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到八月,林清好足足在医院待了两个月,八月十日这天,礼拜六。阳光明媚,两个月没有走出过这个专属医院,林清好嗅到外面的空气时。不由得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然后缓缓吐出。

    伤口本早就已经好了,但是墓离却不让她走,说是痊愈以后才可以。说要去度假时,林清好的心很微妙,终于可以不用待在这医院中了。在这医院里面的这段日子,林清好总是觉得莫名的压抑,这出来之后,看什么都顺眼了许多,包括墓老大。

    连呼吸都有着愉快的氛围……

    墓离直接将林清好公主抱抱到楼的时候,林陌桀都张大了嘴巴,本来林清好是属于强悍型的,可是到了墓离手中的时候就直接成了柔弱型的了,她那一百的体重估计也就被墓离给忽略了。

    说起来也奇怪,不是都说生病住院会瘦来吗?为什么她足足涨了几斤?如今连清秀的小脸都看起来粉嘟嘟地了,让她一阵不满。而且现在还被墓离这么抱着,就更加不满了,心底不悦,面上的神也就有些不爽。

    “你很不满我抱着你?”墓离看着怀中林清好那不愿地表,突然间问道,这女人长了那么一点点,他还是很满意地,总算看起来不爽一根竹竿了,粉嘟嘟地,多可爱,就算是刻薄的话都听起来觉得是娇俏的。

    “没有,我很满意。”林清好瘪瘪嘴,她能直接说不愿吗?看着人准备直接将自己丢在地上的模样,她忍行不行?她可不想这才要出院,又自己而给残废了又住进去,看着j那笑眯眯地脸,一脸无辜,还得找个二十四小时的帅哥保镖,都看腻了好吗?

    这话暂且还不能说。墓离会直接劈了她吧?

    “那就不要一副你很不愿的样子。”墓离冷哼了一声,将林清好的身子抱得更紧了一些。

    这么明显的神态还想忽悠人?好歹他也是混过几年黑市的人吧?那个时候墓老爷子直接将他丢到黑市去,不管不问几年,让他自学成才。练就了一声好本事,臂力自然是不在话了,对于林清好的体重还是又那么一些不满,都养了两个月才养出几斤肉,至少也得十几斤才能对得起吧?

    林清好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这男人是准备将她养成一个大胖子才肯罢休,她可是还想着要减肥呢,最近长了几斤出来了,感觉看自己都有些不顺眼了,粉嫩粉嫩地。看起来又小了几岁,这人家说她是才高一的学生,估计都有人信了。

    “爹地,是不是觉得我妈咪挺瘦的?没什么重量?”林陌桀走上前,看着自家爹地妈咪。心智回到了七岁的孩子,墓离点点头,是挺轻的,见墓离点头,林陌桀才笑得奸诈道:“夏衣妈咪说过,妈咪身上可有料了,妈咪看起来就像是幼女一样。爹地幼女是什么意思啊?”

    可有料了……这句话在墓离脑中晃悠着,又听到林陌桀问出幼女这句话,不由得一愣,幼女的话……

    墓离低头,瞅着怀中的林清好,看了看她粉嫩的脸。又想起刚才林陌桀说的挺有料的,又将目光放到她胸前,想起之前看到的场景,还触摸过,是挺有料的。林陌桀跟随着墓离的眼光变化着。

    林清好面色一红。顿时觉得五雷轰顶,这对父子。是几个意思?大庭广众之这是在讨论什么?当脸色变得有些怪异,咬牙切齿道:“你们两个,是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了吧?”怎么可以这么嚣张?

    为什么她要被这父子二人,在大庭广众之讨论她身材好不好的问题?接受一个成人的眼神就已经让她很是受不了要火了。偏偏自家儿子也来凑这个热闹,跟随他爹地的眼神不断移动着,在她胸前不断的打量。

    这算是几个意思?靠!你们两个是变态?

    墓老大你就不能教我儿子一点好的?

