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阿六,看在你以前是暗夜的人的份上,今天不为难你,你走吧,以后你也不在是暗夜的人了,走吧,再不走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周金涛看了一眼陌医对着陌妃菀嚣张的说道。

    那声音中透露出的是不屑,是嚣张。

    陌妃菀听见了连脸色都没有动一,倒是陌医的目光“唰!”的一看着周金涛,若是目光能杀人的话,周金涛毫不犹豫地怀疑自己已经死了好多次了,他从未见过陌医这种目光,像狼一样,凶残血腥。

    这一切,跟陌妃菀没有任何关系,陌妃菀看了城堡周围的花一眼,身影快地闪进城堡中,陌医和周金涛连忙跟了上去。

    穿过一个又一个黑色的走道,陌妃菀感觉到陌其的气息越来越清晰,陌妃菀脚步不停地直向陌其身处的地劳走去。

    地牢中,陌其无聊地坐在草堆上,嘴里也含着一根草,此时她倒是不嫌脏了,嘴巴还一直在动着,看起来这草像是什么美味一样。

    地牢中散发着一种腐烂的嗅道,陌其闻着很不好受,这种味道不是草堆腐烂的味道,而是像尸体,那个尸臭味,陌其只觉得跟老鼠死了的味道差不多的,臭……难闻。

    陌其封住了嗅觉,坐在草地上很无聊,“唉……妃菀姐姐好慢,怎么还不来。”

    她站起身子,在地牢中走来走去,很无聊,把有些腐烂的草都踩得乱乱地,感觉就是个乱葬岗一样,到处都是臭味。

    陌其身子在牢中不断的走过来走过去,“咔擦……”什么被踩断的声音从陌其的脚底传了出来。

    “什么声音?”陌其自言自语地道。

    她蹲身子,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手捂住鼻子,虽然封住了嗅觉,但是看着牢中阴湿湿地草地和被自己踩得乱七八糟的草,觉得有种恶心的味道。

    扒开了草,看见的是一小截骨头,没错,就是骨头。

    还是被陌其踩断的一小截,另一小截已经粉碎了。陌其眼中一丝诧异闪过,“被我踩烂了?不是吧,这么不经踩啊?”陌其边说边伸手想要去捡起那没有被自己踩碎的骨头,伸出手扯了扯,没有动静。

    陌其在扯了扯,还是没有动静,陌其浑身气势一变,又是一扯。

    “啊……”陌其一声惊叫,牢中已经没有了人影,那一小截骨头还是在原地。似乎刚才并没有什么变化。

    牢中还是一样散发着腐烂尸体的味道,只是那个走过来走过去的女子,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

    地牢外,陌妃菀刚走到地牢大门口,就听见陌其的声音。

    “糟了。”陌妃菀着急的出声,身影快速地朝地牢中走去,在后面跟着的陌医和周金涛看来,这不是在走路,而是用的!

    陌医看见陌妃菀快地走进了地牢,他也听到了陌其的声音,当脸色微变,紧接着陌妃菀的脚步,迅速地跟着进了地牢,这个陌其千万不要再这个时候出什么事。

    陌妃菀站在陌其刚待过的地牢门口,空气中还残留着陌其的气息。

    但是牢中和周围都没有陌其的身影。

    陌医站在陌妃菀的旁边不远处,他不敢太近,会被发现,他要的是他们中间互生误会!

    地牢中散发着腐臭味,刚进来的周金涛看见牢中没有陌其的身影,脸色一变,当脚步快速的走到陌医身边,紧挨着陌医说道:“主子,可能是面。”面上还有着惊恐的痕迹。

    别人不知道,周金涛是知道的,面有一个杀人狂魔,当初陌医就是在面将周金涛救起来的,周金涛对面的生活很是了解,血腥,连他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人都觉得血腥。

    那面的人是魔鬼!

    陌医的颜色没有任何变化,目光平静地看着牢中,思虑了一周金涛的话,又回想了一简溪尘说话的语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陌其应该还没死。

    “你说的人没在这里。”冷冷诡谲地开口之后,也没有第二句话。

    陌妃菀没有说话,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半小截骨头,转身离开,走到地牢门口的时候她没有回过头却是开口了,“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简溪尘是她认定的人没错,可是她受不了欺骗,受不了背叛。

    一次不忠终身不用!

    若是这个时候简溪尘出来,就考虑原谅他,陌妃菀走得很慢,很慢。走到暗夜城堡门口的时候,她回过头,却没有看见陌医的身影,心中一凉,没有追上来吗?那就算了吧。

    似乎是脚的土地惹了她一样,陌妃菀一步一个脚印,从走出暗夜的那刻起,她现在已经不是暗夜的人了,现在她想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有家人才是最好的。

    陌妃菀走到走得很慢很慢,太阳已经完全落山。

    陌妃菀站在树林中,这里有着他们并肩的证据,空气中已经没有了血腥气味,有的只是知了和虫鸣的声音,她心里很静,简溪尘为什么会比她还快,比她先到暗夜?

    而且,先前一直没有说话,衣服的颜色也不对,在医馆的时候还是黑色的衣衫,这么快就换成了白色?而且似乎连头发都有些不一样,这个人是简溪尘吗?

    先前的心完全在陌其身上没有注意这些,现在陌妃菀的心中很是平静。

    刚才在地牢中的声音,似乎有种刻意的装饰,有些别扭。

    难道,不是简溪尘?陌妃菀不傻,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很平常,只是刚才注意力在陌其消失之上,没有注意到简溪尘身上的气息,似乎真的有些怪异,陌妃菀脸上的表情越变越奇怪,而且,简溪尘的话,一定会追出来解释。

    但是他没有,那就证明他不是简溪尘,也就是说。他之所以不敢追出来,是因为怕被自己拆穿!

    一定没错,想清楚这些,陌妃菀快地转身,朝着暗夜城堡的方向赶去,一定要及时赶到,她想知道到底是谁,会冒充简溪尘,还这么相像。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