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是美丽的,夏天的海是更加美丽的,许多人都有着共同的愿望。蓝天白云,还有我最爱的人。

    墓离的车子停留在一个极其奢华的别墅面前,处处都透露出异族风情,周围栖息着大量的海洋生物,不远处就是海洋和水景。

    看得出来这是一片私人海域,林清好以前就想着等有钱的时候就去买一座小岛,然后一家人住在上面,享受平静的生活。

    海,可能每个人都有一个梦,便是看海。有的人没有见过雪,便一直想看雪。

    墓离了将林清好抱到轮椅上面之后,才开始将车内准备的东西往里搬,林陌桀就推着林清好到处看看,人心情好的时候,看什么都是美丽的,可林清好此时却因为看到了这些风景,心情极好。

    明媚的阳光,蓝色的大海,多么美丽的一幕!

    林陌桀看着林清好嘴角扬起的笑意,小脸上也笑着。林清好深呼吸,活着的感觉真好,之前一直都窒息着,没有人看出她的压力,她也无所谓。这两天就享受难得的平静吧,回去后面对的事情可就多了。

    说不定就是全世界都在诋毁她了,想起以前看到的一句话。当全世界的人都在诋毁你的时候,即使所有的困境都把你包围,你都要好好活着。活着,才有希望啊!活着才能斗争啊!

    生病了的人总会胡思乱想,等腿好了,一切的事情应该也还不晚……

    “你不去帮你爹地的忙?”林清好看着远处的风景,对着自家儿子说道,墓离还真是,一个人也不带。

    “妈咪,东西不多,爹地一个人可以的。”三个人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一人一个平板。剩的就是一些衣服什么的。别墅内也是干净的,都有人过来定时打扫,水电气都没有问题,只要进去人就可以了。

    别墅里。一楼是没有房间的,二楼刚好三个房间,三人一人一间。更难得的是,这里面竟然有电梯!有电梯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不用被墓离抱上抱了,多好啊!林清好想着。

    “你在想什么?”墓离看着林清好推着轮椅往电梯的方向去,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前几次麻烦你了哈,墓老大,现在有电梯就不需要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的。”林清好回头对着墓离礼貌一笑。

    林陌桀站在楼梯口看着自家爹地跟妈咪,脸上也是洋溢着笑容。然后就听见墓离带着笑意的声音,“哦,我忘记告诉你了,这电梯弄好之后就没用过。好像上次是出了什么事故,也就没用过了。反正就二楼也不远。”林清好默,墓离你个死人!你怎么不早说?这是要死了?

    林清好默。

    “今天晚上吃什么?”林清好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就继续出声了,刚才的尴尬似乎不存在,墓离挑挑眉,他倒是以为她会害羞那么一,显然他低估了林清好的趣味性。

    “吃鱼吧,这里离港口不远。鱼应该是新鲜的。”墓老大说道,这几日跟着林陌桀可是学习了不少事情,做饭什么的也会了一些,当初的他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跟个古代大小姐一样,如今被儿子调教得好好的。

    “爹地。你确定吃鱼?”林宝贝语气有些怪异,爹地难道就这么搞笑?竟然都不知道妈咪不喜欢吃鱼?连鱼腥味闻到之后就会几天食欲不好,还吃鱼?这是想要谋杀吧?

    林清好目光也有些怪异,鱼……这个生物……直接推着轮椅从墓离身边划过,不说话。林宝贝责怪地看了墓离一眼,墓离疑惑,这是什么意思?这对母子打什么哑语?

    来海边不吃鱼吃什么?海草?

    见墓离一副懵懂的样子,林陌桀笑着道:“爹地,妈咪跟鱼可是生死大仇,还好你没有说鱿鱼。不然妈咪这会儿可能就是站起身子准备回去了。”海鲜类是林清好最讨厌的,看看无所谓,但是不能闻到他们的气息。

    “林小姐,挑食可不好。”墓离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这妮子还挑食呢!

    “爹地,我也不怎么喜欢。”林陌桀皱眉,对于那两种海鲜生物他也不怎么喜欢,可能是有些遗传吧,总感觉看着就不怎么顺眼,特别是那鱿鱼。看着就十分恶心,想要呕吐。

    “刚好,我也不怎么喜欢。”墓离接过话,还真是一家人呢,他也不怎么喜欢吃海鲜类,看看倒是不反对。

    “真的啊?我们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家人。”林陌桀从楼梯小跑来,直接扑进墓离的怀中,墓离笑了,林清好偏头也笑了。其乐融融,多么像一家人的生活啊?可爱的孩子,优雅的父母。

    等等……她刚才说什么?沉默着转过脸,林清好啊!林清好!你一定要知道现实好吗?现实!

