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外面密密麻麻地蛇,林清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那种诡异地沙沙声传进了她的耳朵,平日里隔音效果极好的房间,此时竟然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林清好惊恐地看着四周,那不断扭动着地身躯。

    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电话那头,墓离的声音也带着几分惊慌:“林清好到底怎么说?你说话呀?发生什么事情了?林清好你回答我!回答我啊!”墓离的声音不断地加大,手中更是拿出通讯器跟杰克几人联系,也赶紧开着车子离开,林清好的声音透着惊慌。

    她那么冷静地一个人,若不是对事情惊慌到了极致,也不会这么慌乱,连话都忘记说了。

    看着那不断蠕动着地软体生物,林清好吞了吞吞口水,干涩的唇瓣微微有些颤抖。妈呀!她这是进了蛇窟了?这不是在拍电视剧啊!不能这么玩人的,妲己我得罪你了?你害别人就行了,害我干嘛呀?女娲大神,你这大地之母怎么不管一你的子子孙孙啊!

    电话那边依旧叫着,林清好这才反应过来,手指还微微有着颤抖,声音也哆嗦着:“墓……墓离……好多……好多…….五颜六色的蛇啊……好多……”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她不想害怕,可是看到这么多蛇,都已经将整个房子都恨不得围绕起来了,还是一阵害怕,恐惧,从来都没有这么恐惧过。

    若是一条大的,那直接吃了还好,没什么痛处。可这么多小的,看起来就让人手脚无力,不知道往何处摆了。

    看过很多的蟒蛇大战,人蛇大战,林清好当时还笑。说这种情节也只有在电视里面出现。后来看印度拍的蛇女时,那么多小的缠绕在一起那才是可怕的。好几天都做噩梦,梦见蛇。从那以后看见那种软体动物林清好就觉得异常恐怖。蛇,是世界上最阴冷地动物,看起来恐怖,牙齿还有毒。

    “蛇?”墓离差点没直接将车子撞到路上面去。看着红绿灯前围那么多车,脚一踩油门就跑了,后面几辆警车紧跟着,“林清好,你先冷静,是蟒蛇还是什么?”墓离地声音也有些紧绷,但是他不能慌,他一慌,林清好肯定就更加紧张了。

    “是很多很多的……小的,不是大的。墓离……这些蛇都快把房子围绕起来了。好多好多……墓离……”林清好声音带着哆嗦,眼神却直直地看着窗户外面不断蠕动地蛇,她坐在地上,没有了半分力气。

    “小的?你回你自己的房间去,窗户什么都关上。不要去看。林清好你听着,不要去看窗外。你先保护好你自己,我可不想回来的时候,看见你成了蛇女神。就待在你的房间里,不要出来,知道吗?等着我回来,我马上就回来了。”墓离说完就直接将电话挂了。额头上也急出了汗,杰克几人已经用最快地动作赶了过去,还带着养蛇专家。

    他听林宝贝说过,林清好特别怕蛇,这个时候肯定很害怕。要是出了别墅的话,肯定会被万蛇围绕。也不知道有多少蛇。林清好害怕成那样,肯定数目不少,而且还五颜六色的。不知道多少有毒的蛇。

    墓离看着后面不断追着自己的警车,声音响得烦死人,偏偏这几日想过清净生活。将别墅里面的守卫全部撤了。不然也不会出现林清好如今这种孤立无援地感觉。墓离将油门一踩到底,目的地就是别墅,一路上不断无视红绿灯,后面也多了好几辆警车。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林清好欲哭无泪,好歹也缓解一她的紧张啊?看着这么多的蛇就一阵的头皮发麻,现在连腿都软了,她自然是不会出去的。咬了咬唇瓣之后林清好站起身子,走到窗边,检查窗户关好了没。碰到玻璃的时候,两只冰冷地眼睛正瞅着她,吓得她将手机掉在地上,也没有心情去检查了,直接将窗帘拉上,眼不见为净,然后就开始检查别的地方还有没有通风口,能够让那些东西进来的。

    林清好在房间内不断地走着,又给夏衣打了一个电话。这个时候给那些警察打电话时没用的,一,警察根本进不来,二,在中国警察的速度还不如自行解决。所以她果断放弃了,想起,夏衣好像去过少数民族,学了一些驱使蛇的方法。

