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脑袋,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林清好,一脸的惊讶与受辱。他可是除了表哥最受人喜爱的孩子,哪个见了他不是温柔的笑着?哪个不是呵护着他?可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这个……随即又哀怨地低了头。

    表哥,你可是害死我了,这个女人也太无法无天了!

    “小嫂子,你是不是喜欢我表哥啊?”

    “什么意思啊?”

    “就是你心里有没有我表哥?”

    “我心里有没有你表哥这个问题我还不知道,不过,我眼中倒是经常有你表哥。”林清好笑着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夏目不解,中文程度不低,但是这种咬文嚼字的说话。他还真的有些不懂啊!请原谅他不是个中国人。

    “不懂就算了!”

    “小嫂子!”夏目伸出手准备拉林清好,却被林清好的话给制止了。

    “你可别碰我,你表哥这人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用我多少什么吧?”林清好眨眨大眼睛,一根手指在夏目眼前轻轻晃悠着。

    夏目无语,表哥啊!你这是找了个什么怪里怪气的人啊?真是让人想一拳打遍她!只是,第一他不打女人,第二这伸手不打笑脸人,第三,表哥……这人笑得这么灿烂,难道捡着钱了?还是中彩票了?

    “你捡到钱了?小嫂子?”夏目将双手插进裤兜里,站在一边看着林清好盯着平板屏幕,但那上面的画面一直都没有换过。

    “你有病吧?我这样子从哪儿去捡钱?真是的!”林清好没好气地道,这人真是墓离的弟弟?怎么感觉智商有些问题、。?

    “你真是墓离的弟弟?”林清好想到就问了出来,然后见夏目点了点头,这才道:“看来基因突变这也是事实,流着差不多的血,这智商却还是差了很多,看来这上帝还是公平的。给了你天使般的美貌,却没有给你一个高一点的智商。”

    “……”夏目默,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毒啊!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夏目才能维持他那天使般的微笑。

    小护士看了看僵着嘴角的夏目。慢慢地退了出去,还顺便将房门给关了上。这是他们之间的战争,自己在里面迟早会殃及无辜,不知道爷这边怎么样了?迈着轻巧的脚步朝着旁边的病房门迈去,然后以一个奇异的姿势趴在门上。

    四个二的病房内,检查之后j就带着护士离开了,墓离也在此时过来了。

    楚怜儿已经醒来,太过于虚弱,本来心脏就不够强。这次又是对着心脏刺去的,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躺在病床上。一张柔美的脸蛋已经没有半分血色,几乎呈现透明状态,绯色的唇瓣已经全然惨白,睫毛轻轻颤抖着,眼泪唰唰地不停落。没有言语。却给人受尽了天大的委屈。

    她难过的不止是林清好的话,其实那也并不算伤人。那些实话她早就该有能力承受了不是吗?可是她还是太高看了她自己,这些她受不了!真的受不了,那个七岁大的孩子,就像是一根刺刺进了她的心底,一动就会疼!

    疼得连呼吸都快断了……

    墓离走进病房的时候,楚怜儿的眼睛一子就亮了。本来没有力气的身体瞬间直了起来,只是一秒钟又摔了而已,苍白的脸因为剧烈的动作多了几分粉红。一只手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几声,唇瓣依旧苍白,睫毛依旧颤抖着。看着墓离高大修长的身姿走进来的时候,就像是在放电影一般,

    还是那种放慢了的镜头,眼看着楚怜儿眼中的光一点一滴的开始消失。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知觉的人。眼睛盯着同一方向,没有眨动一,眼神里面全是迷茫,竟然都看不到墓离的身影。

    墓离皱眉,那是……

    三两走上前,直接给了楚怜儿一巴掌,“啪!”的一声,就见着楚怜儿的嘴角缓缓勾出一抹苦涩的微笑。

    眼泪唰唰的流,小手抓住墓离的衣服,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不停的哭着,却没有一点声音,似乎要把这些年所受的委屈,都要表现出来,在她爱了那么多年的人的面前。她终于坚强不起来了。

    她的心已经千仓百孔,她的精神都要崩溃了。

    墓离低头看着埋在自己胸口连哭都没有声音的女子,眼中的不耐终于消失。其实爱一个人是没错的,只是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沉默了好久,楚怜儿也哭了好久,墓离伸出手抚摸着楚怜儿的卷发,声音平淡道:“怜儿,你该知道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楚怜儿抬起头,哭得脆弱,脸上都是泪水。是啊!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知道不是吗?他不爱她,他不爱她!可是他不知道,不知道他有多么爱他!她不要做阿娇!她不要,不要刘彻的金藏娇,只爱卫子夫一个人,她不要,真的不要!

