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夏目愣了一,看着林陌桀可爱的模样,笑了笑,“我是你爹地的弟弟,是你的小叔叔呀!”

    “你骗人!”林陌桀大叫道,然后警惕地看着夏目,夏目温柔一笑:“我没有骗你噢~”

    “好了,宝贝儿,你就出去一吧。”林清好笑着,林陌桀看了看自家妈咪,这才点了点头,走之前还装作凶狠地看了夏目一眼,夏目哈哈一笑,等林陌桀出了房门这才收敛了一些笑道:“这孩子真可爱。”

    林清好也不反驳地点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夏目。

    门外,林陌桀看着肖士,皱了皱眉,“你在这儿干嘛?偷听?”

    “不是不是。”肖士赶紧摆摆手,脸色有些尴尬,“我是准备跟小少爷说一,楚怜儿小姐在旁边的病房而已,那我就先过去了。”说完,逃也似的离开,没有想到这小少爷没有出来,小小少倒是出来了。

    走出房门之后,林陌桀就后悔了,怎么没有装个窃听器在里面?跺了跺脚,爹地到底哪儿去了?这先是来个老的,现在又来个年轻的,到底是要干吗?想着心中就有些不爽,坐在走廊上拿出小电脑开始捣弄,林一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站在他身后。

    一言不发地站在离林陌桀不远的地方,干嘛呢?自然是放哨!

    “林清好,我终于见到你了。”少年化身为撒旦,带着刺骨地笑意逼近林清好,林清好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这是什么意思?终于见到你了?难道这个人很早就知道自己了?看出林清好的疑惑,夏目凑近林清好的耳朵,低声道:“我当然是很早就知道你了,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这句话一出口,林清好就镇定了。扬起一抹微笑道:“你早就知道我什么?就算是最平常的一个人。若是出得起钱,关于我的一切也都能查到,你知道也不稀奇。终于见到我?难不成你暗恋我?”微笑着说出让人吐血的话,夏目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不是说……怎么是这么个人啊?天哪!谁来告诉他?

    “你…….”

    “你什么你?离我远点。”林清好扯住夏目的耳朵使劲儿一逮。就朝一边丢去,这剧烈的动作,动了全身,疼得她一抽,面上都冒出了冷汗。

    被林清好的动作吓了一跳,夏目目光凶狠,眉头纠在一起,站稳身子。摸了摸被林清好揪过的耳朵,眸中有着兴奋的光芒,林清好一皱眉。可不能让这个人对她起了心思。虽然没有多大可能,但是也不是不存在,毕竟,姑娘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不得不说,林姑娘还是很自恋的。虽然她一直觉得这叫自信。

    “林清好,你果然是个人物,让我没有白来!”说着就又靠近床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林清好,林清好无语。这个人看起来温软,其实处处都透着成熟老练的气息,跟动漫里面温柔的夏目有很大的区别。难怪自己没有被迷惑,只是这笑靥怎么看怎么奇怪,见男子又凑近自己,林清好有写感道:“麻烦你离我远一点,ok?”还翻了一个白眼,对于这种自然热的人体她是不敢什么兴趣的。

    “我对你很有兴趣。”语气轻佻。就像是调戏人一样。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我对你不敢兴趣。”林清好偏头,不冷不热道。

    “呵呵,还真是一个纯天然的。”笑了两声,夏目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口气很是霸道,林清好侧目。

    “话不投机半句多。”说完林清好就闭上眸子,不再去看他,夏目又是挑起一抹笑意,还真是让人感兴趣呀,又凑近,陌生的气息让林清好迫不得已睁开眸子,语气很是不耐道:“还真是让人厌恶。”

    “哟,口气还不……”小嘛!这句话还没说完,病房门就被一脚踢开了,林清好和夏目同时侧目。

    林清好口气不咸不淡道:“总裁。”那股子妖孽气息,也只有这个人才诠释得那么完美,所以她不会认错,之前那个就说怎么不对劲儿,因为墓离是不会说出那种话的。他只会说让你觉得难听的话,而不是难过的话。

    而夏目瞪大了双眼,看着浑身冷气冒出的人,有些不可置信道:“表……表哥。”

    墓离高大的身子站在门口,视线飘向两人,林清好耸耸肩,这股冷气,她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墓离应该会找她麻烦的,可是接来的一幕那才是戏剧性的。见那刚才语气轻佻跟自己说的人,此时,正正经地朝着门口走去,因为是背对着,看不清楚表情。

