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你还能再有才一些吗?

    墓离瞪着林清好,“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总裁,你刚才明明就是问的这个!”林清好反驳,语气很是无辜,你自己问题表达不清楚,你怪我?

    “总裁,这种视频上应该有卖的,你看一就知道了。生孩子都这么生的,很简单。”说着还点点头,一副正经地模样。

    “林小姐,你跟我装傻了?”

    “总裁,你这就错了,我这么聪明,怎么会!”林清好笑着,怎么看表情都是,你能奈我何?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两人说话的时候都是有些技巧的,没有将一些暗地里的东西说出来,比如七年前。就直接一笔带过,而林清好则是因为不知道这隔音效果好不好。说话直接藏一半,不敢全部说出来。要是这家伙一不小心在宝贝儿面前说漏嘴了的话,那可就有些不好看了。

    为什么要生的这种话题,她也不想说出来。对于墓离问这个问题,也有些不悦。

    有些事情,她不希望林陌桀知道。

    就算心智在成熟,若是知道了心中也有些疙瘩。

    “林小姐,我记得七年前是你投怀送抱的吧?”那个时候醉醺醺的眼神,软软糯糯地语言,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林清好抬起苍白的面孔,微笑道:“总裁?你可是记得不清?什么叫投怀送抱?”明明就是把他当成牛郎了好吧?不是还问了多少钱的吗?这会儿又失忆了?

    “你不承认?”

    “总裁,你真的全部想起来了吗?”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想起了一些画面,微微红了脸颊,墓离瞪她,这女人还真是!

    当然有件事情是不好现在说的,当墓离拿出钱包从钱包里面抽出五百块,在林清好面前扬扬。

    “林小姐,对于这个可还眼熟?”林清好嘴角抽了抽。林陌桀疑惑地歪着脑袋,看不到。里面这是在干什么了?

    “总裁,看来你还记得嘛!没想到啊!总裁七年前还兼职了,真是让人意外呀!”林清好一手摸着巴。标准的调戏良家妇女的姿态。

    “林清好!”墓离声音微微提高,林清好小心脏激烈地跳了跳,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墓离。有些脸红道:“总裁,你可不可以离我远点?这样子,我很有压力。要是别人看到了也不好啊!是不是,引人误会!我可不想在被撞一次。”林清好凉凉地说着。

    见林清好一直不肯说,为什么会选择剩孩子。墓离有些不满了,那个时候她以为他是牛郎,肯定不是因为钱才剩这个孩子的,那么。是因为爱?墓离心中一惊,爱?没错,就是这个答案,他想听到从林清好嘴里说出来。

    可是林清好是不会配合的,对于墓离有未婚妻和每天都有人相约。林清好心中还是有那么咪咪点不满的。

    光靠猜想是不行的,只有林清好说出来,才是真的!

    “林小姐,你是不是对我很不满?”墓离看着林清好,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边,林清好脸颊又红了几分,借用林清好的一句话。“林小姐,若是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可以说出来,这样闷着可不好。”反正你说了我也不会改。

    “总裁,我现在就对你很不满,麻烦你离我远一点ok?你这样子会让人误会的!”

    “孩子都有了。误会怕什么!”

    “总裁,你这话可真够无.耻的!”

    “林小姐,我有没有牙齿你不清楚吗?”

    “好笑,总裁,你有没有牙齿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依旧笑着。虽然这气氛有些不对劲儿,但是还是不能认输啊!

    “林小姐,我有齿,而且一口好牙齿。”说着伸出舌头张开嘴巴转了一圈,林清好脸一红,变.态啊!墓离一笑,蛊惑,“你看,我说了有齿吧?又白又整齐,还利于接吻。你不是已经试过了吗?”

    “技术不怎么样就是了。”

    “技术不怎么样?”墓离精致的脸黑了黑,这是在怀疑一个男人的能力吗?

    “是啊!好几次都磕到我牙齿。”林清好依旧带着笑容说道。

    墓离打量似地盯着林清好,这怎么能如此不害羞的说出这种极品的话来?林清好倒是无所谓,反正七年前的真相已经都被知道了,牛郎,给钱,什么都被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秘密了她怕什么?生孩子?拜托,捡了个这么大的儿子你就偷着笑吧,你管我怎么生的?再问,你在问,是不想认儿子了吧?

    默默地想着,“其实总裁,七年前的事情你也全部都知道了,何必还要来问我?已经确定了的事情,再多此一举,也没什么意思吧?还有总裁,你这大身板太重了,看起来就很有压力。能不能离我远点?”

    墓离沉默,话是这么说,唉,算了,感情什么的就慢慢培养吧!

