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离将在沙上熟睡的林清好抱回卧室,替她盖好被子,又将空调打开。之后才准备轻手轻脚地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想起什么时候倒退到了床边。看着林清好安静的睡颜,脸上扬起一抹笑。

    弯身,不自禁地在林清好额头轻轻一吻,目光中是满足的笑意。

    转身走出房间,轻轻将房门关上。

    刚走楼,准备倒杯水喝。就听见外面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皱了皱眉,两步走楼,一楼就听见李嘉怡尖锐的叫声:“林清好,你给我出来!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墓离眉间一冷,“妈,你怎么会过来?”

    李嘉怡带着怒气,几天了。这墓离倒是消失得一干二净,所有的指责都由她一个人来背负,越想心中就越是生气,怒骂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会过来?你不知道你自己干了什么混账事吗?怜儿那丫头为了你自杀,现在人还在医院。你一消失就是几天,电话还关机!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

    “你说自杀?”墓离语气有些惊讶,“她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会想到自杀?妈,你不会是骗我吧!”

    “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现在我看你怎么跟霸天交代,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所有的舆论都在说着你的不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偏偏要在订婚宴给她这么大的难堪?”李嘉怡气得浑身抖,声音尖锐,平时的贵夫人风度一点也没有,“林清好到底是给你灌了什么*汤了?你要这么护着她?怜儿这丫头这么……”

    “妈,你这语气变换得也太快了吧?”墓离紧蹙眉心,“几个月前你可是派人保护他们母子,现在会不会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我只是觉得你对怜儿的做法太过分了一些,这几日媒体是怎么报道的,你都没有看吗?”李嘉怡有些心虚地不敢去看墓离的眼睛。有些闪躲。只是几秒中之后,又定了定神。

    “妈,这件事,我明天会处理的。现在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墓离不愿多说道。

    “处理?阿离你就别忽悠我了,我已经答应楚家了,会给他们一个交代,过几天重新举办订婚宴!墓离,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不然我们墓家的脸可就丢尽了!”似乎怕墓离看出心中所想,李嘉怡两步就准备朝着楼上跑去,“是不是林清好给你出的歪主意?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她是这么个人物。”李嘉怡说着,眉间有些冷意。墓离的变化肯定跟林清好是脱不了关系的,之前墓离事事都还会听她的,现在说什么反对什么!

    墓离皱眉,想着上面林陌桀跟林清好已经睡,就冷了脸色道:“妈。她们已经睡了,我不想你去打扰到她们。”语气很是强硬。

    李嘉怡瞪大了眼睛,嘴巴也长得大大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阿、阿离,你刚才跟妈咪说什么?你竟然这么维护她?”

    “妈,你变了!之前你也是这么维护她的。你忘记了吗?”墓离冷笑着,我看你准备怎么装?

    “阿离,我……可是她也太不懂事了,怜儿是你的未婚妻啊!”李嘉怡大声反驳。

    “未婚妻?”墓离嗤笑一声,“妈,我早就说过了。我没有未婚妻。这订婚宴也会你们自作主张,现在丢脸了倒是觉得是我的责任了?我一直没有反驳你的原因,我想你大概也清楚。何必要把一切事摆明了说?如果这件事你一定想要将这件事继续闹大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毕竟这件事已经开始了不是吗?只是到时候闹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的话,你连孙子。儿子,儿媳妇可是一个都没有了。”墓离冷声。

    “阿离……你竟然跟妈妈这么讲话?”李嘉怡脸色被气得通红,站在楼梯口,浑身气得直颤抖,一只手指着墓离,不可置信地模样。越想就越是讨厌林清好了,之前还觉得她大方德礼,可现在了?一切都是狗屁!简直就是个狐媚子!将阿里迷得团团转,当气愤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被她灌了*汤了!”

    这个时候,楼上的林清好已经将房门的打开了,林陌桀也睡眼惺忪地走了出来,嘟囔着道:“爹地,你干什么啊?好吵。”然后又看了一眼单脚立着的林清好,赶紧跑过去,不满道:“妈咪,你这是干什么啊?”

