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车祸撞到了脑子这个时候才表现出来?

    林陌桀抬头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妈咪是这幅面容,然后唇语给墓离道:妈咪,好像,不对劲儿?

    墓离点点头,林清好一直都看着两人,包括现在依旧在墓离怀中的林陌桀,笑得那叫一个抽风啊!最后不阴不阳道:“总裁,你上次给我儿子也是买的这个。我就一直想说来着,你就不能买个正常的玩具吗.?玩具店那么多的玩具,你就偏偏要买这个!军用机,还没次都是这个,你是故意的是吧?时刻提醒我,儿子是个军火大鳄。虽然我知道,现在这种事情很正常,但是天天这么晃悠,你们父子俩是几个意思?”

    林陌桀看着林清好,又看了看有些错愕的爹地,最后弱弱道:“妈咪,我……是爹地给我买的。”直接将罪魁祸首推给爹地,果不其然就看着妈咪的眼神杀向爹地,林陌桀正笑着,就看见自家爹地笑着看着自己。

    那笑容,比他妈咪的还要严肃,缩了缩小肩膀,有些委屈道:“爹地,你这样子会吓着我的。”

    “得了吧,吓着你?”墓离伸出手在林陌桀头顶上轻拍了一,虽然猜到林陌桀身份不简单。但是林清好这么几句话就更加能证明他的猜测,只是也就确定了一半,其余的还得等时间去确定。

    “我说你们两父子,还真是啊!儿子玩这个,老子也玩这个!”

    “咳咳咳……”

    “感冒了就出去,不要传染给我。”林清好一本正经道。

    墓离一笑,风华绝代,邪眸有丝妖气迸出,林清好一愣,别过脸,小声嘟囔道:“死妖孽,离我远点。不然我迟早有一天收了你。”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我没听见。”墓离笑着,语气十分纾缓,嘴角带着痞气。林陌桀偏头,爹地你……好像一个痞子啊!

    林清好抬起头,眨眨明媚的眸子,很是无辜。摇了摇头道:“我有说什么吗?谁听见了?”见林清好又开始装傻,墓离一笑,嘴角肆意扬起,这种生活很好。

    旁边病房里,楚怜儿一个人安静地看着天花板,柔美的脸上有着悲伤,虽然很淡。却依旧让人心疼,就那么安静地坐着,就仿佛一个不小心就要消失。

    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是手机,楚怜儿将手机拿在手中,闭着眼睛按了一个熟悉的号码。最后又挂断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定觉醒,拨打出去,手机拨通的时候,墓离正跟林清好说着话,看到手机响起时,皱了皱眉,但依旧接了。

    “我过去一。”没有说明。但是俩母子都知道他说得是哪儿,林清好没有理会,林陌桀也没有说话。

    墓离出去后,林清好这才道:“宝贝儿,你很喜欢爹地是不是?”

    林陌桀将军用机放到一边,爬上床。看着林清好依旧有些苍白的脸,童稚优雅的童声在黑夜即将来临的时候显得很是清晰,“妈咪,我一直都很想要爹地,回国之前我就知道了爹地的存在。但是我不敢说,因为我怕妈咪会生气。虽然我知道说了之后,妈咪可能会做出改变,甚至是去给我找个爹地来,但是我不想这样。我想爹地跟妈咪再次自然相遇,我是爹地和妈咪的孩子,爹地和妈咪相处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温馨,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温暖妈咪你也给我了,可是宝贝儿有一点点贪心,想要爹地,跟爹地通过一次电话之后就更想了,妈咪,你是不是不喜欢爹地?要是妈咪还不能解释爹地的话,我也能接受的,爹地也会时常来看我的,我不介意。”

    听到林陌桀这么说,这么为自己着想,林清好很高兴,笑着道:“宝贝儿,我知道你的智商比旁人高一些,想的事情要比别人多一些。不是我不想跟你爹地在一起,不能接受她,而是现在不能接受,你爹地不是只有我们,他有自己的家人,但那还不是我们的家人。我们拥有的也就是你爹地,墓家,是一个传承几百年的大家族,我们要融进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件事情是一时间急不来的。我不介意你们相认,上次我问你想不想你爹地的时候就准备告诉你实话的,可是我怕。怕要是你爹地不接受你怎么办?你会受伤,会伤心,你还小,我不想你承受那么多,说要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他有他的事情,我有我的坚持,我不想让你受委屈。”

    林陌桀点点头,“妈咪,爹地好像跟那个奶奶关系也不好。我们可以住在爹地哪儿,不去墓家呀!我们只要有爹地就够了,只要我们一家人,别的人。他们不想承认我们,我还懒得理他们了。”林陌桀沉声说道,他的家人也就是爹地妈咪,干妈而已,其余的人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旁边病房内,墓离走进去的时候,就是看见楚怜儿一副安静的模样。墓离心中有着一丝愧疚,楚怜儿待他倒是真不错的,这么多年,只是这份感情他给不了回报。

