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这还真继续狡辩啊!

    “真不是?”

    “那当然了。”林清好睁着明媚的眼睛看着墓离,那谎话说得都不用打草稿了。

    墓离微笑着,很好!林清好!

    好样的!你真是有种!

    墓离这话说对了,林清好还真是有种了,不就在外面?

    “林小姐,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就这么不想承认跟我有关系?”墓离笑着,语气有些变化,难道是因为自己忘记了她七年?她生气了?自己到底是怎么忘记的?虽然七年前是出过车祸,可那个时候没失忆吧?失忆地是叫阿亮的,不过这个时候用上失忆,她应该会改变一态度吧?

    “林小姐,你要知道,若不是因为视频,我也是不会想起来的。”没反应,这也是在预料之中,墓离继续道:“昨天晚上我找人给我催眠了,回想起了一些事情。”又顿了顿,还是没反应,看来是真的得说哪个了!当笑着:“七年前我出过车祸,然后我就不记得了。这件事你可以去查,我没有说谎。”

    林清好抬起眸子,有些诧异,出车祸?难道失忆了?

    那就不是故意忘记的?难怪自己在他身边晃悠那么多次,他都没有任何记忆。这个想法一到了脑海中,就像是生了根一样,再也拔不出,莫名地扬起了唇角,掩饰不住的高兴,原来不是故意忘记的啊!

    墓离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看着林清好,所以她脸上的任何一个小表情都没有放过,之前的诧异,现在嘴角的扬起。他就知道,这个女子对于他也是有几分在意的,七年前他们也只是露水姻缘,如今感情有,却不深,但是他不在意。感情这种事情慢慢培养就好。

    虽然不想对林清好也用这招,但是,事实证明。这招是非常有效的,看看。现在不就已经出来答案了吗?

    林陌桀,不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依旧是眯着眼睛,装出睡觉给夏目看。

    “所以,你是撞坏脑子了?”林清好微笑,“莫不是留了后遗症?如今神经有些错乱?要我打电话给j吗?”

    墓离有种想要掐死林清好的冲动,这妮子!能想一点正经的事情吗?

    “林小姐,这都不是重点,我只想告诉你,我并不是故意要将你忘记了。”面色微微一变。低沉地嗓音也带着悲伤的气息道:“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我儿子。”虽然自己已经确定了,林陌桀的反应也看得出来一些,但是那天林陌桀话中的意思就是,林清好承认了。他才会认爹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墓离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么能猜不出来?这孩子太喜欢他妈咪了,容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这怎么就不是重点了?总裁,你不要演戏了!”墓离默,林陌桀暗自比了比大拇指。点个赞,妈咪,你好聪明!

    墓离只是愣了一秒,林清好都还没来得及发现,墓离继续:“我从小爹地就走了,我不想他也跟我一样。”他是谁?自然是林陌桀。墓离本就长得妖孽,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林清好的小心肝儿还真觉得有些疼痛。

    林陌桀小时候也问过,爹地是谁。那个时候她只能弯身子,抱着林陌桀。两人一起伤心。如今墓离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旧时的伤,揭开疤时虽然没有疼痛感。但当时的心痛与自责也是有的。

    七年前本就是个错误,她只是不想错误延续。毕竟他们之间还没有感情是吗?虽然有好感,但那毕竟不是爱!

    不是能相守相知一辈子的爱。

    看着墓离真真假假的面孔,真假也就一半而已。林清好却依旧是上了当,有时候就是这样,演戏,演技一半,往往是看戏的认了真。林清好的确是动摇了,这本来就是两人的儿子,又没有什么好否认的。

    “林小姐?”墓离打着悲情牌,此时那双邪眸中全是大大的期盼。林清好一怔,这小白兔般纯洁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这适合吗?适合吗?

    不适合吧?这怎么看都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狸,这一只小白兔根本就是幻觉,幻觉,闭了闭眼,林清好吐出一口气。

    墓离都以为自己这种手法都快没戏了,林清好这才冒出一句,“他是我儿子!”

    “林小姐,我知道他是你儿子,没有人去怀疑这点。”墓离依旧期盼的看着林清好,“就算他是你儿子,也不妨碍他是我儿子的这种事实,林小姐,你觉得我说得对吗?”语气轻柔,林清好一直都在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门外,林陌桀也有同感。爹地太腹黑了,竟然知道妈咪软硬不吃,这打着什么牌?