    “林小姐,你说我接吻技术差?”

    “是啊!唔……”

    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林陌桀将耳塞摘掉了一会儿。一会儿之后又重新塞上,房间内,墓离满意地看着原本苍白的唇变得红润,嘴角有着一抹坏笑。林清好怒瞪!流氓!墓离,你个臭流氓!

    “总裁,你调也调戏了,麻烦能不能起身了?”林清好脸红着,鼻翼间全是他身上熟悉的问道,伸出手推了推墓离。双手没有什么力气,没有推动。墓离低头一看,靠!林清好你眼瞎啊?

    “总裁,你好歹也有一百多斤吧?压在我身上,难道还想我动一次手术?你以为你是我儿子啊?那么轻。”

    “我就压你就压你!”说着还真将上半身压了上去,看着林清好有些局促的小脸,墓离笑着道:“当年我不是也压过你?怎么没见哪儿压坏了?”林清好默,的确是没压坏,只是压出来了一个林陌桀。

    “墓离,你要是在不起来,就别想认儿子!”林清好微笑着,这句话应该有威慑性吧?

    “那是我儿子,凭什么不让我认!”墓离脸色一黑。该死!

    “凭什么?就凭我是他妈咪!”林清好挑衅一笑,见墓离站起身来,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是说的实话。我说让他不认,桀他绝对不会认你的,不信你可以试试!”自家的儿子,自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感觉里面两人快要吵起来了,林陌桀这才将耳塞放回包里,然后背着小手朝着病房走去。夏目见林陌桀要走,伸出一只手摇晃着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告诉我里面住的是谁吗?”

    林陌桀站住身子,粉嫩的脸上全是笑意,听到这句话之后笑容消失道:“里面就是害我妈咪出车祸的人!”说完就直接推开林清好住的病房走了进去。敲门的时候也顺便将房门推开了,然后看了看自家妈咪抚了抚头发,爹地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

    乖巧地走到了林清好身边,动动小手将窃听器给收了起来,然后抬起一双可爱的眸子看着两人。乖巧道:“你们两个在吵架吗?”

    “没有!”

    “没有!”

    完全的异口同声,林陌桀笑了笑,夏目站在门口看着几人无视自己有几分不爽道:“小侄子,你怎么都不叫我表哥?”

    林陌桀抬起眸子看着林清好,林清好别过脸,你丫的明明早就知道了。这个时候看着我是要干嘛?

    “妈咪,他真是我爹地?”语气有些愉悦。妈咪承认的话自然是高兴的,林陌桀很喜欢爹地,虽然爹地性格有些阴沉。但是这一点都不会影响他对爹地的感情,只是妈咪没发话他是不会叫的,毕竟,妈咪比爹地重要些。

    见林陌桀笑得十分开心。林清好回头,十分不甘心地点点头:“嗯……差不多吧。”

    “差不多?”林陌桀童稚地声音有些大大地疑问。

    “那就是咯。”林清好毫不在意地耸耸肩。

    墓离在一旁看着,脸上有着微笑,林清好看着自家儿子粉嫩的小脸,正了正脸色。对着夏目道:“若是我的资料没有出错的话,你跟楚怜儿小姐关系很好吧?此时她就在旁边的病房,你不去看看?”

    见着夏目惊讶的面孔,林清好瞅瞅墓离,没说吗?

    “表哥,我想去……”看看,就见墓离摆摆手,没有说话。夏目赶紧转过身走了出去,瞬间将房门给带上了,走出去了这才想起来,刚才小侄子是怎么说的?说那个病房里面住的是害他家妈咪出车祸的人,难怪看着自己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原来是因为知道自己跟她关系好,这个时候表哥都没有在她身边,她肯定很伤心,只是犹豫了一秒钟,就大步朝着旁边的房门走去。

    见夏目出去了,林清好这才扯着林陌桀的小耳朵,林陌桀立即露出求饶的表情,歪着脑袋看着墓离,软软道:“爹地救命啊!”

    林清好嘴角扬起一抹笑,咬着牙道:“爹地……嗯……?”拖长的语音代表着林清好十分不爽的心情,这两个人估计早就开始狼狈为奸了?

    “妈咪,刚才是你承认的呀!所以我才叫的。”林陌桀看着自己妈咪,控诉道。

    林清好一时间无语,然后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墓离,有些不甘心:“说!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林陌桀赶紧点点头,就听见林清好接来的话,“那你是不喜欢妈咪了?”

    “不是啊!不是的妈咪。”林陌桀赶紧摇摇头,看了看爹地一眼,又看了看妈咪,然后一笑道:“我最喜欢的当然是妈咪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