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清,麻烦你让一。”林陌桀抬起小脸优雅地笑着,看着眼前一米六的陆清清。

    “林陌桀,你说我们身高的距离拉开了我们的关系,但是你忘记了一件事情。就算你长不高了,我可以弯腰啊!”圆圆地脸蛋上面是纯粹地笑意,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林陌桀终于理会到了什么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马上就是我上台了,陆清清你准备拦着我到什么时候?”林陌桀抱着小胳膊挑着眉看着陆清清。

    陆清清蹲身子与林陌桀平视,然后小声道:“林陌桀你是不是很不服啊?”说完不等林陌桀回答,又站起身子哈哈大笑道:“不服你打死我啊!”

    林陌桀看了陆清清一眼,然后淡定地从她身旁走过,云淡风轻地来了句:“对不起,我对杀猪没兴趣。”

    陆清清瞪着林陌桀的小身板,水汪汪地大眼睛里面全是不满。哼!不就是自己长高了那么一点点嘛!这又不是她的错!都怪爹地!没事基因变这么高干什么啊!哼!

    不过,林陌桀竟然是墓叔叔地儿子,哼哼!小子,你迟早都是我的!

    林陌桀穿着校服酷酷地走上了台,优雅万分地笑意赢得了一阵好感,林清好拿出相机拍摄着,一直到林陌桀说完台。散会的时候,墓离一手牵着林陌桀,一手揽住林清好的肩膀,林清好见两父子都那么开心,也没有拒绝。

    可是偏偏就是那么不巧,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人,楚怜儿跟楚霸天从车上来,就看见墓离一家三口和蔼可亲回家的模样。楚怜儿眼泪唰地落,就准备朝着墓离冲去,被楚霸天拉住。

    呵斥道:“你还要闹什么!这次你忘记是来干什么的!”对于这个妹妹,楚霸天已经无能为力了。他心疼,可是又无奈。墓家也是寻常人家,任由楚家一个大小姐玩弄于手掌间。

    “对不起哥,今天可能不行。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看着她们恩爱,我的心在痛。她所做的一切她都不后悔,唯一后悔地就是之前地车祸没有将林清好给撞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楚霸天无奈地看了楚怜儿一眼,微微叹口气,“这是最后一次,次想清楚了就来。怜儿你要知道,楚家跟墓家若是关系劈裂了。对于我们楚家来说伤害是最大的,我想孰重孰轻你要知道。你也不小了。过段时间回去了哥哥给你找个顺眼的。”

    “哥哥,我暂时还不想。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还早。”楚怜儿冷淡地说着,转身回了车上。

    房间里面,林清好正在电脑上面查着资料。墓离笑着走了进来。看着墓离笑得灿烂。林清好问道:“怎么?你捡到钱了?还是中了一百万?”说起来林姑娘也是肤浅,别的事情不想,就直接往钱上面扯。

    “你能别这么肤浅吗?”墓离反唇道,对于林姑娘如此还真是无话可说了。

    “我就是这么肤浅,那又怎么样?你要是不想听,现在就可以出去了,大门就在你身后。慢走不送。”林清好笑着。墓离沉了沉脸色,有时候还真是想要将林清好给掐死。

    墓离狠狠地瞪着林清好,为什么这个女人就这么得不懂风情?每次有那么一点点甜蜜地气氛都会被她一句无厘头的话语给弄散。这是从二次元里面出现的生物体吧?他怎么就偏偏看上这种女人了?眼睛长歪了还是怎么了?

    “行了行了,你有什么话就说,不要一副这样的表情可以嘛?让我觉得很别扭啊!”林清好对着墓离道。

    墓离深深地看了林清好一脸之后,倏地转身。碰地一将房门关上,林清好长大了嘴巴,沉默了。墓老大,你这又是在矫情什么?

    林清好没有想到出门买个菜也能碰到楚怜儿,看到楚怜儿的时候。她微微有些尴尬。看着楚怜儿虚弱地模样,林清好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受,说实话她真的做不到向楚怜儿那样,而十年如一日的喜欢墓离,一直都没有变过。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墓离,而偏偏那个人心中却没有她。

    对于楚怜儿她想,她是钦佩地的吧!那份一直深爱的勇气,同样都是女人,林清好却没有楚怜儿这般的有勇气去深爱一个人。她的爱是别人给了足够地爱之后,才敢尝试去爱。

    楚怜儿看着林清好,语气有些怨气:“林清好,没想到我还是没有看透你,在意大利的时候我就应该发现了的。可是你那出色的演技竟然连我都瞒住了,如今看着我被他当着全世界地人抛弃,你满意了吗?”

