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很安静,林清好闭着眼睛,夏目轻手轻脚地站起身子;走到林清好病床旁边看了看,又小声唤了几声,见林清好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醒来的迹象。漂亮的脸笑了笑,然后就惦着脚朝着病房门口走出去。

    关门的时候也很小心,林陌桀走到楼梯转拐处的时候就刚好看见夏目略微有些怪异的动作,有些意外,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就反应了过来。这应该是趁着妈咪睡着了,去看看楚怜儿吧?还真是个兄控,不然怎么这么听爹地的话?

    让守着妈咪就守着妈咪,还不私自走,只能趁着妈咪睡着?见他走进四个二里面,林陌桀才从转角处出来。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可爱的笑意,迈着稳稳地小步伐朝着病房走去;因为夏目的动作,林陌桀以为林清好是在睡觉,所以动作也有些轻。

    打开门的时候却看见自家妈咪的眼睛刚闭上,小嘴微微有些诧异,然后不满地嘟囔道:“妈咪,你这是干什么啊?见宝贝儿来就装睡?你是不是不喜欢宝贝儿?”林清好的动作着实有些怪异,听到林陌桀的话之后林清好这才面色正常的抬起头,睁开眼睛。

    看着林陌桀的小脸,噗嗤一声笑了,伸出手指勾了勾;林陌桀自觉地走过去之后,坐在边上,双眼依旧带着控诉,对刚才这件事情很不满。

    “好了,好了,我的小帅哥~”揉了揉林陌桀粉嫩的小脸,林清好这才道:“我看夏目一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样子,就装睡让他去看看楚怜儿;他们关系好,但是因为你爹地的话又只能守着我,我跟他没什么话说,很尴尬。让他去看看楚怜儿也好,总比跟我一直大眼瞪小眼好吧?”拍了拍林陌桀的头,林清好微笑着道。

    “妈咪,若是这件事情真的是楚怜儿做的。你要怎么做?”林陌桀听着林清好的话,了解地点点头,又想起之前问爹地的话,虽然知道妈咪的想法跟自己应该差不多。但是还是要确认一。

    “宝贝儿。你是不是顾虑你爹地的想法?”林清好皱了皱眉,虽然儿子做什么事情她都不反对;但是对于墓离能影响儿子做决定这件事情还是有些不满。这样不就是说明爱墓离比爱自己要多?

    这样想着,林清好就想着出了神,她不介意墓离走进他们的生活中,可是介意他一直在,在林清好心中,墓离始终跟自己是走不到一起的人,似乎冥冥之中就有这种感觉。

    “妈咪……妈咪……”林陌桀伸出小手在林清好面前挥了挥。

    “嗯……?”林清好回过神,疑惑地看着林陌桀,“怎么了?”一点也没有发现是自己走神了。还问林陌桀怎么了,看林陌桀一脸怪异的样子,林陌桀就笑了,“儿子,你这表情是在嫌弃妈咪?你不是说你都不会嫌弃妈咪的嘛?你说你会帮妈咪做饭。帮妈咪洗衣服,以后不娶老婆,就养着妈咪的,你现在要抛弃妈咪了啊?”林清好假意地抹了抹眼。

    林陌桀无语,优雅的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最后哭笑不得,“妈咪。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在鄙视你而已。”这句话一说见林清好更加起劲儿地抹眼泪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妈咪;到底谁才是小孩子啊?

    “妈咪,我都听你的,我最爱妈咪了。”林陌桀举起小手开始投降了。还煞有其事的将小手举了起来,林清好噗嗤一笑,然后狠狠地啵了林陌桀一大口,林陌桀精致地小脸上就多了一些口水,林陌桀伸出小手。平静地抹了脸上的口水。

    将小手放,拉住林清好的手,“妈咪,我不是顾虑着爹地的想法,若是这件事情爹地要插手的话,也阻止不了我,虽然楚家很大,势力也非同小可。但是这件事情,楚家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要么就是楚家跟我们对上,要么就是楚怜儿交出双腿。妈咪,你是不是觉得宝贝儿说得严重了?”细心地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林清好没有开口,林陌桀的心中也七上八,妈咪会不会嫌弃自己太狠心,太血腥了?

