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个星期,林清好的腿已经痊愈了,砰砰跳跳不成问题,早上,准备出门去买些东西,结果不出意外的是,外面依旧有很多记者,林清好穿着休闲运动装,受伤挎着一个很大的包,看起来就像是家政人员一样。

    当林清好走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对着林清好猛拍着。林清好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优雅得体道:“各位媒体记者,关于一个星期前的时间,我们总裁准备在礼拜五的时候召开记者会,到时候会还请大家一定要来。”

    “是林秘书,林秘书你怎么会穿成这样从墓家的别墅里面走出来?”

    “林小姐,你是不是就是那天报纸上的神秘人?”

    “林小姐,墓总裁怎么看待楚怜儿小姐自杀的这件事情?”

    “林小姐,你跟墓总裁是什么关系。”

    林清好现在觉得这外面还有一个铁门是一个明智的事情,不然这些人这会儿都能将自己踩死了。

    记者使劲儿拍着门,这也不奇怪,守了一个星期这才有个人才出来。这些记者自然是不会放过她,林清好的笑容更加优雅了,“各位媒体记者,我是墓总的秘书,相信大家是都知道的,我叫林清好,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件事情我想就很好解释了,若是你们不继续在这里的话。我想你们现在看着的就是墓总了。”

    “林小姐,你是不是就是那天报纸上面出现的人?”

    “林小姐,请你告诉我们,读者和大众都需要真相。”

    林清好依旧笑着,对着记者们将手挥了挥手。记者们安静了来,林清好微笑着道:“各位,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只是一个秘书而已,你们何必为难我。”

    “对于楚怜儿小姐割腕的这件事情。我只能说我很惋惜。至于楚小姐为什么想要割腕,我想大家应该去问阎王爷为什么要收她!至于楚小姐割腕被救,那你们就得去问问老天为什么要救她!问天问地,就是问不到我。我从其量也就只是一个秘书,都是为被人工作的。你们又何必要为难我?你们这么守株待兔,还不如等着星期五的记者会吧。到时候大家都会知道真相的,这些话都是我家总裁对各位说的,我想大家应该知道怎么做了。”林清好笑着,将话说完,这件事情必须开记者会所清楚。

    关键是这些记者老是守在这里也不是一件事儿,林陌桀毕竟还是需要去学校学习的。

    关于林清好的说法,大多数记者都是拿起东西回去。毕竟已经得到了第一手消息说要开记者会,但是有些人却对林清好的态度很不好。越看她就是那个神秘人。却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因为这个人的身份后台好像很硬,一点消息都没有查到。

    这么一幕同样发生在jk国际,墓离出门的时候倒是正大光明的。只是那个时候没有人发现从墓家出去了直升机而已。所有人都在问着同样的问题,准备怎么对那个楚怜儿小姐。那个女人和孩子是谁?

    而墓离则是直接道,这件事情星期五的时候在拉斯酒店会召开记者会说明。现在对于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多问了。

    但是墓离说不问了,就会有人这么听话?自然是不会的,更何况墓离一直都是给人优雅得体的样子。

    “墓总,请你解释一好吗?”

    “你准备怎么对待楚怜儿小姐,还有你的情.妇和你跟你情.妇的私生子?”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记者们都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变化。墓离英俊地面色沉了来。冷冽的目光扫视着周围。

    秀色可餐的脸上荡漾起一抹迷惑人心的微笑,朝着一个打扮得文艺的女记者勾了勾手。

    女记者吞了吞口水,看着墓离笑得优雅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觉得这墓总裁是在对着她好,当摇了摇头,不准备过去。

    墓离魅惑道:“你不过来。是想要我过来请你吗?”墓离说着就迈着长腿朝着女子的方向走去,杰克几人跟在墓离身后,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目光里面都有些冷意,对于这些八卦记者的厌烦度真是够了!

