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林清好一眼之后,墓离这才将电话挂断,“我出去一!”将手机丢在沙发上之后,揉了揉林清好的头发道。

    “慢走不送。”林清好都没有偏头,目光一直看着电视。

    墓离似笑非笑地看了林清好一眼之后,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林清好偏头看向门口,刚才那像是跟妻子说要出门的语气是几个意思?还偏偏是去见别的女人。你这么个语气就不觉得会让人误会?会让人浮想联翩?

    “妈咪,你不用担心,爹地会解决好的。”林陌桀将最后一个菜放在桌子上之后,走到林清好身边腻歪着说道。爹地的心思可是让人有些猜不透了,不过他知道的是,爹地肯定不会对他们狠心就是了。

    “宝贝儿你告诉妈咪,你是不是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林清好摸着林陌桀的小脑袋,语气有些沉重问道。

    “喜欢!”林陌桀重重地点了一头,斩钉截铁道。

    林清好没有说话,眼中有些一抹深思。

    别墅外面,楚怜儿见墓离走了出来,这才从车里面出来,看着墓离,想要靠近又不敢去靠近墓离。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现在就说吧。”墓离看着楚怜儿虚弱的样子皱了皱眉,语气依旧冷淡。

    “离哥哥,你非得对我这么冷淡吗?就算不是你的未婚妻,就算我没有这个身份,我也是你的妹妹啊!是你好兄弟的妹妹啊!为什么对别人都可以对我就是不行?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离哥哥,我那么爱你,为什么要给我难堪?为什么啊?之前那么久,你们都任由流言蜚语说着,也不去解释。难道伤我的心让你很有成就感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带着林清好走的时候一声不响的,连个招呼都不打,让我在所有人面前丢脸,难堪。你这样不愿意娶我。你可以跟我说,就算是婚礼前一秒都行,而不是让所有人都看我楚怜儿的笑话,让我难堪!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楚怜儿是你不想要的女人。是被你抛弃的女人!我到底是哪儿对不起你了?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楚怜儿哭诉着,她真的想不通,真的,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为什么啊?

    “订婚宴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你们在自作多情。”墓离冷冷道,“我之所以没有开记者会澄清,是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自己去澄清。给你留面子,可是这是你自己不要的!你到现在还怨起我来了,楚怜儿你蒙心自问一,我什么时候示意过你。我要娶你了?没有!一次都没有!

    “你!“楚怜儿又是泪水滑,悲切道:”现在怎么说也都是你们在说,你们可曾想过我的想法?是,我承认,你是没有表示过!可是我喜欢你这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事实。你没有出来澄清我自然以为你也是愿意的。伯母也是你说同意的,所以才有着订婚宴中这事。现在你倒是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来了?你现在害得我名言扫地,你现在已经将我毁了!将我楚怜儿毁了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啊!墓离!”

    “行了,你别演了。现在又不是古代,结不成婚算个什么事儿?在说了,你楚家还怕嫁不出去你?别说什么我毁了你的话,我怎么毁了你了?你当初敢冒这个险。跟我妈商量订婚宴的事情,就应该要做好最好的准备。”

    “离哥哥!我爱你!我爱你!你知不知道?我只是爱你!我想要待在你身边,我甚至可以接受林清好和她儿子的存在,你究竟还想要我怎么样?墓离,我都这样委曲求全了,你为什么不肯要我?”

    “你爱我跟我有什么关系?”墓离冷笑着。精致妖孽的脸上带着几分讥讽,都说一个人再怎么无情,也不会对喜欢自己的人无情。这句话对于墓离这一家子人来说是个错误的说法,看着楚怜儿哭泣地样子,冷声道:“我没有要求你接受他们。你也没有资格去接受他们,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说得这些话?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这次丢脸丢得也不只是你楚家的脸,我墓都没在乎,你楚家怕什么!你对我而言是什么,我想你自己应该摆清楚!你不过就是救过我一命的人而已!不要把你自己看得太过于重要的!看在你跟我还有些交情的份上,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伤心这么久。”

    墓离这人薄情寡性,如今有了林陌桀之后,对于身边的女人已经更加看不顺眼了。当然林清好是个意外,有段时间,杰克几人还一致怀疑他是个同性恋来着。知道林陌桀的存在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

    楚怜儿被墓离这番话说得脚一个虚弱,差点没摔倒,眼泪更加止不住了。泪眼婆娑地看着墓离道:“离哥哥,你说的这些我都听见了,真的,真的!可是你当真就这么无情吗?我二十年来无怨无悔地陪伴,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了?他们母子才陪你多久你都可以接受,为什么我不行?”

