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说我,林姑娘,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夏衣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笑容,想着墓离跟楚家另外一个的事,感他们两姐妹这是被楚家两兄妹给吃定了?一个楚霸天还不够,现在还来个楚怜儿。

    陌陌笑,“妈咪,我觉得上次我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林陌桀神秘笑笑,整治楚怜儿是整治了,但是明眼上也是看不出来的,他让林一去做的,林一这人动手是不分男女的,恐怕楚怜儿已经在不知的况患了重症了吧?

    林清好被林陌桀那得意的小模样逗得一乐,伸出手指,戳戳他粉嫩的小脸道:“你做什么明智的决定了?你该不会是把我们的户口转移到你爹地家去了吧?”林清好语气里面有些揶揄,上次墓离将他们住的房子给退了,还直接把家当打包都直接搬到他的别墅去了,到现在林清好还有些怨气了,墓离喜欢是喜欢林陌桀,这事儿是别人逼迫不了的,可是要是林陌桀没同意,墓离也不会动手吧?

    “老实说,你有没有看过你爹地的妈咪了?”林清好扯着林陌桀的小耳朵,假装恶狠狠地道。

    “妈咪……”林陌桀可怜兮兮道。

    “这是什么意思啊?小陌陌,你告诉干妈,你做了什么事让你妈咪怨恨你了?”看着两母子一个神哀怨,一个神可怜兮兮地,夏衣不解地问道。

    “你自己说。”林清好努嘴。

    “其实啊,也不算什么大事的嘛,就是爹地上次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住,我说愿意,然后爹地就直接将我们家给打包了。”林陌桀摊摊手,一副我也很无语的样子,爹地是爹地嘛!

    “墓离还真是行动派的啊!”夏衣笑得十分奸诈,一副墓离这孩子真是不错的孩子啊!孺子可教。

    “说起来,你家墓老大是准备怎么对他家中的那个伤患啊?这件事我觉得可是要慎重的。你想想,现在墓离虽然喜欢是喜欢小陌陌,但是传出他们的婚约的事也有那么久了,我就不明白了。这墓离为什么不开个记者会解释一?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夏衣目光瞟到桌子上面的报纸。这新闻都快报道好久了,一直都是墓离和楚怜儿,他们没说腻,她都看腻了好吧?能收敛几分么?不秀一会死人啊?

    “我看这件事就这么随意而安是不行的了,你得主动出击,将楚怜儿赶走,这样你们母子才能……”

    “等等等等,我说夏姑娘,这墓离这人,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估计认为那是流蜚语懒得去解释。清者自清。而且,你说现在墓离喜欢桀,这他喜欢就喜欢,不喜欢的时候就不喜欢呗,又没少块肉。”林清好无语地看着夏衣。怎么感觉这事被她这么一说就严重了?

    “什么不能少块肉?到时候你们的消息被曝光,你知道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吗?到时候若是墓离又像现在一样,清者自清?我说,林姑娘,凡事也不能太淡然了好吧?”夏衣责怪地看着林清好,始终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到时候好多机会都丢失了我看你找谁哭去。

    “那你说。要是墓离不喜欢桀了我们能怎样?”林清好挑着眉,不喜欢了的话,心底还是有些失望的吧?林清好想着,恐怕到时候林陌桀会更伤心。

    “我们当然能怎么样!”林陌桀抬起头,对着两人就勾起一抹优雅到极致的微笑,“先轰了他的jk国际。再轰了墓家老宅,顺便把墓家大本营也给轰了。”粉嫩的唇瓣中吐出的是狠戾的话语。

    林清好,“……这样会不会太不道德?”

    夏衣,“……小陌陌,你太强悍了。”

    “必须的!”

    林清好跟夏衣对视一眼。这孩子,跟谁学的?就没学点什么好的事?林清好伸出手扶着眉头,有些头痛道:“桀,我觉得你跟墓老大一定要保持距离,我看能不能好一些,我可从来没有教你这么暴力的行为!”

    “我觉得保持距离还不行,我看还是隔离吧,说不定会有效一些,你看你是个家世清白的孩子,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混世魔王?”夏衣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看着林陌桀小脸变化的神十分有趣。

    “妈咪,我错了……干妈,我以后可是要给你养老的,墓老大家那么多的财产可都是我们的。”林陌桀笑着,语气却十分可怜。

    夏衣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好像是这么个理儿,林清好白了两人一眼,感这两人弄到一起时更加扯淡了,林陌桀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想着怎么跟自家妈咪说一件事,又想着怎么让干妈不去。

    “妈咪,明天我们去度假好不好?刚好明天是双休,爹地也放假。”

    “度假?这么个天气度个什么假?”林清好偏头看向窗户,外面依旧是艳丽的阳光普照着大地,八月也依旧是个阳光浓烈的日子啊!鸡蛋放在地上暴晒,都能直接煮熟了吧?

