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像这么没格调的人吗?”林清好无语道,看着对面几人变化无常的脸。口气坚定道:“你放心吧,这上辈子的事情呢,我不能确定,但是这辈子。辈子,辈子。我跟他们是没有半点关系的,所以啊!你回去不用给我家宝贝儿白眼了。”说着说着,林清好就嗤笑一声。

    “清好……”沉痛地声音响起,林清好侧目看着慕天琪,有些不解:“慕天琪,你这是什么脸色?”怎么看都是林清好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林清好就默了,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喜欢演戏?

    “清好,墓离给不了你什么的。”

    “我不需要他给我什么。”林清好微笑着看着脸色沉痛的慕天琪,语气很是认真。

    “我不管在别人眼中的墓离是怎么样的,我只知道他是我孩子的爹地。而且我现在喜欢他就足够了,站在我的角度来说,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指手画脚,我要的是他的现在和未来!不是他的过去!”林清好笑着道,她知道墓离一直都是很正经地,很少跟女人乱来,当他秘书的这段时间的女人也一个都没有上过床。

    唯一有的也是墓离熟睡的时候被楚怜儿吻了而已。

    “墓离有未婚妻的!他的未婚妻现在还在医院,而且一直没有开记者会说清楚,清好,你能忍受吗?”慕天琪将楚怜儿拿出来说事,以为这件事情肯定会让林清好生气,可是他想错了,林清好依旧是带着笑容。

    “我说你这人还真是搞笑!你都跟着公共汽车上过了,还想着清好?你也不想想,你到底配不配!”夏衣看着慕天琪就觉得不顺眼,装模作样的人最让人恶心了!简直是比楚霸天都还要难看几分。

    “你又是谁,我跟清好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慕天琪看了一老是捣乱的夏衣。有些不悦道。

    “你都不知道我是谁,你还想着娶清好?我看你还是去对面商场买个枕头,洗洗睡吧!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梦中才有可能会发生。”夏衣不屑道,林雪雪已经换完衣服过来了。看着林清好和夏衣还在,三两步走过来,就又准备抓起杯子朝着夏衣泼去,这次夏衣依旧是眼明手快地拦了杯子,然后从林雪雪手中拿过杯子放在边上。

    又从包里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丢在桌子上之后,才讥讽道:“你看,慕天琪,你也就适合和这种货色在一起。”

    “你这个女人!你什么意思!我要撕烂你的嘴!”说着就一点都不注意形象的朝着夏衣扑来,夏衣眉色一冷。一脚就朝着林雪雪踢去。直接将林雪雪踢到对面的位子上,吓得一对小情侣赶紧站起身子跑到另外的位子上。

    “说话可给我小心点,我可没有清好那么温柔,那么善良。”说完拉着林清好就往外面走,走到第二个座位时。夏衣又回过头来对着慕天琪道:“我倒是不知道慕家会亏空到需要别人投资,这件事情要不要我替慕少爷通知一美国那边的总部?”看着慕天琪的脸色一变,就带着林清好潇潇洒走出了咖啡馆。

    林萧正走到一边听到夏衣对慕天琪说的话,突然陷入了沉思,慕天琪站起身子冷哼一声道:“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我要你们究竟有什么用?”

    “天琪,你别生气。这件事情若不是刚才这个女人捣乱的话。肯定已经成功了,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林雪雪紧张地说道,不知不觉咖啡馆里面的人已经都消失了,只剩林雪雪四人在里面。

    看着林雪雪笑着朝自己靠近,慕天琪就是一脚踢去,怒声道:“林雪雪。你刚才做了什么你可还清楚?我有让你朝她泼东西吗?你说啊?嗯?”慕天琪蹲身子,犀利的双眼看着林雪雪,林雪雪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哭泣道:“主人,主人。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做好的,我一定会的。”

    “是啊!主人,你再给雪雪一次机会,雪雪这么多年陪在你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考啊!”高清雅蹲在林雪雪身边,紧张道,目光抬起头看着慕天琪的时候还有着害怕。

    “不为例!这件事情你们若是完成不了,自己回去领责罚吧!”慕天琪冷声道,迈着修长的腿就朝着咖啡厅外面走去。没有想到竟然被夏衣看出了身份,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谁发现a市的慕氏跟美国的慕氏有关系,没想到这次竟然暴露了,眉间紧蹙着,一直没有松开。

    目送着慕天琪离开,高清雅这才对着林雪雪恨铁不成钢地道:“你之前那么冲动是干什么?你是想害死我们吗?你要是害得我们没有解药的话,你看你爹地会不会饶了你!”温柔慈爱的女性,此时正怒光凶狠,口气狠戾地说着话。

    林雪雪抬起头,咬牙切齿道:“该死的林清好!还有她身边的那个贱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收拾他们的!”

