做!”楚怜儿瞪大了眼睛,眼泪滑出,摇着头痛哭道:“离哥哥,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来,虽然我会将你身边的女人赶走,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害过她们的性命。为什么!为什么!你就直接确定了我的罪名!为什么!”今晚是她失控最多的时候。

    而李嘉怡听到跟楚怜儿有关的时候,回头恶狠狠地瞪着楚怜儿,“要是我儿媳妇出现了什么问题,我饶不了你!”

    墓离听后愣了愣,原来妈这是早就知道了?看了看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的克洛斯,这种想法更加坚定了,感情就他一个人不知道?

    “伯母!我没有!你怎么也不相信我!我是离哥哥的未婚妻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吩咐过托姆斯!”楚怜儿哭着去抓李嘉怡的手,李嘉怡一巴掌拍开,冷声道:“阿离说得对。我们墓家装不你这尊大佛。你还是寻个日子回去吧,托姆斯是你的直系手,不是你吩咐的他敢去做?楚小姐,枉我一直觉得你算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李嘉怡口气讥讽。

    “阿离。这……你,你那秘书怎么样了?”语气有着明显地担忧,眼眶也红了一些,说着就要朝着门口走去。

    “妈。”墓离看着李嘉怡准备冲出门,将她拉住之后道;“现在已经没事了,难道你不相信j?j说了,明日才会醒,有看护看着没事的。”见李嘉怡停脚步,墓离才慢慢放开她的手,又一眼看向楚怜儿。

    “伯母。离哥哥,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我一向都是做了绝对会承认的!请你们相信我!”楚怜儿摇晃着身子,修长的手指渐渐握紧,托姆斯!你竟然敢陷害我!这个狗东西!背叛主人的废物!

    “相信你?你想让我们拿什么相信你?怜儿!我一直容忍你的做法。只是因为你小时候救过我,也当你是妹妹来看!林清好是哪里惹到你了?不过是一场生日宴会而已,你就这么小心眼?未婚妻?我何时说过你是我未婚妻?”墓离看着依旧倔强着的楚怜儿,冷着声道,他是不信楚怜儿的,这个女人这种事情做得也不少!

    说什么没害人性命?直接杀死的都不在少数了!还不害人性命?

    楚怜儿看着墓离,只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脸色苍白。身体已经完全负担不起了,唇瓣上还有着被咬的血迹,大大的眼睛里面荡漾地是伤心和委屈。与墓离对视,不肯认输道:“离哥哥,这话是何意?上次之事我若是介意的话,当时便会追了出去。威克斯哥哥 跟我说。这样会离你越来越远,跟在你身后时我一直都小心翼翼,又岂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我若拍托姆斯去不是证明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未婚妻这件事情就算是我自作主张,可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都没有反驳过。一直都给我希望。是想将我捧得越高的时候将我摔来,让我自讨苦吃吗?”

    “你要这么想,我们是阻止不了你的想法的。我从来都没要求你跟在我身后,我也没给过你希望,又何来将你捧高摔?让你自讨苦吃?一直以来,你的存在也就是妹妹而已。是你自己控制不了你的想法!”墓离寒着脸。

    “是啊!我自讨苦吃,我自作多情!”楚怜儿哭着,“这么多年的陪伴,当真不能换你一次相信吗?”声音很轻,李嘉怡侧目,见女子面色已经惨白。有些不对劲儿,看了看依旧没有动作的墓离,没有言语。

    “信你!?发生这种事情让我如何信你?”

    “那要怎样,你才可以信我?”

    “你去死啊!你死了我就信你!”

    楚怜儿愣住了,李嘉怡也愣住了,连克洛斯都愣住了。

    楚怜儿摇了摇头,神情委屈,“你就这么想我死?”

    “我从没想你死i!”

    “可你却说死了才会信我!死了才会信我……”喃喃地说完这句话,看着墓离的眼光很陌生,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一样,墓离微微皱眉,一言不发地将脸别开,不与楚怜儿对视,楚怜儿苦笑,如今都不愿意看了?那活着是为什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一遍一遍地问出声,却没有人回答。

    踩着地毯走到茶几边,房间很大,跟客厅没多大分明。应有尽有,桌面上放着一把小刀,那是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墓离送的,刀尾有着两字,怜儿!楚怜儿悲痛一笑,侧目,几人都没有看她,如今这算是什么啊?

