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这件事我是不会同意的。”墓离垂眸子。

    “为什么啊?妈都已经放面子能接受这个孩子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娶怜儿,怜儿那么爱你。”

    “妈,我不爱她!这个婚约本来就是你们一厢愿,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明白?”墓离的口气已经有着明显的不耐烦了,对于解释这种事他向来都是不屑的。

    “那你跟妈去医院看看她吧?婚约的事我们以后在商量,如今怜儿还在医院了。”李嘉怡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态度太过强硬,所以才导致墓离有些不听话。毕竟墓家当家还是他嘛!当也就软了口气。

    听见李嘉怡软了口气,墓离只是垂了眸子道:“妈,很晚了,明天再去也没关系。”早看晚看不都是看?更何况他可是一点都不想去好吗?

    李嘉怡顿时又不满了,“阿离,这怎么可以?你不给妈面子,霸天的面子你总要给几分吧?那可是他妹妹,就算不说婚约,你们也还是好兄弟不是吗?你就跟妈去医院看看吧。”

    “我说,墓总,你还是去吧。”林清好微笑着出声道,这可是作为一个好秘书的原则,“毕竟这件事会影响到公司,你去看看也应该没什么事。”林陌桀站在林清好身边没有说话,支持他妈咪的所有绝对,这样主动出击才是最好的!

    李嘉怡一愣,就连门口的克洛斯也抬起头看向林清好。

    只有墓离一笑,林清好是在为他着想,这种别扭的方式他很受用,当笑了看了林陌桀和林清好一眼道:“嗯,我去,我们一家人一起去。”

    闻,林清好笑了,林陌桀也笑了。

    林清好则想着。这楚怜儿还真是爱墓离啊!只是她如今还不能明白这种深爱,都说让女人恋恋不忘的是感,让男人恋恋不忘的是感觉,难道墓离还记得当初的感觉?感觉到自己的这种想法。林清好有些天雷阵阵的感觉,这感都会随着时间沉淀,那感觉的话也会随着时间消失的吧?

    所以,这个世界才没那么多深爱,毕竟你爱她,她又爱,是一件多么困难又值得珍惜的事。

    当一个人长久以来的世界崩塌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昏暗无光的,就算是伸出双手,捂住双眼看到的也还是绝望。

    林陌桀跟林清好坐在后面。克洛斯则选择了回避,李嘉怡坐在副驾驶,看着林清好母子,越看越不顺眼,朝着外面黑色的夜空看去。又能从车镜里面看到后面的人。当有些不悦道:“真是晦气!”

    墓离微微皱眉,知道她说的是谁。

    林陌桀可爱地笑着,为林清好轻轻捏着腿道:“妈咪,这么大的风,都没能让有些人闭上嘴巴也~”孩子气的声音,让林清好笑了,微笑着道:“宝贝儿啊!你要记得。以后找老婆的时候一定要瞪大顺眼,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娶。”

    墓离看着车差点没来个急刹,这妮子,教的是什么混账事?不过这好像也是事实!

    李嘉怡正准备回头说些什么,但是又看着墓离的侧脸之后,就选择了闭嘴。如今还没到摊牌的时候。这么多年的忍过去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当直接看着窗外开始一不。

    林陌桀伸出小手跟林清好击掌,林陌桀可爱的小脸笑得十分奸诈。

    墓离的车子开出去的时候,夏目就有些担心,威克斯拍了他肩膀道:“睡吧。这件事阿离自己有主意的,而且,你知道那件事。阿离一直都是在意的,这么多年,要不是因为怜儿跟你姐姐有几分相似,你以为凭着楚怜儿救过你表哥会让他这么容忍?”威克斯说着就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夏目抿抿唇,想到自己的姐姐,眉头蹙了蹙,一不的也回了房间。

    来到医院的时候,月亮已经升上高空。照忖着医院有几分薄凉的颜色,a市市级医院。

    李嘉怡直接无视林清好母子,林陌桀小小的身子推着轮椅跟在两人后面。李嘉怡扯着墓离的手就朝着病房冲去,还大声道:“怜儿啊!阿离来看你了!”声音大得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病房里,楚怜儿虚弱地连呼吸都是困难,纤细的手腕被白色的纱巾包着,一层又一层,看到墓离的时候,空洞的眼神突然散出光芒,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李嘉怡赶紧上前一步将她按住,有些责怪道:“怜儿,你这身体还虚弱不要乱动,就这么躺着。”

    林清好两人就在外面,看着虚弱的楚怜儿,林清好觉得她有些同这个人,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可恨地人也有可怜之处吧?如今,躺在病床上的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心理学家说过,如果女生没有主动找男生,是因为在等男生找她;可是如果男生没有主动找女生,那就是说明真的不想理她了。所以她想表达的是,楚小姐你这又是何必?把自己整得这么可怜?

