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吵……”林清好扯扯干涩地唇,弱声道。

    “这阿离找的是什么看护啊!话这么多,真是的!尽是些没用的东西!出去!”李嘉怡一进来就听到林清好说那小护士吵,当也就训斥道,小护士见是老夫人来了,立即站起身子,恭敬道:“老夫人你来了,嘿嘿,我这不是怕少夫人无聊吗?所以就自言自语了,老夫人你可不要怪罪我啊!”

    小护士见李嘉怡进来,眉角还带着怒气,站起身子拉着李嘉怡的手就开始撒娇。林清好疑惑地看着几人,李嘉怡见林清好的目光。赶紧慈爱一笑。然后将小护士地手拉,就坐到小护士刚才做的地方。

    “我给你熬了一点鱼汤,你尝尝。”李嘉怡让后面跟着的人将鱼汤拿了出来,这鱼汤可是她亲自熬的,来看儿媳妇。必须的献殷勤啊!必须的,必须的!

    “老夫人,不用了,等会儿我儿子就来了。已经很麻烦总裁了,就不要意思在麻烦你了。”虽然身上很痛,林清好却扯出一抹落落大方地微笑说道,额头又是冷汗冒出。对于李嘉怡为什么来看自己,林清好是知道的,但是她不会妥协!

    “还叫什么老夫人了,叫妈就行了。”李嘉怡装着生气看了林清好一眼,林清好却不为所动。看着林清好柔柔弱弱地模样,李嘉怡一阵心疼。抓住林清好的小手就道:“没事,你放心,阿离一定会将这人抓出来的。”说着还轻轻拍了拍。

    “我想结果已经出来了吧?老夫人。”林清好虽然笑着,那笑意却不到眼底。她大概已经猜到是谁了,林雪雪是没那个胆子的,慕天琪虽然过份却也没那么狠。那么这一切就只能归功于一个人了,楚怜儿!墓离的未婚妻。

    见林清好这幅面色,李嘉怡也不恼,直言道:“儿媳妇。这事儿也不能怪阿离。昨太知道这件事跟楚家有关系之后,他就已经怒斥楚怜儿了。可楚怜儿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竟然刺了心口两刀,昨天也已经进了医院。就在旁边的病房。”

    说完,就看着林清好脸上出现讽刺,不屑。当有些不解,心中也有些不满,难道自己以往是看错了眼?当也不在说话,不动声色的看着林清好。

    殊不知,就因为她的沉默,这才促成了。林清好更不想与墓离有过多纠缠的想法,豪门,最在意的是儿孙。这老夫人能来想必跟林陌桀是有很大关系的。虽然林陌桀的身份已经保不住了,但是,想动他们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林小姐,你也别怪老夫人,老夫人说的是事实。楚家与墓家向来交好。昨天爷那么一出,跟楚家也不好交……”

    “那就不用交代了!”儿童特有的声音传来,几人都偏头,看着林陌桀穿着夹克加牛仔裤就走了过来。人虽小,但是气势却很强大,李嘉怡看见林陌桀的时候,已经将刚才的事情都给抛在了一边。笑眯眯地就道:“宝贝儿孙子,过来给奶奶瞧瞧。”语气很亲昵。

    林陌桀错身,将手中的保温盒放。这才转身,看着这个说是他奶奶的人,优雅笑着道:“老奶奶好。”是老奶奶,而不是奶奶。李嘉怡面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又碍于自己的面子,不好说得什么。

    “今天不去上学?”林清好扯了扯唇,笑着道。

    “妈咪,我请假了。没事,不去也没多大关系。妈咪我喂你喝汤吧。”说着就将保温盒打开,拿出一个小碗和勺子舀了一些。

    小护士看着老夫人面色不好看,就笑眯眯地出声道:“小少爷,你这是炖的什么汤啊?闻起来好香,少夫人喝点鱼汤吧,这个滋补。”然后说着就去拿刚才李嘉怡带来的鱼汤,李嘉怡赞赏地看了自己侄女一眼,嘴角带着笑意。

    她也知道,让林清好一时半会儿接受他们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林陌桀过来了,还怕林清好不过来?李嘉怡却丝毫不知道,她这想法就是只要林陌桀不要林清好。虽然对于林清好的印象也很好,但是林清好却不怎么喜她,总感觉有一种别的什么在里面。

    “谢谢夫人,不过我吃素,平日更是不喜欢鱼,谢谢你的好意了。”林清好笑着,她平日最讨厌的东西便是鱼了,一大股腥味,问着就令人作呕,但是对于别人的好心也不好怎么说地,就只能实话实说了。

