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想着,墓离脚又准备从朝着别墅走去,旁边的j一把抓住墓离,声音有些尖锐道:“当家,你不能进去!这么多蛇,等这些养蛇专家驱逐完了再进去。”语言里面有着坚持,虽然林清好很重要,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墓离的命才最重要。而且目前不确定这些蛇有没有毒,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咬上了的话,那就不是一件好的事情了。

    林清好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声音,脸上带着几分惊讶,又有些满足,心中也有了几分异样的感觉,别过脸不去看外面的群蛇,对着电话道:“我没事,你放心,你有这个时间进来,还不如多找几个专家过来,这样也能早些解决。你别冲动,这么多蛇,我可不想明天的报纸出现的是,传承百年的墓家当家竟然成了蛇男神。”话中还带着几分笑意,那些笑意虽然有些不是时候,但是墓离还是停了脚步。

    林清好待在房间内待到了午,都还没有将蛇完全驱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夏衣说着话,“哎哎哎哎哎,我好饿啊!真想吃蛇羹。”林清好砸吧砸吧嘴巴说道,院子里面的蛇已经少了很多,但是还是有不少在乱趴着。

    几个身穿奇装异服地人,站在院中,嘴里发着跟夏衣之前类似的声音。林清好看着外面忙碌地人,又看了看站在院子中央,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这间房间的墓离,就对着夏衣道:“衣衣,你把电话给墓老大。”

    “哎哟,我说你也是该心疼一他,他可是比你还紧张。你在里面倒是没什么,吓得我们外面的人心惊胆战的。”夏衣调谑着,看到蛇不断地减少,声音也放松了一些,不过这话中可是实话。

    林清好从窗户看到夏衣脸上带着邪恶的表情。就忍不住扶着眉头有些头痛道:“行了行了,我现在就关心关心他,疼爱疼爱他,你把电话给他吧。我想跟他说会儿话。”

    “你不知道自己给他打电话啊?干嘛非得用我的手机。”夏衣说着还是将电话递给了墓离。

    林清好刚好低了一头,没有看见夏衣的动作,听到电话里面夏衣嘟囔着声音就道:“你现在拿着的不就是我家墓老大的电话嘛?现在还说这样的话你好意思啊?”

    “你想我了?”带着戏谑地声音传入林清好耳朵,林清好愣了愣,然后看向窗外。院子中拿着手机接着电话的人已经换成了墓离,微怔一之后就反应过来道:“谁想你了?”语气有些娇羞。

    墓离一愣,语气轻佻道:“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说我家墓老大来着。”

    “反正不是我。”林清好快速反驳道。

    “不是你,那就是猪了。”墓离也笑着,缓缓朝着主房靠近。

    “我要是猪的话你是什么?没想到你还有特异功能,还会跟猪对话。”林清好笑着。眼睛眯了起来,一只手揉了揉已经饿到极致的肚子,语气带着几分娇憨。多了几分小女孩气息。

    “呵呵……”墓离温柔一笑,那笑容差点亮瞎了夏衣的眼睛。我说墓老大你要不要这么惊悚?温柔一笑,这不是明摆着要吓死我吗?哎。这到底是说了什么啊?说得如此温馨。

    “哎……我说墓老大你不要笑得这么惊悚好不好?我这小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你还是冷着一张脸多好。也免得吓着我,我刚才受了那么大的惊吓,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了。”林清好看着墓离那跟花儿似的娇艳地笑容,无语道,没事笑这么灿烂干嘛?又不是要去卖笑。

    “怎么,这会不害怕了?”

    “怕什么。不是有你吗?”林清好笑着。

    怕什么不是有你吗。这一句话传入墓离的耳朵,两颊边起了一丝不自然的红晕。夏衣一直跟在墓离身边不远处,看到墓离突然停身子。以为是林清好出了什么事情,直接从墓离手中抢过手机就惊慌道:“清好,你没事儿吧?”

