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如今这个世界在红,沉入劳力士是物资的奢侈品,爱情是精神上的奢侈品。有这么痴情的人是很少的啊!

    林小姐与墓离这么多年来身边都没有别的人,他们的相同点就在于,宠爱人的那些方式对只对着对方,曾经给予某个人的信任,无法在赠予第二个人。

    这份报纸一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对林小姐充满了好奇,也对墓离抱有同情心,这故事真真假假都有那么几分,关键是这件事情是由m国际传媒爆出来的,那就绝对有真实性了。

    m传媒的报纸没有一次不是销量领先的,这次也是一样,虽然已经大大的将报纸印刷很多,但还是不够需求。a市大乱的同时,m传媒也没有闲着。

    林陌桀笑着的时候,墓离已经拿起电话忍无可忍地给陆熠打了个电话,咬着牙道:“你这家伙,有必要这么狗血吗?什么叫七年守身?”那报纸上面写的人,在墓离看来就是个二愣子,愣头青。

    什么去追人的时候出现了车祸?什么被赶出家门?胡扯!

    陆熠在电话那头得意地笑着,最后墓离直接将电话挂了,最后一句依旧是让陆熠将钱汇过来,陆熠也对墓离很无语。

    这么点钱也要?不过,这也损失了一些面子,给也是无妨!

    林陌桀在一边,一直都很同情他爹地,怎么看着这故事都有一些假的成分在。真的又没写完,其实他也很好奇。只是不知道这故事的正式版本跟这个有几分相似?酒吧遇见的确是真的,可是被林家赶出门的这里……林陌桀皱皱眉头,妈咪虽然没说,但是他若是对付林氏的话,也说不过去,不过这次好了。所有的媒体都知道了,这林氏看来注定是要败了。

    林陌桀跟墓离已经将早餐都准备好了,林清好来的时候两父子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墓离也没有那么暴躁了。林陌桀也没有大笑了,只是林清好一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墓离便发现了,三两步走上去将林清好抱了来。这个期间,林陌桀就进了厨房,将早餐端出来,伺候他们家的女王大人。

    将早餐都放好之后,林陌桀这才凑到林清好身边,在她脸上亲了一之后,这才笑眯眯地道:“妈咪,昨天晚上休息得怎么样?”

    “还不错。”林清好端起牛奶喝了一口,之后笑着道,的却是很好啊!特别是看到某个人自杀的消息之后。心情就更加不错了。她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好人,所以有这种恶毒的想法也不为过,她又不打算以德报怨。

    林清好放杯子之后,目光瞟到桌子上面有些皱的报纸,非常自然的拿了起来。林陌桀看到之后小嘴微微张了张,目光赶紧看向他爹地。发现自家爹地的手微微朝着报纸伸着,最后收了回去,脸上还有着清白交错的痕迹,不由得叹气,爹地啊!你英明神武的样子是保不住了!

    一时间,墓离脸上的表情十分有趣。只是没有人有时间去观赏而已,林清好看了故事一眼,之后又将目光看向墓离。墓离见林清好偏头,便别过脸,假装去看外面的风景,林清好无语。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当是看狗血的小说不好吗?这种情节小说里面是常见的。

    林清好嘴角一直微笑着,看得墓离跟林陌桀对视了几眼,也不知道林清好这心里想的什么,将报纸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之后,林清好放了报纸。这报纸竟然没有楚小姐自杀的消息。

    带着怀疑看了这报纸是哪家的报纸之后。林清好沉默了,m传媒,昨天她还在想为什么这个媒体没有动作,今天就来了。这些故事若是没有人爆料的话,这m的人也不会知道的,唯一的理由就是,这是墓离自己爆的!

    “这个是你自己爆的?”林清好微笑着问道,那优雅得过份的脸色中分明就有种风雨欲来的意思,墓离点点头,然后将一旁正在喝牛奶的林陌桀一扯,神情淡然道:“我跟儿子商量过了,这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我看你是想我被人肉搜索出来吧?”林清好笑着道,瞪了自家儿子一眼,林宝贝嘟嘟嘴巴,然后看向林清好,妈咪……爹地果然太阴了!竟然连自家儿子都坑!林陌桀瞪着墓离。

    “怕什么,这件事情我不说出来,楚怜儿报道的可就对你们母子不利了。”墓离轻飘飘地从林清好手中拿过报纸,然后轻轻一揉,直接丢进后面的垃圾桶内。林清好斜眼一看,中了!还真准,墓大爷,你是长了后眼睛的吧?

