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天琪今天找你干什么?还有那林家一家人,怎么开始谈结婚的事情了?”墓离带着讥讽地口气道,脸色也有些别扭。

    林清好脸色微怔,这墓离到底是不是在自己身上按了监控器的啊?这知道去见面了就算了吧,怎么还能猜出是说结婚的这件事情?你到底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啊?这可是比江湖百晓生还强了。

    “宝贝儿说,你们午去学游泳了?”林清好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嗯。”鼻孔里哼出一声。

    “去游泳还能看见我干什么了?”

    “路过。”

    “路过还能知道我跟人说些什么?”

    “靠!还真的是谈结婚的事情?跟谁结婚?慕天琪?那林氏夫妇要不要脸啊!你都是别人孩子的妈了!”墓离阴沉地道,神色十分难看,浑身透露出一种非要去把人家皮扒了的冲动。

    “墓老大,淡定点。”林清好微笑着道。

    “淡定?你要我怎么淡定?你都是我孩子的妈了,竟然还跟别人去谈论这件事情!你!简直就是……”就是半天也没个所以然,但是那暴怒的眼神,紧篡着的双手,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子握住墓离的手。

    果然,那手臂僵硬得就像石头一样,林清好赶紧道:“墓老大,我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那只不过是他们一厢情愿地想法了,我又没有答应什么,况且我可是跟他们说了,宝贝儿是你的孩子,你别生气好吗?”

    林清好可是一点卖关子的心情都没有了,这墓离还就像是有煞气一样,这会儿压制不住要暴露出来了。她就不明白了,这慕天琪到底是怎么惹着他了?等等等等……等等……墓家,慕家。都是一个读音……难道……林清好甩了甩头将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开。

    “他们凭什么,凭什么对你的事情指手画脚?凭什么,凭什么,当年若不是他们赶你走。我肯定找到你了。我们都已经在一起好久了,都是他们的错,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墓离的语气低沉,林清好“啪!”的一巴掌拍在墓离背上,然后恨铁不成钢地道:“我说,这慕天琪到底是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看你浑身僵硬着是要干什么啊?我就不明白了,你能放松一点吗?我什么时候说我要答应他们了?他们又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待在别人家干什么啊?”

    “你要是在这么乱想的话,我可就带着儿子走了啊!”

    “你敢!”墓离一把紧紧地将林清好,野蛮得差点将林清好融入进他的骨血当中。林清好无语地拍了拍墓离的肩膀道:“你这是看我不顺眼,准备将我捏死吧?”呼吸都有些不顺畅,林清好白着眼说道。

    墓离听见林清好的声音之后,动作就放轻了一些,不满道:“以后那些人叫你出去你不准去。特别是慕天琪。那不是什么好人,知道吗?”以一种陌生人给的糖绝对不能吃的口气对着林清好道,林清好无语了。

    伸出手扶着额头,有些痛苦道:“你能不能不要用教训小学生的语气教训我?这话你应该对宝贝儿说。”

    “墓老大,你告诉我,你跟慕天琪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总觉得你像是对他一件特别大!而且,我感觉慕天琪也不是以前的慕天琪。总感觉换了一个人一样。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你要不介意的话就告诉我吧。”林清好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

    “为什么这么问?”墓离坐在林清好身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林清好。

    “之前在公司时的慕天琪还是正常的,你们家宴会的时候就已经不正常了。这次就更加不正常了,性格变化太大,若不是认识这个人也算久。我真的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我认识的人了。还有你,之前对于慕天琪的怨气也没这么严重。现在……就像是煞气爆发了一样。”

    “最重要的是。林家夫妇会帮着慕天琪说话,就说明慕天琪的身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之前慕天琪他们还来公司求你,可这么久都没有来了。这不是很奇怪?”

    “其实我也还不确定,所以这件事情过段时间等我确定了我在跟你说。”墓离笑着,也没有隐瞒地意思。

    林清好点点头。她现在也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爹地,你过来给我帮忙啊!”林陌桀红着眼睛站在厨房门口,吓了林清好跟墓离一跳。这是怎么回事?林陌桀委屈了哭了?