    “妈咪,去嘛去嘛,是爹地提议的,我们一起去!”

    “不要看我,你们一家人去,我可不想去当电灯泡!”

    “干妈,你也可以去的,而且你的任务就是给我们拍照,好不好?”林陌桀扯着夏衣,笑眯眯地道,干妈跟干爹在吵架,干妈肯定很伤心,要是这个时候抛干妈的话,就太不孝了。

    “小陌陌,虽然你这个提议不错,能节约成本,可是你忘记了你爹地是很有钱的吗?好了,不要这么委屈,我就住进你们家去,你爹地家里总可以住人的吧?哎呀,不行,算了,我还是住以前那个房子,好像还没有被人租走,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夏衣不理会两人的目光,直接说道。

    林清好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夏衣不会去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只是……抿抿粉嫩的唇,林清好沉思着看了林陌桀一眼,那婚约的事都还没有解决,而且传得越来越白热化,说最近要结婚了,可这个乌烟瘴气的时候去度假?而且还是这么艳丽的天气,对着林陌桀就有些疑惑,“你爹地说的?真的失去度假?”这可是双重疑问。

    “不然呢?”林陌桀笑着反问。

    “好吧!”

    通常是林陌桀的要求,林清好基本上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今天这也算是犹豫了一小会儿,不知道墓离心中打得是什么算盘。这个时候出去度假,这个时节,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天气,好日子吧?

    不过,若是一直执着于过去,将过去抱得太紧的话,又怎么能腾出手去拥抱现在的生活?虽然她一直都没有觉得在缅怀过去。估计墓老大若是此时在的话,只会送林姑娘一句话吧?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不老实,不老实就是欠收拾。

    “妈咪,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这时间匆匆就像是流沙,却总想着来日方长。”无厘头的话语,也只有在林陌桀,夏衣面前才会出现,果不其然,夏衣低头开始折腾林清好的平板,林陌桀一脸不可能再爱了的模样。

    “亲爱的,你跟墓老大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也是这么不着调?”夏衣头都没有抬,手指在上面不断地滑动着,嘴里问着林清好,若是林姑娘跟墓老大相处时也是这样这样,那墓老大什么时候才会她啊?

    要结婚的话又是猴年马月?

    “这个问题值得研究,次你去问墓离。”林清好直接将问题丢在没有在现场的人身上,她跟墓离相处时,不是一个总裁来一个林小姐去的吗?那哪儿能友好相处啊?中午吃个饭时不时还得当挑菜工,林清好扁嘴。

    “其实我一直都有个愿望没有跟你说。”夏衣眼睛里闪着光芒,一副惹人爱怜的样子,林清好顿时有了三分兴趣,“说吧,什么愿望,我帮你实现。”

    “估计你不行了。”夏衣笑着,“我的愿望就是在一个夏天穿着最美的婚纱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

    “那这个我的却是不行了。”林清好点头,十分认真,这估计是这姑娘十八岁的愿望吧?只有以十开头时的愿望,才总是那么天真。十字开头的年纪,总是那么奋不顾身。

    “姑娘啊姑娘,这距离产生的可不一定是美。”

    “那是什么?”

    “你说,一个男人要是做不到不止你一个女人,难道你就要去证明你的魅力,去做到不止他一个男人吗?”

    “当然不会。”夏衣掷地有声道,那种女人她最不喜欢了,若是做特殊生意的,还可以原谅,毕竟是自己挣钱,可若只是……那就是肮脏了。

    “就是嘛,有些感就放在心底,日子还是得过去。”林清好唇角扬着一抹笑意,明媚的眼睛里是慢慢的关心,夏衣心中仅剩的一点悲伤也被抚平。这个女子总是平淡的话语能给与她全身的动力啊!一生有这么一个人,也足够了吧?

    时光与岁月,才是最好的良药,这世间,无论凡夫或是雅士,皆是人手中的棋子,生死悲喜大抵从新生时便交付于你。人亦是拥有极高本领的治愈师,你任这伤口再严重,也终会被你施法痊愈。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