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碎成渣,你会不会赤脚踩上去,陪我一块疼?

    不会!

    手术室里,楚怜儿疼得醒了过来,j正给她注射麻醉药。看着上面明晃晃的灯光,她想伸出手挡挡 ,却发现毫无力气。

    手术室外。

    见墓离沉默着,m以为墓离至少是听见去了自己的话,却不知道墓离只是在神游而已。

    李嘉怡终究是比几人慢一些,当她赶到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儿子跟m在说着什么。两步走上前,脸色有些苍白道:“没事吧?”

    “夫人,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有j在,应该没什么事。”m看着李嘉怡面上的担心,不由温和笑着开口道。

    “这就好。”李嘉怡点点头,“阿离,你跟我去看看儿媳妇怎么样了。”

    “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听见李嘉怡这么叫林清好,墓离没有开心,反而蹙了蹙眉。只怕这件事被林清好知道的话,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而且,接不接受还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李嘉怡尴尬一笑,准备蒙混过去。却瞟见墓离认真的面孔,这才道:“也没过久,只是比你先知道而已。”况且林陌桀那跟墓离有七分相似的脸,这不怀疑都不可能吧?有着这么一张相似的脸在,说没关系也是不让心信服的。

    “阿离啊!你不满意吗?”李嘉怡看着墓离阴沉的面孔,那精致的五官布满冷气。难道儿子不喜欢这个儿媳?那……这可怎么办啊?当有些紧张道:“阿离啊,我看这儿媳妇挺好的,你就……”

    “这件事情,妈你不要多管了。”墓离突然出声道,想起午的时候,林陌桀压根儿就没有要认自己的意思,也就知道这件事情得等林清好醒来在说。以林清好那纠结扭曲的性子,是不可能会答应的。墓离却一点都没有发现,他根本没有说自己在不在意,而是打定注意说林清好不会同意。

    一听不让自己管,李嘉怡就急了。当红了眼眶,“怎么就不让我管了?你把这孩子娶回来的话,我怎么也是婆婆啊!怎么就不让我管了?反正你得将我儿媳妇和孙子迎回家。”说着又想起来,来了医院都还没去看儿媳妇了,这说出去也有些不好听,当瞪了一眼墓离道:“反正这个儿媳妇我是要定了!“

    “要定了你就自己娶吧!”墓离烦躁道,见墓离不耐烦。李嘉怡也懒得理会他,克洛斯刚才已经去问病房在哪儿了,这个时候也过来了。转过身子不在看墓离一眼就走,这儿子养着是没用的。还不如养个贴心的媳妇了。

    见李嘉怡离开,墓离也走了,m皱了皱眉。爷竟然不等楚小姐醒了再走?难道当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当挽留道:“爷,你不等楚小姐醒来?”

    “你在这里不就够了吗?这件事情就算跟楚怜儿没什么关系,但是这托姆斯是她的人这点是不多有错的。”说着也不在去看m什么脸色就直接转身。m虽然是挚友,但是他对楚怜儿有那么几分心思,还是能看出来的。

    林陌桀是早上才知道,楚怜儿将自己捅了两刀证明自己的无辜。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林陌桀无声地笑了笑,这招可真够高的!看来爹地是不准备好好将这件事情解决了,那么就只能靠自己了。林陌桀也不怪墓离,墓离已经将楚怜儿逼到那种地步,已经不容易了。毕竟还是救命恩人,不了手的。

    医院里,林清好已经醒来了,只是旁边一直没有人。便一直闭着眼睛。

    动了动,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疼,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又是小了一些,粉嫩的唇也失去了光泽。苍白无力,眉头微微蹙着。因为浑身的疼痛感,麻药部分已经过去,苏醒之后就更加疼痛,身上的血腥味已经清洗干净,只是那脆弱的模样,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心酸不已。抿抿干涩的唇。

    好想喝水……

    可一动,就是一股痛侧心扉的疼痛感传来。

    好痛……

    明媚的眸子被痛意掩盖,毫无血色的面孔,微微颤抖的睫毛。林清好想按一旁边的按钮都没有办法,刚出去了一会儿的护士,一进来就看见林清好痛的皱眉的模样,还将氧气罩给摘了,当就柔声道:“林小姐,你别乱动。”将氧气罩拿开之后,护士坐在一边,拿起边上的水,沾了一些,擦拭着林清好的唇瓣,解释道:“现在你还不能大口喝水,胸口会有疼痛感。”

    林清好眼眸突然睁大,面上有丝恐惧,那人分明是撞了一次没撞好,又撞了第二次。

    林陌桀应该查出是谁了吧?柔弱一笑,对着护士道:“这是哪个医院?可以借我一你的电话吗?”打电话干嘛?自然是跟墓离那只妖孽请假呗,这好不容易上了一个月的班,要是又不给发工资的话,那不是真亏了?

