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离抬头看着自家宝贝儿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你拍了照片?给我看看。”说着就去拿林陌桀手中的照片,林陌桀直接给了他爹地之后就蹦蹦跳跳地道厨房去了,他得负责自家爹地和妈咪的胃,不能让她们饿死了。

    墓离拿着林陌桀拍的照片,手指在上面划着,最开始看得是林清好的睡颜。然后才看自己的,这一看就现了自己目光中的温柔。照片里面的她们浑身都是一种温柔的祥和感,林清好嘴角嗜着的笑是温柔的,他的眼神看着她的睡颜也是温柔的,温柔这个词语本不该同时出现在他们两个的身上,可偏偏就这么出现了。还出现的异常正常。

    毕竟,从他们身上能看到温柔这个词语,实属幸运。

    墓离将手机放在荷包中之后,又掏出了钱包,将那张小小的照片放了进去,手指在上面摩擦了好久,这才将钱包放在荷包中,又低头看着林清好的睡颜。一只手不自觉地已经伸向林清好粉嫩的脸,从上到,直到停留在那粉嫩的唇瓣上,墓离轻轻用力摩擦着,享受着指尖传来的感觉。

    嘴角一直都带着笑意,不知道她的梦里是否有我?墓离脑中闪过这个想法,一秒却被林清好的动作也惊呆了,林清好睡得不稳,总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唇上乱动着,当伸出舌头碰了碰,舔了舔,墓离吞了吞口水,眼中有些炙热地火焰,只是那熟睡的女子却没有感觉到而已。

    舔了舔之后就直接一口咬了上去,墓离痛的一个激灵,这才有些无语的将手指收了回来,上面有着小小的牙齿印,还有着稠涟的口水,当做了一个他自己都有些惊讶的行为,将那根被林清好咬过的手指放进了嘴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再次低头的时候,心中一动,不自禁地就低了头。冲着那么粉嫩而去。

    有一种人,你看到她的第一眼,不是想着怎么将她带上.床,而是在思考,能不能给她未来,若是不能就留着她的清白。喜欢这种决策性的事,无论太晚或者太早,都不会阻止她成为你心中想要的那个人,这个过程是没有时间的期限的,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开始,要改变或者保持原状都无所谓,做事本就不该本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所束缚,想把这件事办好或者搞砸也就只是在一念之间而已,但你希望的是她能成为你想要她成为的那个人。那个身份!

    有一种女人,你想拥有她,却只是抱着她。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只想要她在你的怀中,而不是带她上.床,做你身为男人的职责。

    都说想念如果有声音,那么你想念的那个人每天都会被你吵醒。林清好跟墓离的况有些特殊,因为他们不是被思念吵醒的人。而是林清好是被吻醒的人,林清好醒来的时候是有些茫然的,甚至是有些娇憨,清澈的目光透露出一种茫然,林清好眨巴眨巴眼睛。怎么就像还是在梦中,因为她看见了那个男人温柔的笑容,温柔的笑容!

    林清好心中一动,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笑得这么令人心动,心脏不争气得微微跳动了一。林清好微微推开身子,理智的笑容回到脸上,双颊边有着粉红,看起来跟个小白兔一样可爱,语气游戏不稳道:“你干什么啊?”

    “跟你接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林清好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她可不可以说,你神经病犯了啊?当嘴角一扬道:“你确定你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

    墓离点头。

    林清好笑着,都说一句我爱你,不如在一起。可是连一句我爱你都不肯说出来的人,怎么在一起?

    “本小姐的吻这么廉价?你想吻就吻?”眉梢有着笑意,初醒过后的娇憨不在,墓离有些失望,还是睡着的时候可爱。

    当也就笑着,逗林清好是他一向最喜欢做的事,“不廉价,那你就开个价码吧!”

    “你确定你给的起?”林清好笑着,十分灿烂,挖了个坑让墓离自动往面跳,墓离耸耸肩,“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我以身相许怎么样?”墓离突然的话锋一转,让林清好有些应接不暇。微微张着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墓离突然大笑,指着林清好的囧样。

    林清好默,有什么值得好笑的事?

    “很好笑?”林清好认真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你笑就笑吧,还一直笑死几个意

    思?

