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不想改是吧?那我帮你想?”墓离的手又爬上了林清好的脸蛋,一左一右的使劲儿扯着,林清好瞪眼,口齿不清道:“你给我放开!你这个混蛋!”墓离你除了这招还会不会别的?扯扯扯!除了扯你还会什么?

    看着林清好脸上出现的红手印,墓离不羁地笑着,林清好瞪!捏自己捏得很爽是吧?还笑得这么灿烂!

    “爷,你还真是有怪癖的人!”林清好伸出爪子捂着自己粉嫩的脸蛋,眼神中有着控诉,真是混蛋啊!

    “这个称呼我也不喜欢,再换!”

    “墓离!”

    “这么叫着太生疏了!”

    “宝贝!”

    “我不是你儿子!”

    “老公!”

    “你可真够自觉的,我们还没结婚了,不过你要这么叫的话我也没意见。”墓离笑着说道,林清好嘴角一抽,暗默道:墓离,你丫的还真是傲娇属性的!

    “老公公?”故意多出一个字,看着墓离嘴角的笑意停住了,当也扬起了唇角,多叫了几声:“老公公,老公公。”

    “多了一个字!”墓离有丝不满,有些能理解刚才楚怜儿的感受了,真是够气人的。

    “你管我?”林清好瞟了他一眼,嘴里哼哼唧唧道:“我有一头小毛驴他就叫墓离,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带他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

    “真难听!”

    “你管我!”林清好回顶一句,“你不想听,大门在哪儿,慢走不送!”看了一眼大门,又看了一眼蹲在自己身前的墓离,快一米九的个子蹲来,也很有型。其实她说得没错,墓离穿衣服就算是随便穿也很有品味。总是有着一股子叫妖孽气息和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贵气。让人不敢靠近。

    “你刚才不是还说你喜欢我有钱,又帅。”

    “我都说了那是吵架的话。算不得真!”

    “我就是要当真。”墓离看着林清好,又想起之前听到的话,林清好瞅瞅墓离。怎么都感觉这孩子今天有些怪异,当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你干嘛?”墓离突然间站起身子。像是被吓了一大跳的样子,林清好疑惑抬头,这又是怎么了?倏地,看到墓离的俊脸上有着一丝粉红,她瞪大了双眼。难道这是……害羞了?他也会害羞?不是吧?不就摸了一?

    之前不是还面无表情说着黄段子都没关系的吗?勃起都能说得像是今天天气不错的口气,这怎么就突然害羞了?傲娇?还真是有傲娇属性啊!

    “好了,乖,在蹲。你太高了,我扬着头很累。”墓离看了看林清好那招呼小狗的姿势皱了皱眉,但是还是听话的蹲在她面前。

    “阿离。”林清好随意叫道。然后就见墓离又一次抬起了头。林清好默,这个叫法不喜欢?那换个,“墓墓~”怯生生的叫唤,林清好眉间都是明媚的气质,墓离一愣。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

    看到墓离的表情,林清好觉得有戏,当狡黠道:“不能叫你总裁,不能叫爷,刚才叫阿离,你也是一副不喜欢的面色,那就叫墓墓吧。多可爱是不是?”林清好笑着,十分开心,是真的开心,墓墓,墓墓,墓墓。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名字。

    等等……林清好心中咯噔一声,你高兴个神马啊?

    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幻想,这墓离和楚霸天谁是攻谁是受这件事情,才能符合你的口味吗?你这么想着又是几个意思?你雀跃个什么啊?

    林清好!

    林清好!你清醒一点!

    林清好拍拍自己的脸蛋,墓离看着林清好。笑了。这妮子!

    林清好无语,这招怎么没用?

    当年不都是这样嘛?班上的少女们都在捧着言情小说,幸福的笑着,虐心的哭着,泪流满面的时候,她在干吗?她看着耿美小说里面谁又背叛了谁,被虐得咬牙切齿,言情小说里面的背叛总是最后的时候澄清其实没背叛,可耿美里面,虐的都是揪心的场景,背叛还真的就是真背叛了。

    林清好一点都没有察觉,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去想墓离了。

    她时常都记得一句话,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啊!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耿美之后,林清好走在大街上,看到俩男的走一起,总是有种特别的想法,谁是攻谁是受?这种想法就会在脑海中出现。

    “你在想什么?”墓离见林清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将脸凑到林清好面前。林清好伸出手直接将他的脸推到一边。

    然后,不阴不阳道:“我在想你跟楚霸天谁攻谁受!”