    林清好一笑,“楚小姐,我想从一开始这件事情都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而且呈口舌之快这种事情,我想对于你我来说也不是一件很名字地事情。就算是墓离抛弃了你,你要找的,要算账的也是墓离。跟我林清好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不要把你们的过错推到我身上来,这个责任我可承担不起。”虽然对于楚怜儿这样她心中有些不忍,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容忍楚怜儿将什么事情都怪到她身上来,这脏水她可不想接!

    虽然林清好时常在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她也不是个什么坏人。当初林陌桀说要给楚怜儿模拟车祸地时候,就在最后的关头她也阻止了。林清好并不是一个小气地人,也没有心胸狭窄到这种程度。

    就算知道那放蛇的事情跟楚怜儿脱不了干系,但是林清好依旧没有什么动作。也没有跟林陌桀和墓离说什么。因为她觉得同样都是女人,她受的这些皮肉伤和楚怜儿地精神折磨来说,楚怜儿要可怜些罢了。

    楚怜儿爱了墓离二十来年,二十年来心中只有那么一个人。而且一直都当墓离是未婚妻,是以后地依靠,这么多年来,这个观念一直在楚怜儿心中没有变过。她也一直那么爱墓离,墓离就想当于跟楚怜儿是一体地,分也分不开,可如今却被深深撕开,血淋淋地事实在提醒着林清好,在这件事情上,其实楚怜儿也不算有错。

    可如今,林陌桀跟她横空出现,打碎了楚怜儿的美梦,让她一直活在噩梦之中,对于楚怜儿怨恨自己,林清好是理解地,可是想通地也是,楚怜儿做的这些事情,之能是让墓离更讨厌她!

    如今,墓离是尽了一切保护她跟宝贝儿,可是楚怜儿却一直在搞破坏。

    其实对于楚怜儿这种狠辣地心情,林清好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认同的,这也是林清好心底黑暗地地方。她想如果她真的爱一个人爱了那么久,后果绝对不会是像楚怜儿这么轻松,她会更加狠吧!

    话是这么说,林清好还是有些格调的,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如此伤害自己,伤害别人,林清好还是有些做不到的。毕竟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她最多直接将那男人给毁了就是,然后找一个比这个男人更加优秀的男人。证明这个男人当年的眼瞎,放弃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子。让这个男人知道,放弃她是一辈子的错误。

    人生在世也就那么短短几十年,为什么一直要纠结这些事情?不觉得亏了吗?什么都没有享受道。

    不过说起来也算是楚怜儿倒霉,林清好也是从墓离口里知道。楚怜儿又拿自杀威胁,而墓离更是心黑地来了句,那你去死吧。这么一个狠心的人,楚怜儿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放弃?这说起来要是别人的话,早就跟她结婚了吧?这么守候着二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只可惜,偏偏遇见的人是墓离。那个对自己对别人都狠地人,他在乎地可以疼到骨子里面,他不爱的,你就算在他面前剖腹明志都没有用。有时候想想,墓离这个还真的是挺狠心地,她也尝过这种滋味,追杀的那段日子的生活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虽然那也不算是人的生活。

    “林清好你装什么好人?我变成这样你以为跟你就没有关系吗?现在又这么假惺惺地算几个意思?呵,我不稀罕!林清好!我跟在他身边二十年依旧是被甩了,我想你的日子也不会远的,我倒是想看看你到时候哭泣地模样。你说到时候我要不要去买点酒庆祝一/?”楚怜儿阴狠着声音说道,嘴角有着诡异的笑容,浑身散发出黑暗地气息。

    林清好依旧微笑着,温柔而优雅,“楚小姐,你的场我已经看到了,你以为我会变成你这样?那么我就请你好好擦亮你的眼睛看看,我们到底会不会变成你说的这种模样。”林清好转身就走,然后又停脚步道:“楚小姐,你害我这么多次,我们还有一笔账没有好好算了。”本来准备算了,可是楚怜儿这嚣张的语气还是让她不满了。

    楚怜儿看着林清好远去的背影,握了握拳头,突然决定了一件什么事情。拿出电话,表情阴狠地吩咐了几句什么,又小心地跟在林清好身后。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