    “清好,我们去逛逛吧。感觉好久都没有出来好好逛逛了我们俩。”挽着林清好的的手臂,一只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夏衣说道。

    “好啊,的却是还有没去了。”林清好笑着,只是……“你觉得这太阳合适吗?”

    “好像不合适……”夏衣扁扁嘴,无语地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行了吧,今天就回去吧。”

    “好吧,好吧,那次在逛吧。”夏衣有些遗憾难道。

    上了车之后,夏衣才问道:“不是说慕天琪找你吗?怎么这林雪雪一家人也出现了啊?他们找你什么事情?”

    “让我跟慕天琪结婚!”林清好好笑着道。

    “什什么?”夏衣直接一个刹车到边上,然后这才偏头问道:“姑娘我没听错吧?让你跟慕天琪结婚?有没有搞错啊!”这要是让宝贝儿他爹知道了,那还了得?不直接将那几个人给废了。

    “谁知道呢,我觉得这一家人简直就是有神经病来着。”林清好依旧是带着笑意道,但是言语间却带着深深的厌恶。

    “我怎么听你这意思,看你这模样,是嫌弃那些人的样子了?”夏衣打趣道,林清好面上能出现这些神色,看来是真得让她有些生气了。这能让林清好生气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这是事实好吗。我已经对这家人厌恶了,我觉得这家人要是去演戏的话,肯定会大卖的。”林清好淡淡地说道。

    “这要是被宝贝儿他爹地知道,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了。”

    “这事儿那你可真是一说一个准,不直接将那几个人的皮给拔了?”林清好也笑了。

    将林清好送到家之后,夏衣就开着车回去了,要搬过来的话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傍晚,林清好跟林陌桀在厨房做着晚餐。一会儿之后林清好就直接被林陌桀给轰出了厨房,原因是因为太碍事了。

    “宝贝儿你是不是在嫌弃妈咪啊?”林清好被赶出来了之后,趴在沙发上面,目光注视着厨房里面不断忙碌的小身影。

    “妈咪,宝贝儿我是怕累着你,你就休息吧。”林陌桀伸出一个小脑袋,看着林清好闺怨的样子就打趣道。

    林清好微笑着道:“宝贝儿你就是嫌弃妈咪了,肯定是的。”

    “妈咪,你跟宝贝儿说说你午去干嘛了?”林陌桀聪明的换了一个问题,奸诈地笑了,“妈咪,今天午我跟爹地去广场的时候看见你了。”

    “然后?”

    “然后你和干妈从咖啡厅里面出来啊!”

    “这么说,我们前脚出门,你们父子后脚就出去了?”

    “妈咪,我跟爹地去学游泳了。”

    “学会了?”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妈咪的好儿子!”林陌桀可爱的脸上是笃定的笑意。

    “行了行了,你得意吧,你爹地还真是有闲心竟然带你去游泳。”这话说得就有些闺怨了,还带着些许不满,这两父子竟然带自己去。这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啊?害得她在家无聊了一个午。

    “怎么,我带儿子去游泳还得需要你同意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林清好侧目就看见墓离领着几个超级大的购物袋进来,精致的脸上全是不爽的表情。好像人家吃了他的陈米还了他的糟糠一样。

    “爹地,你回来了。”林陌桀看着墓离可爱的叫了一声,墓离闺怨地盯了林陌桀一眼,然后将购物袋直接丢在了林清好身边。林清好无语了,看了林陌桀可爱地小脸蛋之后,又瞅瞅墓离。

    “墓老大,谁得罪你了?你告诉我,我让宝贝儿收拾他去!”说的那叫一个气愤填膺啊!林陌桀一笑,妈咪这话说得。真有爱!林清好看着墓离倒是真的有些疑惑,这人买这么多东西回来,又是一副闺怨的表情,还真是让人猜不透这到底是除了什么事情了。

    “你!”

    “我惹到你了?”墓离不在回答,林清好直接将身边的购物袋打开,一看,全是她爱吃的零食。

    瞬间就脑补出了墓离帅气地去超市买零食的样子,身边还跟着一个帅帅地小子,。然后购物车里面全是女孩子爱吃的零食,当就能理解,为什么墓离这么不爽的原因。这也算是自己惹到他了吧?难怪眼神这么闺怨。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