    真是没事儿找事儿做啊!

    世界上其实是没有感同身受这件事的,所以别指望有谁能懂你。就算看懂了你的感,也不会做到,能做到,才算是感同身受!

    看着楚怜儿虚弱的模样,墓离心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李嘉怡看着机会赶紧出了病房,还顺便将房门给关上了。林清好扁嘴,这是不给看?算了,不看就不看吧,当让林陌桀将她推到一边。

    “你该知道,这个世界谁都没有你自己疼爱自己。你这么做,也只会让我讨厌你而已。”墓离一出口就是狠心的话。

    楚怜儿苦涩一笑,脸上全是受伤,然后赶紧道:“不是的,离哥哥,我只是一不小心,我不是故意的。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伯母说,你同意了我们的婚约,。你放心我会接受那个孩子的,就算你将林清好留在身边也可以,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在多想什么了。”

    听到楚怜儿如此委曲求全的话语,墓离心中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接着就狠心道:“你知道的,我不会给你什么名分,那些事也是我妈承诺你的,不是我!你要嫁就嫁给我妈吧!你不用为我做这么多!我承受不起!”

    “不委屈,真的不委屈。”楚怜儿苍白着小脸道:“我只是想通了,只要你幸福就好了,我没事的。我只是想要留在你身边而已,而且我想要你快乐,你放心,我只是要这么名分而已,就算私底墓太太是清好也没关系。”

    门外,林清好挥手让林陌桀推着她离开。接来的话她已经不想听了,林陌桀担心地看着自家妈咪,最后筹措地道:“妈咪,你不会是信了她的话吧?”

    “什么意思?”林清好疑惑地抬头,月光打在她秀色可餐的脸上,有着几分惊艳。

    林陌桀抿唇,看着自家妈咪难得断线的模样就道:“她说不小心你就信了?她可是黑道上的人,这么简单的道理妈咪你怎么就忘记了?而且,资料上都说楚怜儿这个女人向来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什么话都可能是忽悠你的,还有爹地,她就是想挑起爹地的愧疚才这么说的。”

    林陌桀童稚地声音给林清好解释着,林清好不断地点头,好像也是这么个理儿。只是这样的话,这楚怜儿未免心机太重了吧?

    哎,这人心啊!还真是深不可测!

    “妈咪,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什么人都是可能出现的。”林陌桀伸出一根小手指,摇晃着说道,那认真的小模样,看得林清好大爱,当伸出手就朝着他小身板探去。

    “妈咪,你放心爹地会给大家一个惊喜的!”

    “惊喜?我看你爹地向来都是喜欢制造惊悚吧?”林清好无语,这惊喜就是不经意间出现在你的眼前,可这惊悚也是如此。这对于他们是惊喜,对于别人就是惊悚了吧?

    “妈咪,你说得对,因为那件事对于我们是惊喜,对于别人是惊悚。但是只要爹地对我们好就行了,至于别人,我们又不是太平洋的警察。”不用管那么宽的,痛苦地又不是他们怕什么!

    林清好想想也是,只要不是对自己狠心,那又如何?这个世界上总有人伤心不是吗?

    病房内,楚怜儿泪水顺着脸颊流,有些委屈道:“离哥哥,我喜欢你,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越哭越伤心,墓离,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因为你而哭到时空的那种想你的程度是有多么强烈,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

    她时常反思,但是她很自豪,一直喜欢墓离的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是她竭尽全力去做的一件事,是倾注全心去爱了一个人,而且也孤注一掷的坚持着。这个世界谁能有她爱他?

    为什么想要待在他身边就这么困难?

    时间不多,墓离就从医院出来了,林清好就在外面等着,看到墓离出来的时候,挥了挥手,有些开心道:“爹地。”

    墓离看着林清好和林陌桀在月光在笑着等候自己的模样,心中暖暖的。真是应了一句话,有时候,不小心知道了一些事,才现自己所在乎的事是那么可笑?之前他还在想,什么时候给他们身份这件事,他一直在思考,因为林清好绝对是有自己的想法。

    (一秒记住小说界)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