    林陌桀看着林清好窘迫的样子,笑得甜蜜又可爱,还天真着口气道:“妈咪,你这样子被爹地抱着,好像公主哦。”童稚的声音透露出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可爱,连空气都温暖了几分。

    墓离冷哼一声,林陌桀立即改口:“刚才说错了,应该是国王和他的王后,我呢,就是那可爱的小王子。”林陌桀扬着开心的笑意,林清好也笑了,儿子开心的笑容感染着她,奶声奶气的爹地也很动听,有着一股甜腻味儿在胸口荡漾着。

    说到王子可公主,国王和王后,林清好十分想煞风景的来一句,“其实,王子和公主不一定是幸福地生活着吧?就像坏巫女也不会一定就是孤独终老的,国王和王后那也都是童话里面的事,不是吗?”很想这么反问一句,因为坐过旋转木马之后,林清好知道了,旋转木马也不一定是浪漫的,因为有可能是旋转过后的头晕,就像摩天轮也不一定看到的是幸福,有可能是恐高症了?

    不过看着父子俩默契的样子,林清好选择没有说,医院门口一辆加长的黑色劳斯莱斯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看在这车的时候。林清好倒是没有多大感觉,毕竟以自己儿子的财力物力,这么一辆车也是手到擒来而已。

    墓离抱着林清好,林陌桀小手将车门打开,然后轻柔的将林清好抱进了车内,林陌桀在外面看着,墓离小心翼翼地模样,小脸上有着大大的满足,等林清好做好之后,墓离这才退出身子,将林陌桀也抱了上去,到他坐好了,这才将车门关上,林清好感觉到墓离的认真,嘴角微微扬起,被林陌桀扑捉到,看来妈咪对于爹地也不是完全不满意嘛!

    他可不想自家爹地妈咪变成,得到的时候是再毁,失去的时候是在悔。

    墓离走到前方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的时候,眼角扫到有黑影闪过,唇角勾了勾,一抹带着深意的笑容就那么完美展现,只是却没有人看到。将车门拉了拉,然后坐了进去,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说着话的林清好和林陌桀一眼,他们脸上的笑意都感染了他,让他一直没有什么表的脸,如今也总是带着几分微笑。

    看到他们笑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了满足,比跟李嘉怡在一起时更加的满足,李嘉怡就算是再怎么疼爱他,那也只是他的小姨,算不得是母亲,虽然一直那么叫着。可是自家妈咪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件事都还有待查证,毕竟,从小时候他都没有看见过了啊!爹地自从上次帮自己挡枪,虽然在外面公布地是死讯,可是尸体呢?尸体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么多年来,空虚的心终于被这两人的小脸给填满了。

    就像是那一句,我若在你心上,敌三千又何妨?

    会被人偷拍,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有些事是需要澄清一,要么就不玩,要玩,就玩大一点。

    墓离目光看来的时候,林清好刚好偏头,那目光中的柔和被林清好看了个彻底,墓离温暖一笑,林清好愣神,原来他也可以笑得这么温暖,宽敞的车内一种称之为祥和的气息在蔓延开来,林清好嘴角也扬起了一抹温暖的笑意,那笑意直达心底。

    “我们要出了!gogogogogo!”林陌桀笑着,奶声奶气的声音听起来很悦耳,带着一丝温暖,我们这个词语,终于那么暖,就像是……目前找不到词语来形容,总之是平和地一个词语。

    都说有些事本身我们无法控制,只好控制自己。可林清好现,心脏跳动的旋律越来越大,似乎都不能控制住了,既然不能控制,那就像死鱼一样,随波逐流吧。这比喻是不是也太生动了一些?死鱼!谁让林姑娘偏偏就讨厌鱼这个生物呢,没办法!

    只是,惟愿不要像夏衣的感那样,楚霸天总是说自己在忙;没有时间去陪她,可是结果却是在陪她,感并不是唯一的,这是通过他们的感的感得出来的结论,人生都需要疯狂一次,可是那一次已经过了。她不愿意那么*折折,更不愿意大风大浪。

    所以对于每个人她总是理智的,总是冷漠地拒绝身边的人;可是只有她心底知道,我在推开你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坚持一就好?坚持一就会有不同的结果,属于我们的结果,墓离,他是做到了的,不论前因,不论后果,总之。是做到了。

    车子不断的移动着,林清好眯着眼睛,偶尔听见林陌桀的声音响起和墓离不断开怀大笑的声音,墓离的眼睛一直注意着后面的镁光灯,车子开得不快,让后面的人拍个清楚,墓老大都能想象出他们是何等的敬业,何等的贪婪地拍着这些属于机密的照片,这个周末,注定了是一个不平凡的周末,不论从哪方面来说。他们一家三口,还是身在a市的人们。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