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慕天琪给林清好打电话的时候,林清好准备去外面晃悠。

    “你有什么事吗?”林清好边收拾东西便说道,不知道这慕天琪给自己打电话干嘛。

    她一直都以为这慕天琪不会在联系自己的,可偏偏就又联系自己了,所以她疑惑了,“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慕天琪的口气有些奇怪,林清好在怀疑这人是不是准备将她和儿子的事情说出去。

    皱了皱眉,然后道:“我午才有时间,午见吧。就在广场的咖啡店。”

    “好,午两点的时候我在那里等你。”说着林清好就挂了电话,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又给夏衣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安全,还是带上夏衣比较好,夏衣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十二点了。林陌桀正在准备午餐,林清好坐在客厅休息,当门铃声响起的时候,林清好这才走到门口,将开关一按,夏衣就将车子开进了别墅,车子一刚进就见后面的铁门又关上了。

    开了一会儿之后,夏衣抚了抚额头,这地儿怎么找?正掏出手机准备打给林清好,就见林清好穿着鲜红的人字拖走了出来。两人边走便欣赏着风景,夏衣惊叹道:“不行!我要早点搬过来!我的房间给我留着的吧?”

    “当然给你留着,只是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问题。搞定墓离就是你的了!”林清好笑着道。

    “我说亲爱的,你还没有将墓大少爷搞定啊?我可是准备跟着你生活了。不过你家男人那天可真帅啊!要是楚霸天有他一半男人我就心满意足了,你看看楚霸天那样子,天哪!我真想将他塞回他妈肚子里去重生一次,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能呵呵一吗?”林清好无语道。

    “亲爱的,呵呵这个词语是很强大的,你要知道,这个洗浴可以以最大的效果激怒你想激怒的对方,然后将对方所有的热情给践踏。顺便将对方的灵魂都给诋毁到无可替代。”夏衣正儿八经道。

    “无可替代?”林清好又一次无语了,每次夏衣说话都是不沾头脑的,跟智商仿佛都没有什么关系。

    “哎,说真的。这房子还真的不错,上次那对父子可是答应我了的。现在可就只有你一个没同意了。”夏衣眨巴眨巴大眼睛道。

    “那也是我儿子和他爹地答应你的,不是我!”林清好强调道:“我现在都还算是客人呢。”

    “你是客人?”夏衣惊讶了,然后大声道:“是墓离儿子不是你儿子了?你儿子的就是你的吧?”

    “是我儿子的就是我的没错,可这是我儿子的爹地的就不是我的了。”两人像是在说着绕口令一样。

    “对了,你那七年前的前男友找你干嘛?”夏衣和林清好走到客厅坐,林陌桀见两人在说话也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又道厨房里面继续去忙着了。

    “谁知道那人是不是有病,你知道上次吗?就是慕氏亏空那次,竟然还让我去帮忙。非说我跟墓离有一腿,我那个郁闷啊!这次说实话我还真是不知道他找我什么事情,所以我把你也带上,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还能出来英雄救美一次。”

    “这慕天琪这人也的确是很奇怪。我见过一次,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人。是那种阴险的人,我看这次绝对有诈。这件事情我觉得必须跟你家墓老大说说,看他怎么想的。”夏衣皱着眉道,这个慕天琪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算了吧,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跟墓总说。前几天还霸道得让我嫁给他,我说不嫁。这人就非说我跟慕天琪有什么才不嫁给他的,我当时就郁闷了啊!”林清好无语道,对于墓离经常断线这件事情还是值得吐槽的。

    “求婚了你不嫁?”夏衣瞪大了眼睛,“你是不是傻了?你现在还不嫁人,你准备以后怎么着啊?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不嫌弃你的,你还不嫁?你说为什么?你今个不给我个理由。我明天就拿着你的户口本和墓大的户口本去给你们扯证了。”

    “你太强大了。”林清好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个赞。

    “那你说说为什么不嫁?”夏衣咬着这个问题不放。

    “现在还早啊!其实不着急。”林清好摇晃着头脑,“你看我二十四,他二十七,怎么都是 如花似玉的年纪吧?这个时候结婚的话。以后会外遇的。所以啊!还是算了吧。”

