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楚怜儿虚弱地躺在床上,双眼失神地盯着天花板。

    迷.性,楚霸天最近有事没事都会来这个酒吧喝上两杯,不知道是在缅怀过去,还是借酒消愁。

    夏衣一走进来的时候,小酒保就挥手打了个招呼,“夏姐。”夏衣点点头。

    楚霸天偏头看了夏衣一眼,眸中的情绪很复杂,只是一眼就又继续喝着他的酒,夏衣坐到他旁边,拿起一杯酒喝之后,轻声道:“你心情不好?”

    楚霸天没有回答她,只是喝着自己的酒,夏衣皱眉,这算什么?借酒消愁?不是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的吗?

    “你是在为你妹妹的事情不平?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根本就不能怪清好,我想你脑中绝对有将清好碎尸万段的冲动,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就像你妹妹之前派人去撞清好的时候就是这样。如今也算是一报还一报,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清好,她让你妹妹看清了事实是什么。”

    “你给我闭嘴!”楚霸天抬起头,眼神凶狠,“我还真不敢相信你的心这么狠!那是我妹妹,倘若你有一点在乎我,就不会说出这些话来。你没看到她有多么可怜,多么无助吗?”

    面对楚霸天的指责,夏衣只是一笑,带着些许嘲讽,夏衣你是自己来找罪受的吧?他楚霸天是说过爱你没错,可是他也没有说只爱你啊,“在你眼里,她是可怜的,是无助的,因为她是你妹妹,可是在我的眼里,她就是别人家破坏的第三者,是小三!借着自己的身份,想要将清好一家人赶尽杀绝的人。失忆?这种狗血的事情会出现在墓离身上?要不是你妹妹催眠的话。清好母子也不用受那么多苦。你说她可怜,无助?她将别人毁容的时候,将别人弄得死无全尸的时候,怎么没人觉得别人也可怜?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坏女人而已!”夏衣带着笑容说道。脸上优雅似的笑容跟林清好有几分相似,同样都是面具,但是这笑在她脸上还有一些不和谐,她不像林清好,那个面具待久了,已经成了皮肤的一部分。

    一句话说得楚霸天顿时语塞,夏衣说得一点都没错,所以他怨不了任何人。他们的身份,注定死不能心慈手软的。

    吧台上全是酒瓶,楚霸天眉间全是阴霾。抓起最近的酒瓶就开始猛灌。

    夏衣一点都不客气地将他手中的瓶子夺,一点都不留情面道:“楚霸天,其实我觉得你事儿懦夫!不敢面对事实的懦夫,以前我一直觉得你是个顶天立地的人,可是我现在觉得。我那些想法简直就是大错特错!你看看你现在,喝闷酒?你好歹也是楚家的当家!若是被狗仔拍到你这个样子!我看你们楚家也不用在世界上混去了!你怎么面对你那些死去的列祖列宗?一点小事就要死要活的!这什么事情不能解决?要是喝酒能解决问题的话!那这个世界如今已经没有酒喝了!”说着对着酒保示意,将这边的酒全收起来,不久前她已经将这间酒吧收购了。

    “夏衣,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楚霸天有些无力的感觉,他想反驳夏衣,可是却找不到什么好的话语。他心底清楚的知道,夏衣说的就是事实!

    夏衣抿唇,“说实话,我是没有资格说你的。楚霸天,我能来只是因为念着我曾经对你有过几分心思。可是现在的你,已经完全让我将那份心思杀死!因为现在的你不配!你根本就不配当楚霸天。刚才我说得这些话我是不会收回的。也不会跟你道歉,还有你认为是清好做错的事情,清好也是不会道歉的,因为没有必要。若说这些人中间有一个人必须道歉的话,楚霸天你应该清楚。那个人就是你妹妹,那个一直装着好人实际上却是幕后*oos的人,楚怜儿!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你也应该清楚!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我想说的是,别让我从心底里再也看不起你!”只会借酒消愁的男人算是什么男人?

