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转头,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了勾,“过来。”

    “是,表哥。”夏目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慢慢朝着墓离靠近,额头地冷汗越来越多,顺着脸颊流。

    “这两个,是我养的!”墓离像说着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语气平淡。夏目瞅瞅林清好跟林陌桀,虽然知道了一些,但是墓离这么说出来,他还是有些惊讶!表哥他不是跟怜儿姐姐有婚约的吗?

    林清好听到墓离的话有些不满了,“喂,总裁大人!我什么时候是你养的了?”真是奇怪,这个腹黑的男人!

    “林小姐,你的工资是我给你发的,你不是我养的是谁养的?”墓离似笑非笑道,林清好无语,林陌桀也愣了,这种文字游戏,爹地也要占便宜?

    “你养儿子的费用是我发给你的工资,那么,我说你们两个是我养的。有说错吗?林小姐。”看了一眼林陌桀,墓离笑着,有种风华绝代的感觉,连夏目差点都被那笑容迷了神,“你威胁他们,也就是说,其实,你是想威胁我?”

    夏目有些站不稳脚,“表哥,我不是……”

    “不用解释了。”墓离打断夏目的话,站起身子拍了拍夏目的肩膀,不在意道:“我看这样,你就当这两人的保镖一段时间吧!这两个人,若是出了一点问题,我都不会放过你,这样你觉得怎么样?”虽然是问句,但是明显的就是确定的语气。

    夏目低头,语气有些委屈:“没有问题,表哥。”

    “嗯,那你就去外面守着吧。”

    “是。”说完就转身出去,脸上全是沮丧,表哥这个时候怎么来了呀?真是!而且,那对母子,真是……坑人啊!说起来。也是小时候有一次夏目惹到了楚怜儿,将楚怜儿给弄哭了,然后表哥差点将自己给打死,而且一点都没有留手!从那次之后。他就怕了他,但是又很喜欢墓离,一直都想着跟着他玩。

    认命地站在门口,瞅着长长的走廊叹气,哎哎哎哎……

    墓离转头,看着林清好,某女脸上那小人得志的表情依旧还在。难得看到林清好露出如此面色,墓离笑着摇摇头,心情也好了很多。本来是准备质问地,看到这样子也没有气了。目光中不经意地露出几分纵容和宠溺。

    林陌桀年纪还小,没有看懂,只觉得爹地对妈咪还是挺不错的,将窃听器放之后,就爬到床边。“妈咪,我去跟夏目玩一会儿,等会儿来找你!”说着,将林清好的脸蛋亲了一,之后这才从床边跳,还说了一句:“妈咪,好好培养感情。”

    林清好脸颊边有着一抹粉红。瞪了林陌桀的小声音一眼,这个臭小子,竟然……

    墓离嘴角也有着一抹笑意,林陌桀倏地转身看着两人,林清好苍白地脸颊有着一抹粉红,墓离精致的面孔上也是宠溺的笑容。就伸出小手挥了挥:“我走了,你们慢慢聊。”最后给了墓离一个鼓励的眼神。

    关上门,看了站在门口的夏目一眼。粉嫩地脸上全是奸诈的笑容,看得夏目一抽一抽的。哎,其实他是想知道七年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七年前。若是自家父母不说的话,也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次好不容易查出一点,结果却被说,视频全被人毁了,当也不知道从何查起了。

    怎么看自己妈咪都不是爹地的对手啊!

    爹地我看好你哦!加油!!

    看着林陌桀笑得奸诈,夏目很想问,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就凑到门口准备偷看,却发现不透!又准备将耳朵放在上面偷听,但是又觉得十分影响格调,就知道做到走廊的椅子边做好,林陌桀也坐好,为了掩饰一,就只好从包里掏出mp3,然后插起耳塞准备听着,其实那耳塞是里面窃听器的。

    瞅了瞅身边的夏目,笑得很是优雅,粉嫩地小脸上满满都是笑,看得夏目想要去掐上两把,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

    “总裁,我家不养闲人。”麻烦把你们家那只小白带走好吧?

    “夏目十五岁时就是黑市叫价最高的。”没有直接点名,却让林清好瞪大了眸子,就刚才那个被自己拧了耳朵的家伙,竟然还是黑市叫价最高的?能成为其中的一个人就不错了吧?这还叫价最高的,天哪!