    “宝贝儿,你这是怎么了?”难道真是委屈了?林清好沉默了。

    墓离也沉默了。

    “亲爱地爹地妈咪,你们看看宝贝儿我在做什么好吗?”看着无良的父母站在厨房门口,林陌桀无语可爱地偏头。

    林清好跟墓离同时看向林陌桀手中的……菜刀面的洋葱。

    “爹地,过来我教你做饭,妈咪,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林清好两人直接无视林陌桀在做什么之后,准备朝着客厅走去,林陌桀对着墓离可爱地呼唤道。

    “为什么要学做饭?”墓离很无辜地反问。

    “爹地,你想要娶我妈咪的话,就得先伺候好我妈咪的胃啊!”林陌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要想得到一个人的心,就先搞定她的胃。”这句话可是正点了。

    “我色诱你妈咪就行了。”墓离脸不红心不跳地吐出这句话,林陌桀比了个大手指点赞,爹地你太强悍了。

    林清好无语道:“你能有点靠谱的思想吗?”

    “怎么我色诱你还不行?”墓离笑着反问,看着林清好微微粉色的脸颊,心情愉快道。

    “我不好男色。”林清好很淡定地吐出这句话,“你还是跟着儿子学习一怎么做饭吧。”

    “我一直就想说了,你说你为什么老是虐待我儿子?这才几岁就学做饭了?你看都还没有厨房高了。”

    “我说墓老大,你有厨房高吗?你以为你是进击的巨人啊!在说了,我将儿子培养成这样不容易啊!”

    墓离无语,能不钻空子吗?林小姐你属蛇的啊?想到什么又**地一笑,朝着林清好不断靠近,声音低沉悦耳,还带着几分诱惑地意思,“这样吧,林小姐,既然你看不上我不想色诱,那……哪天我色诱你如何?到时候我绝对会给你面子的,一定上钩给你看。”

    林清好无语,这男人脑子中都是些有颜色风废料吧?当不在理会朝着客厅走去,但是脸蛋又红润了几分。墓离倒是潇洒转身,朝着厨房走去,去跟林陌桀学做饭。

    坐在沙发上之后,林清好翻着电视,里面女主刚好是色诱男主的一段。突然脑中就蹦出了一段画面,就是当年她色诱墓离的时候。墓离是直接给了天大的面子,直接上钩了,所以她一点都不怀疑墓离刚才的话,若是她色诱墓离一定会上钩的。

    林清好看着电视,厨房里面传来两父子打闹地声音。一会儿说盐房多了,一会儿又听见有盘子掉在地上摔破的声音。林清好无语,这里面到底是在做饭还是在打架?别做完一顿饭,这里面的锅碗瓢盆都全给毁了。

    不一会儿,饭菜的香味就从厨房传了出来,林清好深呼吸一口气,闻起来真香啊!

    呜呜呜呜呜……震动的声音响起,林清好偏头就看见茶几上面的黑色电话。不是她的是墓离的,当就叫道:“墓老大,你的电话。”

    厨房里,林陌桀正教墓离做着番茄鸡蛋,墓离就直接道:“帮我接一,我现在没空。”

    林清好直接将手机拿起,身为秘书接总裁的电话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她好像辞职了吧?现在接没事吗?目光放在手机屏幕上之后,林清好立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你还是自己来接吧,是楚怜儿的电话。”语气带着些许闺怨。

    厨房里沉默了几秒钟,林清好抬头的时候,墓离正擦着手走了出来。将纸巾丢入垃圾桶之后,这才将一直响着的电话接过。直接坐在林清好身边,一只手拦着林清好就淡声道:“有什么事?”

    “离哥哥,我想见你,可以吗?我想见你!”

    “我想我们已经没有见面的必要了。”墓离冷漠地声音让林清好假装看电视的心态都有些维持不住,墓离也的确没什么好心情就是了。本来跟林陌桀在厨房做菜做得好好的,偏偏被大乱,心情可不爽了。

    林清好双眼直直地看着电视里面的狗血桥段,很认真很认真的模样。但是也没有将墓离放在她身上的手推开,浑身有些僵硬地看着电视。墓离捏了捏林清好的脸蛋一笑之后,林清好的身体才放松来,只是那一直盯着电视的眼珠如果动了的话,还真是让人知道她是在看电视。

    “离哥哥,要是你不来见我的话,我就直接过来找你了。我要见你!离哥哥,我想见你。”楚怜儿地声音带着泪音,颤抖着。墓离蹙眉,楚怜儿什么意思?难道这是在门外?

    目光飘向林清好,见林清好眼珠子都很难动一,就笑了,这算不算是一种改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