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跟闺蜜聊天的时候,她说了好多,说她以前的恋;那个时候我虽然陪在她身边,可是这些故事却是我不知道的,我心疼她的隐忍,心疼她的坚强,也心疼她的神经兮兮,她是一个很爱画画的女孩儿,跟很多普通的女孩儿一样,有着美丽的梦想,可是梦想终究也只是梦想,就像花朵,时间到了,便会溃败一样。

    那是她十八岁的爱,我的经历没有她那么轰轰烈烈,我不敢像她一样;大声说着,我在十八岁,那个美妙如花的年纪了一个人。一个我认为很好,你们可能不见得会喜欢的人。当时我还打趣,没请我吃饭的男人都不行,你告诉你男朋友,你家还有两个人需要养,一定要努力赚钱。

    看到故事的时候,我只能感觉到淡淡的心酸,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是个不善辞的人;安慰这种话对我来说很难,还不如直接上去一巴掌将她拍醒。都说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爱过一个人渣?怎么就没有?自然是爱过的,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爱,说爱也像是爱,说不爱也就是不爱。

    跟每个人在一起时都是那么认真,分手后也忘得一干二净。这样不痛不伤,其实也是好的,对于她,我们认识不久,五年,五年不长不短,可严格说起来,我们应该是认识了八年吧?七年之痒都过了。

    初中我们同校,她们知道我,认识我;可我不认识她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跟他们成为一辈子的好闺蜜,从来不会生我的气,就算我矫不接他们的电话,几个月不联系她们。可是我知道,我心底有他们的位置,我一直以为初中的闺蜜就是最好的闺蜜了。可我现不是,有了距离便没了亲切。

    可她们,几年不联系,问我的第一句。你是在生我的气吗?不接我电话,我摇头失笑,怎么会,我最爱的就是你们啊!跟家人一样,受了委屈我会第一个找你,照了好笑的照片也会第一时间跟你们分享,以前老是在你们空间没有看到我的照片,我时常在想,怎么就没有我的?后来我知道了,我没给你们怎么会有我的?

    我自己想啰啰嗦嗦说一些。我想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有心酸,我不是个诚实的人,有些秘密我自己知道,他们也从不强求我。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关系。纯友谊,能维持这么久,是我真的没有想到的,请别人吃饭,我会犹豫,会觉得贵,可是对于他们。说走就走,觉不含糊,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经常我宁愿在睡懒觉也不愿接他们电话,我知道他们会难过,可他们也知道,我向来轻色轻友。若是不主动联系我说不定我就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忘记了他们。所以不管是什么,总能让我知道他们的一些消息。

    啰嗦了这么久,就看看那个故事吧。

    十八岁的爱,逼疯了一个爱才华的女子。

    在很年轻的时候爱了一个人。

    到如今。除了他,再也不能其他人。我知道与他此生没有机会在一起,或许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他。我有点想他。

    看到这个我有点想他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心酸,没有机会在一起,便只能有点想念了。

    在那个很单纯的时候,遇到了他。他告诉我,当你不知道别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的时候,请你自己先做一个好人。

    如此这般,他于我而便是神明。

    他曾经告诉我,他是外星的奥特曼,是来拯救我的。有一天,当我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回到自己的星球。我说我愿意做一只小怪兽,因为有怪兽的地方就有奥特曼。

    后来看到一句话:每个奥特曼的背后都有一只默默挨打的小怪兽。我想小怪兽一定是很爱很爱奥特曼的。

    于是,泪流满面……

    我时常说自己是一个狠心的人,看到这里时,心脏难免跳动了一,纯洁的爱有多少?不留恋*的有多少?

    她跟我说过,想把她的故事记录来,我能用的就是这种方式,这种记录,如果有人觉得我是凑字数,麻烦你可以不用订阅,谢谢,我不介意。

    他对我当时而,就是救命的稻草,再也不愿放开。上课偷偷的与他聊天,讲述身边的故事,琐事。絮絮叨叨,就是废话也讲的特别开心。

    他讲他的故事,似乎是我缠着他讲的吧。对于爱看小说的我来说,最喜欢的无非就是爱的死去活来的故事了。

    他的故事没有令我失望,确实是爱的疼的进了骨子里去了。现在,他可能还爱着那个女孩,那个我羡慕至今的女孩。

    我通过他们的故事了他……

    有一天中午,我呆在教室玩电脑,应该是问了他喜欢听什么歌。他让我搜了几歌:红装,王妃。时间久远,我也只记得这两个名字了。

    最爱的是红装,当时的同学都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歌曲。他们还无法体会歌曲中的味道。我却听的甚是入迷,泪眼婆娑。后面大概一年,我的铃声就是红装了。

    通过一个故事了主角,这是何等的悲哀?我想起我最爱的男主,炎圣桀,他桀骜不羁,霸道,肆意,可是他专,他为了陶织星眼里只有他一个人,赶走了身边所有的女人。

    他常说,猫……

    那声称呼让我羡慕,那个肆意的女孩,那个肆意的男孩,他们的故事我一直记得,我也一直爱着,一直爱着。

    他讲他年轻时,任意妄为。刚毕业,没有固定的工作,四处闯荡,并且带着他喜爱的妹子私奔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停留来,租房子,讨生活。那个女孩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是个娇贵的公主,衣服都没洗过。每天都得几十块的零食供着。我想当时的日子该是很苦了,但总归有那么些甜蜜在其中。