    “等等,我有些头晕。”林清好抚了抚额头,有些不可置信。

    惊讶完之后林清好就开始低头,装晕!接来就是逼问的时候了吧?门外,林陌桀偏头看了夏目一眼,没有想到这人竟然还是黑市叫价最高的,这可是他都没有查到的资料。这也太劲爆了,简直不敢相信!

    “林小姐,你这是已经晕了过去了?”墓离看着那开始转鸵鸟的人,语气悠闲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眉梢带着笑意。

    “……”不说话。

    “林小姐,你不觉得应该跟我解释一吗?”

    “解释什么?”

    “解释儿子怎么来的!”

    “自己去买av!”

    “……”

    “……”

    “林小姐,这玩笑可不好笑。”

    “总裁,我没开玩笑。”林清好抬起头一本正经,“哪个孝不是这么来的?你不是?难道是试管婴儿?”说着疑惑地瞅瞅墓离。

    墓离嘴角一抽,林陌桀默,妈咪你太强大了,竟然开黄腔!

    “总裁,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来的。”林清好微笑着,自己已经受伤了,这墓离总不能为难自己吧?试探性地道:“总裁,上次我受伤时,你说能带薪休假。结果公子都还没给我,这次能带薪休假吗?”

    墓离似笑非笑地睨着她,林清好不为所动,依旧带着笑意道:“j说,我这一身的伤,加上这腿需要两个月才能正常休走,而且,还是必须得休息的好,所以,我想请假两个月,可以嘛?”

    “两个月是吧?还有什么没?”墓离笑着说道,那笑总是带着几分妖孽气息,林清好吞了吞口水,然后依旧微笑:“还有就是,就是……刚才说的能带薪休假吗?”这上个班还真是多灾多难啊!

    看着眼前的女人装白痴,墓离笑得更加灿烂,林清好一抖,这人笑得越灿烂就是越生气。完了,完了!!

    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镇定,可那小心脏早就砰砰跳个不停了,不过这可不是因为爱,是因为惊慌!

    门外,林陌桀乐得开了花,妈咪还真是够黑的呀!然后看了看旁边依旧黑着脸的夏目,林陌桀伸出小手,仗义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夏目,你放心,既然你是我妈咪老板的表弟,在我们家当差的时候,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夏目看着肩膀上的小爪子,将沮丧的表情收了收,然后气定神闲道:“小鬼,我可是你叔叔,快叫小叔叔!快叫!”说着将林陌桀一把抱起,林陌桀准备扭开,却发现自己没那么排斥,小脑袋中闪过疑问,难道是因为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

    “什么小叔叔呀?你不就是要去我家当保镖的人吗?我都没让你叫小少爷了,你还得意了!”林陌桀还是从夏目身上来,瞪着大眼睛说道。

    夏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这话是从这么小的孩子嘴里吐出来的,天使般的面孔升起一抹红色道:“你这是在电视上面看的?哎呀,我就说嘛!像你这种孝子一定要少看点电视连续剧,这看多了不好,不好!”

    “我懒得理你。”说着离夏目远了一点,重新找了个位置坐,准备专心听房间里面爹地和妈咪的对话。

    “林小姐,我们儿子什么时候去上户口?”这问题是不是跳跃得有徐?林清好抬头疑惑,刚才还是一副要吃人的面孔,如今又笑得这般妖孽是为何?我说,爷,你这表情转换得太快,姑娘我反应不过来好吧?真是,你这不是为难我是病人吗?

    “总裁?你是不是也病了?”说着伸手就朝着墓离额头摸去,墓离正反射性的准备一偏,却又看到她苍白着脸,也就没有动。林清好摸了摸墓离的头,又摸了摸自己的,然后疑惑道:“这没发烧啊?难道是受了刺激了?”嘴里小声嘟囔着。

    墓离差点没憋住,当严肃道:“林小姐,那是我儿子对吧?”说着一副,我已经看出来了,你就别装了。

    林清好心底咯噔一声,就知道要问这个,当笑着道:“总裁,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这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多的去了。而且,总裁你要儿子,随便找个人生就是,干嘛要在我家来认儿子?”

    “随便找个人去生?”墓离咬着牙,笑得有些阴沉,“林小姐,这凡是长了眼的人就能看出来,那就是我儿子!”

    “你们眼都长歪了。”林清好一本正经,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墓离眯起眼,“林小姐,那分明就是我儿子,七岁,七年,你为什么要狡辩?”

    “我没有狡辩,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林清好笑着,几分优雅,几分脆弱,“总裁,我要休息了。”准备赶人。

    (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