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前台,夏衣拿着门卡,朝着电梯走了进去,刚才前台小姐的眼光里面似乎有着怜悯,让她有几分在意,皱了皱眉,还是放弃乱想。

    楚霸天要来a市,走的时候竟然跟自己一个招呼都没有打,说不生气那是假的,所以她紧跟着就买了机票,这些天也没有林清好他们的消息,总是有些紧张,只是要先找到楚霸天,问问。自己那些手传来的消息去哪儿了,努力忽略掉心中那一点点的不安,夏衣精致的脸上带着一些笑意。

    要查到楚霸天的房间很简单,而且拿到门卡也不难,刷了卡之后,夏衣走进去,听见哗啦啦啦的声音,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原来是在洗澡啊!当将包包放在一边,叫了两声,没有人应答,夏衣一笑,这里面隔音效果还真的不错。

    走到浴室门口,夏衣嘴角带着笑意,想也不想的就一掌将浴室门打开,浴室很大,见着是一个身材完美的女子正背对着自己,夏衣面上有些尴尬,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走错了。正准备返身,却发现自己浑身的力气就像是在刹那间被抽走了一样。

    推着浴室的手臂僵硬了,嘴角的微笑也僵硬住了。

    “啊”

    性感女子本就是赤.裸着,也没有想到会有人直接将门推开。见有人闯进来,回头一看尖叫一声,然后就躲进了斜靠在浴缸里面的男人肩窝中。有些不敢抬起头来,男子面上的表情也有些惊讶,似乎也没有想到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闯进来。双手还维持着之前的动作,搭在两边,浑身也是不着寸缕,看见来人的时候脸上终于多了一丝表情,只是一瞬,就将那丝表情掩埋,眯起了眼睛与夏衣对视。

    夏衣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她没有哭,脸色有些苍白,唇瓣张了张,却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如果是清好的话,这个时候应该是笑着说,打扰了吧?那自己呢?自己该怎么做?这么一幕,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心似乎碎了,难道自己的爱就像尘埃一样吗?风一吹,便再也看不见了。

    夏衣面上扯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看着浴缸里同样赤.裸地两人,笑了,笑得有些苦涩,声音有些沙哑:“楚霸天。我们玩完了。”音调是平静地,没有悲伤,唯一变化的就只是沙哑了几分,脸色苍白却带着笑意,旁人都能看出那是强颜欢笑。

    男子身边的女孩叫莎莎拉里。是个贵族女孩,而且有个身份。楚霸天的未婚妻,莎莎拉里的模样带着西方特有的风情,此时卷发凌乱,红唇微肿,举手投足都有着风情万种,此时。显得更加妩媚了几分,浴缸里面的水还不多,旁边的蓬蓬头不断地洒水花,夏衣站在原地就能将二人的身体全部看清楚,上上都能看清楚。

    水声很大,都能掩盖住一切的难堪。夏衣心想,可能就是水声将她的声音掩盖了吧?

    楚霸天看着夏衣有些苍白的面孔,没有一丝表情的脸道:“谁让你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夏衣笑了,这不是苦笑,而是好笑。楚霸天,你竟然这么问我?呵,我怎么还会相信你的话?我怎么还会?

    莎莎拉里看着两人之中的气氛,又看了看夏衣,这个女人……是最近跟霸天在一起的女人,当皱了皱眉,有些不满了,但是碍于楚霸天又不好做些什么,拿起旁边的浴巾将自己的身体裹住,也递了一块给楚霸天,楚霸天结果,也围住了身子,看了看莎莎拉里的样子,知道她极为霸道,也没说什么,又看了看笑着的夏衣,有些不解。夏衣的性格的话,这个时候不是因为给自己一巴掌,然后就走?那么他还好解释,可是眼,她没有这么做,而是笑着看着自己,那笑让他有些不好的预感,刚才她的话倒是说了很多次了,所以他并不介意,以往也有这种情况,夏衣哪次不是发了脾气的?