    “那爹地我们去买菜吧,妈咪你就在家等我们回来伺候你。”林陌桀可爱滴笑着,拖着墓离的手就往外面走。

    “去吧去吧。”林清好挥手,等两父子走到门外时,她才大声道:“你们记得带钱,你们是去买菜,不是去抢菜。”

    两父子身子一顿,墓离几步走上楼之后,拿了一大叠粉红色之后又走了来,冲着林清好挥挥,这才拉着林陌桀扬长而去。

    两父子走后,林清好这才推着轮椅将放在沙发上面的拐杖拿了起来,撑着将落地窗打开,外面的风景都落入眼中,海风微微吹佛着,阳光也甚是浓烈。落地窗边有有个沙发床,是田园系列的,躺在上面可以更加慵懒的欣赏风景,林清好坐上去,顺手拿起边上的一本书,看了看书的封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嘴角一抽,这谁这么搞笑?墓老大?

    随手又将书放,林清好斜靠在上面,垂着吹着海风,就熟睡了过去。

    海风吹拂着,属于海的味道也一丝丝吹进林清好的鼻翼之中,淡淡的海腥味,让她睡得并不是那么安稳,成群的海鸥在海的上空不断的旋着,时不时一声啼叫,替这画面多了几分真实!

    一个人忘记了心中所有的烦心事时,总会熟睡的比较快,林清好就是如此。虽然依旧有着浅浅的腥味儿传来。

    林陌桀跟墓离回来的时候,见到处都没有林清好,不由得对视一眼,妈咪这是去哪儿了?

    墓离看着轮椅若有所思,然后走到落地窗前,果不其然,林清好闭着眼睛熟睡着,沙发床一米九不算小,可林清好睡着的姿势却有些怪异,侧着身子睡着,长发披散来,落在一边,沙发上面还有着一本书,和女子安静的睡颜。

    墓离走进,缓缓蹲身子,很少见她有这么安静的时候,手中触到她的脸上见女子微微动了动,又快地收回了手,像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样。微风吹拂着,有几根发丝在空气中舞着。

    墓离伸出手将她脸上的头发弄到一边,就露出了她的整张脸,眼眸微微一眯,这个女子向来都是耀眼的,就那么不打扮也不说话也一定能引起人们的注意,时流行的一字眉,齐刘海长了被中分成两边,多了几分韵味,白瓷般地几乎,明媚清亮的大眼,粉嫩饱满的唇,熟睡时睫毛微微颤抖着,脸颊两边因为午后的阳光多了几分粉红,看起来多了几分娇憨。

    阳光的照耀,如同在她身上披了一层华丽的衣裳,耀眼得墓离有些不敢接近,仿佛多看这个人一眼都是亵渎,可也就是这一点,让墓离想到了一句话,喜欢一个人时,最初的感觉就是配不上她,难道这是说明自己喜欢上了林清好吗?

    应该是吧?他不否认,都说乍之初欢,不如久处不厌。那么乍之初欢,久处也不厌呢?

    墓离伸出手描绘着林清好的五官,嘴角边有着淡淡的微笑,有时候还微微皱眉,皱皱鼻子,墓离好笑,估计是闻见了一些海的味道吧?真是个奇怪的人,喜欢海却不喜欢海的腥味,不过这么一抹笑容却是真实的,没有在意大利时可以讨好的微笑,也没有上班时公式化的微笑,也没有冷嘲热哄时怪异的笑,那笑是满足,没错就是满足。

    墓离低垂着眸,没有看见自己眼眸中的温柔。林陌桀将东西拿了进来之后,看着墓离蹲在外面,正准备大声叫他,却停了来,然后将放在桌子上面的相机拿起,脚步轻缓地走上前,看见爹地的手在妈咪的脸上描绘着,嘴角就一笑,咔嚓咔嚓几声,就照了来,偏偏墓离就是没有听到声音。

    林陌桀拍了好多,转身又将相机放到桌子上去,顺便将胶卷取了来。又把旁边的拍立得拿了起来,正笑着转身,却见墓离正掏出自己的手机正对着自家熟睡的妈咪拍照,赶紧将镜头对着两人,按了键。

    一张照片出来,林陌桀拿起照片凑到墓离身边去,然后在墓离面前荡漾了一,墓离才回过神,林陌桀笑得可爱,“爹地,你在干什么啊?”声音很小很轻,不想打扰他妈咪睡觉。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