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看到楚怜儿悲切的照片之后,不由感叹道,生活将我们磨的很圆就是为了让我们滚的更远啊!

    墓家的人宣布堕延后的时候,楚怜儿的身子飘飘然地落在了地上,身边的人都还没能来得及去接住,也有不少人猜测其实,这墓离是摆明了要拒绝这桩婚姻。不然为何早不出国晚不出国,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就出国了?

    虽然前阵子的那些照片都给人亲密的感觉,但是自从爆出两人有关系之后,这墓离也没有开过记者会说什么,反对,同意,都没有说过。直到今日,难道墓离是想用这样一种方式,表示他的不满?

    众人都议论纷纷,墓离拒绝这桩婚姻,到底是什么原因?这楚小姐,身世,家财什么都不差,到底是为何拒绝入婚姻殿堂?豪门的婚姻不都是这样吗?都是以交易为主,这墓离这么做,让这楚家的小姐该何处何从?

    丢了这么大的脸面,墓家,楚家,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墓家,李嘉怡看着精神状态不佳的楚怜儿,微微叹了一口气,“怜儿,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的。”

    楚怜儿闭着眼睛,听到李嘉怡的话之中,眼泪顺着眼角留了出来,“伯母,我爱他,比你爱伯父还爱,我不能没有他啊!”

    “怜儿,你该知道的,就算是我逼迫,他也只会给你一个墓太太的名分,你真的愿意吗?这样的婚姻你也要?”李嘉怡叹了一口气。

    楚怜儿点头,语气哽咽道:“只要我一直守在他的身边,我想他总有一天会知道我的好。”

    李嘉怡闭眼,这又是何必?

    随意无奈道:“如果你真的想要这样,那就随你吧。”说完准备转身就走,她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等等……”楚怜儿撑起身子,叫住正准备走的李嘉怡,双手微微握紧。

    “怎么了?”李嘉怡转过身子。看着楚怜儿,脸上有着明显的疑问和一点不耐。

    “伯母,既然我已经确定了,那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希望这件事情不要让我哥哥为难。”楚怜儿颤抖着声音,她不想楚霸天为难。

    李嘉怡点点头,这楚怜儿还是懂事,这时候还在为楚家的名声着想,不像阿离那个白痴!这么不尽人道!

    李嘉怡出去之后,楚怜儿这才站起身子,将房间内能扔的东西全部都扔了,能砸的东西一个都没有放过。

    为什么!墓离,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的难堪?

    我只是爱你,我究竟错了什么?

    我也只是爱你啊!

    她用了她的呼吸来爱。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难堪?为什么?

    她以为只要她一直等候,总有一天会看到他温柔熟悉的面孔,可是为什么……

    哥哥曾经说过,要她明白,其实她爱的不是那段时光。也不是念念不忘的那个人。更不是那段爱他的经历,她爱的只是当年那个羽翼未丰满,却依旧执迷不悟的自己而已。

    她懂,她真的懂,可是她爱的的确是那个人,几乎已经成为执念的那个人!

    时光点点滴滴斑驳地记忆,就像是一面透明的玻璃上面有了越来越多的雾气。一面是过去,一面是未来,看着都是美好的,给了她生存的希望,她的心啊!早就已经快要碎开了。

    楚怜儿哭着,哭得好不伤心。无力地摔倒在地上时,看见了被摔成几片的水果盘碎片,先是一怔,后来手不由得将碎片拿了起来。坐在地上,她的理智开始回来。脑袋中也清晰了一些。

    为什么李嘉怡会这么信誓旦旦地说,她能为他给她的也就只有一个墓太太的头衔?既然给了头衔,那么别的自然也能给的。墓离,墓离,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给我难堪?

    为什么?理智了的头脑又开始混乱,眸中有着恨意,为什么不能爱我?为什么跟那个女人一起消失?为什么?

    没有人,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破坏掉她的幸福,没有人!