    夏衣正在睡觉,听到电话响得时候皱了皱眉,没有接电话。还直接丢在了地上,以为又是楚霸天打电话过来烦她,电话响了一会儿之后就没响了,夏衣窝在被子里,继续眯着。

    林清好看了看电话,该死的,这个时候不接电话!夏衣你是去死了啊!林清好又继续打,第三次的时候夏衣才不耐地床将电话捡了起来,这电话真是牢固,竟然都没坏,自觉认为是楚霸天,于是夏衣不耐烦地道:“楚霸天你够了没?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起床气十分大。

    “我靠!夏衣你个死人!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你不是学了那个驱蛇的吗?是不是?”电话接通之后,林清好先是大骂几声,这才问道。

    见林清好语气有些不对劲儿,夏衣也愣了,赶紧道:“你说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管我会不会驱蛇什么事情?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墓离没在吗?”夏衣话篓子一出就停不来了。

    “好多蛇,估计整个别墅都被乱七八糟地蛇给围绕起来了。你现在赶快过来,说不定能帮上忙,墓离他们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林清好看着窗帘蠕动着,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对着电话道:“你现在试一,你的那个驱蛇,是要发出那种声音,快点。”林清好有种不好的预感,刚才似乎检查窗户的时候,被蛇那么一看,她就没检查了。千万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样,颤抖着脚步慢慢靠近窗户边,另一只手上拿着曾经说给林陌桀的银色手枪。

    那头的夏衣知道情况紧急,穿着睡衣赶紧套上鞋子就上了车,朝着别墅开去,听到林清好的话嘴里就响起了怪异的声音,一着急,几都出错了,林清好那边传来的沙沙声她也听见了,这清好怕蛇,她咬了咬舌头,让自己镇定来,开始缓慢地吹起了一种音调,林清好看着窗帘又是一阵蠕动,将手机放在窗户边上的桌子上之后,就走到衣柜旁拿出一个衣架,小心地将窗帘揭开了一点点,看着因为手机里面传来的奇怪尖锐的声音,蛇慢慢爬向别的地方,赶紧将窗帘一拉。这才看见,窗户边果然有一条小缝没有关好。

    夏衣那边坚持了一会儿之后也有些受不了了。声音徒然停了来,林清好心中一惊,赶紧手疾眼快地对着又转身朝着窗户爬过来的蛇就是一阵开枪,手指激动间还将窗户拉开了一些,看见几条蛇都被打死,不觉得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天,却跟窗户上面吊着的一条蛇差点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林清好惊恐地尖叫一声,直接碰的一将窗户关上,将那条挂在窗户上面的蛇给压成了两半,眼瞧着蛇朝着地上掉了来,还是舌蛇头那一截,吐着蛇信子朝着自己爬来,林清好闭着眼睛就是一阵,手枪对着那半截蛇身子不断地开枪。

    枪声响起的时候,夏衣手中的方向盘一歪,直接撞到了边上的一棵大树上,对着电话就大叫道:“清好?你怎么了没事吧?清好你说话啊?你说说话?让我知道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声音不自觉地颤抖着。

    林清好被夏衣尖锐的声音惊醒,赶紧拿起手机道:“没事…….我没事了,你快点过来……”说着就挂掉了电话,刚好墓离也打进了电话,林清好手哆嗦着接过电话。

    “没事儿吧?”墓离沉稳的声音透过冰冷的电话传了过来,林清好听得鼻尖一酸,似乎有泪水滑,她眯起眼睛,昂着头,不让眼泪滑。若不是到了这个时候,林清好都一致怀疑自己会不会哭。

    “我没事,你们过来了吗?找几个驱蛇的人,好像有用。”林清好紧紧地抓住电话,声音里全是强装的冷静,此时窗帘又被是被拉开的,外面爬着地蛇就这么出现在林清好明媚的双眼中,苍白地小脸上还依稀能看到惊恐,身子也在瑟瑟发抖着。

    “你没事就好,千万不好出来知道吗?我已经回来了,现在三十几个养蛇专家,和二十几个驱蛇专家正在将这些蛇驱赶。你千万不要出来,知道吗?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好好检查一还有没有关上的通风口,一定要关好。”听到林清好带着颤抖的声音,墓离松了一口气,赶紧吩咐道,他此时已经站在别墅面前,看着到处都是不断爬动地蛇,也是一阵惊悚,林清好一个人在里面究竟怎么受得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