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好……呜呜呜……当初我就不该回去的,呜呜呜呜……我不该回去的,我不该……”夏衣抱住林清好,哭得话都说不清楚,唇瓣也只是哆嗦着;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脑袋也一直摇晃着。

    林清好没有哭,眼角有些微红,看到夏衣这个样子,她心中也不好过。

    “好了好了,别哭了。”林清好笑着,“我就跟你说了,这天的男人都是一个样,你还不信,你看现在我说的话成了事实了吧?”

    “哎,我说林清好你是不是人啊!我都失恋了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落井石,你这算是什么闺蜜啊!”夏衣抬起头,看着自家好友那副样子,那气啊,就不打一处来,这也太没良心了吧?

    “得了吧你,我早就说了,没有了男人照样也可以活,你看,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宝贝儿了,送终的人也有了,还想什么男人啊!爱情这个玩意儿玩得不好那就是惹火烧身。所以,果断放弃得了。”

    “…….”

    “你看看我,这不恋爱,不也没有死人?咱们不是说了吗?我有钱我就养着你,怕什么,我会一直管你的。”

    “你会一直管我/?”夏衣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可怜我吧,可怜我吧。

    “那是当然,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管,吃喝拉撒睡我都管。”林清好笑着,看着夏衣一本正经道,养夏衣自然是说真的。

    “可是你总不能管我一辈子啊!”

    “怎么就不能了?”

    “那要是你以后的老公不愿意呢?”夏衣也不哭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就道。

    “不愿意我就不嫁呗,那种男人不要也罢,要养我,就得连你也养着,你就听我的,不要动不动就哭,也别伤心了。这有什么可伤心的?这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这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而且,你看看你。资本也有,怕什么?是不是,你想想,你在这儿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说不定还在跟别的女人滚床单了,你这么痛苦干嘛?你也应该该玩的就玩,要比他们还要潇洒,证明没有了他们我们也一样的能活去。”

    夏衣默,林小姐,你说得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白?我还在失恋中好吗?

    “清好。果然这个世界还是你最爱我了。”

    “那是当然,我不爱你我爱谁啊!”

    “我刚才只是有些委屈,没有伤心。”

    “嗯,我相信。”

    没有伤心,怎么可能没有。不过,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清好,这男人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我追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吗?差点没把我给气死。”夏衣拿起旁边的一杯水直接喝了之后,这才气愤道,林清好疑惑地眨眨眼,“怎么回事?你说。”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情她是知道的。估计跟楚霸天又脱不了关系了,果然,“昨天我去酒店找他,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他在酒店跟别的女人滚床单了。”

    “不是吧?这么厉害。”林清好笑着,这楚霸天可是太有勇气了。

    “可不是嘛,玩就玩吧。他妈的还在浴缸玩,你知道我看见那女人身上的吻痕之后,我想干什么吗?我都想直接将楚霸天的老二给剪了……”

    第二天,夏衣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想了很久,终于取了来。然后招了一辆车报了一个地址。就开始眼观鼻,鼻观心。

    站在楚霸天私人别墅前,夏衣随意的站着,姿势有些痞气。很不像一个女孩子,夏衣穿着特制的鞋子,整个一生黑,长发披散在肩上,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只脚踩在墙上,不停地抖啊抖,还真不想来,但是更不像纠缠了,所以讲清楚一些比较好,而且,清好也赞同,更重要的是,这东西得还给他。

    没有按门铃,而是对着门踢了两脚,说起来,这楚霸天也有些怪异,有钱不去自己买栋房子,偏偏买了这么一层,房门打开的时候,楚霸天手中还拿着吸尘器,夏衣挑了挑眉,瞧了瞧里面,莎莎里拉了……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就取笑道:“哎哟,还真没看出来,你楚霸天还会自己扫地啊!”哼!莎莎拉里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为了证明爱你,帮你扫地吗?这么做又是几个意思?

    装模作样!

