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爱的是一个,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放弃你的人。

    海边别墅里,林陌桀将洗碗的大任交给了墓离,然后就跑到客厅里面要求林清好抱,站起林清好面前纠结了好久,林陌桀才放小胳膊,不满道:“妈咪,你这腿什么时候能好啊?妈咪都好久没有抱过我了。”嘟着嘴迈着小短腿走到林清好跟前,不断的蹭啊蹭。

    林清好乐得直笑,将林陌桀的小身板抱在怀中,好笑道:“妈咪什么时候不抱你了?不过你要坐到妈咪身上是不行的,除非,你想让妈咪再进一次医院。”

    “妈咪……”林陌桀不满了。

    “好了,好了,等妈咪腿好了,妈咪就抱你好不好?天天都抱着你。”

    “还是不要天天抱着了,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多没面子呀!”

    “哎呦,宝贝儿,你也要面子了啊?”林清好笑着。

    “哎呀,妈咪,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忙去了。”说着就迈着腿朝楼上跑去,墓离走出厨房的时候也准备跟上去,林清好顿时一扬眉,清声道:“老大,我有事情想请教你。”墓离脚步子一顿,就朝着林清好走了过来。

    沙发上,林清好晃悠着修长的双腿,白嫩的小脚丫有一搭没一搭的动着。墓离坐在她身边,这才问道:“你想请教什么事情?”脸上依旧带着微笑,看起来心情不错。

    林清好安抚了一心神,然后道:“为什么突然要带我跟桀来度假?”这件事情之前其实就想问的,而且这个时候度假绝对不是很好的时期,一来她的腿脚不便,而来这个时候的天气也太过于不稳定,三就是他跟楚怜儿的婚约还在整个a市传得沸沸扬扬,都说是要订婚了,这次是确定了要订婚。

    可这个时候,偏偏带着她和林陌桀出来度假。这不是太不恰当了吗?

    怎么看都是有别的目的,有林陌桀在的时候不好问,这个时候倒是可以问问。而且,这件事情她恐怕猜得也*不离十了。

    听到林清好的问话之后。墓离的脸色有了微微的变化,但是也还是轻松着口气道:“你的性格还真是多疑,我们一个人出来度假有什么问题吗?”微笑着看着林清好,林清好也不转移目光,就直接看着墓离,那目光中究竟隐藏着什么?

    “老大,好歹我也是你秘书,有些事情不用多想就能得出答案。”话也没有说明,林清好知道,墓离是聪明的也能猜到她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问他。也只不过是想要确定一而已。

    墓离低头,透着月光林清好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只听见如月色般的话语从他唇瓣中吐出:“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拒绝。”墓离目光有着几分复杂,她有问题,他何尝没有问题。

    林清好没有说话。微笑着看了楼上一眼,今天一天,林陌桀都很开心,小嘴就没有合拢过。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她不想让林陌桀失望。

    沉默良久之后,墓离才笑着开口道:“今天是我跟楚怜儿的订婚宴。”林清好脸色突然的一白,他不说她都忘记了。不过也只是一瞬间。林清好又恢复了笑容。刚才那么一瞬,她也明白了对于墓离,她是有感情的。

    “你可真狠心,楚小姐那么爱你,爱了你整整二十年,女孩子美好的青春都留在了那儿。”林清好微笑着道。她不同情,这种事情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那么就有勇气承担这个屈辱不是吗?

    “我又不是对你和儿子狠心,怕什么!”墓离毫不在意道,语气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林清好偏头看着墓离,怎么会不担心?担心自己会成为一个楚怜儿,所以她才会千方百计地逃离他的身边不是吗?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答应,报纸和媒体都报道了,你也没有反驳。”林清好平复了一自己的心情,心里微微有些不顺道,之前为什么要答应?然后又给人难堪?这种做法……有些卑鄙吧?

    “不解释多好,今天这一次不是完完整整地告诉了他们我的心意吗?况且这件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和我商量过,他们都不怕丢脸,我怕什么,成全他们就是!”墓离说得无关痛痒。

    林清好头疼得皱了皱眉,然后道:“丢脸也是丢得你墓家的,你这子的名声可就好听了。”有些说不清楚心底是什么感受,感动,没有,悲伤,也没有。若是他今天真的参加订婚的话,恐怕自己儿子会直接轰了jk国际吧?