    又突然回过神来,刚才她说什么了?他跟楚霸天……瞅了瞅墓离的脸色,笑得有够魅的,恐怕是愤怒到了极致吧?

    “咳咳,我刚才只是一时口快!你别介意,墓墓~”林清好一只手轻抚过墓离的头,想笑笑墓离的怒气,怎么看都是生气了吧?

    “林小姐,我刚才没有耳背!”墓离看着林清好嘴角扬起的温柔弧度,和亲昵的动作,对于她的话倒是没有真生气,只是看着她觉得自己似乎生气了的样子。就想逗逗她,肯定很好玩,看她认真的面孔。

    林清好微微笑着道:“墓墓,你没有耳背。刚才只是听错了而已,听错了而已。”

    墓离忍不住笑了,这话是几个意思?没有耳背,只是听错了!这有什么分别啊?没什么分别吧?

    “刚才你说我该改个称呼了,不如你也给我改个称呼吧。”林清好笑得清软,墓离知道她是在跳开话题,也不介意。

    “你想我叫你什么?”

    “随便你,不要是什么猫儿狗儿的就好了,什么清儿,好儿的也都算了。”叫那些你还不如直接叫我林清好了,林清好这样想着,其实不就是一个名字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话是这么说,好听一点还是好的吧?嘿嘿,林清好一笑,这笑有些讨好的意思。墓离眉间一闪,阿暖,暖,温暖,温馨,就是林清好给他的感觉。

    林清好看着墓离的神色不断变化着,一会儿温柔,一会儿魅惑,一会儿深邃,完全搞不懂这么变换着什么是什么意思。但是却能感觉到这变化跟自己有关系,林清好伸出修长白暂的手指戳了戳墓离精致的脸蛋,带着一抹欢乐的笑意道:“墓墓,你是不是该去看看你的未婚妻了呀?”

    “我的未婚妻?谁?”墓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林清好见他难得这般反应,就笑得更加欢乐了。

    “就是楚怜儿小姐啊!要是被她知道你刚才这个反应,估计又得气晕过去了。”林清好微笑着。

    墓离看着林清好,似笑非笑道:“林小姐,你可真够敬业的!”

    “刚才不是说换个称呼的吗?怎么不愿意啊?”林清好看着面前的男子,一副毫不在意的口吻,让墓离有些头痛,不管怎样都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也让人头痛啊!

    “林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总裁你该去看看你的未婚妻了!刚才你家未婚妻来找我的时候,那可是一个离哥哥长离哥哥短的,你不去看她对得起她啊?”

    “我去了就对不起你们了。”

    “总裁,你终于知道了啊!”

    “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不懂去查字典,上百度也行,度娘会告诉你一切的消息,连祖宗十八代就能找出来。”林清好说着,又看了看门口,那护士站门口好久了,一直不敢出声。都眼神求了她几次了,再不行动,人家都得说她是故意的了。

    墓离顺着林清好的目光往后一看,看到护士的时候眉心不自觉的一拧,有丝不耐烦,又回头,看着林清好,林清好低头瞅着平板,“你还真是够称职的啊!生病期间都不忘记给我安排女人。”这秘书可是一等一的好!真是好啊!

    林清好默,不说话,只是凑巧而已好吧?

    见林清好不说话,墓离想起旁边病房的楚怜儿,眉头阴鹫,唰的一站起身子。直接朝外面走去,林清好一愣,墓离你个混蛋!让你走你就走啊!让你去你就去啊?平时怎么没见你这样?林清好心中有些不舒服!

    虽然刚才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可说到底也是自家孩子的爹,怎么都有一点在意的吧?而且说真的也是一表人才,也算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低头,继续翻着微博,却没有人能看见她眼中的低落。沉默着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小护士看着沉默的林清好,眉间也有丝不忍,刚才是不是自己为难少奶奶了?让爷去看楚怜儿小姐,就只剩少奶奶一个人了。

    “哎?小嫂子,你在看什么啊?这么专心?”漂亮的脸上有着明显的疑问,看着林清好看着平板专注的模样。

    林清好抬起头,看到夏目凑过来的脸蛋,跟墓离有几分相似的脸。当就是一阵气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之后,伸出手使劲儿拍了拍他的脑袋。

    “啪!啪!啪!”几声,小护士看得眼角一抽,少奶奶你到是轻点啊!你把夏目少爷给大傻了那可怎么办?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