    “你知道就好。”看着楚怜儿的泪水不断滑,滴落在被子中。一会儿就湿了好大一块,微微蹙眉,对于楚怜儿如此伤心有些不解。

    “怜儿,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是当你是妹妹看。”墓离轻声说道,看着楚怜儿一直哭他不解,却也不忍,虽然不是林清好受伤后的那种心疼与焦虑,但也还是有着几分真心。不管怎么样,这么多年来的感情也是有一些的,只是那无关爱情。

    “离哥哥,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不要说了。我都知道的,我都知道,我真的都知道!”楚怜儿紧张的抓住墓离的手,让他不要继续说去,她怕自己会崩溃,会再也受不了,因为如今都快到了极致了,承受能力真的已经不够了!

    抓住墓离的手哭得好不委屈,好不悲惨。可是没有人心疼,没有人在意。所有人都知道楚怜儿喜欢墓离,可墓离心中没人,却依旧放不楚怜儿她。这究竟算什么?难道孙月言似的爱情守护只能在神话故事里面出现?始终不适合在现实中吗?楚怜儿想着,七年前他们就有孩子了,他们有孩子了……

    他们有孩子了啊!楚怜儿痛苦地摇晃着头,使劲儿地抓着墓离的手,眼泪随着摇晃落到了墓离的受伤,那淡淡的温度就像是灼热了墓离的眼。虽然不能理解楚怜儿为什么这么爱,但是多少有了一些愧疚,终究是自己当初不该说了一句戏言。

    蹙了蹙眉头之后,墓离吐出了三个字,“怜儿,对不起。”对不起你的深爱,我不能给你任何回复,这份深爱他承受不起。

    听到墓离的一句对不起,楚怜儿的手缓缓松开,不可置信地看着墓离,摇着头大声道:“对不起?一句对不起,你能换我二十年的深爱?一句对不起,你能让我不再爱你吗?”她不想爱,可是却没办法不爱,因为爱了。

    “怜儿,如果你放不你对我的爱,你可以继续爱,但是受伤的是你!因为我不会给你任何回报!”墓离虽然心中有愧疚,但是感情这种事情若是不说清楚,恐怕更加麻烦,所以只能是先说实话了,这些事情早些解决早些好。

    不然林清好一直都不会给她好脸色看了,昨天儿子可是将辞职书递交到公司来了。那副认真劲儿他可是能看懂几分的,不想林清好受人白眼。

    楚怜儿笑了,眼角还有着泪,眼泪还在落,可是她却笑了,“我倒是希望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不想爱你,可是不得不爱,我控制不了。我比你更想结束这份感情,因为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再也忍受不住任何伤害,可是你的一个笑容就能让我得到治愈,就算是那笑不是对我。,你可知我爱你多深?你不知道,你一定不知道,你但凡知道一点就不会伤我如此之深,为什么你就不可以试着爱我一?我不是个好女人,可是我却是一个足够爱你的女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赶走你身边的女人,只是因为我爱你,而且我知道你也不喜欢她们。你说我做错了吗?我爱你我错了吗?”

    “你没错,你一直都没错,错的只是我只是当你妹妹看,给了你太多的希望,若是知道如此,我早就不该对你有半分好。这样你也能早点走出这份感情。”墓离说着,这话虽然让人觉得残忍,但是也是大实话。

    “你好残忍,你真的好残忍。我那么爱你,我那么爱啊!墓离!墓离!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你啊!”楚怜儿哭着叫出声,声音有些撕心裂肺。门口的小护士吓得一惊,差点摔倒,旁边病房里,大眼瞪小眼的林清好和夏目同时一怔,刚才听到楚怜儿的声音了?这房间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的吗?

    仔细一听,却又没有了,又继续互瞪着!

    但是刚才好像没有听错吧?好像真的是楚怜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悲切的叫着,她爱墓离,爱着墓离啊!

    林清好心中微微一叹,这楚怜儿究竟是有多爱墓离?爱到了这种委屈的地步?到底是怎么样的深爱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