    看见墓离走进来,楚怜儿眼中起了一丝活力,整个脸上都有着喜悦的色彩很明显。根本就无视不了,哀伤的气息悄然不见,柔情的眸子中只剩了墓离的存在,就像她这个人就是为了墓离而存在的一样,墓离就是生活的必须物,氧气。

    这二十年,也的确可以这么说,一直都围绕在墓离身边,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一直像个小尾巴一样。

    “你的身体没有大碍吧?”墓离看着楚怜儿,终究是狠不来心。对于喜欢自己的人,只要不是黑心的人,怎么都有几分不忍心,墓离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没有关系,j医术很好,现在已经没事了。”楚怜儿说话声音不大,毕竟是在心口位置,呼吸的时候都有疼痛感,就别说是说服的时候,更何况。若是自己说有事的话。不是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这点时间就仿佛是偷来的一样,楚怜儿心头有丝涩意,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

    “清好她没事吧?昨天是我太激动了。”楚怜儿温柔的说道,墓离听着她体贴的话语。柔美的小脸虽然苍白但是依旧是笑意不减,温柔大方。

    “已经没大碍了。”墓离一手在腿上敲打着,眼神都不抬一说道,楚怜儿看着墓离的手不断敲着,心中有些委屈。

    “离哥哥,我真的没有做过。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是这句话,我没有理由要对付清好不是吗?”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会出了车祸?她明明就没有吩咐过啊?

    墓离看着楚怜儿,没有说话。的确不是楚怜儿动的手。那就只能说是另外一个楚怜儿的命令,那个一直在沉睡的灵魂,偶尔也会苏醒。那个人比楚怜儿要狡诈得多,残忍得多,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只是每次楚霸天都会隐瞒起来,自己等人也都是尽力帮着掩饰,可这次竟然是对林清好手,墓离当时才会忘记了,应该是另外一个灵魂做的。

    “对了,离哥哥,你吃饭了没有?”见墓离沉思。楚怜儿赶紧道。

    “嗯,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楚怜儿一怔,“伯母说,让夏目去老宅吃饭,你们一起的吗?”

    “不是,我回家吃的。”

    “回家?不是老宅吗?”楚怜儿心中咯噔一声。然后带着一丝试探问道:“离哥哥,你的别墅请了钟点工?”要是说跟林清好吃饭的话,这还在医院呢,难道离哥哥还有别的女人?还养在她都不能去的别墅?

    “不是!”墓离看了楚怜儿垮神色的小脸,今天他可算是打开眼界了。没有想到自己儿子这么会做饭。中午带他去吃完饭之后。小家伙就扯着他去菜市场,虽然那个时候的菜色有些不新鲜了,但是两人还是去了。

    开着劳斯劳斯去菜市场的时候,这才发现车子开不进去。没办法两人就只好走进去,然后惊讶的一幕就出现了,林陌桀买冬瓜的时候跟老板讨价还价。买菜的时候看菜新不新鲜,旁边的人都用一样的眼光看着后面一米八几的自己。

    那样子,分明就熟练的很,回去的时候,问了林陌桀。这才知道,自从林陌桀会做饭了之后,家里做饭的基本上都是他,林陌桀是这么说的:“我家妈咪是女人,是该养着的,而不是用来做饭的,况且我会做饭,为什么要妈咪辛苦?”

    墓离就问,你几岁就开始做饭了,林陌桀歪着头想了想,然后道五岁吧,那次是他第一次做饭。妈咪生病了,然后家里有着食谱,虽然看不懂字,但是那些一二三四还是能看得懂的,将就煮,竟然比林清好做的好吃,于是从那之后就变成了他做饭。

    而且,林陌桀还说,爹地你要学习做饭哦,这样子妈咪才会喜欢。他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点头,难道很稀罕林清好喜欢?那个阴阳怪气的人?比自己还要奇怪的人,他会喜欢?事后想起来就觉得奇怪。

    两人回家做了饭之后,这才出门。经过玩具店的时候,墓离就带着林陌桀进去了。一眼两父子就看到了那个军用机,然后就给买了来。没想到还被林清好说教,但是这种感觉很新鲜,也很温馨,他一点都不排斥。

    想到旁边病房的两人,墓离嘴角就扬起了一抹笑,眼神中也有一些宠溺不自然的就流露了出来,楚怜儿心中一苦。就算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是自己吗?她现在没有怀疑林清好,因为家里的话,这个时候林清好回不了家,也就只能说,墓离那些情人中的某一个。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