    又是眼泪滑,双眼已经变得通红,进小刀拿起。“噗嗤!”一声刺了进去,然后抽出,这才转身,神情平淡道:“是不是我真的死了。你们就相信我了?”语气很温柔,很温柔,墓离和李嘉怡几人偏头,就看见楚怜儿笑得柔美,胸口地地方却有血迹在飘出,当眼眸瞪大,准备阻止。

    却见楚怜儿又是一刀插了进去,然后扯出,继续问道:“是不是我死了?你们才会相信我?相信我根本就没有吩咐过托姆……”最后一个斯字还没有说完,楚怜儿的身子便摔倒了。胸口不断有血迹流。墓离皱了皱眉,当即将楚怜儿昏迷的身子抱起,朝着医院而去。眼神有丝懊恼,怎么就忘记了楚怜儿的性子很倔强,最讨厌被误会。

    胸口不断流出的鲜血。让墓离的神色有些紧绷,李嘉怡开车跟去,j看到满身是血的楚怜儿也诧异了一,然后便进了手术室。

    这才出去多大会儿啊?都还没来得及休息,这又出现了一个病号!

    “爷。”m站在一边,看着墓离沉默的样子,低低唤了一声。之前他都还没有说完,便被墓离自己给挂了电话,他就知道要出事。结果还真出事了,看着楚家大小姐一身是血的样子,就有些懊恼,爷真是为少夫人的事情给气着了。

    墓离眯起邪魅的眸子。将外套脱丢在走廊的椅子上,定定地看了手术室一眼之后,这才转头看着m,“说说,这件事情到底跟楚怜儿有没有关系?”

    “爷。那托姆斯是楚怜儿小姐的直系手,少夫人……额…林小姐平日又不会接触到这种人物,又怎么可能得罪这人。这件事情跟楚小姐应该还是有关系的,爷,难道你之前挂掉电话就直接冲回老宅,将楚小姐捅了几刀?”m推了推眼镜,这种事情墓离应该做得出来吧?想着平日墓离怪异地性子,m腹徘道。

    “将你脑中那些二次元的想法给我丢到外太空去!这是她自己捅的!”墓离鄙视地看了胡思乱想的m之后,语气有些须臾地说道。

    “楚小姐,自己捅自己?”m有些疑惑,最后看了看墓离没有好多少的脸色道:“爷,你是不是直接冲进去说是楚小姐的错?还是怎么打击伤害人家了?”这楚小姐可是最抗冷气的,这么多年,就算爷在没有好语气,她也都是赶都赶不走的。而且向来对自己的身体极好,若不是因为墓离说了什么话,让她受了打击,应该不会……

    墓离一瞪眼,冷笑着道:“m,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看m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儿,m看着墓离瞅来的眼光,微微收敛了一。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爷,这楚小姐可是出了名的脸皮厚,爷,你这么看着我是几个意思?我不搞基的!”m后退一步,双手环胸,目光带着笑意,假装惊恐道。

    “再废话,你也去跟杰克作伴吧!”墓离冷声,面色十分不好看,“继续说,刚才没有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m叹了一口气,看着墓离的眼睛道:“爷,其实说实话,没有人比楚小姐更喜欢你了吧?二十年,从四岁的时候你的一句玩笑话,就喜欢你这么久。那不是单纯的仰慕或者什么,想必楚小姐今天会伤害自己,也应该是为了让你相信她吧?”顿了顿,m又道:“楚小姐虽然不是个什么好人,但也算不上是坏人,至少在爱你这方面,我们都是能接受的。因为目前没有比她更爱你的人,她身子弱,便是因为救了爷你,可那是豁出命去救的!若不是因为爱到深刻,又怎么会这样?还有……”

    接来的话,墓离都听在了耳中,心底其实没有多大想法,原因是因为他不爱,对于楚怜儿他就真的只当成是妹妹,从来都没有别的想法过。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