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个人,她始终在你的心中,你的眼中。你不想除自己之外还有别人占有她的好,她的坏,她的所有。

    “你怎么理解失恋这个词语?”墓离平淡得问出这么一句话,林清好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在地,目光有些惊讶,猜不准墓离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怎么理解失恋这个词语?

    林清好歪着脑袋,心如止水鉴常明,良久才回答道:“一场失恋就像剪坏烫坏的头发,安慰只是温柔的废话。”

    墓离挑眉,“你失恋过?”

    林清好也不回答,只是微笑着挑了挑眉,失恋?恋都没恋过何来失恋可言?

    “你这表情我还真看不顺眼。”

    “看我不顺眼的人,你可以装瞎,也可以自杀。”林清好回答的优点技巧,没有直说是墓离,但也是拐着弯儿抹着角。

    “不是说了要和平相处吗?”你这么瞪着我是几个意思?墓老大,我惹到你了?又看了一眼外面的风景,碧海蓝天,只差白婚纱白玫瑰还有我的少年了。不过这个年纪应该不是少年了吧?林清好想。

    “好!和平相处。”墓离郑重地点了点头,目光诚挚得让林清好有些心酸。一个宇宙九大行星二百零四个国家八百零九个岛屿七个大洋,竟还能如此荣幸可以预见对方,是多么不容易。

    林清好想她是不懂墓离的,他有一个家,虽然没有了父亲。可是母亲却是亲的吧?但她总是觉得他们母子说是亲密,不如说是相敬如宾。总是隔着一层什么,让她对李嘉怡也多了一分隔膜,只是别人的好意不好拒绝而已。

    人心,人心,是什么了?她不懂,她唯一想猜懂的就是墓离的心,可是他的心似乎隔着一层膜。触不可及。

    都说玩弄人心的人永远都得不到人心,考验感情的人每次都留不住感情。所以她不会去玩弄人心,也不想考验感情。若是爱情来了,她会张开怀抱欢迎。爱情走了,伤心不过百日,毕竟相处的人,一时分开也会受不了吧?她有林陌桀,包治百病的药。

    感情不都是这样?相爱的时候两个人都在拼命的爱,分开的时候拼了命地去忘记。

    都说百分之九十的姑娘都输在沉不住气这点,人家对你稍微冷淡点就开启了疯婆子模式,输得彻底,这点毋容置疑。不会在她的身上出现,若是不爱。在一起也只是靠着回忆,回忆又能支持多久?

    说起林陌桀本来是准备去做饭的,又突然想起墓离说的事情。就拿着准备好的拍摄机器在外面摆好,不远处有一台钢琴,太阳已经开始走坡路。要回家了。不闷不热,是个可以拍摄的好天气。

    “嗯,那我们就试试。”林清好脱线地吐出这么一句话,墓离一怔,有些没转过弯儿来。

    “试试什么?”墓离深邃地眸光中有着疑问。

    “试试一个家是什么样的。”林清好说着目光放在外面的碧海上,她其实也想知道有一个家是什么样的感受,看着林清好身上有着跟自己类似的气息。墓离点点头,“好。”一个好字,包含了千言万语的感情。

    “爹地,妈咪,快出来,快来!”林清好看着碧海的目光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粉嫩的人儿。冲着她招手。

    林清好没有回答,却是以行动表示她听到了,对着墓离就道:“抱我出去!”命令式的语句,俨然是一副女王的样子,墓离微微一笑。回答道:“r”还做了一个跟黑执事里面动作一样的姿势,林清好满意一笑,每个女孩都想成为心上人万种宠爱的天后,虽然她已经不是女孩是个女人了,所以这天后也不当了就当女王吧,这两天也就顺着自己的心来一次。

    墓离抱着林清好从落地窗那儿回到客厅,将她放到轮椅上坐好的时候,林陌桀迈着小短腿跑了进来,刚才他一直在外面摆弄着摄影机。好不容易弄好了,自然是要拍的。

    “妈咪,爹地,快点啦,我们去拍mv。”林陌桀凑到两人身边,低头在林清好脸上偷了个香,林清好无奈一笑,墓离脸上也带着称之为宠溺和纵容的光芒。林清好微微别过脸,看了沙滩上面的器材一眼之后就对着墓离道’:“你给买的?”这种事奢侈品在他们家绝对不会出现,最多也就是买个拍立得而已。

    “妈咪,你真聪明,这个可是爹地送给我的。”林陌桀眨眨大大的眼睛,十分可爱的笑着,林清好无语,沉默片刻之后对着林陌桀点了个赞道:“就是该这样,你爹地有钱,多骗点过来。”

    林陌桀微微张着小嘴,有些无奈。墓离眼角一抽,林清好你这是准备将我儿子培养成个什么人?

    直接无视俩父子的眼光之后,林清好又道:“你们这不是故意要整治我吧?”怀疑地瞅了瞅两父子。

    “妈咪,你为什么这么说啊?”林陌桀嘟起小嘴,为难谁也不会为难他亲爱的妈咪大人啊!

