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霸天,我跟你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其实我觉得你好可怜,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说的是实话。”夏衣挑着眉看着黑着脸的楚霸天,无所谓的说道。

    “夏衣!”怒火冲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衣做了一个十分粗鲁的动作,伸出纤细的手指掏了掏耳朵,还邪恶得弹了弹,看到楚霸天脸上嫌弃的表情之后,笑得更乐了,又将手指放在自己眼前吹了吹,这才淡然道:“你看,楚霸天我们不适合,真正的我就是这样的。粗鲁,以前呢,我想着我们能在一起,所以我淑女,我美丽,可是如今我已经不稀罕你了。所以啊!在你身边我也不需要装模作样了。”

    楚霸天闻言笑了:“夏衣,你说谎,我认识你那么多年,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吗?你以为你转成这样子我就会让你走?你想得太美了。”

    夏衣闻言,眸光中出现了一丝厌恶,丝毫没有隐瞒,楚霸天看得分明。夏衣笑着:“楚霸天,我不否认我爱过你,不过这又有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的,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楚霸天,说实话呢,你床.上功夫还不错,这也是当初我没有离开你的理由。那么多男人也就你对了我的胃口,可是最近我觉得腻了,脏了。因为你被别人用过了,用过了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脏了。”夏衣口不对心地说着,什么话能让楚霸天生气,她就专挑什么话说。

    楚霸天胸膛开始不断的大幅度起伏,一看就是被气得不清,然后直接啪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夏衣摸了摸鼻子,还真小气,“夏衣,你给我滚,滚!”

    “滚就滚,谁怕谁啊!”夏衣踹了房门一脚之后。这才转身离开,头也不回,楚霸天我可是什么都不欠你的,哼!

    话又说到墓离的转身医院中。林清好百般无聊地在微博上面瞎逛着,结果却看到了墓离跟楚怜儿的照片,起先是兴致勃勃地翻着,后面看着越看越觉得有中火气。还真是金童玉女啊!真是相配,有人还给配了图,金玉良缘!哼!

    又进了新闻页去看,上面大肆报道着楚怜儿跟墓离这么多年来的亲密照片。有两小无猜的时候,有青梅竹马的时候,也有最近出双入对的照片,八月的天气很是炎热。林清好的腿快好了。当看到这些报道的时候,林清好嘴角都带着一丝笑意。

    只要有狗仔的地方就有八卦,她现在倒是很庆幸,墓离这医院外人进不来,不然不知道又要传成什么样了!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哼!

    真是乱写,什么金童玉女?什么金玉良缘?

    搞不搞笑啊?

    他们要是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吧?

    偏偏墓离这要死的,这件事情都在娱乐报道了大半个月了,也没有见他说点什么。楚家那边也没有说什么,倒是新闻还是一如既往的报道着。偶尔有记者堵到了墓离关于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也只是一摆手,后面的杰克就直接开口威胁了。是不想要在a市存活去了吧?看到这里的时候,林清好总是一笑,这杰克好黑啊!

    媒体又传出其实墓家总裁根本就不想与楚怜儿小姐结婚,只是因为楚怜儿小姐怀孕了。什么什么的…..

    林清好又笑了。偏偏这么久,楚怜儿这媒体关注的女主角一直都没有在所有人面前亮相,这个想法就被人确定了。

    林清好翻微博,看娱乐新闻都是说着她们的事情,就直接将平板丢在了桌子上。然后拿起一边的手机。这夏衣又不知道干嘛去了,又看了看刚才小护士放在桌子上面的报纸,这才拿了起来,夏目这家伙最近得了特赦令,不需要时刻跟着,这会儿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跟夏衣还真是配得很,老是喜欢到处跑!

    对于这两只,林清好表示很头痛啊!

    将报纸打开之后,林清好沉默了一秒钟,之后双手将报纸一揉,然后做了一个投篮的动作,瞄准对面不远处的垃圾桶,一丢就中,报纸在空气中划了一之后就准确无误地被丢在了垃圾桶里,林陌桀进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这么一幕,嘴角泛起可爱的笑意,童稚地声音清脆道:“妈咪,淑女是不能这样做的。”大眼睛抽空看了一眼垃圾桶里的报纸,看到上面的人之后,林陌桀也能想通,妈咪为什么这么暴躁了。

    “儿子,你妈咪可是正儿八经的淑女,都拿过证的好吗?”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口气悠闲得很,淡定地又拿起了边上的平板,将自己已经有了十年历史的扣扣登了上,然后一看,又好友申请,抬头看了看自家儿子正在拿着自己的电脑玩着。

    通过之后,那边发来了一个消息,是个男子,年纪写着十五岁,当然林清好是不信的,上嘛,都乱写,男子的名叫做,那么再见。

    那么再见:在不在啊?

