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吧,你们两个,我看就是上辈子的冤家。这辈子也是要在一起的,你们啊!十分不开的,一个谁也离不了谁,不然你们迟早会死一个去。”林清好一点都没有给夏衣留面子,直接毒舌道。

    “我说,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点的?两情相悦不好吗?什么死不死的,你脑子有病,得治治!”夏衣反驳道。

    “是是是是是!我是有病,你赶紧在医院给我准备病房吧!我说你啊!我这才从医院出来你不是不知道,我都快憋出病来了。不过我可是说得实话,其实楚霸天也多好来着,没父没母,你嫁过去也不用担心婆媳问题。”林清好笑着道。

    “呸呸呸!婆媳问题是没有,不过大小问题就有了!而且我还不想嫁给他了现在。看看他现在这副模样,我就觉得倒胃口,你还说我,你什么时候准备嫁给宝贝儿他爸?虽然你们的故事很狗血,但是我看着墓离若不是对你有几分意思的话,也不会带你跟宝贝儿出去了,你不如考虑考虑嫁给他?”夏衣在那边笑得有些猥.琐,一个劲儿的傻笑。

    “你说我嫁给墓离?这玩笑可就有点大了,我跟他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你说这结婚?我看是不靠谱的事情,这八字可都还没一撇儿了!”林清好笑着道,其实夏衣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是有些复杂的,在海边的时候还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想了。回来了面对的事情就要多了,虽然她此刻呆在这里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但是……

    “我说你们怎么就不能结婚了?你们都这么大的孩子了,而且我瞅着墓离也挺喜欢你们的。”夏衣有些惊讶,随后语气有些凝重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墓离不想娶你?”妈的!要是真的,她非得去一枪崩了他!个没良心的!这些个臭男人一个两个活着都是浪费空气的存在!

    “我说你就不能想点正常的事情?什么叫他不想娶我?是姑娘我不想嫁好吗?怎么都说得我很稀罕他似的。”林清好就不满了,这凭什么啊?怎么都对墓离态度那么好。自己就非得嫁给他了?

    “还有,你之前说什么大小问题啊?”林清好突然想起之前说的大小问题。

    “不就是楚霸天跟他那未婚妻的事儿,我琢磨着他这是准备享受齐人之福呢!不过这哪儿能让他如意啊!所以我果断的踹了他!那天把戒指什么的都还给他了!我是想清楚了,宁缺毋滥。楚霸天这人你不跟他来真的。他是不会明白的!”夏衣无所谓地说道。

    “至于你说你不稀罕墓离的这个想法,我觉得还是有待考证的,你忘记你当年是怎么认识他的了?你可是直接爬到人家升上去的,还直接捏人家的脸!那个时候我就看着墓离的脸色在变啊!说起来你们的故事虽然狗血,但是也挺幸运的。说起来也算是幸福吧。”夏衣笑着道,那个时候的事情她可是都记得,“你就相信我吧,其实你就是稀罕墓离的,不然你也不会为他挡了一枪,虽然你好色。但是也没好色到这种地步吧?当年在国外,那么多帅哥,我也没见你扑上去啊!我看你这好色贪财都是有针对性的,而且这人啊!还就是墓老大了,有色又有财。还有才,你说你不稀罕,你就编吧,三百六十个理由我都不会相信你的!不过你要是真不稀罕,你就送给我吧,我稀罕着呢!”夏衣笑得奸诈,说着说着就暴露出她那奸诈的本性。

    林清好语塞。“夏姑娘,你还真了解我!”

    语气怎么听都怪异,这夏衣的确是了解林清好的,这脾气性格什么的一清二楚。这花花肠子里面想的什么也都能猜出来,哪怕是转了几个弯儿也能猜到她心中所想,越是在乎的人。在犹豫的时候,都口不对心。

    “行了,我不了解你谁了解你啊?你得嫁个有钱人,好养着我,等我什么时候去楚霸天那儿偷一颗精子来。妈的。那个时候我也就不在稀罕他了。”夏衣大大咧咧道。

    林清好翻了个白眼,无语道:“你还能做出更大胆的事情吗?别到时候我去买个av,还能在上面看着你的影子。”