    “名声?墓家和楚家有什么好名声?”墓离冷哼一声,“若是我今天去了,桀还不直接将我们家大门给轰了?”说着看了林清好一眼,那目光就好像是说,看你养的儿子那么暴力。

    林清好无语道:“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我家可是家世清白的,这暴力的血缘肯定是遗传你的,跟我估计没有多大关系。”林清好撇的一干二净,儿子这么暴力本来就是遗传他的,瞪什么瞪?

    “林小姐,你这人说话还真是不讨人喜欢。”

    “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林清好毫不客气地说。

    两人拌嘴了好一会儿之后,林清好打了一个呵欠,墓离就准备将林清好抱到楼上去,窝在墓离怀中,林清好双手搂住墓离的脖子,微笑着道:“老大,记得工资要给我啊!上次都没给我,对了。这次可是真的要辞职了。”林清好想着,她的身份再怎么就生存不去了吧?在jk国际。

    “说起来你不知道,儿子已经帮你交了辞职信?只是我还没同意,你知道儿子的理由是什么?”墓离笑着,睥睨着怀中的林清好,林清好疑惑地摇摇头,她怎么知道儿子想的是什么理由。

    “儿子说,自从进了这公司,他家妈咪三天两头都在受伤,而且陪他的时间少了。爹地妈咪要结婚了,以后就爹地和他挣钱 养着妈咪,妈咪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好。”墓离扯着唇说出林陌桀交的辞职信,当时他看见的时候,仔细得思考了一会儿,貌似说得也是事实,自从遇见他之后就倒霉彻底,所以他也还在考虑之中。

    林清好嘴角扬起一抹笑,“桀说得可都是真的,一句话都不假,自从遇见你之后我都在倒霉,不是追杀,就是枪伤,然后车祸。我也太倒霉了,还是你浑身都是霉运?”林清好笑得有些奸诈,想看看墓离气的模样,微微抬头却看见墓离严肃着脸,在冷静地思考着什么。

    林清好道:“你在想什么?”

    “你说的都是事实,不过,我想桀也只是想提醒一我而已,对你好点。这小家伙可是比谁都希望我们在一起。”墓离扬着笑,说道。

    “我看你是已经病入膏肓了,得治治,待会儿我就去问问医院还有没有病床。”林清好不阴不阳道,自家儿子这个小叛徒,之前就是他卖进jk的,这个时候又威胁墓离,还真是越来越能干了。

    “我看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医院。”墓离咬着牙道,然后看着林清好笑着,就有些不爽道:“要是你不去上班,秘书室怎么会有玫瑰花了!”那口气叫一个闺怨啊!林清好眨巴眨巴眼睛,这是几个意思?脑袋突然间没有转过弯来。

    “你不去公司,你那前男友怎么给你送花,他不给你送花。办公室怎么闻得到花的香气。”林清好好笑得看着墓离,然后道:“你这不会在是吃醋吧?”语气疑惑,眼神也不断地打量着墓离。

    “就是又怎么样?”墓离看着林清好的目光,想起看到的她跟慕天琪在一起的墓离,就有些牙痒痒,浑身都有些不舒服。语气也阴阳怪气了。林清好无语,笑了他一阵之后,发现他面色越来越黑,这才收敛了几分。

    一会儿之后,墓离就出去找林陌桀去了,林清好拿出自己的平板。准备逛逛微博,毕竟今天是墓离跟楚怜儿的订婚宴,八卦肯定不少,而且她的生物钟向来都是有些日夜颠倒的,刚才还是呵欠,这个时候又是精神抖擞了。

    是打着看笑话的心情打开微博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影响力这么广,页一打开便是这件事情,全都是这场订婚宴的新闻。

    林清好顿时来了兴趣,靠在床上,一条一条的去将上面的消息点开来看。

    这场订婚宴无疑不是个笑话,新娘哭得肝肠寸断的照片被传了上来,一旁站着担心神色的夏目,还有沉着脸的李嘉怡,和脸色不悦对着李嘉怡说话的楚霸天,英俊的面孔都有些抽筋,林清好不由坏想到夏衣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会是什么场景?

    一身白婚纱的楚怜儿,楚楚可怜地站在大厅中央看着大门,那表情十分可怜。眼睛也是红肿着,看起来十分可怜,有记者在大声呼唤墓大少爷出来,可偏偏这人儿就是不露脸。

    这场订婚宴,从太阳初升,到太阳西落。一天墓离都没有出现,最后由墓家的人宣布,订婚宴延后,墓大少爷因为一桩生意去了国外。只是这个消息虽然堵住了众人的嘴,可堵不住上的流言蜚语。

    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整个络便被这件事情给铺满。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