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你虽然有离哥哥的孩子,可是离哥哥是不会娶你的!”楚怜儿笑了,眼角似乎还带着泪。

    “你以为谁稀罕你离哥哥娶我?楚小姐,你是不是太搞笑了一些?你以为你身边的是些什么人?我林清好会自动贴上来?我想你是搞错了吧?你们这种人倒贴我都不会要的,更别说,努力往你们身边凑了。”谁稀罕啊!真是。

    虽然听到这话,心中是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但是也就那么一丁点而已。

    “林清好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你刚才不是还说。你看上了离哥哥的家世钱财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你就给忘记了?还是说,你咬定了你有着一个儿子就能跟我作对?不就是一个孩子么,谁不会生呀?我跟离哥哥结婚之后也会有小孩,到时候你的儿子就是个私生子!”楚怜儿恶狠狠地说道。

    林清好面色已经沉了来,这个女人再三拿林陌桀说事。说就说,还偏偏说什么私生子,从林陌桀出声开始,林清好就避免他听到这种话,可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不开眼。说了一次还不善罢甘休又说第二次,还真是让人反感。

    “林清好,你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是吧?我说得有错吗?若不是这样,你为什么要生那个孩子?”

    “楚怜儿,这就是大家闺秀啊!我还是头一次遇见,都说大家闺秀举止优雅,谈吐不凡。我看是假的吧?还是说,以前你的温柔大方,柔柔弱弱都是装的?你说我儿子是私生子?我儿子的爹地你不是认识吗?私生子?既然这样,那我跟他结婚如何?到时候楚小姐要不要当伴娘?”林清好嘴角一抹嘲讽的笑意。

    “你跟墓离的儿子?你这么多年霸占人家未婚妻的名字这么久,也没见你生个一男半女出来,估计人家连碰都没有碰过你吧?请问你要怎么生?你应该是没有机会生的吧?不然这么多年怎么都没生出来!”

    吵架林清好是从来都不会认输的,吵到你哭,吵到你不想吵。她也还是一副状态。

    楚怜儿从来没有给过林清好面子,林清好又何必假装好人。吵架就看谁的话最毒了,林清好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相比之。她应该是属于坏人一类的。所以,这个时候若是还看着楚怜儿攻击自己,那不是很傻?

    什么叫凭着一个儿子就想嫁给墓离?笑话,她什么时候要嫁给他了?

    他家有钱?林陌桀也有钱,也不少,动动手指就有很多钱到账,为什么非得稀罕他?真是搞笑的很!

    况且,林清好是个不喜欢认输的人,就算只是口头上她也得赢,而且吵架就更不喜欢认输了。这女人的手开车撞了自己不说。难道自己还能既往不咎,感恩戴德?面带微笑地说,你来了?那是有病吧?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楚怜儿一副受不了的模样,靠在哪儿就要倒在递上去,却偏偏又没能倒。

    “我怎么了我?我说错什么了?你刚才说出那些难听的话。就不许别人说你了?还真是笑话!你以为你是楚家的人就了不起?楚家有的是楚霸天,不是你楚怜儿!这次我车祸跟你脱不了关系,不要说你没有吩咐,你的那个手就只听你的命令!连楚霸天的话都不怎么听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楚怜儿,你不适合当良家妇女,你的本质就不适合!因为你的心是黑的,是黑的!”

    “楚家的事情不用你管。离哥哥不爱你,他是不会娶你的!”楚怜儿看着林清好,一只手捂住胸口,好痛,受不了了!

    “不管我的事,就不管我的事。我也没想管。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啊?没事的话我想休息了,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林清好面色不耐的说着,一早上就吵架。真是晦气,看来什么时间得去烧烧香。拜拜佛了。

    “你……”楚怜儿无力的倒在地上,她实在是没什么力气了。她也想走,不想听林清好难听的话,可是现在,走不了……没力气了。

    “喂,你别晕倒在我这……”儿字还没说完,就见楚怜儿捂住胸口摔倒在地,彻底晕倒了,林清好默,这是晕倒之前也不想我好过是吧?

    刚把轮椅推到病床边,准备按铃,却发现病房门被打开了,林清好偏头一看,沉默了,了、墓离?这什么时候来的?

    听到了多少?

    这也太狗血了吧?

    貌似一直都在狗血着?