    “楚霸天,这是第几次了?”夏衣的语气很轻,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脸色都有些苍白,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第三次了吧?这次?他说过什么,上次说说绝对不会发生这件事情了,可现在又算是什么?这终于能理解刚才前台为什么会怜悯地看着自己了,因为这样啊?还真是让人伤心呢,呵呵……

    “第几次?夏衣,你以为谁像你那么无聊还去数吗?夏衣,你不会是前些天被我弄傻了吧?”楚霸天最看不得就是夏衣这种表情,好像什么都空了一样。

    莎莎拉里对于中文还是有些不理解,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管的比较好。走到楚霸天身边挽着楚霸天的手臂,夏衣看着两人的样子又笑了,“楚霸天,你记得我说过什么吗?”见男子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夏衣也不生气,笑着道:“一次不忠终身不用,你忘记了吧。我会跟你回去,也是因为我知道你跟他们没有发生过什么。”可是现在,我还拿什么相信你?我的爱人?莎莎里拉身上的红印,刚才她看得一清二楚,她可不认为那是莎莎拉里自己弄的,她也没那个本事不是吗?

    “以前你不是一样原谅我了。”听到男人这句话,夏衣大笑了起来,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笑得她眼角都有了一丝泪。

    “楚霸天,你当我夏衣是圣母吗?我问你,你们是不是做了?”心底还残留着最后一丝希望,只是希望不要被泯灭,她知道这样做有些没有用,可是她还有着一丝希望,所以她想问,想知道。

    见男子点头的时候,夏衣终于放弃了,不属于自己的终究是不属于自己啊!

    “嗯,我知道了,对不起打扰你们了,至此,再不相见。”说完,微笑着转身,楚霸天皱眉,这种结果应该不是他要的,她今天为什么没有生气?为什么没有质问自己?脸上有着一丝疑问,夏衣却不想再去看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走到外面的时候看到了楚霸天的手机,她拿了起来,她的手机被他收了,也不记得林清好的号码,当将手机打开,翻了翻,记上之后,这才将他的手机放,顺便将里面她们的照片清空,这是一点东西都不剩了,也不想给他剩,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她已经不想再要了,她累了,真的累了,不想在纠缠了。

    夏衣走出门的时候,被两个黑衣男拦住,夏衣眼角一冷,楚霸天,你还想怎么样?找人拦住自己?

    “夏小姐,你不要为难我们,老板说了,不让你走!”

    “让开!”

    “夏小姐,我们……”夏衣直接伸手就掐住了他的喉咙,黑衣男似乎没有想到夏衣会有这个动作,也是一愣,但是也不敢有什么反应。夏衣手一个用力,残忍的直接将男子的脖子扭断,丢在地上,然后看着另外一个黑衣男道:“告诉你们老板,我夏衣这辈子,跟他再也没有半分关系。”

    说完还直接从地上男子身上踩过,另外一个男子抖了抖身子,看了看地上的自己人。吞了吞口水,夏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当夏衣走过之后,才愣愣地拿起手机跟楚霸天报道,声音还有些哆嗦:“老……老板。”

    “拦住了?”楚霸天一只手环着莎莎里拉的肩膀,口气闲散道。

    “老板,夏小姐将十六给杀了,一点都没有留情。”男子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楚霸天皱眉,挂了电话,夏衣杀人?夏衣从来都没有杀过人,而且武功也是平平,怎么会将十六给杀了?皱了皱眉,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林清好接到夏衣电话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儿,当直接报了地址让她过去,别的什么话也没有说,夏衣过来的时候,面的人也没有拦着。因为没有心情去想其他的,直接就朝着林清好说的病房走去。

    看到林清好的时候,什么话都还没有说,直接扑了上去眨眨眼睛就开始哭,声音都没有出来,眼泪一颗接着一颗落,林清好抿抿唇,没有说话。夏目难得退了出去,跟林陌桀对视了一眼,知道此刻,这个地方也不能呆,干妈来了,看来楚霸天终于来了,那么今天晚上就能对付楚怜儿了,林陌桀嘴角泛起残忍的笑容,看得夏目眼角一抽,小侄子这是咋了?笑得跟表哥一样阴险?

    林清好将夏衣拦在怀中,看着夏衣哭成这般模样,除了楚霸天应该不可能是别人了,柔声道:“衣衣,别哭了,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我跟宝贝儿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你还有我们不是吗?你一直有我们,我们是不会离开你的。”

    林清好一安慰,夏衣就哭出了声,声音好不委屈,听着为之侧目。门外,林陌桀抿抿唇,干妈的变化肯定是楚霸天有关系,这楚家果然是没有一个好人!一个妹妹害自己妈咪,一个哥哥又老是将干妈弄哭,还真的都不是好人!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