    我病态是林清好的名,这个名实在是有些霸道,当也就回了几个字。

    我病态:我没死自然在。

    那么再见:嘻嘻~你叫什么名字?

    我病态:哎……你问我?你不觉得你该先说?林清好撑着巴,问别人名字之前应该先自我介绍吧?

    那么再见:“恩恩,那就好的,你多大?”

    多大?这个怎么说?林清好歪着脑袋,敲出了几个字,我病态:“你不觉得你应该先自报家门?你多大。”

    “十五。”

    我病态:“这么小啊!”

    那么再见:“不小了。”

    林清好无语,好像没什么话可说?当就准备线了,然后又见那边发来了消息,那么再见:“大姐,你叫什么名字?”

    林清好默,大姐?搞笑吧你,当就回了三字,我病态:“林清好。”

    那么再见:“你哪里的呢?”林清好点开他的资料看了看,显示是b市的,当就直接道:“a市,你跟我不在一个城市。”小兄弟我跟你没话说了。

    那么再见:“恩恩……唉唉!!大姐姐等你发了把我带着吧。”还发了一个可怜的表情,林清好默。这是牛郎在上找相好的来了?求包养?这也能遇见?

    当嘴角一扯,我病态:好吧,我把你带着。

    那么再见:哈哈……有吃有喝么?发工资吗?

    我病态:发财了我就把你养着吧,哈哈哈哈。

    林清好,这算不算是诱拐未成年人?不知道林陌桀看到了作何感想?孩子他爹又有什么想法?肯定会掐自己的吧?

    那么再见:哈哈,真的吗?这样可以吗?那我现在拉个勾,发个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病态:好吧,打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么再见:恩恩,好的好的,我亲爱的大姐姐,要是我发了我就把你养着,哈哈。

    看到这个林清好笑了,这才对嘛,我病态:这个很好,这个主意更好。

    那么再见:恩恩,对嘛对嘛,一般都是男生杨女生,天经地义。

    我病态:也有女养男的啊,就是传说中的小白脸,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林清好发了好多个疑问,这不是小白脸吗?还这么说话。

    那么再见:那是吃软饭的男生,我要努力,我不想吃软饭,这句话,大姐姐你懂吗?

    我变态:那么你就努力吧,加油吧。

    那么再见:你觉得男的花不花心?

    我病态:男人都是一个样,我觉得吧,男生啊!我觉得没什么真心的,什么爱一个人是好久好久,爱别人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而且跟每个女生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那么爱,那么深爱,都是花言巧语。

    那么再见:你受过伤?

    我病态:我只是就事论事。

    那么再见:那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吗?

    我病态:那你到底是不是好人?我的定义是对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对我不好的人是不是好人跟我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那么再见:我当然是好人啊,我对你好不好。

    我病态:不好。

    那么再见:你真自恋,对你好的就是好人,对你不好的额就是坏人了,那你说说我怎么对你不好了?你说说。

    我病态:怎么好了,你说。

    那么再见:我觉得在我心里还是很在乎你,这个理由可以吗?说我爱你你也不行吧?

    我病态:你说到说话了,我不信。

    那么再见:为什么不相信我?真的,我没有骗你,骗你是乌龟,行么?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病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是我的谁?林清好真的快笑喷了,但是又不能,儿子还在边上了,只能忍着。

    那么再见: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病态:不知道,这种事情不确定。

    那么再见:那你最不喜欢的事情是什么?

    我病态:看心情啊,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都不喜欢。

    那么再见:那你真善变,一不高兴岂不是六亲不认?

    我病态:这个倒不是。

    那么再见:大姐姐,你初吻在吗?

    林清好嘴角微抽,这算什么问题?我病态:早就没了。

    那么再见:那你结婚时候想要什么?

    我病态:结婚啊?蓝天大海还有我的少年。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