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被黑人拖进另外一个房间之后,这才发现房间里面很多人。黑人怪异地一笑之后就出了房间。倏地轰隆隆地声音响起,打雷了。不一会儿便传来了雨水地声音。

    外面着雨,林清好打量着同样被帮着的十几个女人。扭动着身子缓缓朝着几人靠近,林清好张开嘴正准备说什么,房间门却被猛地一脚踢开。黑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先是瞅了最边上的林清好,桀桀阴沉地笑了两声之后。这才走到中间将另外一个看起来丰满的女子提了起来。

    女子的嘴巴被胶带封住,被提起时发出了呜呜地叫声。其余的女人顿时将身子围做一团,害怕地看着黑人。将女子提起之后,黑人用英语道:“这几晚都是你伺候的我,伺候地不错,今天就还是你吧。”说着就直接将女子身上的裙子一掀,将她的双腿辦开,女子腰部着地,黑人滑拉链。当着子内所有人的面,直接野蛮地进入了女子的身体。

    女子身体瑟瑟发抖着,却不敢乱动,被胶带粘住地嘴巴传出断断续续地声音。黑人双手撑在地上,有素地进进出出,做着活塞运用。林清好脸色惨白地看着这一切,别过脸才发现,所有人的身子都在瑟瑟发抖着。

    许多女子脸上还有着鞭伤地痕迹,心底也渐渐有些慌了。心底都快恨死楚怜儿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那么狠心!努力地将自己的身子缩小,希望不被发现。耳朵里不断传来男子粗喘地声音和女子如同蚊子般小声的惨叫。

    十几分钟之后,这种折磨终于结束了。随着黑人的一声闷哼,还有女子脑袋摔在地板上的声音。林清好微微侧目,男子已经将拉链拉好。直接将女子扔在地上,看见女子没有动作,伸出一只脚踢了踢女子的半身,狰狞地笑了:“你将我伺候得这么舒服,我会将你卖到一个好地方的。”

    说着又是看了林清好一眼。林清好惊恐地看着黑人,生怕他朝着自己走来。黑人猥.琐一笑之后,转身离开,碰地一声又将房门关上。外面地雨依旧不大不小地吓着。

    房间门被关上之后。唯一地光也就是那个没被封死地窗户传来地一缕光。子内一子陷入了沉静,那躺在地上连半身都尽数落入所有人眼底的女子已经没有了动作。

    不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哭了起来,一个人哭了之后。十几个人都断断续续地都开始哭了起来,林清好无力地靠着墙壁,思索着对策。这个时候只能靠自救,林清好的嘴巴没有被胶布封上,而且身上的绳子也没有捆得多紧。

    靠着墙壁缓缓站起身子,林清好走到了中间,一子歪在了女人身上。那女人这才抬起毫无生机地眸子,看了看林清好。林清好无声道:“帮我把绳子解开。”女子这才慢慢开始动作。手指颤抖地将林清好的绳子解开。

    将女人嘴上的胶布扯开之后,对着她道:“快,我们两个人将她们的绳子全部解开。”说着就朝着那十几个人走去。

    本来还在哭着的女人们,顿时停止了哭声,女人将裙子弄好之后也跟了上去。对着林清好小声道:“要是被发现了我们就死定了。”

    “若是不逃出去,你想过后果是什么吗?那个黑人是要将我们卖到国外的奴隶市场去。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林清好声音有些低沉道。

    女人摇摇头,她根本就听不懂那些黑人在说些什么:“可是……”

    “别可是了,你难道不想逃出去?”

    “不是,我想,可是我怕!”女子小声道。

    “你怕?谁不怕?难道你希望那个黑人继续这么对你?还是说你希望以后被卖到努力市场去,再也回不来?”林清好低沉着声音道。这个时候需要地就是这些女人的配合,若是一个不能配合,那么就可能功亏于溃!