    但是看那有些拘谨的走姿,林清好也大概能猜到他的表情,低着头,两只手摆放在两边,走到墓离面前之后,恭敬地叫了声:“表哥,你好。”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很严肃,很严肃,林清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一点都不给面子,笑到岔了气,咳嗽了几声。

    墓离不多看夏目一眼,直接两步走到林清好床边,然后扶起她的身子。伸出大手掌在她身后,让软了力度拍了拍,语气责怪道:“笑这么大声干什么,有这么好笑?”林陌桀也从外面走进来,看了一眼吃惊地看着自家爹地和妈咪的夏目,越过就走到林清好的另一边坐。

    “妈咪,你没事吧?”忙拿起一边的杯子,让林清好喝一点。林清好喝了一点水之后,这才道:“你怎么来了?”目光看着墓离。

    “来看你死了没。”语气生硬,跟关心地表情是两种对立的模样。

    林清好轻笑一声,“那你现在看到了,我很好还没死了。”

    “还有这么多废话,看来你还不错。”

    “承蒙你的照顾了,总裁。”

    “林小姐,你可真够伶牙俐齿的。”

    “总裁哪里的话,总裁这么厉害,身为属的岂能差的太远。”

    林陌桀瞪大了眼睛,爹地跟妈咪平时就是这么相处的呀?还真是让人惊讶,这种相处模式……怎么都觉得怪异吧?

    夏目偷偷瞅瞅两人,这人竟然不怕表哥?当就不满了,语气有羞怒道:“你怎么这么跟表哥说话?”

    林清好这才瞅了夏目一眼,对着墓离道:“这是你表弟?”

    墓离偏头,看着夏目,阴冷地气势不自觉的爆发出来,有些咄咄逼人,“谁让你过来的?”

    “表哥,我只是过来玩,不会碍事的,你别让我走。”夏目不敢将眼睛跟墓离对视,依旧恭敬地回话,林清好俩母子对视一笑,这人……可真够憋屈的。

    “呆多久?”

    “……”

    见他不说话,墓离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林清好,“你看上她了?还是说喜欢上了?”语气听不清楚好坏,但是夏目心中一个咯噔。

    抬起纯洁的眸子看着墓离,连忙否认道:“没有。”那叫一个脸不红心不跳。

    林清好总算是看出来一些什么了,当伸出手,扯了扯墓离的衣服,有些虚弱道:“刚才他还准备亲我了,总裁。”语气那叫一个委屈啊,脸上的表情也是苦情地,墓离一听,当脸色沉了几分。

    挑着眉看着夏目,语气闲散道:“她说的是真的?”落在夏目身上的目光,让夏目站在那儿都觉得冷汗直冒,林清好睁大了眸子,这人,这么怕墓离?瞅了瞅墓离,又瞅了瞅夏目,看起来也没那么危险啊?

    夏目连汗都不敢去擦,赶紧回答道:“表哥,我没有。”

    “爷,他刚才还威胁我了。”说着又是扯了扯墓离的袖子,墓离也十分配合地看了她。虽然知道墓离不相信,但是林清好却不管,总之这个男人刚才就是吓到自己了。这一点就算是回敬,小小意思,在墓离转头的一瞬间,林清好得意地看着夏目。

    夏目脸色一变,然后又瞅着墓离转头,表情又变得恭敬,墓离眉间有丝冷意,邪眸看着夏目,夏目脸上的微笑有些挂不住,僵硬着面孔说:“表哥我没有,我只是跟小嫂子开个玩笑而已,那件事情就是个误会,是误会,表哥!”

    听到这声小嫂子,墓离眉间的冷意少了一些,但是脸色依旧是沉着,林清好瞅了瞅自家儿子,林陌桀立即会意道:“就是,刚才还将我赶出去,说是有话跟妈咪说,我看就是在里面欺负妈咪。刚才妈咪脸色明明好了一些,额头都没有冷汗了,可是你看现在。妈咪额头都有冷汗了,若是他欺负妈咪,妈咪肯定不会动,妈咪不动,就不会感觉到疼!”看着几人盯着自己,特别是夏目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林陌桀装作害怕的样子,面上有些惊恐,朝着林清好怀里钻,还边说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实话……林清好低头给了林陌桀一个做得好的眼神,然后对着墓离道:“看吧,连我儿子都这么说!”

    “林小姐,是我们儿子!”墓离回头,皮笑肉不笑道,林清好嘴角一抽,不理会。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