    墓离立马停住了笑容,一本正经地看着林清好,林清好这才满意地点头,然后认真道:“付款吧!”

    墓离一愣,然后不可置信道:“现在?”

    林清好不耐烦的点点头,“自然是现在,快点!”

    墓离眼角一抽,然后开始脱衣服。林清好一愣,见墓离已经将全部的衬衣扣子都揭开之后这才疑惑道:“墓离,你在干什么?”

    墓离看了林清好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脱衣服啊!刚才不是说了以身相许,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好这口!”说着看了看外面着的海鸥和骄阳,林清好默,然后反应过来之后对着墓离就是一脚踢去。

    吓得墓离一大跳,赶紧躲开,然后责怪道:“你是还想进去医院去吧?还用脚替我!”刚才不是她说的现在吗?

    林清好脸颊红红的,知道墓离想歪了她刚才的意思,然后又被墓离骂踢脚不对,就笑着对墓离勾勾手。墓离皱眉然后坐道:“你淑女点行不行,不知道什么叫做以柔克刚吗?”

    林清好一拳直接捶到墓离肩上,没好气地道:“谁让你脑子里一天就是想着这些事,竟然大庭广众之就耍流氓!脱衣服!”随后话锋一转又道:“还有啊!姑娘我是淑女好吗?温柔是什么?是个名词吗?还是食物?能吃吗?”

    这男人估计都是半身思考的动物!

    果然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的,林清好心想。

    “温柔是病,你果然是学不会的!”墓离也没好气道,林清好沉默,墓大少爷,你能不能说句好话?还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此时的林清好是美丽的,美丽的笑容,精致的眉眼,淡淡的粉嫩,干净地面孔,如此的光彩动人。

    看着林清好脸上明媚的笑容,墓离也笑着,笑得优雅,跟林清好脸上的额笑容有着几分相似,“林清好,我们这两天,能和平共处吗?”这句话说完之后就盯着林清好,有句话叫,我怕爱得太早不能和你终老,这两天是个很好的机会,以后也可能有这种机会,但是……他都想珍惜,他想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家里的吗墓老夫人,是他爹地的女人,自己妈咪也是爹地的女人,可……那终究是假象啊!

    深邃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林清好,有一种渴求的光芒在。

    林清好别开眼,不自在的道:“一直都是友好相处的不是吗?”她可是尽职尽责,每次捣乱的不都是你墓大少爷吗?

    “这个笑话不好笑。”

    “那你讲个好笑的。”

    “你这笑话可真冷!”墓离凑近林清好,林清好歪着身子有些不悦道:“这么热,你能离我远点吗?”离这么近,流氓!

    “我以为你冷。”墓离面不改色地道,林清好默,随意疑惑道:“我什么时候说我热了?”

    “你说的话就是证明你很冷。”林清好再一次沉默,墓老大你的理解方式一定是有问题的!

    “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林清好看着墓离,对于他这种乱理解的行为,很是好笑。

    “说。”林清好看着墓离吐出一个字之后,就是有话快说,我很忙的模样,就笑得更加灿烂了。

    “你说说你,你也没有悲惨的过去,也没有谁跟你抢家产什么的。你怎么就变成这种性格了的?我实在是有些怀疑啊!”

    “自学成才不行吗?”

    “行!行行行!”林清好看着他一副我很自豪,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不由的又是一笑。

    “这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林清好微微笑着,十分能理解嘴巴厉害的人心中想得什么,别人跟你吵架时绝对会被你说哭,跟别人在谈判桌上谈判的时候,还能直接把对手气得摔桌子,多好是不是?

    墓离看着林清好一副我明白你的样子,就有些疑惑了,抿抿饱满的红唇问道:“你这表是什么意思?你能懂?”

    林清好点点头,眼眸依旧笑着。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骄傲的原因。”

    林清好将笑容一收,然后正经道:“我是在想你跟别人谈判的时候吗,直接一句话就堵得人家说不出话来,说不定还认为是自己的错了,等反应过来是估计生意也已经谈成了,然后那边就被气得七窍生烟。你却笑得安慰,偏偏别人还没有整治的理由不是吗?”

    墓离,“……”林清好你上辈子绝对是我肚子里的肥虫!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