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内,林清好站在卫生间里,洗了洗手。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抿抿唇,怎么就这么倒霉?走哪儿都能遇见楚怜儿?这a市也不小吧?怎么就感觉一直生活在别人眼皮子低似的,这种心情很是让人不爽啊!

    林清好擦了擦手之后,走了出去,转角处。楚怜儿看着林清好嘴角掀起冷笑,“林清好,你知道吗?我看着你就一阵地不爽!”不毁了你,我怎么可能会甘心,这句话还在喉咙没有说出。

    林清好微微一笑,勾唇也笑得优雅:“有事?楚小姐?”楚怜儿依旧只之前的那件衣服,林清好甚至有些怀疑这楚怜儿是不是在跟踪她。

    “以后我出现的地方,麻烦你给我消失!”楚怜儿阴冷地说道,那声音冷到了极致。林清好很意外这声音,是从一个外表如此较弱地女子口中说出来的。楚怜儿的外表看起来就是大众温温柔柔的女子,很秀气很文雅。可偏偏刚才这话,这声音就破坏了这美感。

    林清好冷笑:“这话我也很想跟楚小姐你说了,楚小姐我走哪儿都能遇见你。难道你这是在跟踪我?”林清好眼中又一些警惕,商场里面多了一些黑色的身影。看看外面的天,也快黑了。对于楚怜儿林清好觉得自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三番两次陷害自己,她都没有报复过。

    楚怜儿冷笑,直接伸出手就朝着林清好的脖子伸去。林清好一个侧身,然后一脚朝着楚怜儿踢去,楚怜儿冷笑。反手就抓住了林清好踢来的双腿一扯,林清好就差点摔倒在地,楚怜儿一瞬间就到了林清好面前,直接气掐住她的脖子,扯到了商场的窗户边。

    林清好使劲儿地想要将楚怜儿地手扯开,却无能为力。没有想到楚怜儿看起来这么柔弱,其实也是一个手劲儿不小的人。林清好都会一些防身的功夫。却依旧不是楚怜儿地对手,果然黑帮的就是不一样啊!林清好想着。

    “林清好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若是你能做到我就放了你!”楚怜儿漂亮地眸子变得阴狠,声音也透出狠戾。“不想死,就带着你的野种滚出我们的视线!”

    听到楚怜儿那一声野种的时候,林清好瞬间就怒了。直接抓出楚怜儿的手一扯,双腿朝着楚怜儿半身一使劲儿。却没有想到楚怜儿冷笑一声,直接一脚将她的腿一踢,林清好顿时觉得腿脚一麻,有些站立不住,若不是被楚怜儿掐着的话,就有十分地可能摔倒在地。

    林清好难受地靠在墙上,还没等她好好呼吸。楚怜儿就一手抓住了林清好的长发。将她提了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滚出我们的世界!”阴狠地说完之后就朝着林清好的脖子上用力地一劈,林清好晕倒之前唯一的想法就是,靠!这女人不很地位不稳这句话果然是真的。

    随后两眼一闭就晕了过去。

    楚怜儿一招手,身边顿时出现了两个黑衣人。直接将林清好拖走了。

    看着林清好被人拖走,楚怜儿冷笑着。林清好这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我的东西谁也不能夺走!墓离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让别人抢走!绝对不能!

    见几人的身影消失,楚怜儿这才转身离开。

    林陌桀刚回到家。大声地叫了一声妈咪,却发现没有人答应。就只好跑到楼上林清好的房间去找,结果没有看到人。心底咯噔一声之后,又打开了夏衣的房间,结果也只有夏衣在睡觉。当又跑到楼去找,还是没有林清好的身影。

    从楼上找到楼没有看到林清好的身影。林陌桀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拿出了手机给林清好打了一个电话,却是无人接听,心中微微有着不好的预感。就对着身边的林一道:“今天有派人跟在我妈咪吗?”

