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菀姐姐……”“咳咳咳咳……”

    陌夭夭迷迷糊糊地开口道,眼睛还没有睁开,嘴里却叫着陌妃菀的名字。

    几人的目光都看向软榻之上的陌夭夭,陌妃菀从简溪尘身边擦身而过,看都没有看在简溪尘对面的夏不凡一眼,直接走到软榻旁边站着,看着陌夭夭,见陌夭夭还没有醒来,只是张开嘴巴叫着,手还在到处挥着。

    陌妃菀眼中柔声渐深,斜过身子坐在软榻边上,伸出一只手让陌夭夭抓着,抓住了陌妃菀手的陌夭夭终于安静了,嘴里也没在叫陌妃菀的名字。

    “鬼七。”

    “嗯?”简溪尘用手将夏不凡推到一边,走到陌妃菀身边,看着她说道。

    “你帮我照顾一小夭,我去有些事。”

    “嗯。”没有问她要去哪里,简溪尘无条件的相信陌妃菀。

    “你去哪里?”夏不凡的语气很是激动。

    唰的一,简溪尘的目光冷冷地看着夏不凡,这个人似乎管得太多了,简溪尘的性格很是纠结,对陌妃菀的事特别的在意,刚才夏不凡的这种关系,已经不是平常人所能做到的了,而且他只是一个大夫,似乎管得有些多了。

    额,夏不凡伸出手抚了抚眉,似乎有些过于激动了,夏不凡低着的头扬起一抹笑,他抬起头来,笑意充满了夏不凡的脸,只是在那苍老的脸上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夏不凡尴尬的笑道:“我只是看这姑娘手臂还受着伤,似乎不易出去较好。”夏不凡掩饰着心中的焦急说道。

    这个可不能随便乱跑啊,现在很多人都在寻找她,要是被吸血族先找到的话,就不好了。

    整个过程中,陌妃菀都没有开口说话。

    咯吱一声,陌妃菀从软榻之上起来,软榻向墙壁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她没有去看简溪尘,只是看了一眼软榻之上的陌夭夭一眼,转身离去。

    夏不凡伸出手,准备将陌妃菀拦来,可是手还是无力的垂,头也跟着低,这次出去,怕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吧,他有预感的,可是他没资格去管人后的事情,只是祈祷不要碰到吸血族的人。

    简溪尘的目光一直跟随着陌妃菀,陌妃菀走出门的时候,手臂已经没有流血了,简溪尘眼中的陌妃菀越走越远,不一会儿就看不见人影了。

    另一边。

    一个黑暗有阴森森的地牢里,陌其狠狠地看着牢门外的陌医和周金涛,哼!这个简溪尘竟然是个叛徒,刚才听见这个简溪尘和那个娘娘腔说这里是暗夜,不就是妃菀姐姐所在的组织吗?

    “……”

    “简溪尘?我看还是叫你鬼七吧,你把我抓来干什么?要是被妃菀姐姐知道了,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而且,妃菀姐姐来了,你就去死吧!”陌其的手抓住牢房的栏杆,怒吼着出声。

    “啪。”

    陌其的脸歪着,眼中的冷意越来越重。

    陌医正准备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眼看着周金涛打了陌其一巴掌。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是你能放肆的地方吗?简溪尘?鬼七?他算是什么东西,能跟暗主比吗?”

    陌其本来眼中的颜色在慢慢变红,却因为周金涛的这句话又恢复了黑色,不是简溪尘?不是鬼七,那是谁?陌其有些疑问,却没有开口出声。

    陌其一直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歪着脑袋看着牢里地上的杂草,眼神没有集中,补助到在想些什么。

    陌医没有来得及让周金涛闭嘴,他现在的脸是跟简溪尘一模一样的脸,看来这次一定会闹翻了。

    “你没资格说这句话。”陌其抬起头,脸上还有着五个手指印,在白嫩嫩的小脸上显得他别清晰。

    “我没资格?你以为你是谁,没资格这句话也是可以随便说的?”周金涛冷笑着看着牢中的陌其,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

    “是,你没资格,你连人家的一根脚趾都比不上,你以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只不过是别人的一条够而已,还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人了?说你是狗都算是侮辱了狗!”陌其的语气很是犀利,对于这个男人她真的是讨厌透了。

    周金涛愤怒了,正准备开口,却听见外面传来一片吵闹,周金涛看了陌医一眼,陌医没有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你们死定了,一定是妃菀姐姐来了。”陌其在牢里对着陌医和周金涛的背影大声吼道,陌其还是有一些小孩子心性在里面,她感觉到了陌妃菀的气息,一定是陌妃菀来救自己了,陌其很高兴,走到牢中的草堆上坐,她不着急,妃菀姐姐一定会救自己出去的。

    陌医的身子一顿,偏过头看着牢中的陌其,眼中一抹忧色闪过,陌妃菀要是真的来了,恐怕事情就真的不妙了。

    便走陌医便伸出手在脸上一抹,老人的面具出现在脸上,走到大牢门外的时候,他又停住了脚步,将手在脸上一抹,又恢复了和简溪尘一模一样的脸,陌医收敛了自身的气息,周边瞬间浑身散发出一种诡谲的气息,跟简溪尘无一二。

    周金涛看了一眼陌医,没有说话,他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主子会变化自身的气息,只要是他想做的,他都会全力支持。

    暗夜城堡外,夕阳的微光还笼罩着大片的森林,陌妃菀透过密密的树枝,可以看到在众多荆棘和蔷薇的环绕,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古堡似乎年代已经很久远了,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如此之多,都快把窗子全包围了,有的甚至钻进了窗子里,透出几分阴森。

    这个地方,陌妃菀一点都不陌生,她来了几次了,几次这个地方都是一样的阴森森,一样抵人厌。

    陌妃菀站在这座阴森的城堡前,看着此时开满了白色的蔷薇,风中的蔷薇花还带着清冽的微笑,单纯得令人神往,细腻如丝的白色那么轻盈,上的晨露犹如水晶一般,在夕阳的光辉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陌妃菀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城堡,准确的说。是看着站在城堡门前的杀手们。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