    七年前狗血有了林陌桀,然后酒吧狗血再遇被追杀,狗血的上司和司,狗血的出车祸让他知道了自己还有个儿子。

    这种狗血都到她身上来了?

    小护士赶紧让人将楚怜儿带到旁边病房去,又通知了j来检查。病房里就只剩林清好跟墓离对视着。

    林清好不解,就算是墓离听到了,她说的也是实话。你这么沉默着看着我是要干嘛?精神压力?只是一会儿,林清好就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了。

    墓离不说话,林清好也不说话,直接拿出儿子带来的平板,准备找点乐子来做。谁管你墓离什么脸色。

    墓离一直看着林清好,见林清好拿出平板,这才带着一丝邪气,笑声都有着几分阴沉,“林小姐,你不觉得你该解释一刚才的话?”

    “总裁,那你想我从哪里开始解释了?”换句话说,总裁,你刚才偷听我们说话,听到哪里了?

    “林小姐,你可真是伶牙俐齿的!”墓离笑着看着林清好,一直手慵懒地按着眉头,狭长的双眸似笑非笑。

    “总裁,为什么同一句话你可以说那么多次了?你爱说我还不爱听了!麻烦你能不能用些新鲜的词语?”林清好依旧弄着平板,打开页,看看有什么新闻没,墓离见林清好头都没有抬,也不动气,依旧笑着。

    邪眸微阖着,总是有股神秘的气息,林清好多余的眼光看着墓离。嘴角一抽,真是好一个闷骚的姿势站在那儿啊!还带着笑意,装什么绅士了,真是!林清好撇嘴,看着就来气。自己的未婚妻自己不去管着,老是来烦自己是怎么回事?

    越想林清好就觉得心中不舒服,当冷着声音道:“总裁,麻烦你管好你的未婚妻,让她不要有事没事就在我这门口来瞎晃悠。若是这件事情总裁你都做不到的话,那就请批准我换个医院吧!总觉得和晦气的人在一个医院,呼吸到的空气都是晦气的!”

    “你刚才说,你要嫁给我!”墓离笑得很是灿烂,洁白的牙齿闪着光芒,整个人一种散发着光芒的问道,林清好无语,一句玩笑话你这么开心?真是搞笑的很!

    “总裁,你知道刚才我是在跟楚怜儿小姐吵架吧?”墓离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高贵的头颅,林清好微笑着道:“难道总裁你不知道,吵架的时候,是什么话最难听就说什么!什么话最伤人就说什么!”见墓离挑着眉,一副你继续说,林清好进了微博,边说道:“说得正常一点了,就是我刚才的话纯属想气死她,什么想嫁给你这种话,都只是气她而已!难不成总裁你当真了?”

    林清好说着就诧异地抬起头,一双明媚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墓离。墓离也不觉得尴尬,就笑着道:“要是我当真了呢?”

    “不管你当真还是不当真,都是你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可不想跟你有什么过多的接触,这次一个未婚妻就差点要了我的小名,次在来个什么,我可受不了!”林清好摊摊手,能离我远点吗?

    “总裁,你不知道偷听人说话是一种很没有礼貌的行为?”

    “不知道。”

    “总裁,你的涵养去哪儿了?”

    “你不是把它吃了。”林清好默,墓离你真是够毒的!怪着弯儿骂人是吧!真是够种的!混蛋!

    “林小姐,我想,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总裁,我想对于我来说的话,应该不是什么好消息吧?”总感觉最近的气氛有些怪异,莫名的不安心,一晚上被梦吓醒好多次,林清好再好的心情也都没了。

    墓离扫了林清好一眼,“想什么呢?我只是把你的工资让财务部划到你账户上了,而且也通知他们你带薪休假!你想什么去了?”墓离仔细瞅瞅林清好,林清好面色有些微红,原来是这个啊!还真是一时间想多了。

    “总裁,你不要靠近我了!”清好大声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墓离已经离林清好越来越近了,她坐在轮椅上,昂着头看着墓离,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墓离扬着唇角,“你说你对我是不是应该换个称呼了?这么生疏的叫法可不像有儿子的两人。”

    “总裁,是你要认儿子的,不是我要你认的。至于换称呼这个事情,我想还是没有必要了,你是上司我是属,除了这个称呼还有什么称呼比这个更加适合?”虽然脑中闪过络上面的一些叫法,什么宝贝啊,老公啊!更加亲切的叫法也有,但是林清好觉得,那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很不现实的事情,所以还是算了吧。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