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翻着微博,不在理会站在一边的夏目,突然出口道:“我以前看到了一段话,那个时候我觉得痛了就会放手。可是我现在又看到了一段话,让我知道了,有些人有些事就算是痛了也不会放的。”就比如楚怜儿对墓离的深爱。

    真的很不能理解,为何爱到了这种地步?

    夏目不理解林清好的话,瞟了林清好一眼,然后口气轻蔑道:“能不能不要用这这么忧伤的话语?难道你觉得刚才的话会让我表哥动心?”要动心早就动了好吧?夏目腹徘,他有时候都想将表哥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石头做的,不然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不去看怜儿姐姐的心?还一直无视着。

    林清好回眸,不咸不淡地看了夏目一眼,夏目赶紧举手投降道:“好好好,小嫂子你说,我听着。”见夏目如此,林清好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才眼盯着平板屏幕,思绪却不知道去哪儿了,粉嫩的唇触动着,“以前有个人,他说他很爱一人,怎么都放不。于是他就去找一个和尚,那个和尚开解过了很多人。很多人也都听取了他的想法,这次也是如此,和尚见男子这么说,笑了就对他说,没有什么事情是放不的。男子就说,可是我偏偏就是放不。和尚就拿出一个茶杯,然后吩咐人端来了开水,放在壶里。将茶杯递给男子后,就往里面倒开水,一直到整个杯子倒满了开水。将男子的手烫的起了水泡都没有松手,和尚说,施主,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男子笑了问道:什么才是常理?和尚说,痛了,自然就放手了。男子笑得更加温柔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些人有些事,不是痛了就可以放的。”

    说完之后,夏目也沉默了,那句不是痛了就可以放的。他明白了。就像是怜儿姐姐一样,痛!都还是放不墓离,要她不爱的话,除非挖心换骨。

    看着林清好也沉默着,空气中的气氛很不对,夏目笑了笑,对着林清好就叫道:“小嫂子,你别乱想,我表哥这人啊!经常不按常理出牌的!不用担心的!”虽然心疼怜儿姐姐,可是小嫂子还有小侄子了。而且。能将脆弱表达出来的人还不算脆弱,可是连脆弱都不肯透露出一丝的小嫂子到底是有多心酸了?

    一副安静的模样,气息祥和。说好听是祥和,不好听就是悲……因为没有表情了,那才是悲。那才是伤不是吗?

    看着夏目别扭的模样,林清好失笑,勾了勾手指,夏目凑了过来。林清好纤细修长的手指勾着夏目的巴道:“小子,告诉姐姐,你几岁了?”

    “什么几岁啊!我二十了!”夏目不满道,准备将勾在自己巴的手拿开。却看着女子一瞪眼又收回了手。

    林清好看到夏目的动作,笑得更欢乐了,刚才那点悲伤的感觉消失了,“才二十啊!那你比我小!”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是我小嫂子你不比我大,还比我小啊!”夏目翻了一个白眼。

    林清好一笑,松开勾住夏目巴的手指。改换上了夏目漂亮的脸蛋。将他漂亮的脸颊扯向两边,揉揉揉,还真是粉嫩啊!哼!墓离你捏我不能捏你儿子,我捏你表弟总行吧?捏儿子我自己还心疼了,还是捏你表弟!

    这边告一段落。旁边病房内,依旧还是人前黄花瘦的模样~

    “墓离!”墓离皱了皱眉,不是因为楚怜儿这尖锐的声音,而是因为她的称呼,从小到大,一直都是离哥哥前,离哥哥后的。这突然变了称呼,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爱你二十年,谁会像我一样?我等你这么多年,换来的是什么呀?换来的是你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换的是我等候你的时候,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不求你给我个名分,我只想要陪在你身边,可是。你给我的是什么?半分关心都不给我,只是对着我冷淡,除了冷淡还是冷淡,他们才陪你多久?你都能轻易接受,我爱了你二十年,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二十年啊!不是一年,不是两年!墓离!你告诉我啊!你给我一个我不爱你的理由!你给我一个将我二十年感情都放弃的理由!”初恋儿哭着,哭得肝肠寸断,哭得好像天都塌了来一样,对于她来说,墓离就是她的天,如今这天也要消失了吗?

    那她要怎么呼吸?怎么生存?这个世界已经不适合她生存了吧?不适合?是不是?不适合了?眼泪无声的流,墓离皱眉,为什么会这么爱?

