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林清好看着面上带着胜利笑容的楚怜儿,本来还有些不忍心,但是还是想要拆穿,是不是又那么一些恶趣味?

    “什么意思?”楚怜儿颤抖着唇瓣。

    “跟墓离住一起的是我儿子啊!不是什么女人,你听谁说的是女人啊?”

    “什么!”楚怜儿气得浑身发抖,看着林清好的样子恨不得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但是脚却没有什么力气,本来身子就弱,加上精神又不怎么好。就更加弱不禁风了,眼眶红着,好似一秒就能哭出声来。

    楚怜儿真的好气,不是另外一个女人。昨天连一顿饭的时间都不能给自己,是因为要陪着那个孩子?本来她还想着用那个住在别墅里面的女人打击林清好。她也可能不会输得那么惨,可现在,七岁大的儿子……她都要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

    早知道,就算是被他厌恶,也直接将他灌醉。先得到他的人在说,为什么没那么做?好后悔,好后悔!

    昨天晚上,本来是准备跟出去看看是谁住在别墅。结果却看到了林陌桀,那张跟墓离有着七分相似的脸,只是一眼就知道是墓离的孩子。而且还听到了那孩子叫墓离,当时她就崩溃了,可是她不敢出去,病房里一家三口笑容满面的样子,让她有些崩溃,接来听到了脚步声,这才没有听到后面的话。

    但是已经足够她崩溃了,摔倒在地的时候伤口出了血她都没有在意,后面护士来上药的时候她精神都是恍惚的,等夏目走了之后,一直哭到大半夜。委屈的哭着,连声音都不敢出,大半夜的让人去调查,结果发现还真是墓离的孩子。这个消息就像是一刀刺进她胸口了一般,还就那么随意抽出。

    她一直忍着忍着,若是手中有枪的话她都想直接一枪将林清好母子给崩了,林清好就在旁边。可是她忍住了。她以为别墅内还有一个女人的事情一定会让这个女人生气,可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的却是,那个孩子住在里面。

    这究竟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他是我的未婚夫!”楚怜儿几乎要崩溃了,靠在门边,吼出这句话,病房门没有关紧,小护士站在外面,听着那要崩溃的声音,有些不忍。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她可以说些什么的时候。

    “你未婚夫?”林清好笑着。丝毫都不在意,看着楚怜儿激动的模样,林清好更加淡定了,“我记得不错的话,这未婚妻的身份一直都是你自己这么认为的。说起来,你们之间是没有真正的婚约的,楚小姐,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这么说话?大家都是成年人,都说了结婚了都可以离婚,更何况你们俩这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了。”

    楚怜儿有些不懂林清好说的什么,中文程度有些差。但是能感觉不是什么好话就是了,林清好看着楚怜儿,其实这个女人也是很可怜的,说是爱了墓离二十年。就因为墓离小时候说要娶她,不由得有些恼怒,这个家伙。没事娶娶娶,这娶好了,不去找他的麻烦就来找自己的麻烦,前不久她还相像出了这种画面,没想到。竟然还成真的了。

    “林小姐,墓家是个大家族,你配不上他!就凭这一点你是斗不过我的!”楚怜儿很快得调整好了心情,没错,她是楚家大小姐,而林清好。只是个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村野香菇而已,当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看着林清好。

    “楚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林清好歪着头,看着冷笑着的楚怜儿,“我为什么要跟你斗?楚小姐,这就算是棋,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才能算得上是斗,可若是实力太过于悬殊的话,斗着也没有多大意思吧?”

    听到林清好这么说,楚怜儿心情才好了一些,算你有自知之明。

    “林小姐,想不到你还是个识时务的人,既然你也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就请带着你儿子离开a市吧,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楚怜儿笑了,又是温柔大方的笑意,看着林清好识相的态度感觉很好,“只要你们离开,现在的一切都不是算什么,我也不会找人对付你们。”

    林清好一听,这是承认是你找人撞我的了?挑着眉,看着带着笑意的楚怜儿,眸色变得深不可测,楚怜儿。你就这么天真?还真不像是一个黑道里面出现的人物啊!哼,要是真是你吩咐人撞我的,你也别想好过了,扯唇一笑,有丝寒意,几分优雅,几分嘲讽,“不会找人对付我们?楚小姐,你的意思是,这次车祸是你策划的吗?你一副既往不咎的样子,到底是谁给了你的自信?未婚妻?呵呵,那也就只是你一个人自作多情而已。你说,若是被墓离知道,这车祸跟你有关系,又会怎么样了?”