    “靠!林清好,你这是什么闺蜜呀!妈的,老子明天就来找你,准百好吃好喝的恭迎我吧!我可是知道墓离那别墅有多大的,直接分给我一套就可以了。”夏衣开着玩笑道。

    “好啊!刚才我也挺无聊的,不如到时候你就跟我一起去jk上班吧,还能有个照应。这件事情你给宝贝儿打个电话,自己跟他说。一分钟就解决问题。”林清好笑着。

    “没问题,你等着,那我先挂了。”夏衣嚷嚷道。

    林清好无语,夏衣你果然是行动派的。

    目光看着正在忙碌的林陌桀将电话拿出来看了一眼之后就放在了耳边,还转过身子笑着看了自己一眼,林清好朝着他挥挥手,优雅地笑着。

    突然感觉有着一股灼热的视线盯着自己,林清好目光一瞟就看着大一号的墓离正愁着自己,当又是灿烂一笑,有丝威胁,你不答应试试,然后就看着林陌桀笑着点头,跟电话那头说着什么,随后就又挂了电话,然后,林清好的电话就响了。

    林清好将电话接了,口气纾缓道:“怎么样?”

    “那还能怎么样?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出马肯定立马就成功了。你就等着我加入你们那个大家庭吧!”夏衣嘿嘿地笑着。

    “行了吧你,夸你两你还就了不得了!”林清好笑骂着。

    “那是当然,我可是国民好姑娘,要是我是一男的,你给我一个姑娘我就可以给创造一个民族出来。如今你给我几个姑娘,我就可以给你开家妓院!我可是要在你那儿好好疗伤,然后去整个容啊!化个妆什么的,让楚霸天那丫的知道失去姑娘我是他的损失!”夏衣笑着。

    “我说你呀!没听过上那些小姑娘说吗?”林清好对于夏衣这大大咧咧的性格有些无语了。

    “说什么?”夏衣有些疑惑。

    “不一定浓妆艳抹就是美啊!也可能是站街的嘛!干干净净地素颜美多了,也别整天嚷嚷着要减肥,身体健康就好了,抽烟喝酒轻浮浓妆艳抹只会引来玩玩你而小痞子。”林清好笑着将平板拿出来,将一段话念了出来。

    “得了,你这话我也知道,面的就是,交过很多男朋友很光荣吗?情感史很丰富很骄傲吗?说不定人家正怎么骂你装模作样绿茶婊呢。”说完就哈哈大笑了,“我说,清好你还真别的,现在这些小姑娘说话一个比一个嘚瑟。”

    “好了,好了,什么时候我们出去逛逛,我都要长霉了。”林清好有些闺怨道。

    “嗯,那等我什么时候搬过来,就陪着你一起出去。”夏衣说着就挂了电话,林清好也有些疲惫了,放电话就闭上了眼睛,两父子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一直都没有停来。

    林清好有些茫然现在的生活,跟墓离在一起生活,怎么都感觉有些不现实。一开始她有些抗拒,到现在的茫然,林清好心底只觉得墓离会对她好,也是因为林陌桀,所以才会对她好的。

    而且,隐隐约约觉得他身上有些秘密,他渴望有一个家。可他不是有一个爱他的母亲吗?李嘉怡,怎么感觉被扯进了一件不得了的事件之中。

    其实在海边的日子,不止是墓离很享受,她也觉得很温馨。因为那就像是偷来的日子一样,格外让人珍惜。

    这两天,每天都能看着林陌桀开心的小脸,林清好就觉得心中一阵安慰。她一直在努力着给林陌桀一个完整的家,可是她的爱终究是不能代替墓离给他的爱,父母,父母,有父才有母,难道真是这个道理么?

    林清好心中一阵无奈,她其实清楚的明白,自己不过是在演戏罢了!在林陌桀面前的时候,和墓离扮演好他需要的角色,将自己的菱角磨平一。和平共处这个词语说出来简单,做出来也不难。可就像她说的,这份快乐就像是偷来的一样,所以她格外珍惜,在珍惜的同时也在不停地提醒自己,这种开心是有期限的。这种开心不可能会是一辈子。

    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无法替代的,就像是每一部戏,就算是有雷同,可终究不是同一部戏,人们在要求演戏的人认真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个演员可能会恋上舞台,这个演绎精彩的舞台。

    可到那个时候,若是没有舞台了怎么办?这些演员该如何自处?

    虽然林清好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心,可是墓离的心,她是猜不准的!她能猜到任何心的人,就是猜不透墓离的想法,所以她不得不克制住自己对这份感情的需求。不得不将这一切表现得正常,这种感觉就像是罂粟,不能迷恋上,一旦离不开,整个人也就毁了。

    她可不想她的人生就那么毁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