    “这个地方,你应该不陌生了吧。”j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看着林清好虚弱的模样就笑着道。还真是多难啊!前不久才枪伤,这又是车祸。这姑娘还真是多灾多难啊!估计是得罪了好运神吧?

    “j?这里是墓离的别墅?”林清好一动,又是冷汗冒出,吓了j一大跳,面带着惊恐道:“哎哟,我的林大小姐,你千万别乱动,我可不想被爷给拆了。你就消停消停吧,昨日小少爷也来过了,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的医术?”看着林清好那不断扫视的眼光,不满地叫道。

    “你废话太多了。”林清好皱眉,对于j的医术她自然是放心的。

    见林清好说自己废话,j也不生气笑了笑道:“还有没有哪儿觉得不舒服?你可一定要说出来,我可不要跟杰克一样去非洲,到时候回来估计都不认识我了。”想起爷因为杰克隐瞒她们母子的事情被一句话发配到了非洲就有些害怕。

    林清好睁大了眸子,她说话不能太多,累。但是思考却是可以的,这么说,是因为自己和宝贝儿,杰克才被弄到非洲去?还真是提前就知道了?难道这些人对自己还算好的,原来早就知道了,不由得撇嘴。

    j无语,林清好此时的想法倒是一点头不隐瞒地展现在脸上。

    林清好面色苍白,一双眸子中全是毫不掩饰地痛苦。贝齿咬着唇瓣,却不痛呼出声,真的好痛!额头一直都有冷汗冒出,疼痛难耐,她都想要直接晕过去,也不知道刚才哪儿来的勇气忍住痛感,跟这些人废话。

    看着林清好忍住疼痛不肯叫出声来,j又是一阵佩服,虽然楚怜儿也是一声都未叫出声。可这生活的坏境自然是不同的,林清好乃是清白世家,这楚家可是地地道道的毒品世家,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绑架也有那么多次吧?枪伤刀伤那都是小事。可这里林清好是从小都没有遇见过的,一个白,一个黑,自然是两种极端。

    麻醉过后的痛,那可是旁人都帮不了的。可林清好却偏偏忍住了,咬着牙流着汗,苍白着脸。这可是比上次枪伤严重多了,差点要截肢了,还好拯救得及时,不然大罗神汉都救不回来她的腿了!

    “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很疼……”那个吧只还没说出来,j就又被林清好给瞪了,林清好蹙了蹙眉,这人是专门来捣乱的是吧?废话了一会儿之后,j这才除了病房,他还得去旁边的病房看看,那里也还有着病人呢!

    一旁的护士,也是前段时间给林清好上过药的护士,见林清好一直忍着。眼中也是一阵佩服,将j说的一些注意事项都听清楚了,可是连一个字都不敢落。那日,这位小姐受了枪伤的时候,爷的面色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昨日送来的时候,爷的面色又是比上次更难看了,手术室里时都胆颤心惊的。

    哎哎,看来自家爷对这姑娘是真有心思的,小护士想着。不过也还好她是有老公的人了,不然啊!看着自家爷妖孽的模样,保不准玩些什么花样对付这病床上的女子了。

    “少夫人你放心,小少爷一会儿应该就过来了。”见林清好的看着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小护士便抢先说道,见林清好点点头,就知道自己没说错了,林清好只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当也只能好好躺着。

    思考着一些事情,小护士也在一旁拿起一本杂志看着。

    “林小姐,你跟我们爷感情很好呢,小少爷都那么大了。我们都还一直被瞒着。”林清好正想着是谁想要害她,就听见身边的小护士笑眯眯地道,看着林清好的目光竟然是毫不掩饰的羡慕。

    他们感情很好吗?好像没有吧?

    “上个月你受伤的时候,爷的脸色那叫一个吓人啊!连j医生都吓得冷汗直冒了,给你动手术的时候,手一个劲儿的颤抖,昨天还算好的。在里面我们生怕爷一个忍不住冲了进去,吓着我们,那这手术可就动的惊险了。”林清好略带疑惑地看着小护士,这是什么意思?

    小护士自顾自地道:“要是爷在里面看着动手术的话,我们肯定手忙脚乱的。也还好后来小少爷来了。不然啊!我估计爷肯定是会冲进去的。”说着看了看林清好,小心地将林清好的手抓在手中,温柔道:“林小姐,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的,不过,这羡慕归羡慕,你放心我只是花痴但是绝对不会归于行动的!”

    林清好彻底无语了,这小护士还真不是点吧点的吵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