    “不是为难我,你们偏偏挑我这坐着轮椅的人去拍mv?这说出去谁信!”说凑巧?但是怎么看也是某只妖孽准备为难自己吧?林清好脑补了一坐着轮椅拍着mv的模样,只是一秒就毫不犹豫的拒绝,太没美感了。凭什么他们两个一人可爱,一个尊贵帅气,她就得傻不拉几地坐着轮椅啊?

    听到林清好拒绝,林陌桀立即就嘟起嘴巴,大大的眼睛可怜地盯着林清好,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妈咪,拍嘛拍嘛……这好歹也是我们家第次度假,就当做纪念好不好?妈咪……”

    “儿子,打滚卖萌这种办法,你都七岁了还用?”每次都用这招,用久了也会失效好不好?

    “为什么不用?反正妈咪会答应的。”林陌桀见林清好开口就知道绝对没问题了,笑得优雅道,跟刚才那可爱的模样完全不一样,多了几分睿智和狡黠,又带着优雅的笑意。

    说话期间,几人也已经到了沙滩上。“爹地,妈咪,我们先拍一张合照。爹地,你把妈咪抱起来。快点,快点。”林陌桀对着墓离吩咐道,嘿嘿,爹地你最近就好好享受一抱着我妈咪的乐趣吧!

    “……”林清好无语,儿子,我现在不要美感了可以嘛?

    墓离嘴角带着笑意将林清好抱了起来,林清好受伤的那只脚踩在墓离的鞋子上面,另外一只脚在沙滩上面,斜靠在墓离怀中,因为靠得近。脸上多了一丝粉红,林陌桀调好之后,就赶紧迈着小腿跑了过来,站在林清好斜边上,看起来就像是墓离将母子二人都拥在怀中。林清好脸上也荡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墓离也笑着,笑得温柔,林陌桀笑得优雅又可爱,有父母的孩子总是感觉特别的可爱优雅。

    咔嚓一声,闪光灯闪耀着光芒,属于三人的第一张合家照就出世了。背景是碧海蓝天,还有红遍半边天的晚霞,看起来十分温馨,画面上的人物也都是精致如画的人儿,恩爱甜蜜的夫妻,可爱优雅的孩子。

    三人拍了好多张照片。每一张三人脸上的笑意都十分满足,不止是林陌桀笑得灿烂,林清好也是同样的笑得明媚,墓离也笑得温柔。

    接来就到了拍mv的时间了,背景是碧海蓝天加上洁白的钢琴。林清好坐着轮椅嫌不太美观。墓离就抱起她朝着钢琴的地方走去。林陌桀赶紧开始记录来,带着儿童稚嫩的声音:“爹地妈咪,你们开不开心?”林陌桀高声叫道,墓离抱着林清好转身,对着镜头大声道:“开心!”随后动作轻缓地将林清好放在了钢琴长椅上,墓离走到她身边站着。

    林清好将双手放在琴键上,钢琴面朝着大海,从林陌桀这儿的视角来看,很是唯美的一幕。碧海蓝天,钢琴,俊男美女,笑吟吟地道:“这是我最最爱的爹地和妈咪,我们是最幸福的一家人,我的爹地呢,叫墓离。我的妈咪呢,叫林清好,我叫林陌桀,我的妈咪是世界上最伟大为美丽的妈咪,漂亮大方,机智勇敢,还有点小小的腹黑。我的爹地呢,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哦!爹地也是世界上最帅的人,看我就知道了,爹地也很腹黑呢,比妈咪还腹黑,所以啊~我们家最可爱的就是我了,我就是这对腹黑夫妇的可爱儿子~……我很开心跟爹地妈咪在一起,爹地妈咪也很开心和我在一起。”

    稚嫩的童声,伴随着若有似乎的钢琴声,旋律很美,却听不出是什么歌曲。是林清好随意按着几个琴键,对于钢琴她其实并没有很高的造诣,也只能算得上是会弹而已,她安静柔美地弹着钢琴,墓离站在他身边温柔宠溺地笑着,这才是让人惊讶的。

    “好了,拍完了。”林陌桀跑过来在林清好脸上啵了一口之后,又在墓离脸上啵了一口,林清好按着琴键的手一顿,然后偏头,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家儿子。最后才吐出几个字:“你说拍完了?”林陌桀可爱地点点头,他很开心,可是妈咪这样子,难道是不开心吗?

    “妈咪,你不开心?”林陌桀紧张道,墓离也低头凝视林清好,一大一小都是同样的目光看着林清好,林清好扁扁嘴,最后才有些委屈道:“我都还没准备好,你们就已经拍完了?”语气有着明显的控诉,这算是什么mv?不是精益求精的吗?刚才拍的是什么?就是转身的那么一点?

    话又说到a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嘉怡答应了让楚怜儿进楚家的门,对于林清好的事情闭口不提。

    楚家和墓家两家的订婚宴上,准新郎却一直不见了人影,这一消息传出,在a市又是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当初楚墓两家可是任由着报纸媒体疯狂的大肆报道这件事情,可偏偏到了这个时候,准新郎却不见了。

    请原谅这个世界并没有童话。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