    墓离反应过来的时候,夏衣已经拿着手机在说话了。他也没夺过手机。知道夏衣也是担心林清好。

    “我没事儿啊?你怎么了?说起来你刚才从墓老大手中抢过手机他竟然敢没生气,不错嘛!”林清好笑着说道,距离这么远也就能看见夏衣跑过去就抢了墓离手中的手机,墓离竟然没有发火还在站原地的模样。

    林清好话一落,夏衣就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这才想起来刚才做了一件什么事情。本来以为会看到暴怒地一张脸,抬起头时却看到墓离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夏衣当就愣了,喃喃自语,“天哪!墓老大竟然脸红了,我的天,我要晕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声音很轻,但是林清好还是听见了。

    “你……你说什么?墓老大脸红了?”林清好声音惊讶道,脸红什么啊?刚才她没说什么话啊!等等……等等,刚才……怕什么不是有你在吗,难道是这句话?不是吧,这句话墓离就娇羞了?

    “是啊?哎……你干嘛…….”夏衣正跟林清好说着,手机却被墓离直接抽走。林清好听着手机中传来愤愤不平地声音又笑了,墓离将手机放在耳边,一笑道:“你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

    “我听到了,你脸红了是不是?”林清好微笑着,声音清软道:“墓离,我好饿啊,你们怎么还没弄完,都几个小时了。”微微有些抱怨,你说没事儿住这么大的别墅干什么?进来这么多蛇的时候,跑都跑不掉,最重要的是!自从住进来之后感觉就没什么好事啊!林清好心想道。

    “我没有……爹地……这是怎么回事啊?”林清好听着墓离说着话,突然传进来儿童特有的童稚声,墓离转身就看着林陌桀苍白着小脸跑了过来,看到周围没有驱赶完的蛇群时,脸色又是透明了几分。

    到处看了看,没有看到自家妈咪时,林陌桀着急地抓住墓离的袖子,紧张道:“爹地,我妈咪了?妈咪去哪儿了?你们都在这里,妈咪去哪儿了?”一向优雅万分的天才儿童,此时面色毫无血色。

    “没事,你妈咪没事,别担心。”墓离蹲身子,看着林陌桀毫无血色的脸蛋,就直接把他的小身子搂在怀中,感觉到有些不适时,这才发现手中还拿着手机,显示正在通话中,就将手机放在林陌桀耳边。

    温柔道:“你妈咪在房间里,来,你跟你妈咪说话。”林陌桀就算心智在怎么成熟,也只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看到这么多蛇时,就已经很是心麻了。更何况这种情况又没有看见林清好自然就慌乱了。

    从墓离手中拿过电话,任由墓离搂在怀中,林陌桀担心道:“妈咪,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通过窗户林清好将刚才的一幕看在眼中,林陌桀慌乱的时刻也都进入她的眼,心底暖暖的,扯出一抹笑柔声道:“宝贝儿,妈咪没事。你就别担心了,等会儿你们就可以看见妈咪了,乖,笑个,别担心啊!你看你爹地现在都没有担心了。”看着外面一大一小的人影,林清好眼中有着感动。一家人啊!一直不想承认,也在努力着,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她才知道,其实家的温暖这么重要。

    当她第一时间是打给墓离的时候,其实就知道了。墓离在她心中是个不可替代的角色,当墓离紧张的声音透过冰冷的电话传过来时,她心底酸涩的感觉让她清楚的明白。其实早就了,林清好,你就承认吧,她这么对自己说。

    可是总有点感觉时间不对,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她是不敢去冒险的,她已经过了需要冒险的年纪。

    好一会儿终于将蛇都驱赶走了,林陌桀打开房间门就朝着林清好跑去,紧紧地抱着林清好,“还好你没事,妈咪。”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吗?”林清好抱着林陌桀的小身子,伸出手在他的小肩膀上拍了拍,也不知道那些房间里有没有蛇光顾过,想着她就觉得身体一阵发凉,抬起头看着墓离。

    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想住在这里面,总感觉有心理阴影。”林清好说着目光很是认真地看着墓离,夏衣也暗自点点头,是她也不想住了。总感觉晚上有种阴冷地目光在暗处看着你,这觉都睡不好。

    看了几人一眼就道:“这样吧,还是去我哪儿,就是以前我们住的那儿,我现在买了来,刚好四个房间。够了,我们四个人一人一间,至于墓老大你的那些属就让她们自己去找房子住吧。”

    “我们家旁边那栋房子是林一买来的,杰克你们可以暂时住进去。”林陌桀从林清好身上抬起小脸对着杰克几人道。

    杰克正准备说他们住在这里面没关系,可是墓离冷眼一扫,就只好点头道:“是,小少爷。”他可不可以说委屈呀?哎,他那边没有蛇光顾啊!也是唯一一栋没有被光顾的房子了,这也说来奇怪。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