    女记者身子不自觉的发抖,本来以为这么多人。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可谁知道墓离就直接认定是她了,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当苦笑着朝着墓离靠近,然后怯怯道:“墓总,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问了。你干嘛就听见我说的了?”声音都还在颤抖着。

    “你刚刚问了什么?”墓离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那女孩却觉得又不好的预感,脸上的神情也是哭笑不得。

    “真的要说啊?”女记者看了看周围所有的记者都将摄像头对着自己,紧了紧她手中的摄像机,有些怯怯道。

    墓离没有说话,依旧笑着,女记者哆嗦着声音道:“墓总裁,那个出现在在报纸上面的女人才是你爱的女人吗?那个孩子是你们爱的结晶吗?”女记者一副豁出去的模样,说出这些话。

    听到女子的话变了一些,墓离嘴角才扬起笑容,识时务者为俊杰吗?当冷笑一声:“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刚才说的不是这个吧?怎么你记忆力这么不好?刚刚说的话你都忘记了?”

    “我我我我我……墓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一紧张就就就就……就喜欢断线,忘记事情。”女记者抬起脸却不敢对视墓离的眼睛,左看看有看看道。

    “你是哪家报社的?”

    “墓墓墓墓总,我只是……我只是想发条微博而已……”女记者低着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墓离笑得神秘,杰克一愣,周围的记者们也愣了。发微博?需要扛这么大个摄像机?孩子,你不会是读书读傻了吧?

    “你是在怀疑我的智商?还是想说明什么?”墓离烦躁的心情依旧没有解决,看着周围的人就是一阵不顺眼。

    “是真的是真的!”女记者赶紧道。

    “是么?”墓离笑着,倏地将女记者手中的摄像机夺了过来,直接摔在地上。好大的声响,摄像机就在众人的眼中毁于一旦。那女记者嘴巴张的大大的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这墓离还笑着,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周围的记者赶紧抱着自己的摄像机往后退了一步,那些做直播的电视台们也忘记了说话,现场有些混乱了。这是什么状况?

    墓离可不管这些人有没有反应过来,就沉声道:“这次是摄像机,次可就是人了。我墓离可从来没有说过我不打女人!”说完就直接踩在摄像机上面,走了出去,后面的杰克很淡定的将摄像机捡了起来,然后风轻云淡地丢在了垃圾桶里,随后上车离开。

    当车子开出去了一会儿之后,在所有媒体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墓离又车对着镜头丢出了一句话,“所有的人都给我听着,若是次让我听见了谁说我的女人和我的儿子的不是,我封了谁!”

    林清好刚才解决了这边媒体的事情,没有想到墓离那边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她有些不可置信,直接摔了人家女学生的摄像机?墓大总裁,你的风度去哪儿了?去哪儿了?

    那女孩子说得也没错,明明那么几个人都问了,偏偏这小女孩这么倒霉就被墓离给听到了。

    还有这最后一句话是怎么回事?车子都开走了你又回来说这么一句话?是几个意思?林清好伸出手放在胸口,哪里跳得多了一些规律,哪里似乎被什么给堵着了,有一种感情在顺着血管蔓延着。

    我的女人和儿子,这句话很动听,很温暖。

    楚怜儿看着电视里面的一切,直接拿起旁边的杯子就砸向了电视。夏目进来看到满的狼狈没有说话,只是吩咐人收拾了一,随后又走了出去。表哥给他的人物是守着小嫂子,是时候该走了,最后看了一眼病房之后,大步离开。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所有的人对于那神秘的女人和小孩更加好奇了。

    墓离回来的时候,林清好正看着电视上面说着关于最近楚家,墓家的事情。见着墓离回来,林清好只是看了一眼,响起刚才电视里面的话语,就有些怪异。墓离看着林小姐一副想笑又偏偏忍着的模样,皱眉道:“林小姐,你的脸抽筋了?”

    “……”你就不能有句好话吗?林小姐沉默了。

    墓离见林清好不说话,直接掏出手机:“杰克,告诉夏雨荷,礼拜五的记者会取消。”说完就挂了电话。

    林清好瞬间抬起了头,“为什么要取消记者会?这件事情不是需要解释的吗?”她就奇怪了,这件事情迟早要解决的啊!

    “子虚乌有的事情为什么要开记者会解释?还有你!你说个什么要开记者会?”说得好像真是他有错一样,还得开记者会。

    林清好默,这也做错了?还真是精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