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儿,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什么时候开始,会这样问了?以前就算是不接受自己,接电话时也没有这般生疏吧?离哥哥,为何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二十年的守候,你都不能多看我一眼吗?哪怕只是一眼也好啊!

    “离哥哥,你很忙?”这段时间应该没有事情做吧?杰克跟杰图几人都在外面,离哥哥有什么要忙的?难道自己生病了,都不能让他来看一?

    “嗯,有点。”就这一天时间内,知道自己有儿子了,心情很好,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跟林陌桀在一起。而且必须得抓好机会,林清好如今是在医院,等康复了。生活肯定是有变化的,到时候虽然能生活在一起,但是林清好应该不会让自己这么快融入到她们生活中去吧?

    这种想法,非常能证明,这人是杞人忧天了。

    “我还没吃饭了,离哥哥能陪我一起吗?”目光希翼地看着墓离,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悲伤,嘴角也是有着一抹苦笑,似乎都已经能猜到他拒绝的话语了。其实也听得不少,不是吗?从小到大,一次又一次,自己都是带着笑容,哪怕拒绝也是一样,风晴雪的固执算什么?孙月言的守护算什么?她又算什么?

    他有别的女人了,这个想法已经像是生了根,正在逐渐发芽。

    从洁身自好到一个多月每天都有女人,楚怜儿对于他的变化很不解,所以趁着伯母生日宴来了中国。代表楚家,哥哥也同意了,而且哥哥最近跟夏衣那女人在一起。也没时间来管自己,听到他身边女人多了起来,她心中很不舒服。

    一直以来自己都以她未婚妻的身份呆在他身边,她以为一直都是可以的。都这么过了好多年不是吗?其中七年,他身边都是没有女人的。也就只有自己一人,不是吗?可是如今这又算是什么了?

    好想哭,但是不能哭,要笑着面对他。若是被他认为自己委屈了。就再也不能待在他身边了,没有立场了,所以不能哭。

    她很想问,可是她不敢,怕得到答案之后自己会崩溃。会受不了,会疯狂地要报复那个他爱的,然后被他厌恶,她不想。

    “我已经吃过了。”墓离嘴角也是带着笑意,她分明是吃过饭了。虽然护士说胃口不好,但是也是吃了些。当皱眉道:“多少你还是要吃一些,护士说你吃得极少。这样子伤口恢复得也不会太快。”说完就站起了身子,楚怜儿见他站起身子,一急,痛的叫出了声。

    墓离这才又坐。看着楚怜儿道:“你别乱动,这伤口本来就是在心口的位置,愈合就很困难。等护士过来帮你换药的时候,你忍着点痛,吃饭吃药的时候都要听护士的,这样才好的快,你身体本来就很虚弱。若是不好好吃饭,吃药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好?”

    “离哥哥,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见墓离说完又准备要走,这不敢随便乱动了,只好出声叫道。声音微微提高,胸口也震动了几,心口疼得直抽,额头也有些虚汗冒出,可是她都不在意。受伤的时候总想要人陪在身边,而她此时就想要墓离陪着,语气很是轻柔带着伤痛,“离哥哥,我就是想要你陪陪我,我一个人很孤单。”

    如此挽留,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软吧?可是墓离又怎么会了,毕竟他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啊,看了看哀怨的楚怜儿,墓离嘴角扬着笑意,拿起旁边的毛巾将她额头上面的汗水擦掉之后,这才道:“等护士会过来,你给夏目打电话也可以,不过,夏目现在是林清好的保镖可能走不开。”

    说着就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头看着病床上要哭出来的女子道:“怜儿,你知道的,我对你就是哥哥对妹妹,若是你能做到。我便会对你好一些,若是你不能做到,以后见面的机会也就少了。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是不可能的,不要对我有奢望了,我们之前若是有感情的话,那也只能是兄妹之情。”语气很淡,虽然是笑着,但是却像一根刺一样刺进了楚怜儿的心中,表情又是悲痛了几分,离哥哥,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对我?怎么可以啊!

    男子走出去,关上门的哪一刻,眼中的泪水终于掩饰不了,流了出来。一直伪装的坚强,此时终于崩溃,连哭都没有哭出声音。她是楚家大小姐,可是过得比谁都委屈不是吗?虽然什么都有了,可是她想要的就知道那份感情而已,可是那份感情偏偏就给不了是吗?给不了?为什么啊?