    “少爷,上次夫人说不准。所以这些天来一直都没有。”林一抬起头泪对着林陌桀说着。

    林陌桀眉头一皱。对着林一吩咐道:“你先去查一我妈咪在哪儿。”怎么不接电话了?林陌桀坐在自己的小书桌面前,不断地敲着键盘,边对林一吩咐道。林一点头转身出去。

    夏衣游荡进来道:“你妈咪说去买菜的,不过看时间应该是要回来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忘记了你妈咪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功夫的人。”伸出手捏了捏林陌桀柔软地小脸笑着道。

    林陌桀这种小老头的脸蛋真是爱死了,扑上去啵了一大口之后就道:“别担心了,你妈咪都那么大个人了。”

    “嗯。”林陌桀可爱地一笑,不愿让夏衣也担心。他有不好的预感,就像之前别墅出现那么多蛇的时候那种不安感。刚才给林清好打电话也没接,他真的有些担心了,想着又给墓离打了个电话。

    楚怜儿那件事情也不知道爹地和妈咪是怎么想的,没有他们两个他也不好行动。特别是妈咪,这次怎么都感觉似乎心软了。之前就阻止了他们对付楚怜儿,这次看来又是,哎……真不知道妈咪是怎么想的,难道是给爹地面子?因为楚怜儿爱了爹地那么久?

    要是真是这个理由的话,还真能说的通。

    林清好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辆车里面。车子外面是她不熟悉的风景,微微抬起头,脖子后面传来的痛感,让她发出一声痛呼声,靠!真痛啊!

    听到林清好的声音响起,副驾驶的一个人回过头,身材很是高大给人一种很有爆发力的感觉。金发碧眼,是个外国人,林清好暗自想到。阴狠地看了林清好一眼之后,用英语说道:“老实点,就不用受皮肉之苦。”

    林清好没有说话,打量了一四周的风情,却发现还是没有找到一点熟悉的地方。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她自然是没有忘记。只是没有想到这楚怜儿这么心狠!之前是车祸!再是放蛇,如今又想将自己弄到哪儿去?

    轻轻动了动身子,发现手脚都被捆住,只是嘴巴还能说话。眼睛也没有被蒙住,以一个非常不舒服的姿势被丢在车上,林清好冷笑道:“她给你们多少钱,我双倍给你。既然你们是楚怜儿找来的人,想必也知道我的身份,墓离知道之后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林清好冷静道。

    希望墓离这张牌有用,她只能赌一把,说出墓离的名字一是起了作用,而是起了反作用。不管是哪种,有点作用总是好的。

    事实证明,林清好的想法是对的,这些人是知道墓离的。听到林清好说完之后,那两人同时冷哼了一声,然后便不再去搭理林清好。林清好也将目光放在窗外,思考着什么。

    看这时间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只是车子一直往着偏僻地地方开去。越开林清好心中不好的预感就有些拉大,竟然是到了一个村里的样子。到处都是木。林清好在脑袋里面思索着,a市哪里有木房子,可是一会儿她就垂了头,实在是因为她才回来,对于a市的了解也不怎么多啊!

    车子一停,林清好浑身就像是带了刺一样的看着两个男人。之前那个外国男人咒骂了一声之后,这才将林清好直接抗在肩膀上,走到木门前,另外一个男人伸出手敲门,两声响之后一个黑人将木门打开,同样用这英语道:“是这个人?把人放进去吧。”

    高大的外国人直接走进房间,碰的一声将林清好丢在地上,然后用英语交流着。

    林清好只觉得浑身都快散了架,这该死的洋鬼子。他妈的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就这么丢来了,轻点你会死啊!林清好将这些想法在脑中闪过之后,就站起身子,准备说些什么,却听见了几人交流的内容,当就有些愣了。她真的没有想到这楚怜儿竟然这么狠!

    看来她还是心太软了吗?果然,心软是病得治。

    看了几人一眼,林清好自认为不是对手,更何况手脚还被捆着。勉强站起身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听到几人的话之后。林清好又是慢慢地滑落在地,还好几人也都没有发现。

    原来这个黑人专门做人口买卖的,还是专门将那些东方女人弄到国外去卖的。而且对于林清好这种典型的东方面孔价钱开得更好。这个黑人也很满意,给了两个洋鬼子高价钱,两个洋鬼子满意地一笑之后,这才转身推开木门离开。

    林清好看着三人交易完,恨得咬牙切齿地。绝对不能再对楚怜儿心软了,这种女人就该弄去喂鲨鱼,灌水泥!

    还真是黑帮出来的一个比一个心狠,简直就是罪无可恕啊!林清好脸上变化着表情,现在后悔虽然已经晚了。但是林清好是真的生气了,楚怜儿你够狠!先是车祸,然后放蛇,现在又将自己卖了!楚怜儿你可真是个好人啊!林清好冷笑着。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