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曾用一颗赤诚之心喂养一只虚情假意的畜生。

    林清好一直在医院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而这场订婚宴知道的人不多不少,也都是才通知。之前都是保密地,订婚宴在阿拉斯丁酒店举行,这是全世界都排得上名号的酒店,排场很壮观,跟贵族的婚礼很是相似,政客富家都有来,甚至是一些黑道上的人也有。

    各个种族的人类都在这个奢华的酒店中飘荡着,凡是跟墓家,楚家有那么一点关系的人都来了。没关系的靠着关系也都进来了,大大小小的人物,若不是阿拉斯丁酒店是出了名的大,恐怕还容不这些宾客。

    酒店的停车场,就像是在举办一场车展览,来自各个国家的车都停放在哪儿。一个个宾客都是帅气亮眼,美丽大方,带着优雅得体的笑容。从酒店门口进去的时候,就好像是一场时装秀,每个人都在镁光灯闪烁个不停,挂着优雅得体地笑容。

    这场订婚宴,通知的时间也就是昨日,偏偏林清好没有注意当天的报纸,错过了这么一幕,这场订婚宴在整个a市的上流社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墓家的家底也被记者爆了出来,还有楚家的家底,墓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霸占了几百年的军火世家。楚家,全世界的毒品大鳄,就算你知道他是在贩毒,你也没有证据是抓他,这是有多么的嚣张?

    原本凭着墓家jk国际就已经够吸引人了,此时又多了墓家和楚家的真实身份,这墓家和楚家,可不是平平常常就能让人牵上关系的,此时,慕名而来的人也不在少数,许多隐世家族也都出现了一些代表人物。

    整个会场十分的奢华精致,浪漫又温馨。对于这场订婚宴,认同的人不多不少。反对的人也是不多不少,闲来无事高高挂起的人也不多不少。这种婚姻,上流社会见得多了,同情的。讥讽的,不屑的,祝福的,冷眼旁观的,只要能出现在人的脸上的表情,此时都出现了,有的人诚实一些表现在了脸上,有的人会隐藏一些,直接埋在心中,脸上却带着祝福的微笑。

    每家媒体都在大肆地报道这件事情。这一场奢华到了极致的订婚宴。

    楚怜儿带着笑意不停地穿梭在宾客中,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半个小时,四十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两个半小时,三个小时,从最开始的墓总裁可能有急事,稍等一会儿就到,所以宾客们也都不着急。

    对于这个墓总,外人知道他的消息也就是这一年。出了名的工作狂,所以来晚了人人都能理解,而且也没有人会想到墓离会逃婚,因为之前大肆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人出来反驳这一观点,所以谁都没有发现这场婚宴有什么问题。

    这个世界最坏的罪名叫做太容易动情。

    本该是趁你还在。趁我还在,努力爱的时候,偏偏这个世界是没有童话的。都说女人是个很麻烦的东西,可也让人想到了另外一句话,男人压根儿就不是个东西。这句话响彻在很多人的脑中,看到楚怜儿弱不禁风的模样,不少人都在暗地里骂着墓离,不懂得享受。

    每个人都在窃窃私语着,楚怜儿脸上的失望连笑容都掩饰不住,夏目看了看楚怜儿,将她扶进休息室里,表哥是不是做得过分了一些?楚怜儿精致的妆已经有些花了,哭得断肠一般,楚霸天站在她身边,皱皱眉头,想说些什么又将话咽到了喉咙底。

    都说穿婚纱的女人是最美的,如同天使一般,是最神圣的时刻。可此时,这天使般的女子哭得像是落入了地狱般,好不凄惨,看到的人都为之动容,悲切的哭着,声音却都没有发出来。

    李嘉怡冷着脸走了进来,楚霸天面色有些不好,沉声道:“伯母,阿离了,这不是你们都商量好,确定了的事情吗?”

    “霸天,我已经让人去找阿离了!”李嘉怡推了推眼镜,声音也很低沉,脸上的神情很严肃,连克洛斯都难得被支了出去,看着哭得凄惨的楚怜儿,眉间闪过一丝凝重之后,李嘉怡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之前阿离一直都没有反对这件事情,谁知道突然间就消失了。说去说来,还是她没有将事情考虑周全,才让墓离钻了空子。

    听到李嘉怡的话之后,楚霸天脸色又是难看了几分,派人去找?当有些不悦道:“伯母,你告诉我,阿离是不是不愿与怜儿订婚?如今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丢的可不止是我楚家的脸,你墓家的脸也丢得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怜儿这的脸面何在?