    实话牌呗?

    “总裁,其实你这种方法对我来说,真的没用的!”装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终于摊牌了,墓离是个没有什么故事的人,要是有的话也是楚怜儿与他的事情。他从小在关爱中长大,生活也还是正常的,所以,这种悲情的方法,实际上不适合他。

    墓离脸色一子变了,这种也没用?这女人的心是什么变得?石头?

    “哎?总裁,你这是怎么了?我是说错了什么?”林清好抬眸,看着墓离笑得变得型的妖孽面孔,准备装傻到底,墓离瞪了林清好一眼,林清好一缩,声音有些虚弱道:“要是我真的说错了什么,总裁你一定要告诉我,真的,我这是为你好,反正你说了我也不会改!所以你还是说出来吧,你要是不说,这憋出病来了可不好!”

    刚才她明知道墓离是装的,还是心痛了一。

    林清好从来都不是同情心泛滥地人,只是墓离压根儿就还没有明白她若承认了。两人以后该怎么面对对方?墓离根本就没有想过,可林清好却想了。

    墓离差点被林清好这话给气得半死,门外,里陌桀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角都有了泪。这可真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原以为爹地比较厉害,可这么看妈咪也不是好惹的人呀!哈哈哈哈!真是太厉害了,妈咪!

    点个赞!转发一次!

    “林小姐,你就不能配合一吗?”

    “总裁,我已经很配合你了,为了你,我都将智商给自动降低了了。”林清好说的委屈,墓离笑得灿烂,两人都带着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是软硬不吃的主。

    “林小姐,你这是在勾.引我调戏你吗?”这牛头不对马语的话让林清好瞪大了双眼,这都不是重点好吧?扯这儿去是几个意思?

    “总裁,你几个意思呀?”

    “就话中的意思!”

    “总裁,你不要调戏良家妇女好吧?”林清好狡黠地转了转黑眸,笑嘻嘻地说道,表情变化得太快,墓离有些应接不暇,眉目都有了精神,浑身散发出一种和蔼温暖的气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林小姐,这话说得你也不知道脸红一,良家妇女?良谁的家?这不是未婚先孕的吗?说起来,还是个不良少女了!”墓离毫不退让的反击,嘴角依旧带着笑意,跟林清好对着嘴儿,这种感觉很温馨。

    林清好默,墓离,你这话说得可真是……够毒的呀?

    “总裁,你七年前还勾.引我呢!”

    “我怎么记得是你主动摊上我的?”

    “你脑子出现了问题!”

    “林小姐,你这么说,当年我诱.拐你了?”墓离坐在椅子上,双手环着胸,看起来好不悠闲。

    林清好面色虽然苍白,但依旧有精神,也忘记了疼痛,“总裁,我这么聪明你拐得走我?”

    “林小姐,你觉得我有这么失败吗?”

    “总裁,事实已经证明了!”

    “可你还是被我拐上了床,不是吗?”

    “总裁,那可是我自愿的!”

    “哟,你承认了呀,是自愿的。”吹了一声口哨,墓离坐在椅子上,像个市井流氓一样,带着痞气,却有着贵气环绕。

    林清好默,这就被绕进去啦?林陌桀也沉默了,妈咪,爹地还是比你聪明呀!

    “林小姐,我现在再拐你一次,你上当不?”

    “总裁,你脑子有病?”

    “你才有病!说,同不同意!”

    “总裁,我的灵魂已经到了你家门外了,开门吧,让我进去。”林清好瞎扯的时候也是不看黄历的。

    “我家的房子没门,你直接进去就好了。”

    “总裁,你骗我了吧?你家门前这么植物保护着,我怎么进去呀?”林陌桀越听怎么觉得这说法有些熟悉?房子前面有很多植物?林清好接来的话语就自己给他解惑了,是真的太搞笑了!

    夏目好奇地看着林陌桀,这孩子睡个觉可真能折腾啊?还好这病房隔音效果不错,不然就打扰了里面的人。

    墓离也有些疑惑,植物?饱满的红唇微微翘起,“吃掉植物就可以进去了。”

    “总裁,你弄这么多植物,是不是怕我吃掉了你的脑子啊?”

    墓离这才觉得有些奇怪,“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植物大战僵尸,总裁,你没玩过?”见墓离诚实地摇了摇头,林清好一点都不给面子又笑了。可这次记得之前笑得时候岔了气,这次笑得淑女了一些。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