    解开了不少女人的绳子,听到林清好的话之后都坚定了目光,得到自由地人赶紧去解开其他人的绳子。也有那种自私到直接站起身子就准备朝着门口跑去的人,那种现实地无助和求生。没有人会去怪罪。

    所有人都被解开绳子之后,这才发现。房间门被锁上了,站在最前面的女人哭哭凄凄地大声道:“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如此尖锐地叫声让站在最后的林清好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拍上去。

    妈的,就知道会有这种畜生。坏事!叫你妹!林清好有些气急败坏道,也已经做好了最坏地打算。

    距离之前黑人出去已经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黑人去吃了个饭喝了点小酒才回来。撑着一把烂伞朝着木走去,却听见了女人尖锐的叫声。当三步做两步,直接将锁拿,将手枪拿在手中之后就冲了进去。

    “他妈的!叫什么叫!”怒骂着出声,女人们又开始瑟瑟发抖。林清好抓起身边的椅子,趁着黑人吼女人们地时候就直接砸了上去。

    还大声叫道:“快跑啊!”黑人被椅子砸中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地摔倒在地。所有的女人已经不去管别人了,争先恐后地朝着外面跑,林清好本来就在最后面。此时她也朝着外面跑去,刚要跨出木门时,却被一只手抓住了脚踝,朝着后面扯去。

    林清好回头一看,是黑人!吓得她一个激灵,另一只脚直接朝着黑人的手踩去,黑人吃痛。却也同时清醒,身子一跃而起就将林清好直接丢在子内。林清好之前被楚怜儿拍了一掌就还痛着,此时被黑人这么一甩,实在是没有了半分力气,全身地骨头都想断了似的,之前车祸地腿也开始痛了起来。

    黑人已经朝着外面跑去的女人冲去,林清好一个人在内,痛得怎么也爬不起来,心中也很着急。这个时候大胡子不在,是最好的时间,可是偏偏没有力气。听黑人的声音骂骂咧咧地响起,林清好好不容易站直地身子又是一酸,差点没摔倒。

    黑人冲出去发现那些女人东跑一个西跑一个,根本就没有办法追。冲到木就拿出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快速地说了几句之后。就拿着手枪朝着林清好冲来,直接将手枪对准林清好开枪,“砰!”的一声枪响,林清好赶紧将身子一歪,躲过了子弹。

    “你这个臭婊0子!”见一枪落空,黑人更加气愤了。直接一脚就朝着林清好踢来,林清好本来就摔倒地身子没来没有了力气,此时也是卯足了劲儿一滚。这一滚就滚到了角落中,林清好警惕地看着黑人。

    一次两次落空,黑人已经气到没有理智了。将手枪对着林清好缓缓朝着林清好靠近,林清好本来就已经在角落中了,周围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的。看见黑人朝着自己不断靠近,林清好依旧是往后面不断地退着,可后面已经是墙了没有地方可退。

    看着林清好惊恐地模样,黑人残忍地笑起来,用英语说道:“臭婊.子,原本以为你会听话,没想到你竟然将我的人都给放走了。就这么杀了你,不是便宜了你吗?给了你一个痛快,我的面子往哪儿搁?”

    说着就在林清好面前丢掉手枪,站起林清好面前,动手将裤子解开。

    见黑人如此动作,林清好一愣,眼睛一闭大声叫道:“等等!”黑人停动作有些疑惑地看着林清好。

    看着黑人差点就将那根黑不溜秋的胡萝卜拿出来,林清好一阵头皮发麻,她不喜欢西洋货啊!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林清好升起一抹讨好的微笑,这个时候可不能大意啊!一个大意就是晚节不保,那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对不起墓离就算了,连儿子都有可能对不起呀!

    “东方女人,你想说什么?”黑人看着林清好想要说些什么,带着一丝狰狞地笑意。

    见黑人有些松弛,林清好咬着牙,依旧是带着讨好地笑意道:“那个,咱们商量一商量一。”说着站起身子,趁着黑人不注意就准备跑。一子就被黑人给扯住了,黑人脸上有着明显地不悦!该死的!这个东方女人竟然敢骗她!

    气急败坏地抓住林清好的头发直接将她朝着墙壁甩去,林清好又一次被摔在地上,这一次清晰地听见了骨头打架的声音。林清好疼得龇牙咧嘴,刚才没考虑清楚,应该再等一在动作的,现在后悔也晚了。

    将林清好从地上提起,一把揪住林清好的头发,直接将林清好上身的t桖撕成几缕布,直接将林清好摔在墙角地木床上。木床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林清好被摔得一阵头昏眼花,挣扎着身子想要捡起来,黑人高大的身子却直接将她压到,林清好再次没了力气。

    黑人一手抓住林清好的头发,一手朝着林清好的胸部袭去,嘴里还骂骂咧咧地道:“东方女人的味道不错!这么清纯地倒是没有尝过。”黑人口气中明显地带了几分寓味。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