    “是啊,妈咪,其实这件事情我觉得爹地没有错的,你看嘛,若是被那个狠心的女人知道了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说我们母子了,到时候我们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爹地这叫做先手为强,后手遭殃。要是不先发制人的话,到时候媒体八卦地就更加厉害了。”林陌桀将牛奶放之后,撑着小胳膊对着林清好可爱地笑着,好不优雅。

    林清好有些无语,对于这件事情她其实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而且林陌桀说的也是,若是不早点爆出来的话,到时候等楚怜儿从医院出来在爆出来的消息。那可就是对他们母子不利的了,虽然对于他们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八卦太多总是不大好吧?而且那被八卦的主角还是他们母子,怎么都有些不爽。

    不过……有些照片怎么看都是专人拍摄的吧?林清好想着,口气也有几分好奇:“你认识m传媒的人?这之前就是你们串通好的?”林清好想着,不然为什么早不爆出这个消息,晚不爆出这个消息,偏偏这个时候爆出来了?还偏偏压制性地将昨天订婚宴的事情给压倒了去,又名正言顺地将他们母子给计算了,这怎么都是一个计划好的事情吧?

    墓离早就知道林清好会猜出来,虽然有些意外会这么快,但是也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合作。”

    “那m有给你钱吗?”林清好说着,墓离最开始有些迷茫,后面反应过来之后点点头:“当然,这则消息一爆出,m不知道赚了多少。”林陌桀也笑着,当时听到爹地说钱的时候,他意外了那么一秒就接受了,这才是一家人嘛!不然到时候妈咪问起来还不好解释了。

    果然,听到爹地说要钱了,林清好的面色也好了一些,还点了点头:“做的好,也不能白给资料啊!这可是赚钱的好机会,而且,我觉得你这钱还要跟我和宝贝儿分一,毕竟我们也上镜了,对吧,儿子。”林清好偏头微笑着,早餐也不吃了,就那么看着墓离。

    林陌桀刚将嘴里的东西咽,赶紧点了点头道:“妈咪说的是。”

    “……”墓离无语,这么爱钱?

    “爹地,你也不要这么委屈了,你看你把钱交给妈咪多好。”林陌桀奸诈地一笑之后,凑过去小声道:“这样,妈咪就算是承认你了。”说完赶紧又跳到林清好身边,拿出另外一份一模一样的报纸问道:“妈咪,这个上面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啊?”

    他很心疼他妈咪,虽然很多事情都能查到,但是别人说的,毕竟没有自家妈咪说的可信度高。

    林清好看了一眼有些窘迫的墓离之后,这才开始跟林陌桀说话。

    一家人开心的闹着的时候,a市也大乱着,这个时候已经在医院的楚小姐不是什么重头戏了,那未见过面的林小姐和孩子才是最神秘的人。有的人已经开始人肉搜索,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当这则消息一爆出来之后,有几家小媒体也同时出现了墓离抱着一个女子上车的照片,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孩子,虽然是背影,可是那不能模仿的侧脸让广大人民都知道了,那绝对是墓离。

    看到报纸的时候,楚怜儿又快要发疯了,几乎都要崩溃了。包扎好的伤口又裂开,鲜血直流,将病床都染得鲜红,可她依旧是愣愣地坐着,要不是外面的人听到声音冲了进来,还不会发现。

    楚霸天站在一边,心情有些沉重,这是他唯一的妹妹啊!从小到大基本上都是呵护着长大的,此时怎么会变成这样?看着那仿佛一不小心就要断掉的呼吸,楚霸天转身走了出去,直到病房门被关上,床上的楚怜儿这才睁开眼睛,林清好!上次没有撞死你,是你的幸运,这次,绝对不会在放过你!你给我等着!

    夏衣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打电话订了外卖,然后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准备看电视。这一看就不得了啊!楚怜儿自杀的消息,楚霸天气红的双眼,还有甩手走人的态度,她有些担心。几步跑上楼之后,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出门,打了个电话,知道楚霸天的行踪之后,夏衣这才开车去了叫迷.性的酒吧。

    那个不陌生的酒吧。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