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夏姑娘,你这故事,还真的是。狗血啊!狗血得不能在狗血了。”林清好眯起眼睛,笑得很是愉悦,林陌桀歪在他身边,也是笑眯眯的模样。

    “唉,你说,让他家的户口本上出现我的名字怎么就这么困难?”夏衣叹气,者真真是一件很让人苦恼的事啊!楚霸天这人,纠结又扭曲,而且看起来明明是沉稳的,做些事啊!简直就是让人生怒气!

    “干妈,宝贝儿要告诉你一件事。”林陌桀笑得优雅,看着夏衣唉声叹气的模样。

    夏衣偏头,用眼神示意,你说。

    林陌桀玩着林清好的手指,一边口气淡淡地说道:“刚才有消息传来,楚霸天回西班牙了,还带着他的未婚妻莎莎拉里一起。”说完就看着夏衣的面色变了一,随即又变了回来。

    口气无所谓地道:“管我什么事?我跟他现在可是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了。”终于,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了。多么可悲的话啊!呵呵,真想冷笑两声,终于,这个城市也变空了,没有楚霸天的空间,连呼吸带出的风,响得震耳欲聋。

    林清好歪着身子,没有说话,伸出手将夏衣抱在怀中。一句话也不说,其实有时候一个拥抱就够了,只要在难过的时候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你就在她身边,不弃不离。

    夏衣的头埋在林清好的怀中,她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可是脸颊上的泪水时刻在提醒她,还爱着,便是心痛。她一直想着不要哭,不要哭,她也不想哭,可是眼泪还是唰唰地一直往掉着,林清好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头。这个时候劝解、安慰都是没有用的,哭出来就好了,一味的隐忍也不是办法。

    只是这样,她更加不想跟墓离在一起。太危险了,那种爱。

    林陌桀的身份一曝光,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她身后中伤她,也许会变成路人们口中口服蜜饯,恬不知耻的贱人。那些人总是想着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原因或许就是这种备受瞩目的感觉,一次都没有拥有过,这种时候不躲不避都是办法,其实;只要身边的人相信就好了,在友和爱里。若是爱,便会相信。

    楚霸天和夏衣缺的,就是这个,有爱,却给不了对方信任。

    “衣衣。每个人都是贪心的,总是想留住身边每个对他好的人,楚霸天对于莎莎里拉也不是没有感的,你也看出来了。不管那感是什么,有就是有了,男人就算没有爱也可以性,你不是也知道吗?”林清好微笑着。就算是夏衣这么伤心,她脸上的微笑也在,不熟悉的人恐怕会说,这人也太没良心了吧?可是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每个人的表现方式都不同而已。

    “清好,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希望这个世界上有一台时光机,哪怕丢掉性命,我也要拥有。因为我想回到过去,选择不认识那个人,那个我不该认识的人。我还想用它穿越未来,知道我该珍惜的那个人是谁。如此我就不用谈恋爱了,因为我直接找到了他。”夏衣喃喃自语着,林清好手一直摸着她的头,听到她的话,也只是眼神微微一动,是啊,何曾不想,可如今的生活,她也不毁。

    林清好笑着,“衣衣,你应该感谢那些人,是他们让你学会了知足;也要谢谢那些伤害你的人,让你明白了什么事痛苦,一杯沸腾的水倒在杯子里,你选择不丢掉,那么就要接受被烫伤的准备。”

    “我说亲爱的,你安慰人就不能找些好的词语?”夏衣抬起头,眼眶红红地,大大的眼睛瞪着夏衣。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死人,这个世界也没有完全不苦的人,但是真正能治愈自己的,也只有你自己,别人是帮不了你的。你现在就算是什么都失去了,你也还有未来不是吗?”

