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一,林陌桀十分野蛮地将林清好的房间门踹开了,可爱地脸蛋上带着优雅的笑意,看着因为自己粗鲁的动作微微动了一身子的林清好。林陌桀爬到床上,一脚将林清好踢到地上,然后对着林清好温柔道:“妈咪,你可还记得昨天晚上答应宝贝什么的?”

    林清好从地上爬起身子,目光还有些迷茫,到处瞅瞅之后,才将视线对准林陌桀。笑得温柔道:“亲爱的宝贝儿啊!妈咪的这身老骨头都快要被摔断了。”语气里面呆着一些哀怨。

    墓离端着一杯咖啡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向自己儿子撒娇的林清好。语气有些怪异道:“林小姐,你这起床方式可真是让我觉得意外啊!”戏谑地看着依旧在地上蹭过去蹭过来的林清好,恨不得那地变成他。

    “哎?总裁,你怎么会在我家?”林清好唰地一站好身子,看着房间门口修长的身影有些不解,看着那精致妖孽地脸上出现一抹优雅地笑意之后,记忆才慢慢开始回笼。这几个月的记忆一子都想起来了,林清好从容淡定地站好身子,看着两父子,微笑道:“大清早的出现在我房间干嘛?林宝贝你不去上学了?现在都几点了还不去收拾。”

    “妈咪,你说今天跟爹地一起送我去学校的。”林陌桀将床上地杯子叠好之后,对着林清好道,现在时间还早。小学上课都是八点开始,所以林清好还有充分的时间准备。

    “呀!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这样吧。你们先去准备早餐,妈咪去洗个澡。很快的,你们先去准备早餐,快去快去!”林清好推着林陌桀地小身板,急忙道,差点忘记了,要送林陌桀去学校这茬。

    将林陌桀推出去之后。林清好转身就朝着衣帽间走去。今天穿什么衣服去了,成熟一点的吧?好像不大适合,自己成熟地衣服也只有西服吧?休闲一点的,会不会有点不恰当?在里面左翻翻右翻翻了好久。林清好才找出一个袋子。怔了怔,里面好像是一套休闲的亲子装,而且还是一家三口的那种。

    将袋子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之后,苦恼地看着衣服,墓离站在门口,看着林清好由最开始地忙碌到现在的呆愣。放轻了脚步走到林清好身后,靠近她耳边突然出声道:“你在思考什么事情?”

    “我啊?我在想怎么让墓离穿上这亲子装。”说完之后,脖子就有些僵硬地回过头。看到是墓离的时候,僵硬地扯出一抹优雅的笑意,该死的!刚才这家伙没走?林清好啊林清好!他这么大一块头站在门口你就没发现?你脑袋里面是不是全是废料啊?

    纠结地面孔看着墓离。然后扭捏了半响,林清好云淡风轻地笑着道:“可以麻烦你出去了不?我想换衣服了!”丫的!站在这儿是干吗?不是让你跟宝贝儿去做早餐的吗?现在呆在这儿当保护神啊!

    “又不是没看过,你换我又不介意。”墓离看着林清好微笑地脸,嘴角一掀就吐出一句,林清好想要将他掐死的话来。什么叫又不是没看过?你什么时候看过了?有病吧你!不介意。你不介意我介意!

    林清好又是一笑道:“你不介意我介意,麻烦你出去一好吗?还有,刚才不是叫你去跟宝贝儿一起做早餐的吗?你还杵在这儿干嘛?好看啊?一大清早的,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个习惯。”

    墓离看着林清好地脸,有种想要将她脑袋划开的冲动!这女人脑子里面到底是想些什么啊?不阴不阳地笑了两声之后转身离开,林清好摸了摸跳得砰砰直响的小心肝儿。看着那修长的身影将要走出门口的时候,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洗完澡之后换上那亲子装,林清好将长长的头发速成一个马尾。修了修眉,虽然眉形很好,但是不修一。早晚都会长成杂草吧?在洗手间里卖弄磨蹭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这才了楼。

    楼之后看着墓离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精致妖孽地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隐约有种神秘尊贵地气息在蔓延着。头发微微凌乱着,不羁地散落着,有几分肆意地邪气。偏头看地时候,嘴角掀起蛊惑人心地微笑,见林清好穿着绿色清新地套装走来地时候。墓离眉头轻轻蹙了蹙。她找了半天就找出了这么件衣服穿上了?

