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喜欢爹地,但是最喜欢的还是妈咪啊!

    天大地大,妈咪最大嘛!

    转头就看见自家爹地那精致妖孽的脸色黑了,林陌桀赶紧一笑。眼神示意,妈咪是女人,当然要听妈咪的。

    墓离眼角一抽,儿子啊!你这是哪里来的理论?

    林陌桀,当然是妈咪说的了。

    你可真是你妈咪的好儿子,墓离抽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盯着林清好,林清好一笑,哼!狼狈为奸的两父子!!

    “爹地!”林陌桀突然对着墓离叫了一声,林清好瞪着眼,墓离嘴角带着笑意。看着两父子笑着的画面,林清好低着头,以后该怎么办?

    “爹地,我们现在的话,还是不要有太大的生活改变吧、”听到林陌桀的话,林清好一笑,果真是亲生的,她的想法也能猜得到,墓离蹙眉,对于这个想法有些排斥。这是他儿子,他儿子的妈,为什么还要分开住?

    林陌桀抓着林清好的手,对着墓离道:“爹地,这么久,你有你的生活,有你的家人。我跟妈咪融入不进去,我跟妈咪也有自己的,我是你的儿子没有错,这点妈咪跟我都是认同的,但是融入到墓家,是真的做不到的,你想见我随时都可以。妈咪也不会拦着,而且跟爹地在一起,妈咪都会有危险,这次是车祸,次就不知道是什么了。”小孩子的话有些混乱,但是却说到了点上。

    “你们不用跟我回墓家,可以去我的别墅,那里你妈咪也去过。”墓离看着林清好,林清好无奈,也是好点点头。

    “总裁,这件事情,桀说得没错,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如果儿子说的这种方法你觉得不行。那你想怎么办?”

    林清好依旧笑着,语气很平淡,也就是这么简单一句话,但是就这么一句话却把墓离给问住了。你想怎么办?

    墓离沉默了,“那你生病的这段期间,桀跟我住。”

    “可以,这段时间你也可以想想到底该怎么办!”林清好没有反对,既然承认了也不用在想这么多。

    “顺便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的公寓是租的吧?我已经给你们退租了,估计现在有人去收拾你们的东西了。”墓离笑着看着林清好跟林陌桀,蹦出这么一句话,林清好跟林陌桀对视一眼,这动作也太快了吧?

    你爹地刚才这是?太阴险了吧?林清好唇语。

    嗯嗯嗯嗯。林陌桀点头,爹地太阴险了。

    林清好突然想到了什么,勾起一抹笑,“总裁,我说。你让我儿子跟你住。u、不会有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让他看见吧?”

    墓离嘴角一扯,这女人,不过我儿子?刚才不是说了我们儿子吗?当笑着道:“林小姐,是我们儿子!”

    “啊?”林清好惊讶了,瞬间又反应过来,这才道:“是,是。是,我们儿子,我们儿子。”

    虽然知道墓离其实不怎么好女色,但是这一个多月来,大大小小的女人也有那么几十个。谁知道带回去了没?

    “你不是知道,我从来不带人回去的。”

    “那你就是说。外面有?”

    “没有!”墓离嘴角扬着,对于林清好的逼问也没多大在意。

    “总裁,听说你们知道撞我的人是谁了?”林清好一只手抓着被子,斜着眼问道。

    林陌桀走到墓离身边坐,墓离斜眼。“你刚才不是还跟夏目说了,在旁边的吗?”

    “你把人家怎么了?”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能把她怎么着。”墓离笑着。

    “那人家好好的怎么就住进医院来了?”

    “为了表示清白,自己戳了自己两刀。”

    “这样啊……”林清好撑着巴,若有所思,若是说真的,那性子也太烈了。若是说假的,那这演技也太好了吧?林清好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墓离,“总裁,你不是直接就给人家安了罪名吧?”墓离一挑眉,林清好默,果然。

    “那确定来是怎么样,到底是不是她派人做的?”林清好看着两父子,两父子同时摇了头,墓离道:“是她手人做的,理由还在查探中。”

    “好吧,你们去查吧。记得最后告诉我,我要求不高,整治人的时候麻烦叫上我,我要旁观。”林清好看着两人又同时盯着自己,咳嗽一声道:“我这要求不高,首先模拟一车祸吗,一次没撞好,撞第二次的那种,我受的他也受受,这样就行了。还有我的腿差点要截肢是吧?那就顺便让他截个肢吧!”

