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硬着转过身子,看着林陌桀似笑非笑地睥睨地自己,杰克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不断地扑通扑通地极速跳着,吞了吞口水,不敢去看林陌桀地眼睛。强行别过脸,又看到墓离那精致妖孽地脸上也是挂着同样的笑容。

    紧张万分道:“小少爷,刚才我说错了,你什么也没有听到,如果你真的听到了什么的话,那绝对是我在胡言乱语的。杰输你说对不对?刚才你什么都没有听到,爷,你能不能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好紧张,而且,夫人等还可能误会你对我有什么不正确的想法。”说完之后他又泪了,他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啊?

    杰输看着自家哥哥又开始断线,就无语地看了看天,然后云淡风轻道:“大哥,要不要我叫j过来,虽然精神科他不是专业,但是对于他一个鬼才医生来说,应该也不难。”

    “滚!”杰克大吼。

    林陌桀摇摇头,这才微笑着出声道:“我的耳朵并没有出现问题,你的神经也没有混乱,我妈咪看见那么多蛇都依旧正常着。难道你被吓坏了?还是被蛇给玩坏了?”童稚优雅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

    杰克不依地一跺脚,“小少爷!”还真有点受的娇羞模样,林陌桀顿时天雷滚滚了,小嘴巴长得大大的,墓离上前一步将林陌桀的视线给挡住了,对着杰克就道:“在阴阳怪气的话,我就直接将你送给m了。”

    “别别别!千万别啊!爷,我错了。”他可是一个直男,可不想被m给扳弯了。结束站在一边,无语地看了看自家哥哥,这脑子里面想着什么?m……好像是对哥哥有几分意思来着……哎……

    “大哥,没事儿的,我们家兄弟多。所以就算你弯了也没事。”杰输一本正经地说着这件事情,墓离也微微愣了。林清好一过来就听到杰输这话。身为一个腐女的本能,林清好直接将目光放在了杰克和墓离身上,那不断打量地眼光看得几人心惊肉跳地。

    杰克欲哭无泪,夫人。我可是清白的!我可是好人家的公子,当就委屈道:“夫人,我……我可是好人家的公子。”那模样真跟小媳妇有得一拼,偏偏杰克的头发有些偏长,模样也清秀。留长发的话就对是个美人胚子,林清好当就风中凌乱了。

    “呃……怎么看你都是受受的模样……霸王攻的话……”林清好看了看他家儿子的爹地,顿时有些不好的想法,难道是墓离?此时林清好脑袋中正在天人交战中,夏衣过来的时候就是全部人都愣在一起的模样。

    伸出纤细的手指在林清好面前挥了挥,“林姑娘。你想什么了?”

    林清好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稍微有些不正常。然后直接扯着夏衣的手,轻声说了几句,夏衣的脸色从惊讶变得有些怪异,看了墓离几眼。又打量了杰克几眼。之后怪里怪气道:“墓老大,原来你身边一直没有女人,是这么一回事儿啊!我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墓离冷声,林陌桀睁着大大的眼睛打量着几人,这是在打什么哑语?

    “爹地,你们在说什么啊?”林陌桀遵从一个小孩子该做的事情,不懂就问。扯着墓离的袖子就直接问道。然后就看着几人的脸色开始变化了。然后爹地就直接将妈咪拉到一边去了,几人顿时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玩手指的玩手指。

    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些什么,脸色有些不对劲儿,爹地是……不可能吧?不然自己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啊?又瞅了杰克一眼。杰克玩手指的动作一顿,然后委屈道:“小少爷,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会紧张的!”

    “你能正常一点吗?”林陌桀微笑着。

    “是!小少爷!”杰克行了个军礼,杰输翻了个白眼,大哥你非得这么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要不是知道爷跟大哥俩都是直的。他这么娇羞的样子,身为他的弟弟他也会这么想好吧?

    现在偏偏夫人都误会了,爷也去跟夫人解释去了吧?当就对着夏衣道:“夏姑娘,可以先将门打开吗?我们好把这些东西搬进去。”

    “嗯,好。”夏衣拿出钥匙开了门,就带着林陌桀先走了进去。

    公寓外面,林清好被墓离扯到树面。墓离双手撑在林清好头上,居高临地睥睨着林清好,浑身有着一些暴戾之气,刚才林清好那打量地眼神,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竟然怀疑他是个……胆子还真是不小啊!墓离真想就地将林清好解决了,验证一他到底是好男色还是好女色!

