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

    阴风狂乱的吹着,不止是陌医,周金涛的头发都在随风乱着,没有丝毫美感可言。

    陌医和周金涛还在对视着,互不相让。

    周金涛不认为自己错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是没错的,因为他是为了自己爱的人。但是在陌医看来,这是不可饶恕的一件事,因为他伤害的那个女子,是他最爱的人。

    陌医是简家不二奠才,除了简溪尘,他的能力也很高,对付周金涛根本就不算什么。

    周金涛也知道自己不是陌医的对手。

    “为什么?”周金涛看着陌医,忍住心底那丝抽痛说道,虽然两人不可能会在一起,也知道陌医不会接受自己,可是周金涛想知道为什么?陌医怎么会突然对自己狠手,他想知道原因。

    “你明明知道她是我最爱的人,这个世界上我最在意的人,你为什么要去伤害她?为什么啊?”陌医愤怒的吼了出来。

    周金涛算是他比较得力的助手,也是他最为信任的人,可是未想到的却是,这个他最信任的人,却是背叛他的人。

    周金涛意识的想要反驳,陌医却打断他。

    “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我好,你要是真的为了我好,就不会伤害她了,你明

    明知道她是我最爱的人,你伤害她就是伤害我!你也不需要解释,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陌医看起来有些特别愤怒,陌其躺在地上仔细谍着,觉得这话有些奇怪,感觉这个简溪尘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陌其悄悄的睁开了一只眼,却恰好对上周金涛的双眼,陌其翻了个白眼,反正被发现了,还不如就睁着。

    只是一眼,陌其就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为什么这么说了,因为除了树,都是黑色。

    阳光笼罩着广袤的森林,穿过这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透过密密的树枝,可以看到在众多荆棘和蔷薇的环绕,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古堡似乎年代已经很久远了,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如此之多,都快把窗子全包围了,有的甚至钻进了窗子里,透出几分阴森。

    这种类似于城堡的府邸,陌其没有看见过,她瞪大了双眼。

    在这座阴森的城堡前,此时却开满了白色的蔷薇,风中的蔷薇花还带着清冽的微笑,单纯得令人神往,细腻如丝的白色那么轻盈,上的晨露犹如水晶一般,在清晨明媚的阳光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明媚与黑暗,这是一个矛盾的感觉,像是吸血鬼的家族一样,陌其心中忍不住发凉,那个刚才跟她对视的人,似乎有些像传说中的吸血鬼,那个隐秘的家族。伴随着……什么消失的家族。

    陌其想破了头都没有想出来,她就这么打望了一周围的场景,这个地方,明显不存在她的记忆之中,将目光投向两人,陌医因为愤怒没有感觉到地上的陌其已经睁开了双眼。

    陌其躺在地上,这个简溪尘似乎跟平时的真的很不一样,身上的气息和声音都有些变化,还是说。一直都是装的?

    陌其冷冷的抿唇,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哼!妃菀姐姐是不会再原谅的吧。

    “为什么?”空洞的声音传了过来,陌其和周金涛都听见了。

    空气中被悲伤的气息说充满,陌医身上最近都是这种气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天生就是一个悲剧一样,让人怜惜!

    另一边。

    陌妃菀抱着陌夭夭走进一个名为慈禧斋的医馆,对着医馆里的人大吼道:“快来人,看看她怎么样了。”

    里面走出两个小厮,将陌夭夭从陌妃菀的手中接了过去,一个白胡子老头走了出来,示意小厮将陌夭夭放在案板上,案板是软榻形式的,看起来很舒服,陌妃菀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陌夭夭。

    白胡子大夫是这个县城里有名的活菩萨,没有什么病能难倒他,当,检查了一陌夭夭。发现只是因为脱力而造成的昏厥。

    将陌夭夭检查完之后,白大夫才看到陌妃菀的手臂上也受了伤,血还在滴落着,当皱了皱眉。

    将情绪掩饰了开口道:“这小姑娘没有事,只是因为脱力而造成暂时昏厥。”

    没错,这个人,这个白胡子老头就是夏不凡,真正的白胡子白大夫还在医馆的房间里昏睡着。

    夏不凡觉得这个女子就是人后,人后的鲜血可是不能随意浪费的,人后本就是应天地而生的。

    对于凡人来说,陌妃菀的血,是稀有的,因为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有此血液。

    夏不凡看着陌妃菀手臂流出的血液,觉得有些可惜,真像拿个瓶子装起来,这个不能浪费啊,夏不凡一直看着陌妃菀,准确的来说是看着她的手臂上正在留着的血。

    陌妃菀就算是迟钝也能感觉到夏不凡的目光了,更何况还是一个不迟钝的人,当冷冷的一眼扫向夏不凡,这个人的目光让她觉得很像是被毒蛇盯住了的感觉,很是不爽。

    陌妃菀的目光要是能杀人的话,估计,夏不凡已经死了一次了。

    简溪尘一闪过身子,直接挡在陌妃菀的面前,盯着夏不凡,这个白胡子很是怪异,不得不让人气疑心。

    “你在看什么!”嗜血又冷酷的声音从简溪尘嘴里说了出来,吓了夏不凡一大跳,这个男人说话,真的会吓死人的,冷死了。

    夏不凡呶呶嘴巴,准备说什么,又看到陌妃菀的目光也是一冷的朝自己看来,偏了偏头,“咳咳”了两声,“老夫只是看见这位姑娘的手臂在流血。”

    “不管你的事。”陌妃菀紧接着说道,她不是没有感觉到,而是刚才没有办法去关心自己的伤势,毕竟,陌夭夭那个时候地生死未明。

    陌妃菀眉头皱了皱,什么时候受的伤,她都不记得了,真的是怪异。

    额……

    夏不凡没话说了,这个女子真心的有些怪异啊,关心她还这么冷。

    哎,不知道是两本同时更新还是,先断一本的好,我在考虑哎,要是先断狼妻羞涩那一本的话,就请大家先支持这一本了,因为一本书的话,比较有精力一些。

    我也还在考虑之中,希望大家能给出一点意见。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