    “老夫人,好像少夫人的确是素食主义来着。”小护士站在一边,将刚拿起的保温盒又给放了,解释道。这婆媳可不能第一次见面就出现问题啊!不然她家爷哪有幸福可言?而且,据说捣乱的小少爷也来了,估计又得乱一段时间了。

    小少爷跟楚怜儿小姐关系是极好的,这若是让他知道,是因为少夫人,楚怜儿小姐刺了自己胸口几刀,天哪!她都不敢想去了。

    林陌桀正舀着汤,林清好看了看李嘉怡,这么明目张胆地叫自己儿媳妇。恐怕是已经知道林陌桀的身份了,虽然林陌桀不给她好脸色,她有一点愧疚,但是。林陌桀是她林清好的,不是他们墓家的,而且,若是他们正进了墓家大门,这墓离他妈看起来也是一个不怎么好惹的角色,她可不想还得去对付这个。

    搞得里外不是人,所以,还是免谈吧!墓家!

    “妈咪,喝汤。”林陌桀从小碗里面,舀了一勺子汤,粉嫩地小脸上全是笑意。林清好张开嘴巴将汤喝了去,然后看了一眼李嘉怡,对着儿子眼神示意道‘对人家礼貌点’林陌桀笑笑,点点头。

    “老奶奶,不好意思,刚才我是担心我妈咪,我妈咪是素食主义。这汤等我喂完我妈咪之后,我就喝,我挺喜欢和鱼汤的。”林陌桀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却有一份疏离。看着林清好虽然是一脸平静地模样,可是额头的冷汗时刻都在提醒林陌桀,他妈咪承受了多大的辛苦,忍着疼痛没有呼出声音。

    “妈咪车祸,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是我知道很疼,我妈咪很怕疼。所以伤害我妈咪的人我是不会放过的。”林清好看着李嘉怡道,见着因为自己说话李嘉怡的面色好了一点。林陌桀又道:“我在楼梯的时候听到了,说旁边住的就是伤害我妈咪的人,而且。这个人跟老奶奶你们还是亲戚关系,所以老奶奶你来看我妈咪是因为内疚吗?”林陌桀睁大眸子看着李嘉怡,童稚地声音听不出来虚假。

    李嘉怡想到旁边病房里的楚怜儿,也是一阵头疼,难怪刚才自己的宝贝儿孙子不愿意搭理自己,以为自己跟楚怜儿是亲戚啊!不过不会放过的这种话她自然就以为是小孩子说的玩笑话了,当慈爱的开口道:“奶奶跟旁边的人只是认识,也不算得是亲戚。你年纪小,不要去想这些事情,这件事情你爹地会解决的。”

    “我爹地?老奶奶,你是说谁呀?”林陌桀端着小碗,童真纯情的眼睛看着李嘉怡,嘴角那一抹笑意却被人忽略了,林清好看着儿子演戏,也不去拆穿。因为儿子虽然小,但是懂事,是想探探墓家怎么对楚怜儿吧。

    “奶奶不是因为愧疚才来看看你妈咪的,是因为担心。旁边那位阿姨也不是伤害你妈咪的凶手,是别人,诬陷她的。”李嘉怡想到楚怜儿昨日的做法,本来想着是她,可的确也没有什么理由,而且看样子,楚怜儿是不知道林陌桀的存在的。

    也不可能会这么做,可是,这也都是猜测而已,谁又知道具体的了?

    “那就是说昨天那个叔叔是骗人的吗?我妈咪又没有得罪过谁,谁会伤害我妈咪了?老奶奶你是骗我的吧?我又不认识你!而且你一直都在帮着旁边的人说好话。”林陌桀装作生气了,七岁孩子本就是不满就会发脾气的时候,李嘉怡面色有些尴尬,忙解释道:“不是的,我怎么会帮她了,昨天晚上要不是她自己刺了她自己两刀,我也不会相信她是无辜的啊!”

    听到李嘉怡的话,林清好微微侧目,苦肉计吗?呵,嗤笑一声。谁不知道墓离手有个鬼才医生?j,只要是他在,就算没了呼吸的一瞬间的都能给你救活,又何况只是刺了两刀,没有伤到要害,嘴角扬起一抹讽刺。

    小护士偏头,看得真切。这老夫人现在是关心则乱,越解释就越乱了。少夫人本来就车祸,还有些虚弱,都隐忍着痛苦没说,而且,老夫人的话又说相信楚小姐。这不是明显地找不痛快吗?暗地里扯了扯李嘉怡的衣服。

    李嘉怡没有回头,却也感觉到了自己说话有些……当就笑着道:“儿媳妇,你别乱想,我这人就是有时候说话越说越糊涂。你别往心里去,我一直都有叫人保护你们,可也不知道怎么地,昨日就出了事情。”李嘉怡自顾自地说着。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