    墓离抬头看着林陌桀笑着道:“你先陪你妈咪去睡觉,爹地有客人。”林清好眨巴眨巴眼睛跟林陌桀对视,刚才墓大少爷说的什么?有客人?他妈咪直接晋级成客人了?

    林陌桀笑着,“知道了爹地,你就和客人说话吧,我跟妈咪去睡觉了。”林陌桀可爱地笑着。

    李嘉怡面色有些不好看,刚才墓离的话,就像是一巴掌直接拍在了她的脸上。这主客间的关系可分得真清楚啊!当脸色又是难堪了几分,林清好也不想在这儿当炮灰,也准备进去睡觉,刚才也只是被李嘉怡尖锐的声音给吵醒了而已。

    “阿离,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是客人?这个房子是你的,你是我儿子,如今我倒是成了客人了?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李嘉怡冷笑着,“我告诉,她还有这个私生子我是不会让她们进墓家大门的!”李嘉怡气得有些口不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墓离当就怒了,目光阴沉道:“这是我的孩子,我孩子的妈!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指责了!这是我的家,可这房产证上写的可是林陌桀的名字!你此时在别人家里还这么理所当然的骂人!我看你的名媛风度都给狗吃了吧!”墓离一点都不给李嘉怡面子。

    林清好跟林陌桀还在门口没有进去,林陌桀将林清好的轮椅拿了过来,让她坐在上面听戏,俩母子听到墓离毒舌的话的时候,都有些目瞪口呆,墓离说话还真是狠啊!

    克洛斯从门外进来,很明智地没有走到两人身边去。竟然都不准备坐,直接就站着说,当低头有些无语。看来这次是要彻底撕破脸皮了,哎,还真是难抉择啊!

    “阿离,妈可就只有你了,你怎么能这么说。阿离,你这不是伤妈的心吗?”听见墓离这么说,李嘉怡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之后,急忙伸出手准备朝着墓离的手抓取,墓离没有闪躲。

    墓离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妈,你知道我说得是实话,若是你在这么闹去的话,我可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了。至于这个房子,我已经过继到林清好母子名了,若是没事的话,以后你还是不要过来了。”

    李嘉怡一听眼泪扑簌簌地就开始顺着脸颊流,林清好挑眉,这夫人果然是演技派的啊!说哭就哭,要是年轻那么几岁,说不定目前最火的明星就是她了。当嘴角又是扬起一抹笑意。

    “你还笑!你这个贱.人”李嘉怡又准备朝着楼上跑去,墓离伸出手拉住她,“妈!你非得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是吧?”

    李嘉怡瞪着林清好,连带着看林陌桀也不顺眼了,越看越像墓离小时候。就越看心越不好,心中的愤怒也有些掩饰不住,有些咬牙切齿道:“阿离,妈就是不希望你跟他们在一起。”

    “妈。你这是在说笑吗?你所谓的她们,是我的儿子和我儿子的妈,这个世界有谁能分开我们?凭什么分开我们?”

    “他是个私生子!”李嘉怡尖锐道!

    “如果你不喜欢这里,可以麻烦你自己走出去。我的儿子没有一个人能指责,你更是没有资格!”林清好冷声,看着李嘉怡的目光充满了暴戾,若是此时不是因为她的腿,直接就是上前一巴掌了,这种喜欢胡搅蛮缠的女人看着就烦!

    “你!”李嘉怡勃然大怒,浑身颤抖,最后才深呼吸一口道:“阿离,你要认这个儿子也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这件事你做到了的话,我就可以召开记者会告诉所有人,这是我们墓家的孩子!”

    林清好笑了,林陌桀也笑了,笑得很冷。墓离似笑非笑道:“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前提是你必须娶怜儿,娶了怜儿之后,你就可以将这个孩子带回去。我想你也不想自己的儿子被人指指点点说是一个私生子吧?”李嘉怡笃定道,之前之所以说给楚怜儿一个墓太太的头衔也是因为这个,这点墓离应该会答应的!绝对!

    墓离笑得,笑得有些诡异道:“妈,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儿子非得你承认才算是墓家的孩子?”你这天真的想法到底是哪里来的?墓离真是好想大笑,第一,你根本就不是我亲生母亲,你凭什么管这件事?第二,我墓离的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