    “我不想嫁人了,你娶我好不好?你要爱我比他们都爱。”

    “好好好,我娶你,我也不结婚了,跟你一起。”

    “啊!不要啊!”林陌桀怂拉着小脸,大大的眼睛控诉地看着林清好,嘴巴也嘟着,“干妈,妈咪,我要爹地。”说着小身子一扭,要生气的模样,夏衣一乐,性感的双眸一弯,虽然还有着红润的痕迹,却不输美丽,“我说你个臭小子,是不愿意养着干妈了吧?嗯?是不是?”两手抹上林陌桀的小脸,扯了扯,还咧牙咧嘴的。

    “唔……唔……”林陌桀瞪着眼睛抗议。

    “亲爱的,你说,这书上和电视上都说吃糖不好,我就直接把糖给戒了,书上和电视上也说,吃薯条对胃不好,我也戒了。虽然你还没戒,书上说女生和女生感不能太好,电视上说,男生和男生感不能太好,我把书撕了,把电视也砸了,因为我不相信我们这感这么好,还真戒了?”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嘴角弯弯着,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事,这样强颜欢笑才是最伤心的吧?

    “亲爱的,你不可以嫁人,你要等着我,等着我辈子娶你。”夏衣自自语道,林陌桀跟林清好对视,相似的脸上都有着无奈,又开始胡乱语了,都想叫j来给她看看了。

    “衣衣,你记得,这个世界还有我跟桀,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是一辈子不会抛弃你的人。以后就算你因为谁崩溃了,想要去死,那个时候,你一定还要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们,还有我们在等着你。”林清好难得说些煽的话,而每次都是给夏衣的,只有她才能被这么对待。

    夏衣点头,哭笑不得:“我再也不要做好人了,不是都说好人就会有好报的吗?可是我他妈的做好人成全了他们,为什么我还这么悲惨?谁能给我解释解释?这他妈的太不可信了。“

    “姑娘我看你是听错了吧?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林清好没好气的道,她一直都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不属于自己的她是不会强求的,也不会去抢;可是属于她的,就算是谁在她面前切腹明志都是没有用的。

    “你说我为他们想了这么多,怎么就没人替我想想?我把他们的好和坏都想在一起了,最终,我的出来了一个结论,就是我这人又在多管闲事,自作多了,早知道,我就该像电视里面一样,哭得死去活来的。”夏衣愤愤不平,有些惋惜的神色,之前没有出演一场好戏。

    林清好微笑:“得了吧,那不适合你,这招我可是玩过了,只不过是相反的。”在意大利的时候,可不就是这么玩过?墓离还真当了才是叫人有些惊讶的,不过也还好是上当了。

    夏衣沉默,姑娘你还真有勇气,估计是对墓离做的吧?还真是心有灵犀不点就通了啊!只是,她恐怕以后爱的人都跟楚霸天很相似了吧?毕竟爱到了骨子里,可是那么容易能忘掉的?哎,爱,爱,原本就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伤心,一个人……

    “别胡思乱想了,说不定这个时候正在机上翻滚了。”林清好一本正经地吐出这段话,林陌桀塞着耳塞,很明智地决定不再去听着两个女人的话,实在是考验智商的一种行为啊!

    “你说,我也就一个愿望,为什么上帝叔叔都不肯应承我?”夏衣眨巴着大眼睛,脸上有着不满,她不过就是希望有个人爱她,一直不离开她而已,难道就这么难?这也太坑爹了吧?

    林清好沉默,夏衣继续道:“真希望我爱的人,多年以后死于心碎,因思及我。”林清好嘴角一抽,这话可真经典啊!暗自点了点头,这话得记着,哈哈哈,好不容易能听见她说出这么经典的话语。

    虽然说一千遍一万遍也都只是这个样子,但是她可是真心的这么想过;许了一千遍一万遍的愿望都是这样,都是老样子没有任何变化,爱她的人都会离开她,虽然不愿意多问多说多想,可是她是人,还不是神,身边爱她的如今也就只剩林清好了,所以有时候她想到处走走,因为不想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

    “哎,我现在想着那些话还真伤人啊!”

    “话语本身是不伤人的,除非,说这话的人对你而很重要。”不然就是那话说得再过分,也不会感觉到心酸,林清好头皮淡泊道,夏衣这人有时候喜欢钻死胡同,她可不希望这钻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什么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啊?我看是自己不安好,别人家天天都是雨天!

    毕竟已经不是十八岁了,已经过了想哭就可以哭的年纪。十八岁之后就算是伤心,也不可以随便哭,更不可以随便认输。爱在的时候,总是分分钟钟都妙不可,爱走的时候,总是分分钟都想切腹自尽。

    其实,只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因为,一秒说不定就不会在属于你了。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