    说完这些话之后,夏衣将酒保再次给自己倒的冰酒一饮而尽,站起身子,礼貌地对着楚霸天道:“那么再见。”

    名媛的礼节,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只是在熟悉的人面前不用而已。可如今,这个人已经不是熟人了,甚至是连陌生人都算不上。

    楚霸天偏头看着夏衣高挑的身子离开酒吧,一直阴霾着的脸色,此刻竟然纾缓了。他一致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症,不然被骂了怎么就清新了?夏衣说得对,他们家是没有资格去指责林清好的,失忆那件事情绝对是怜儿对催眠过了。

    a市热热闹闹就这么又过了一天,傍晚,墓离才开着车载着林清好和墓离回a市,他的别墅。

    刚好,杰克,杰西,杰图,杰输,j,m都在,就连威克斯也在。

    林清好也没有反对,目前就她来说,反抗实在是没什么作用。一来,房子没了,二来,三餐没了着落。因为墓离这个小人竟然之前就将林宝贝给扯住了,林陌桀不跟着,三餐就没着落了。

    回到别墅的时候,别墅里面的人都选择了消失。墓离之前就吩咐过,别墅很大,每个人都有一套房子,该消失的时候就自觉得滚回了自己的房子,杰西几兄弟,j,m,还有威克斯都有自己的房子,也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清好看着这像城堡的房子,其实跟墓家老宅都有得一拼了。无奈地叹气,还是回这儿来了,上次受伤的时候待了一个月。只是那个时候没得允许也不知道路就没乱走,实在是怕迷路了。

    三人回到家时,已经八点多了。

    林陌桀跟他妈咪吹嘘着爹地的房子有多大,多漂亮,林清好无奈只好配合,就算是多漂亮她也看过了好吧?只是对于自己儿子被这一栋房子就给收买了,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服气啊!虽然她一直都知道,这两父子的天性是极其相似的。都是属于爱享受的人,而且还极会享受。

    林清好几人进去之后,林清好到处张望着,林陌桀疑惑道:“妈咪,你在看什么?”小小的脑袋也跟着到处晃悠。

    林清好摇头没有说话,那几个人去哪儿了?杰图几人?还有j,m等人?上次不都是在的吗?这会儿又跑哪儿去了?

    别墅内,墓离跟林陌桀收着东西,为了让两人更加适应一点。墓离将这别墅的守卫都给撤了,林清好倒是很悠闲地在沙发上看着两父子忙碌着。这几天手机都没有开机,一打开电话就看到夏衣,还有张金芳,尹成兰,几人的电话,估计猜出来了。

    林清好先是给张金芳打了个电话,试探了一口气,结果发现这个呆萌的家伙竟然没有发现这件事情,只是问她的腿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来上班,然后又给尹成兰打了个电话,尹成兰似乎也没发现,林清好就有些郁闷了。秘书室里面的人什么时候都变这么笨了?然后又给夏雨荷打了个电话,夏雨荷带着笑意的声音让林清好有些心塞,这貌似是知道了吧?林清好脑中正想到这个想法的时候,却被夏雨荷委屈的声音给惊呆了,那声音简直就是委屈得不能在委屈了。说老夫人直接去办公室大闹了一场,把几个秘书都给骂哭了,几个秘书都是心理强悍的人,若不是看见几个秘书哭了,不知道还要怎么骂了。夏雨荷还悄悄说,要不是张金芳聪明了一次,赶紧让几人装哭。那可真是要卷着铺盖走人了,那叫一个来势汹汹啊!什么风范一点都没有了!比一个菜市场卖菜的大妈都要来得泼妇!

    林清好无奈,只好安慰道,没事,墓总已经回来了。接来的事情墓总自己会解决的,之后也没在多说,就给夏衣打了一个电话。

    夏衣一接电话就批头骂道:“好你个林清好!感情宝贝儿说要去度假,就是这么回事啊?我都被蒙在谷里,报纸上的人是你们三个吧?”

    “我说不是你会信么?”林清好凉凉道。

    “得了吧你!就你那小身板,化成灰姑娘我都认识,更别说。还是这么凑巧的事情,还那么狗血的故事,不是你是谁?”夏衣大声嚷道,语气有些愤愤。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林清好没好气的反驳。

    夏衣不觉明历,“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同意而已,不过说起来,昨天我还把楚霸天给骂了一顿!”夏衣扁扁嘴,在沙发上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之后道。

    林清好眨巴眨巴大眼睛,“这不是他们父子狼狈为奸吗?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要不是报纸出现的话,我是没有想到墓离会这么做的。你骂楚霸天,你为什么要骂他?你脑抽了?”

    “骂他还算是便宜了他!我跟他是八字都没一撇的人,我觉得,这感觉命盘都不对!”夏衣语气有些无奈。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