    林陌桀低着头,拿着墓离的手玩着,一副我很乖巧的模样,墓离嘴角也抽了抽。林清好看着两人的动作,眉梢一挑道:“宝贝儿,是不是你做了什么?”目光有丝疑问,墓离见林清好这样问,墓离就知道林清好知道林陌桀的身份也不简单,挑眉让她继续说。

    “妈咪,我没有……”林陌桀嘟着嘴巴,可怜地瞅着林清好,一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就差没有在地上打个滚儿了。

    林清好:“……”

    看了两父子一眼,天哪!这是个什么家庭?大的玩,小的也玩?

    中午时间很快就到,林陌桀给林清好熬了汤却没有给自己煮饭,这个时候正扯着墓离的袖子闹着要去吃饭,墓离看他可爱的样子,捏了捏他的鼻子,然后两人跟林清好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出去了,林清好看着两父子走了出去,笑了笑。

    旁边病房里,夏目心疼地看着床上眼角带着泪水的楚怜儿,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心疼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怜儿?”

    “既然有人来看你了,那我们走吧。”李嘉怡看着夏目握住楚怜儿的手之后,起身不温不火地说道。

    夏目这才放开楚怜儿的手,叫了声:“姨母。”

    “夏目,晚上来家里吃饭吧。我就先回去了,你记得等去吃中午饭。”对着夏目的时候还是有微笑的,李嘉怡说完就跟小护士出去,小护士也往林清好的病房走去。

    “夏目,我好难过,为什么,为什么,离哥哥不相信我?为什么啊?”楚怜儿哭着,抓住夏目的手,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夏目看着楚怜儿痛苦的小脸,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别难过,表哥的性格就是这样,一时间有些着急而已,我去帮你跟他说说。”

    “真的?”楚怜儿将头埋在夏目怀中,夏目笑着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我。”

    “你现在不怕离哥哥了?”楚怜儿抬起头,目光有些可怜,依旧抓住夏目的手。

    夏目想着墓离的面孔,微微一抖之后,有些坚定道:“你放心,我会找机会说的。”

    “谢谢你,夏目,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楚怜儿对这夏目笑着,夏目也笑了笑。这才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受伤的?”

    “是离哥哥,昨天他一回家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说是我派人去撞他的秘书。可是我真的没有,我没有。你相信我吗?夏目,我真的没有。”楚怜儿哭泣着道,离哥哥竟然一点都不相信自己,但凡心中有一点相信她的话,就不会这样了,想着就是伤心。

    虽然她不喜欢林清好,但是也还不会派人对付她,而且,林清好有儿子,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

    看着楚怜儿,夏目眼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来这件事情还需要去问问m。虽然他相信楚怜儿,但是表哥是不可能会出错的,这孩子对于墓离已经是盲目的行信任了。

    “好了,你先别哭了,我去问问表哥,你先休息一。”

    “嗯。”楚怜儿点点头,夏目对着她温柔一笑,这走了出去。站在走廊上,夏目看着四个2的病房,怜儿她……没说实话吧?这也难怪表哥会生气,小嫂子浑身都是伤,以怜儿的性格也不是做不出来这些事情,看样子,怜儿还不知道小嫂子跟表哥的关系,估计等知道了,还有一段伤心的时候。

    林陌桀跟墓离回来的时候,林清好刚吃完饭,医院的营养粥看着就让人很没食欲。林清好吃得很少,之前几人走了之后她就睡了,此时外面已经是晚霞满天了。两人回来的时候,墓离抱着林陌桀,虽然七岁大的孩子已经不小了,可是墓离抱着林陌桀也很轻松,林陌桀手中拿着一个军用机。

    林清好看得眼角一抽,上次也是买得机,也是新款,这是估计又是这个月的新款。

    墓离看着林清好,“林小姐,我给我们儿子买玩具你很有意见?”刚才那眼神就是这个意思吧?

    抱着林陌桀依旧没有松手,林陌桀低头摆弄着手中的军用机模型,没有抬头,认真的样子很是可爱。

    林清好诡异地笑了两声,两父子都还是第一次见林清好这种不阴不阳的笑声,不由得面面相窥,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感觉很怪异吧?平日都是优雅笑着的一个人,现在突然这么阴阳怪气的,就感觉是撞坏了脑子?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