    “为什么我这么久得陪伴还比不上他们的几个月?”楚怜儿哭道喉咙沙哑,此时正红肿着眼睛道。

    这几个月住了两次院,原本只有八十几斤的楚怜儿如今又是瘦了十斤左右,都只有七十斤了,站在夜风中,都能被风吹走的虚弱模样。让人为之心疼,可偏偏此时站在楚怜儿对面的是墓离,是个铁石心肠的男人。

    “怜儿,有些话说得太直接我是怕伤了你的心。但是你若是真的想知道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墓离沉着脸,不耐烦地道。

    “你伤我的心还伤得少吗?我不在乎多这一个,你说,是不是我就是不如他们。是不是啊!”楚怜儿尖锐叫道。

    看到楚怜儿如此神态,墓离心中那仅剩的愧疚也消失了,冷哼道:“没错,你就是比不上他们!”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楚怜儿哭着哽咽道:“就不能说句假话骗骗我吗?哪怕是一句假话你都不愿意给我吗?”楚怜儿红肿地眼睛依旧不断地滑泪水。

    “怜儿,这是你自己要知道的,就别哭哭啼啼。一副指责我的模样,这样没意思。”墓离冷漠地说着,脸上的神情已经不能够称之为厌烦了,简直就是厌恶了。只是这件事情是要说清楚的。

    楚怜儿看着墓离冷漠地样子,心中又是一痛,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脸色徒然苍白了,哭着连说话都不清楚,恳求道:“离哥哥……我……我求求你……你……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我那么爱你,我没有你我会死的,我活不去的。你i就是我的呼吸,就是我的空气啊!”我生命中唯一的信仰,离哥哥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楚怜儿哭着恳求。

    “怜儿,你知道我不是善良的人,我们的身份你觉得配得上是善良吗?你若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想去死的话,那你就去死吧。”墓离冷笑道,先是割腕自杀,现在又拿死这件事情来说事,楚怜儿你脑袋里面全是浆糊么?

    故技重施这种伎俩,到底能留住什么?墓离不在多说,毫不留情地转过身子。

    楚怜儿伸手,却连他的衣角都没能抓住,她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再次睁开眼睛时,里面有的全是恨意。墓离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我都不能幸福,你们凭什么幸福?

    墓离回到别墅的时候,林陌桀就笑着开口道:“开饭了开饭了。”笑得可爱,还对着林清好优雅一笑,像是在得意什么,林清好直接无视那可爱的小脸,走到饭桌旁坐,开吃。

    第二天,林清好起床的时候,父子俩已经不再家了。洗漱好了之后,林清好就走到厨房,看到了林陌桀做好的早餐,暖暖一笑之后,就准备用餐。将牛奶端到餐桌上了之后,对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林清好眯眼一笑,生活,其实很幸福啊!

    吃完饭之后,林清好准备上楼去将电脑拿来。准备写点什么东西,打发一无聊的时间,却听见整个别墅地警报器都想了起来。林清好回头看向外面,这一看顿时花容失色,好多好多蛇,在外面爬来爬去。

    林清好几步跑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将房门锁上。将所有的门窗都关上了,这才给墓离打了电话。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看到密密麻麻的蛇,林清好头皮一阵发麻,是谁对她这么熟悉,竟然知道她怕蛇?

    电话接通之后,林清好牙齿打着颤道:“墓……墓离,你快回来,好多……好多蛇,好多,都……都把房子给围住了。快点回来……墓离,快点!”看着窗外绿色的,黑色的,金黄色的蛇不断地在上面蠕动,林清好吞了吞口水,面色苍白着。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