    “你胡说!我可没有说车祸跟我有关系,我只是说要是你们离开的话,不找你们麻烦,你不要想诬陷我!”楚怜儿气得浑身颤抖,横眉竖眼地看着林清好,目光愤怒,怒骂道:“林清好,车祸的事情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你不要将脏水泼到我身上来,你说我没有资格说这些话?那你有有什么资格说?好歹我是爱这个人,而你,只是爱离哥哥的钱财而已。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跟离哥哥在一起!”

    “有没有资格这种事情不是你决定的吧?至少,在墓离看来,我倒是比你适合几分对吧?”林清好嘴角带着慵懒的笑意,这楚怜儿跟林清好吵架,那绝对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你一句话她能找十句话反驳,若不是她给机会说话,你连出口的机会都没有,吵架这种事情怎么会难倒林清好?

    “我们两个说起来都是没有资格说这话的人,毕竟决定权是墓离哪儿,你说是吗?”林清好摊摊手掌,一副谁也没有占到便宜的表情,“还有楚小姐,我可没有泼你污水,是你自己的话引人误会,将我的思想往那边带着,难道我这么想你都还不让了?你以为你是谁,还能控制我的思想不成?这一大早,你就来找我的晦气,我都还没生气了,瞧瞧你,气成这个模样,你大小姐风范去哪儿了?”

    “刚才我说错了一句话,我说我也没有资格说这话,其实我说错了。”顿了顿,林清好浅浅笑着道:“再怎么说,我也是他儿子的妈咪是不是,理由总比你要正宗几分吧?你这个不入流的自封的未婚妻!楚小姐。”

    一番话差点没把楚怜儿给气死,一张苍白的脸都气得通红,捂住胸口的手指着林清好。良久都没有吐出一句话,林清好差点以为自己就这么几句话就把人给气死了,看在还在呼吸就松了一口气,这么死了,楚家还不跟自己打起来?不对,直接就来人追杀自己了。

    楚怜儿绝对不是像她的外表一样,柔柔弱弱,在怎么都是楚家出来的人,楚家又是黑道上面的,。手段怎么可呢低到哪里去?

    只是,没想到林清好如此能说而已,几句话都能将人说的几乎崩溃!

    而且,对待以前留在墓离身边的女人,她可是从来都不会手软。楚家是干什么的?毒品大鳄,凡是墓离身边超过一个星期的女人她都会出手,只是不知道林清好当时出现的时候。怎么没有被发现,还让她生了个儿子,这就错了一步。

    毁容,截肢,都算是好的了,看着吸毒吸到最后而死的人,那才叫一个痛快,伸着干枯的手像是要抓到什么,却只能眼睁睁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一点一点地溜走,那才是最痛苦的,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

    一面乖巧地待在墓离身边,一边将那些女人全部赶走。七年间,身边没有出现别的女人。可上次从意大利回来之后,每天一个女人,她心慌了。怎么都要来中国,又刚好是李嘉怡的生辰,太巧了,所以她来了。

    那些女人,她也都问过,都没有跟墓离上.床,所以她才会没有动作,可是防过去防过来,偏偏将林清好给漏掉了。

    楚怜儿是楚家大小姐,从小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几时受过这种气?被人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没有力气去反驳,她一定要杀了她!一定要!一定!等她身子好了,催眠催眠她!让她自杀!让她自杀!

    “楚小姐。”眼看着楚怜儿的表情慢慢变化,几乎都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林清好敲着轮椅扶手,一面淡淡地说着:“你在这里跟我说这么多,我没资格的话,其实还不如去跟墓离说,你觉得了?毕竟这件事情也不是说我一个人就能解决的,要是你能把墓离搞定,我二话不说就带着儿子离开,你不觉得你刚才来找我闹,是弄错人了吗?这件事情墓离才是关键人物对吧?你喜欢的是他,又不是我,你找他就对了!”

    老是跟自己闹什么?难道她错了?真是有病!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