    既然都这样了,生活总得继续。于是他一件一件的教她。她也慢慢的学。

    他觉得压力很大,女孩子是不出去工作的,每日在家等他回来。他是个负责人的人,为了女孩子。他拼命的工作。日子渐渐好些了,可他们的关系,缺日趋紧张。

    他越来越忙,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女孩子也觉得非常的孤独,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朋友。许是她有些清傲吧,不愿与附近妇女姐妹来往。

    开始迷恋上络,日日与他人聊天打时间,等着爱人回来。

    他因工作辛苦,脾气也不太好。有一天他回家。瞥到女孩子的聊天记录,女孩子了个“亲爱的”给别人。他当时非常生气,我想那可能是很严重的场面,我也未曾见得。那天他们吵的很凶,女孩子跳了楼。路他说。女孩子满脸伤心,一脚踏上临窗的桌子,就跳了去。他死命一扑,拽住了女孩子。我想象不出当时女孩子被吊在空中时是怎样一种心。她有没有很怕。怕他不来救她。他有没有很怕,怕自己没有拉住她。

    我不知道怎么又哭了。

    若是当时他没有拉住她,或者他们一起掉去了,会怎么样?这种事是不敢去相像的。

    后来误会解除。女孩子因为太寂寞,只能跟朋友聊天,他看到的只是她跟女性朋友的聊天。女孩子讲她呆在家有多寂寞,多难受。他又是安慰又是解释,他只是太累了。他害怕她离他而去。

    后来,他们还是没能在一起。我不记得是因为什么。纠纠缠缠肯定还是有的。我记得后来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女孩子还没有结婚。

    这个故事处处都透露出一种悲伤,我也不明所以,总是觉得心脏有些压抑,压抑地难受。呼吸也有些困难,就好像有人揪着你的心。让你跟他一起疼痛一样,没有痛过,是不能忍受的。

    我想,我也是感受不了的,可我偏偏想起了故事里,我爱的那些人儿们。他们的爱让我羡慕,让我厌恶,也让我憎恨。可还有一种感,叫做心疼,心疼里面的主角,心疼他们的迫不得已,心疼他们的身不由己,也心疼自己。心疼自己的无能为力,做不了什么。

    他是很爱那个女孩的,一直记得。我认识他那会儿,他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和身边的同事相处融洽。成熟许多了。他的年少轻狂我没有看见,他的稳重儒雅,他的那个她也不曾体验。

    那会儿,我叫他叔叔。那会儿我觉得自己好年轻,见谁都叫叔叔。如今,被别人叫做阿姨……

    好像那会儿,我帮他出主意挽回某个女孩子,那些个招数全是我从小说上看来的。他则监督我学习,时不时打个电话过来检查。他到底有没有打电话我不得而知了,因为后面我的手机,上课就关机了。

    那时,我好迷恋他。觉得他就说我的太阳,我的天神。他的话我几乎听计从。可是我的自制力太差,也没坚持几天。

    我们约定,如果我乖乖上课,不玩手机。他随时检查。如果我做到了,放学时间他就陪我聊天。如果我没做到,他就再也不理我。

    结果,你们应该猜得到的。我没坚持来。但他也没有不理我。

    因为他们的故事,有了兴趣,后面就是将自己懂得的知识传授,在后来感受他的兴奋快乐,悲伤喜欢。然后你脸上的表也变化了,身边的人就问,你恋爱了吗?你失恋了吗?然后你愣了,突然就想起来,啊!原来我是喜欢他啊!这种认知让你欢喜又哀愁,因为你爱他,可是你也知道,他爱她。

    后来,我们不知道怎么就在一起了。我记得是我说的。现在想想,每一段恋,在一起和分手都是我说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遇到让我不愿意说分手的人。

    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十八,他二四。

    我是一个成长很慢的人,也就是笨。而且我当时的脾气很怪。嗯……虽然现在也有点怪,比以前是好多了。

    我是个比较隐忍的孩子,有什么高兴都喜欢闷着,不说。等憋不住了,也就爆了。我小时候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方圆几里的家长都夸我,无非是挺话,懂事。爱学习之类的。其实现在明白,听话也是笨的一种表现。

    到了高中,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与父母的想法有了偏差又急于显现自己的智慧,于是就像矛和盾,吵的不可开交。

    每次和父亲见面都得吵架,一吵架我就被父亲的蛮横不讲理气的眼泪一泻千里。

    在年少的那些日子,我也割过腕跳过楼。割腕自然是不成功的,至于跳楼,拽住我的不是他,而是我的父亲。我还因为此事挨了父亲一巴掌,那时我体会了父亲的力气是多么夸张。

    十八岁,是我过得最乱的一段日子。性格古怪,脾气不好。急于表现,沉淀不够。每天都有好多新奇的想法,每天都有许多不可理喻的念头。那时我最喜欢爬上教室外面呢围墙吹风,看天,在围墙上走来走去。吓得班级同学目瞪口呆,骂我的话自己也没少说。班主任也怕我这个神经病,几次三番的派班干部,我的好朋友过来劝我来。我均不理会。以至后来,班主任没法,铁将军锁门,我再也出去不了。

    那个时候也是我最欢喜的年代,肆意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似乎没有多少人来阻止你。我们师范生,介于高中和职教生之间。刚好学校也坐落在两个学校之间,我们教学楼顶上有个天文观测台,是个球形的房间,房间里有个天文望远镜。那估计是我们学校最贵重的物品了。正是因为这个球,有人趣称:师范的顶个球用……

    师范的大部分同学都是不愿意当教师的,都是被家人逼过来的。我就是其中之一。因此对于学习,没几个伤心,大家的心思都放在玩上面。中师是我过得最轻松的年代。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