    “那个……墓老大,你能不能让我进去?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林清好微笑着道,肚子还十分配合地咕咕叫了两声,原本带着点**的神色顿时消失了。墓离无语地看着林清好,这是什么女人啊?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娇羞一嘛?她倒好,说得是什么?肚子饿了?

    “林小姐,你肚子饿得可真不是时候。”墓离收回手,直接牵住林清好的手,语气怪异道。

    林清好看着跟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愣了一之后就被墓离扯着走,还听见墓离一直碎碎念着:“你不是饿了吗?走这么慢干什么?”墓离回头却刚好看见林清好那夜风中,温柔扬起的笑容,微微有些不自然地就别过了脸。

    林清好跟在墓离身后道:“你跟宝贝儿之前看监控看到什么了?”语气里面全是疑问,她不傻,自然知道这次肯定是针对自己。不然搞这么多蛇来干什么?吓人吗?还是准备让自己葬身蛇窟?

    “监控里面出现的人很像之前开车撞你的人。”墓离停身子等着林清好走上来,两人依旧牵着手,并排走着,阳光,是两人修长的身影。和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夜风温柔的吹佛过,吹进了几个人的心中。

    “你是想告诉我,这件事情可能跟楚怜儿脱不了关系吗?”林清好微笑着问道。

    “是绝对有关系。”

    “那你准备怎么做?”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为了避免以后还有这种事情发生,自然是不能心慈手软。”墓离声音有些低沉,却依旧悦耳,有些华丽贵气的色彩。林清好微微扬起一抹笑容,在将要踏进房门的时候。

    她笑着拽了一墓离的手,指了指:“不松掉?”那目光中分明是这意思,墓离瞪眼,林清好笑得开心就道:“其实,我真的能感觉到,楚怜儿真的很爱你,二十年如一日的深爱,是你赚了墓离。”语气有种说不清道不明地韵味,其实楚怜儿还真的是个让人心疼又怨恨地女子、

    她的爱,很真,很深,可她的心,也狠,也毒。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墓离脚步伐一顿,眼神阴霾地看着林清好,仿佛她说错一个词语就绝对不会放过她一样。看着墓离的狠脸色,林清好又是温柔一笑,对着墓离道:“你不要这么一副面孔,多笑笑吧,墓墓~”说着就松开墓离的手,几步跑了进去。

    墓离还在门口愣着,刚才林清好叫他什么?墓墓……精致地面孔抹上一抹粉红,林陌桀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家爹地笑得傻傻的模样,就对着夏衣问道:“干妈,我要不要替我爹地去医院定个床位啊?”

    “不用了,你们家不是有医生吗?而且,药也在你们家。”说着侧眼看了一眼已经蹦跶着到沙发上面坐着的人。夏衣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掩饰,墓离抬头瞪了那站在不远处的人之后,又对着那小人儿理所当然道:“宝贝儿,我饿了。”那意思就是,你快去伺候我们的胃吧。

    林陌桀才想起来,好像妈咪之前就说了,小身影一闪就到了厨房里面。好就好在,夏衣平日也会买些菜回来装门面,所以林陌桀就愉快地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墓离也跟着进去了,两人要说一些话,夏衣跟林清好就像是女皇一样在客厅里面看着电视。

    “说说,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夏衣挤眉弄眼地笑着奸诈对着林清好道,那漂亮的脸孔上面全是猥.琐的笑意,林清好不予理会,直接看着电视里面争吵的一对男女,狗血剧啊!

    “喂……我说,林姑娘,我问你话了。”见林清好不理会自己,夏姑娘直接将遥控拿在手中关了电视。又将林清好的脸扳向自己,大大的眼睛盯着林清好清雅秀丽的面孔。

    “还能干什么啊?什么都没干。”

    “真的?”我不信,从夏衣脸上分明看到了这个意思的林清好,站起身子转了一圈,然后对着夏衣道:“你看到什么了?”

    “身材不错。”说着还吹了一声口哨,林清好无语地看着夏衣。

    “刚才的确是没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啊!你也不要乱想了。”林清好笑着道,这几分钟能发生什么事情?夏姑娘你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一点。

    确定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夏衣的脸色明显有着失望。好像这两人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林清好也顿时忧郁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