    楚霸天向来都没什么表情,看到夏衣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意外,穿着休闲,冷声道:“想通了?”语气有着确定。

    “呵呵……”夏衣笑笑,耸了耸肩,“楚霸天你还真是死性不改,真当我是古代小说里面的那些女主角了?我只是来还东西的而已,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给你。”将手上的盒子递给楚霸天。

    楚霸天皱眉,却没有伸出手去接夏衣手中的盒子,将吸尘器丢在地上之后。上前一步霸道地将夏衣搂在怀中,深吸了一口属于她的气息之后,这才道:“夏衣,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我说的也不是这个。

    夏衣冷笑一声,直接将手中的盒子丢进内,然后伸出手拍了拍楚霸天的肩膀就道:“放手吧,待会儿你未婚妻来看到了可就不好了,我可不想还要解释一大堆子虚乌有的东西。”

    “不放!”

    “放开!”夏衣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夏衣不要闹了好不好,莎莎里拉那件事情,我……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现在还不能将莎莎里拉推开,只是,原因也还不能说。当紧了紧抱住夏衣的手,脑袋蹭蹭夏衣的脑袋,有些可爱,夏衣一愣,但随即便清醒了过来,夏衣啊夏衣,你可不能就这么被迷惑了!

    “楚霸天,你让我留在你身边?请问我要以什么身份留在你身边?你有未婚妻,你们快要结婚了!上次你说,她已经不是你未婚妻了,你是单身!是单身我才跟你回去的!可是结果不是!你骗了我!你现在还要我跟你回去,那你告诉我该用什么身份回去?”小三?情人?还是什么?

    楚霸天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将夏衣抱在怀中,夏衣身高不矮,可是还是比楚霸天矮上不少,也就到了他嘴巴处而已。

    “楚霸天我跟你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放开我吧。”夏衣见楚霸天不说话,冷哼一声之后就怒声道,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一副死人脸。看不懂他想什么,做出来的又偏偏是你最讨厌的事情。

    “夏衣!”

    “楚霸天,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我最想做警察,因为那个职业最不相信的就是誓言!”

    “夏衣,我们不吵好不好?你就住在这里,你知道的我最喜欢这里的房子,我最喜欢的也是你。”楚霸天眉间有些苦恼,对于夏衣软硬不吃的态度,估计是找了林清好之后被林清好传授了几招。

    “楚霸天,我还真的不知道,原来你病得不轻啊!”夏衣推开楚霸天,然后瞪着眼睛道:“你怎么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样做不好吧?难道你还准备学刘彻金藏娇?你不适合的,还有,我也不想去管你跟莎莎里拉的事情了,因为根本就没有意义,我跟你终究是两根平行线,以后便不会在相交了。”

    “我没有!”

    “别狡辩,这你也不适合,你最近越来越不像你了。楚霸天我们玩完了,你不知道吗?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夏衣你不要闹了好不好!”楚霸天无奈道。

    “我闹?楚霸天,你说你搞不搞笑啊?你要是觉得我闹,你别理我就是了,你以为我有多稀罕?”

    “你不稀罕?我才不信!”

    “我说楚霸天,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不要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儿?”夏衣看着楚霸天一副无可救药的样子,简直是让人忍无可忍了,“楚霸天,你已经有未婚妻了,昨天,你们昨天还在一起!你忘记了?你说你跟她没什么!可是没有几天你们就做了!你们就在一起了,还玩花样,是在浴缸里面,楚霸天!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说你的话搞不搞笑?啊!”

    “我现在还没有打算取消婚约,你要是有本事的话你就让我跟她解除婚约,跟你在一起啊!”楚霸天笑着。

    “我没本事行了吗?你行行好,离我远点吧!我听你这话的意思,就有些纳闷了,你这话怎么听都是让我去把你的未婚妻给赶走吧?你搞不搞笑啊,我现在已经不想跟你有什么关系了,所以你的未婚妻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威胁了。”

    “夏衣,你什么意思!”

    “我说的你听不懂?”夏衣一副你白痴的样子,“就算现在你位置比我高,比我有钱,什么都比我好,但是我也不用委曲求全跟着你吧?我夏衣什么东西都不缺,干嘛一定要跟着你?清好说得对,这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是多得是。”

    “夏衣!”楚霸天面色有些阴沉,对于夏衣的话十分生气,看着楚霸天变了脸色,夏衣也有些不耐烦了,趁着楚霸天一个不注意就直接一个手劈了去,楚霸天瞪眼,直接倒在了地上,夏衣拍拍手,哼!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