    “怜儿,林陌桀是我的儿子,血缘关系是割舍不掉的!”墓离嗓音有些低沉,看到楚怜儿这样,他心中也不怎么好受,不爱,不心疼却愧疚。那份愧疚是不可能变成爱的,他知道,因为他就是爱,也只会爱那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我知道他是你儿子,我能接受他的存在!我能接受,你不爱林清好,对不对?你只是因为林陌桀,因为你的儿子,是不是?”楚怜儿哭着,那是他儿子她怎么会不知道?若是她能接受这个孩子的存在,是不是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离哥哥,我接受他,我接受你的孩子。你跟我结婚好不好?我不要别的,我要求也不多,我只想待在你身边,我只想要待在你身边?好不好?离哥哥,我什么都不求,我也可以接受林清好的存在,我可以跟她一起……”

    “怜儿!”墓离怒声,“怜儿,你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爱我,我不知道,可是我只当你是妹妹看,这句话我也说了很多次了,你能接受他们的存在我很高兴,但是我不会娶你的。林陌桀也不会接受你的,林清好更不会跟你一起,我不要你的委曲求全!你值得更好的男子去爱你!可惜那不是我!”墓离看着楚怜儿哭个不停的样子就轻声道,对于楚怜儿这幅样子,他有些无可奈何了。

    “不!不!不!是你!是你的话,我的委屈就值得!不对!那不是委屈!我从来都没有觉得爱你是委屈,我从来都没有觉得!”楚怜儿心中大痛,怎么会不值得?因为那个人是他,所以才值得,值得的!一切都值得!

    “我是不会爱你的,我只是当你是妹妹,你就死心吧!”墓离走到一边不去看楚怜儿的脸色,狠心道。

    见墓离走远几步,楚怜儿动动身子,却没有办法向他靠近,又是泪水滑。心中大通,伸出手朝着墓离伸去,“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残忍的对我!我不是外人啊!我不是外人!你不是说当我是妹妹看得吗?为什么说话能这么残忍?为什么啊?墓离,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爱我!为什么不能爱我!你接受林陌桀就相当于接受了林清好,可是这么多年,没有他们的时候你也没有接受我,为什么我就打动不了你的心?为什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我努力这么久,就是不能捂热你的心?”

    “我的心不能被你捂热,是因为已经被别人捂热了。”见楚怜儿依旧在一个问题上面纠缠,墓离只好说些狠话,就算是崩溃,也会好的。这段时间过去了就没事了,不都说了,痛过了之后就自然会放手了,现在她这样,也只是因为没有太痛而已,所以要给一些外在因素的刺激才行!

    残忍的话?他若不残忍,又怎么会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面来?他什么时候是善良的人了?好像从来都不是吧?当初不知道林陌桀的存在时,几次三番都差点将林清好掐死,可是林清好却为她挡了枪,他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但是那种感觉很好,是温暖的,他知道,若是要爱一个人,那就必须是林清好,不可能是外人。

    “你的心被捂热了?是谁?是谁?是林清好对不对?是那个为你生了儿子的人是不是?是她对不对?我早该知道的,在意大利的时候你就表现得很明显你。那个时候我就该知道的,那个时候我就明白的,可是我依旧是心存这一丝希望,可是为什么啊!为什么是她!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是她!”楚怜儿闭了闭眼,泪水顺着眼角流,

    听到楚怜儿说在意大利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看出什么来了?墓离不解,但是没有问出来,只是淡淡道:“没错就是她,就是她捂热了我的心,不是你!不是你楚怜儿,你明白吗?觉得委屈就放手吧!我对你只有亲情,没有爱情,也不可能有爱情的!怜儿,这件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说完之后又想起林清好之前说的话,说让怜儿不要在去她病房前晃悠了,就狠心道:“怜儿,明天我给你换个医院吧,这里对你的病情也没有好处。只能加重你的病情,你跟林清好也不要见面。”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只是不想她更加难堪,而且,对于林清好车祸这件事情,总归还是楚怜儿做的,哪怕是另外一个灵魂那也是她,因为是同一个躯体,只是分裂了,可仍然改变不了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若是她还留在这个医院,被林陌桀知道她去找他妈咪麻烦了的话。就算是楚家也拦不住自家儿子的动作了,儿子的实力也是不能小瞧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