    “如花似玉?过两年就是残花败柳了!”夏衣大声道。

    “我说夏姑娘,你的中文要不要还去学习一?什么残花败柳,有这么比喻的吗?那是个贬义词,你给我记清楚了。”林清好伸出一根手指弹了弹夏衣的眉心,有些无语道。

    说着说着就看着夏衣又贼兮兮地笑了,然后戏谑道:“其实你说的对,我觉得墓离这人是需要勇气才能嫁的,这么优秀的男人婚外情的概率是特别高的,你看着楚霸天就是,还好我还没跟他结婚。,不然啊!我非得气死,直接将他阉了的可能性都会有。”

    “这话我就同意了,这墓离跟楚霸天还偏偏都是认识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楚霸天给带坏了。”语气很是不满,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怪异,口气怎么听都是带着酸气,“你说吧,现在就有一个自杀的楚怜儿,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这样的楚怜儿?我看啊!这优秀的男人就是一个裂了缝的鸡蛋,臭味熏天,那些苍蝇啊!总是自己能靠近,往上面!”

    “我很同情你!”

    “我也很同情你!”

    “滚!”两个人异口同声道,然后又笑了。夏衣是知道林清好对于墓离其实是有别的感情的,当年其实她就看出来了。只是这么久的时间过去,本来以为不可能了,谁知道又会遇见,还偏偏来了那么多次的狗血,这缘分啊!真是个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事情,你说它不出现,可它偏偏就是这么出现了,让你惊讶,让你无可奈何。

    “哎,说真的,你对于墓离和你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想的?”了解是了解,可是对于林清好的心思她也是猜不准的,她这人头脑简单,不会去思考那些很费脑子的事情。所以对于林清好的恋情她也不准备管,可现在这种情况,怎么都得八卦一吧?认识这么久,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林清好谈恋爱,还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场景啊!偏偏林清好又是一个傲娇的姑娘。

    通常她这么深思熟虑的事情,一般都是一辈子的决定。就像当初决定留林陌桀,受了那么多的白眼和委屈一样。

    在感情上,林清好处理的方式永远跟自己是不一样的。她很理智,理智得过份了。但是不悔,就算是做错了,后面想起来。林清好依旧不会后悔,可是她会,这就是两人的不同,可偏偏两人就是那么好!

    她记得林清好以前说过一句话,对待有些人,就是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要是按照别人的眼光来生活的话,这个世界上的人估计都想成为瞎子,不愿生活了。你要记得折磨你的人,因为那些人是嫉妒你才会那么做的,因为他们觉得你了不起,羡慕你才会折磨你,你也不要讨厌那些人,要爱惜他们可怜他们。因为不需要把人生浪费在讨厌的人的事情上,这一生疼爱你爱的人都不够,又怎么有时间去浪费?

    “这件事情,其实也说不好。”林清好对于夏衣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截了当道,其实每次想起墓离有个未婚妻的时候,心里就涌起一股寒酸的滋味。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在提醒着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

    今天墓离的话让她感动了,但是那也仅仅是感动了。想要她跨出那一步,还是困难的。

    “说起来,你跟楚霸天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上次我就说了,我说完了他不干。没办法,我就只好说先分开一段时间吧,因为我真的不确定我跟他真的还能回去吗?你知道的,这么久我能回去就是因为他没有跟别的女人是睡过,可是这次不一样,他们睡了。”最不能接受的背叛是什么?莫过于此了吧,夏衣摸了摸肚子,对不起了宝贝,妈咪可能给不了你一个完整的家。

    林清好看着夏衣意识摸肚子的行为,就有些怀疑道:“夏姑娘,你老实告诉我,你这摸肚子的行为是几个意思?”说完就盯着夏衣,不准备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哦,你说这个啊!我怀孕了。”夏衣眨巴眨巴大眼睛,毫不在乎的模样让林清好额头有些汗水滴,怀怀怀孕了?

    “是谁的?楚霸天的种?”

    “是啊!”

    “那你告诉他没?”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

    “这件事情,你先去跟他说一,楚家是很重视子孙的。而且,我也不想你后悔,夏衣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林清好语重心长道,这个节骨眼上怀上了楚霸天的孩子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那莎莎里拉估计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