    “妈咪,过来吃早餐了。”林陌桀看着自家妈咪有朝气地模样,可爱地笑笑,伸出小手朝着林清好挥手。

    “好了好了,林宝贝儿,你去换上我床上给你准备的衣服。”林清好弯身坐到餐桌旁,喝了一口牛奶之后,将林陌桀拦到自己身边小声道。那贼兮兮地模样,让墓离有些不满,待他走过来时,俩母子已经说完了,期间林清好还一直看了自己好几眼,让他都有点怀疑自己今天穿得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儿了。

    林陌桀小跑到楼上去了之后,墓离这才在林清好身边坐,睥睨地林清好脸上那抹优雅地笑意,略带不解地道:“你刚才跟宝贝儿说什么了?”怎么一说完,林陌桀就跑上楼去了?打什么哑语了?

    这种被排斥在外面的感觉,让墓离心情有些不爽。林清好不理他,优雅地用着早餐,墓离一直都用不悦地目光瞅着林清好。直到林陌桀换好衣服来之后,墓离才恍然大悟,这衣服不就是之前林清好在房间里面纠结的衣服吗?

    “你们两个都有,我的呢?”墓离闺怨地语气道,夏衣跟杰克进来的时候,就听见墓离如此哀怨地语气。目光不自觉地看了林清好跟林陌桀一眼,绿色的t恤,牛仔裤,看起来清新又精神,再看看墓离,一身黑色的西装,虽然很有尊贵之气,但是跟林清好两母子站在一起却有些格格不入。

    当就笑着道:“清好啊!我记得你买这个衣服的时候,好像连孩子爹地的也有吧?怎么你们都……”话还没说完,便见那一抹修长地身影就朝着楼上跑去,夏衣顿时就笑了,孺子可教也!

    “清好,你这是故意为难人家的吧?你们两个都穿着,让墓老大一个人闺怨?”夏衣笑着看着林清好,语气里面的揶揄清晰可见。杰克也做到一边自觉地享用起了林陌桀准备地早餐,听到夏衣这么说,连口中的食物都还没有咽去。

    “夫人,爷有时候很幼稚的。”说完就赶紧低头,继续对付早餐,也不是没话了。而是眼角瞅到了楼梯口出现了一抹同样绿色的身影,努力将口中的吃的咽去了之后,抬起头看着自家爷,原来还是个小清新啊!

    夏衣吹了一口哨,然后对着林清好道:“说吧,这孩子你还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就收了如何?你看看这精致妖孽小模样,看得奴家小心肝砰砰直跳啊!”夏衣俩美丽的大眼睛散发着光芒看着墓离,当然那只是纯粹的欣赏。

    听到夏衣的话之后,杰克咳咳了好几声,差点没呛死。还是林陌桀直接递给了杰克牛奶,才好了一些,“谢谢小少爷。”说完之后又看着夏衣认真地道:“夏小姐,都说朋友妻不可欺,这朋友夫也是一样的啊!更何况我们家小少爷那么喜欢你,你就更不能做这种事情了。”

    听到杰克的话之后,墓离头痛地揉了揉眉,怎么会有这么笨的手?林清好也笑了,杰克你可真可爱啊!这种玩笑话都听不出来?这两人还算是给杰克面子的,夏衣可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听到杰克的话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清好打量着墓离,她选得尺寸还真是适合他的,当初买的时候明明就是随意选的。这也算是一个巧合吧?同样地牛仔裤,绿色t恤,带着邪气的笑容,怎么都看着不像是一个二十七岁当了爹地的人吧?

    墓离走到林清好身后将她束起的马尾给拆掉了,邪气道:“还是放来好一些。”太嫩了!其实墓离想说的是这句,白而粉嫩地肌肤。清纯秀雅地面孔,粉嫩的唇瓣,怎么看都是一个高中生迈向大学生的时候吧?怎么就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的妈咪了?

    几人都弄好之后,墓离就带着两人上了车,杰克依旧是充当着司机的角色,夏衣不想去当电灯泡,所以就直接回到房间去躺尸了。林清好牵着林陌桀上了车,看到两母子的亲子装,又看了看自己的,墓离缓缓勾起唇角,一抹微笑直入人心,林清好回头,刚好将这一抹笑容收在眼底,脸上也扬起了一抹笑意。

    待几人都上了车之后,杰克这才发动了车子。朝着林陌桀的学校开去,也是这个时候杰克才知道,原来今天学校有家长会,难怪夫人和爷都要去。最重要的是,小少爷看起来也很高兴地模样,爷也很高兴,夫人也是,当也就哼起了小曲。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