    脑袋里不停地叫器着,楚怜儿的眼神很冰冷,直接将碎片朝着自己手腕就割来去。然后趁着血迹流出来的时候,走到浴室里面,将水缸的水放满。穿着婚纱就躺了进去。

    李嘉怡一直在门外,听着内没有声音了这才将房门打开。走了进去看到没人,心中一跳,然后快步朝着浴室走去,心中不断的祈祷。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可走进浴室的时候,看见那雪白的婚纱已经被鲜红的颜色代替时,手指还是有些颤抖,拿出手机,呼叫克洛斯等人进来。

    墓家大宅一阵忙碌……

    而林清好依旧在逛着页和微博,丝毫都没有疲惫的模样。经常逛微博都是一个多小时,也不嫌累。

    想起一些自认为站在楚怜儿那边,然后大骂墓离的人,林清好就想到了一句话,不要忘掉别人生气时说的话,因为往往那才是真相,不要记恨说这话的人,因为他只是用了另外一种方式让你看清楚自己。

    这句话一出现在脑中之后,她就沉默了一,翻着微博的手也是一顿。这么说,是事实的话……那她跟林陌桀是什么?摇摇头有些失笑,竟然被这点小事烦扰到了心神,那可是不好的事情啊!

    上的照片很多,从楚怜儿最开始的兴高采烈到后面的失魂落魄,无一不清楚不清晰,连楚霸天甩手走人的也有。

    各大页都是这个新闻,有的人还甚至将报纸杂志都照了传到微博上,证明这条消息是多么的轰动,林清好刷新微博,瞪大了眼睛,这条微博是。墓大少爷悔婚侮辱,楚家小姐不堪流言,自杀于墓家浴室中。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林清好沉默了,手指动的快,看着各大页的报道,原来还有很多人站在墓离这边,现在都在指责墓离。纷纷同情起了楚怜儿,各个都像是自家的人被抛弃了一样,义愤填膺地在上大肆地指责墓离。

    还有的人开始分析墓离的人品,似乎觉得他的人品都有些问题了。骂人的微博和评论都不在少数,林清好虽然是心平气和地点开那些评论来看。但是一条一条地看去了之后,林清好的面色开始沉了来,心中也有些压抑的难受,流言蜚语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人纷纷都来指责你,虽然你没错。可这么多人将你一个人绑在那儿指责的时候,怎么都感觉有一种不爽的心态。

    林清好瞬间就脑补出了,墓离被绑在台子上。台的人对着他不停滴辱骂,不停滴嘲笑着,不停地打击着。

    当直接将平板丢在一边,“神经病!”忍不住冷声说了这几个字之后,林清好又将平板拿了起来,开始查探有哪些媒体报道了这件事情。不要问她想干什么,心知肚明就好了。

    查了好久,林清好发现,在国内外都享有威名的m国际传媒,却没有报道这件事情,不止是没有报道这件事情,就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仿佛各大媒体报道的这件事情就只是一个笑话一样,林清好有些奇怪,查了一这个公司的底细,结果可想而知,什么都没有,总裁只是知道姓陆,听起来像是中国人的名字。底细跟墓离一样,隐藏着,连照片都没有刊登过。

    但是,据说,这家公司的总裁,那可是叫一个牛逼,只要是他们集团出的杂志,没有一本是留着的,基本上都卖完了。

    看到楚怜儿割腕的消息被传出之后,林清好蹙了蹙眉。怎么这些大家闺秀都喜欢玩这招?偏偏又是割腕,又不知道割深一点。而且还是躺在浴缸里,怎么都感觉奇怪吧?

    估计这个时候已经是知道墓离跟自己和桀在一起了,才会这么激动。不知道等楚怜儿亲眼看到的时候又会做出什么冲动?林清好坏心得想着,恐怕会直接拿着手枪将自己等人给蹦了吧?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她的前途和小命,还真是堪忧啊!

    林清好倒是一点也没有想要躲起来的冲动,这点事情林陌桀跟墓离应该能解决的,所以就不用担心了。

    不过,这楚怜儿自杀的消息要跟墓离说一吗?杰克几人应该已经通知他了吧?林清好想着就想出去看看墓离走了没,刚将被子掀起,又放了来。她为什么要去说?先不说墓离会不会相信这件事情,只是这个时候她装什么好人?说起来,楚怜儿跟她也算是情敌关系吧?为什么要帮?以德报怨?林姑娘,你还是想想你车祸是怎么造成的吧!

    这想法在林清好脑中闪过之后,林清好就沉默了。现在脑补一她去跟墓离说,楚怜儿自杀时的表情,怎么脑补,都是笑着的吧?而且还是笑得奸诈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一个心黑的人,指不定墓离会给她什么眼神了。还是不要去了,去了也只白搭!

    而且,这事情跟自己八竿子都打不着好不好?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