    听到两人的对话,夏目正准备说些什么,可是为时已晚,楚怜儿听到了,哭得更加伤心了,眼泪顺着消瘦地脸颊不断滑。

    “哥哥,阿离说他知道的,他说他知道的。”楚怜儿哽咽着说道,墓离亲自告诉她,知道这场订婚的。

    李嘉怡皱眉,看来就是让墓离钻了这儿的控制,说知道,但是没说要来啊?而且脸色跟以往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变化,夏目也微微瞪大了眼睛,难道……看了看几人一眼,还是选择闭嘴,表哥他应该是跟小嫂子和小侄子在一起吧?

    李嘉怡面色有些不好看,这不是亲生的还就是不一样,是条养不熟的狗!这个时候克洛斯推门进来,楚霸天冷着声道:“找到阿离了?”墓离跟他虽然是很好的兄弟,但是妹妹也是亲妹妹,这件事情,阿离怎么都得给他一个说法。

    克洛斯摇摇头,对着几人道:“爷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杰克几人也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李嘉怡想到什么,看了楚怜儿一眼,楚怜儿瞪大眼睛,然后带着几丝希望问道:“林清好还在医院没?还在没有?”随着克洛斯摇头,楚怜儿眼中的光芒开始一点一滴地消散,最后变得灰白,果然啊!

    克洛斯看了看楚怜儿可怜的状态,英俊地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就如实道:“监控只是看到今天爷将少奶奶接出了医院,还有小少爷……”话还没说完就一顿,然后又道:“今天爷是跟林小姐几人一起走的,但是去哪儿了,就没人知道了。”

    楚霸天心中气急,又是林清好!之前夏衣的性格会变,也是因为林清好。这自己妹妹的订婚宴,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这让他如何不生气?冷着脸就对着李嘉怡口气不好道:“伯母,阿离会不会太欺负人了!”这句话说得有些不顾情面,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阿离一点都没有给自己这个兄弟面子,这可是他唯一的亲人!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偏偏得逃婚?

    一直等一直等,以为等了就回来,而不是一等就不来,一直以为不是被抛弃,而是对方还在来的路上。

    可结果了?并不是这样!楚怜儿哭着,为什么……为什么,她这么委曲求全都没有用?

    墓离这一招根本就是没有将墓家和楚家的颜面放在眼中,不止楚霸天怒气冲冲,李嘉怡也很是生气。一直以来她都只是想给墓家留个种,对于墓离这孩子也还是喜欢,可最近她说的事情他越来越不会做的!以前也只是威胁孩子的事情,其余的事情都还会听她的,可是现在!竟然敢逃婚!

    “一定要将阿离找回来,克洛斯,你亲自去!”李嘉怡沉声吩咐道,克洛斯点弹头,走了出去。

    克洛斯出去之后,楚霸天这才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吩咐人追寻墓离的落。都吩咐好了这才转身,声音已经压抑不住怒气,若不是李嘉怡是个女人,又是个长辈的话,估计他都一拳揍上去了。

    “伯母,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妥善解决一,林清好跟阿离是有一个儿子的。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既然不想跟怜儿订婚,之前就不该说这件事情。早在媒体报道的时候就要解释一。我们楚家跟你们墓家也都是几百年的世家关系了,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闹翻。”剩来的话他也没说完,李嘉怡应该也能猜到,既然已经有个七岁大的孩子,为什么又要答应订婚?然后人又直接消失?

    对墓离的性格他也是了解的,这件事情看来就是怜儿跟李嘉怡自作多情。可他也知道阿离对于怜儿也是有几分感情的,这结婚不一定需要感情,所以他也没多说,本来准备回西班牙,却又突然改了机票,先参加订婚宴,可是谁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

    李嘉怡没有说话,这婚是楚怜儿想要定的,而且还威胁自己。当冷哼一声看了楚怜儿一眼,没有说话。

    夏目站在一边,表哥这还真是厉害啊!直接一意孤行,只是看来墓家大部队人马又要跑到中国来问个为什么了。这场订婚宴表哥是肯定不会来了,若是他来了,只怕是小嫂子再也不会原谅了,虽然相处不久,但是林清好的性子也弄懂了几分。

    看似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若是在意了就十分在意。是她的就是她的,你在她面前切腹明志都是没有用的。只是怜儿……哎……夏目微微叹气,不知道明天的报纸又会怎么写了。

    订婚宴这边哭得凄凄惨惨,可海边的别墅里面,林陌桀三人,还是依旧温暖着,只是这同样的一方天地,悲惨各不相同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