    咬住嘴巴,不肯哭出声音来,两只手柔嫩的小手紧紧地抓住旁边的被单。怎么能这样?离哥哥,你为什么说出这么狠心的话!为什么啊?怎么能这么狠心对我?我爱了你这么多年,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要求我什么,如今就连一顿饭都不肯陪我吃了吗?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跟别的女人还是有几分不同的,可如今这么冷血又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啊?墓离!你不爱我,你不爱我,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爱我,你都没有试过爱我,没有试过爱我,都不曾给过一个爱我的机会,这究竟是为什么好,垂着头,心口疼痛得快要裂开了,好痛,好痛,依旧是咬着被单不肯哭出声音,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忙将被单捂住头。

    不好被人看见这么软弱的时候,护士走进来看着楚怜儿被单蒙着,以为是在睡觉,又转身走了出去。

    等女子出去之后,楚怜儿才将被单揭开,二十年,人生都多少个二十年能够一直爱着一个人?她爱墓离,用尽了她的青春,她不想被任何人破坏,不想让人夺走他。哪怕自己不能跟他相守,她宁愿他孤独一人,也不愿他与别人相知相守。

    这样想着,柔美的脸上终于换成了另外一幅表情,墓离。二十年的青春,你怎么补还给我?我爱你这么久,就算得不到你的人,一个名分我也是必须要得到的,不管对方是谁,谁都别想将你夺走。

    揭开被子,楚怜儿忍住心口的疼痛站起身来,柔美的脸上温柔已经不在,换上了阴狠的表情。这是你们逼我的,墓离,伯母,这是你们逼我的,我不要他身边出现别的女人,我不要!不要!任何人都不可以。

    她要去看看,为什么连一顿饭的时间都不能给她。吃个饭也就只是半个小时的事情,竟然都不愿意给她,这究竟是为什么!她一定要知道,一定要知道!

    旁边病房内,墓离瞅着两母子的神情,勾起一抹勾人的微笑道:“刚才是楚怜儿给我打的电话,她就在旁边的病房,你们是知道的。凭着我跟墓家的交情我也应该去看看,不是吗?”说着又是一笑。

    林清好无所谓的摇摇头道:“这个是你的事情不用跟我解释的。”然后瞅了瞅房门,她以为这个男人是知道随手关门的,结果却没有,挑挑眉也没有说房门没关。但是林清好若是知道楚怜儿此时正走到门口听到了她的声音,而且还在房门挡住的地方站好,偷听着她们说话,不知道是作何感想?

    楚怜儿一出门就听见了林清好的声音,也不知道怎么就停了脚步,躲着偷看着。他们说的话也一字不漏地听在了耳中,当身子摇晃了几,听见了有脚步声响起,这才动作快速地又进了自己的病房内,还没等坐到床上,就感觉自己的房门被人推开,于是就着摔倒在地,捂住胸口。

    夏目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么一幕,楚怜儿眼眶红红的,明显就是哭过了,摔倒在地,很是虚弱,胸口是有丝血迹透着白色的病服印了出来,两步走上前将他抱到病床上,然后按了铃让护士赶紧过来,护士过来的时候,刚巧墓离出来。看了一眼脚步急促的护士,护士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爷,就赶紧冲到病房里面去了。

    墓离皱眉,林陌桀站在一边看着他,然后墓离就直接将林陌桀抱起朝着楼梯走去,不多看那病房一眼,对于自家爹地对别的女人的态度。林陌桀十分满意,他觉得就是应该这样,男人最重要的就是独宠一女。

    “楚小姐,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你在睡觉,想着等会儿换药也是一样的。你怎么摔倒在地上了?这伤口可不能裂开,女孩子的身体要注意一,留疤就不好看了。j医生的药虽然好,但是楚小姐,你自己也要爱惜自个儿的身子啊!”护士一边给楚怜儿换药一边说道,夏目已经出去了,换药的时候他呆在这儿也是不好的,毕竟男女还是有别的,虽然这么熟了,但是也没到可以袒胸露背的成都,而且,这么点时间刚好可以去看一小嫂子怎么样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