    见林陌桀脸上变了,林清好伸出手将他的小身子搂在怀中,虽然是病床有些不好动作;但是林清好还是将他搂在了怀中,看着林陌桀的表情,就知道多想了,其实对于她来说。儿子最重要,只要是儿子想做的事情她都会支持,“桀,妈咪没有这种想法,她害得妈咪这样,差点就……见不到你了。”本来准备说死了,但是觉得这种说法不大好,林请好就换了一个,慈爱地看着摸着林陌桀的碎发。

    林清好说道:“虽然你还小,但是你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妈咪便不会阻止你;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才行,虽然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昏迷前妈咪是看得清楚的,那车子撞向妈咪的时候是一点都没有留情,而且一次不成功还撞了第二次。妈咪跟她没有深仇大恨,她都能这么对妈咪,妈咪也不是心软的人,心软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你说的要她两条腿我都觉得轻了,但是你爹地跟他们关系好,也不能不给面子,就两条腿就算了吧,她是楚家的人,就算没了腿,楚家也不会亏待她!妈咪受的苦是不能白受的,若是你爹地要维护,那么从此,我们跟他就一刀两断,妈咪说到做到。”

    林陌桀保持沉默,他能感觉到,妈咪是在为爹地着想,但是……,算了,妈咪说得也对。

    “宝贝儿,你想想你干妈吧,她可是跟楚怜儿的哥哥楚霸天……”话没有说完,夏衣跟楚霸天还在纠缠不清着,若是……

    “妈咪,楚霸天应该不会,毕竟我们是我们,干妈是干妈。楚霸天若是这么不明事理的话,干妈跟他也没有什么可能了。”林陌桀想着,干妈估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消息应该也被截住了,等干妈来了,这件事情……哼!估计就没那么容易了。

    “好了,不要想这些事情了。你先告诉妈咪,今天怎么来这么早?你爹地去接你了?”林清好挑着眉。

    林陌桀点点头,“是啊,我看到爹地的时候也有些吃惊了,不过,妈咪这种感觉好幸福,有爹地的感觉很幸福。”

    “你很喜欢爹地?”林清好又一次问出声,见林陌桀点点头,嘴边泛着一丝苦笑,喜欢又能怎么样?哎……

    时间过得很快,也不知道是哪里的狗仔将这些消息给放了出去,楚家。这个大家族,一些人是早有耳闻的,虽然常年都在国外,但是在国内也是有着一些影响力的。

    楚怜儿和墓离的关系,被传得沸沸扬扬,不少媒体将以往他们一起的照片都给找了出来,在意大利时逛街的,前不久去jk国际的照片。两人都是亲密地相处着,举手间处处透着亲密,让人一眼都能感觉到,这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

    早些时候也有小道消息传出去,但是根本就没有人相信,这次这些消息易爆出来之后,就以掩耳盗铃之势传到了整个a市大大小小的街道,连几岁的小孩子都知道。jk国际的总裁跟楚家的小姐有着婚约,而传出这一消息之后,根本就没有人出来反驳,这也就让人坐实了猜想。

    李嘉怡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有将桌子给掀了,这些天好不容易林清好对她态度好了很多。她也能猜出来,之前是因为有些偏见,但是这个时候若是还不澄清的话。这儿媳妇和孙子可都没了!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啊!说话!这些消息你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吗?给我封了爆照的那家报社!我让它在a市倒闭!”李嘉怡将报纸摔在地上,冷着脸道。

    “夫人,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吩咐人去做了。”见李嘉怡十分气愤,克洛斯对着站在那儿不敢说话的几个手道,几人听到之后赶紧告退,他们最不愿意地就是跟老夫人报告消息,因为一般都会发脾气。

    “克洛斯,这件事情可千万不能让儿媳妇和小桀知道了。”见是克洛斯,李嘉怡面色好了些,有些担心道。

    克洛斯推了推眼镜,一闪而过的精光,然后才沉稳道:“我看这件事情少夫人说不定已经知道了,夫人,小少爷可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看起来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但是,想着之前见面的时候,小少爷的眼光,那可不像是一个普通七岁孩子的眼神,狠戾,血腥,跟小时候的墓离有些相似,不过那时候是老爷去世的时候,估计这次跟少夫人受伤也有些关系。

    李嘉怡沉思了一,然后,抬起头,有些紧张对着克洛斯道:“你快多派些人去楚怜儿那儿,我怀疑那孩子要动手了,沉默了这么久。儿媳妇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赶快给楚怜儿换个楼层,多找些人保护。”若是林陌桀真的动手了的话,那可就不好了,之前夏目将在病房门外听到的话都跟她说了,墓离也知道,但是并没有什么表示,好像并不打算管这件事情,但是她不能拿墓家的基业去赌。

    若是墓家跟楚家动起手来,虽然墓家会赢,但是也会有一段不好的时间。必须要避免这个情况发生,若是别人,倒是直接毁掉都没事,但是楚家偏偏跟墓家一直都是友好相处的,不止是因为墓离跟霸天关系好,而是因为上一代关系也好,可以说几百年来关系都很不错,而且互相扶持。

    可不能就让林陌桀给破坏了,那可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